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27 抢救.
    不同凡想抢救

    林可凡突然伸手揭了罩在阿尔伯特身上的床单。w露出**的胸膛。飞快地从兜里取出包着银针布袋。拿起一支银针。朝阿尔伯特**的胸膛扎了下去。

    “你在干什么?”护士小姐最先惊醒过来。大声喝问道。尸体在她的面前受到损伤。如果死者的家属追究起来。她可是要担负一定责任的。这个年轻人难道是个变态吗?怎么往一具尸体上针?

    “住手!”。“干什么?”?护士的喝叫声惊醒了呆立在一边的几人。大声喊叫着朝林可凡围了过去。

    “都先别吵。他还没死”林可凡没空理会向自己围过来的几人。头也不地继续向阿尔伯特上扎针。

    “……”

    林可凡的话令大家-次愣住了。呆立在原地不知措。

    不过这个过程没有多久。反应过来的众人明显不相信他所说的话。

    感觉被耍了的众人着怒气又朝围了过去。医生都已经说阿尔伯特死了。而且大家已经看到了阿尔伯特的样子。完全是一副死了不能再死的样子。这个年轻人是谁?他难道以为自己是生命之神吗?可以扭转一个人的生死。

    “听他的话。要打搅他!”边一个威严的声音让大家停下了脚步。是安东尼奥的声音。黑手党的老大发话了。大家谁敢不听?

    眼前个东方来的年轻人给安东尼奥带来了太多的惊奇。先是救了自己的女儿。然后又带着自己的女儿脱离险境。再接着要不是他的帮助。托尼这个自己最为心的手下也离自己而去。因此。在听到林可凡地话后。他第一直觉就是选择相信这个年轻人。虽然安东尼奥自己心中也感觉有点不可思议。以往不管这个年轻人有多么什么神奇的本领。至少他的病人还是活着的现在面前可是一个被医生宣布为死亡了的人。难道这个年轻人还能带给自己又一次喜吗?

    在大家表情异地目光中。林可凡将手中的银针一支地插在了阿尔伯特的身上。

    看着尔伯特身上满的银针。众人心中一阵发凉。要是这些针插在自己身上……”大家都禁不住打了个寒颤。

    现在众人看向阿尔伯特的眼光中。满了同情。虽然他已经感觉不到了疼痛。

    暂短的时间内连续扎下一百零八。饶是林可凡内息深厚也感觉有点累现在只是利用针灸刺**地方法持住了阿尔伯特的一丝生机。

    原来林可凡在将阿尔伯特的手放进被单中时。手指刚好按在他地脉门上。本来林可凡只是想念一下这个遭受了无妄之灾的年轻人。毕竟医生已经宣判了他的死讯。林可凡没有想挑战医生权威的想法。谁知就在这时。林可凡然感觉到自己无意按在手指尖上的脉门微微动了一下。他那灵敏的感觉立刻将这一丝不寻常扑捉到了下来。本着死马当作活马医的念头也顾及不了那么多。立刻开始动手抢救。这才造成了大家的误会。

    下手指上戴着的绕指柔。随着绕指柔由卷曲地弹簧状变成笔直的长针状又让周围的呆滞了一把。这是在变魔术吗?

    用春雨针法将绕指柔顺着阿尔伯特胸膛心脏所在位置的乳中**位缓缓地扎了下去。随着银针一点点地深入。旁观众人的心就越提越高。仿佛这长长的银针正扎自己的心脏上一般。

    直到针尖已经触及了心包。林可凡才将绕指柔停止了继续深入。输出一股真气。轻轻地刺激着心脏。

    林可凡将模拟成心脏跳动的频率。时断时续地冲击着阿尔伯特已经停止了跳动的心脏。

    心脏毫无反应。看来这种方法行通。

    林可凡再将手中的指柔向内深了一点。扎破了心包。直接深入到了心脏地内部。同时始加大真气并将真分布到心肌上。

    真气仍然模拟成心跳的频率。带动心肌一张一缩地跳动。

    “啊!……”周围的人不可置信地睁大了双眼。只见阿尔伯特的胸膛已经可以明显地看到脏跳动的样。

    亚瑟医生一边往自己的办公室走。一边和身边的两位医生谈论刚才的手术。

    其实。等亚瑟医生进入手术室的时候。手术台上地年轻人的心跳已经几乎消失了。虽然自己尽了全力但是仍然没能挽回一条生命。亚瑟医生只是在心里叹了口气。这样事经历多了。亚医生的神经都已经有点麻木了。只要自己尽力

    至于是否能战胜死。那就要看天意了。

    回头看了一眼还在和同伴道别的那群人亚瑟医生轻轻地摇了摇头。然后继续一边和身的医生说着什么。一边向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身后突然传来的惊声让三位医生同时停下了脚步。回头向后看去。

    三位医生看到一个站在死者的床边。静立不动。不知在干什么。其余的人则都站在离他有几步远的距离以外。每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情。看床上。护士小姐还用手捂住了自己性感的大嘴。惊愕地看着床上的者仿佛自要一张嘴就会将死者惊醒一般。

    “去看看发生了什事情。”亚瑟医生对身边的同事说道。当先转身向回走去。

    “怎么会这样?”看着像一豪一样躺在床上死者。亚瑟医生先是怒不可遏。刚想要发火。谴责这帮不尊重死者家伙。可话到嘴边还没来出口。骂人的话立刻转变成了毫无意义的单音节。只发出了“呃”的一声。因为他也看到了床上死者的胸膛正有节奏地跳动着。要不是亚瑟医生的神经足够坚强。此刻他估计已要蹦了起来。难道今天真的见鬼了。大变活人?

    “啊!……难道见鬼了?”亚瑟神经够坚强。但是跟随在他身后的两位医生的神经可没那么坚强他们也看到了死者身上插满了一支支的针。同样他们也看到了死者胸膛的跳动。那跳动现在是那么的明显。仿佛心脏要从胸腔跳出来一样。

    两位医生的叫声立刻引来了周围人不善光。仿佛在责怪他们的叫喊声打扰了正在施救的年轻人。

    不过两位医生惊的声音却将呆立的亚瑟医生惊醒了。此刻大家都站在急救室门前的走廊里。这里本就不是救治病人的地方。首先卫生条件就不符合标准在这种环境下。病人的伤口易感染。

    “快去三号手室。准备继续抢救”亚瑟医生伸推了一下已经看呆了的同事和护士道。

    的!”两位医生又回头看了一眼躺在床豪猪。带着护士小姐向手术室跑去。

    亚瑟医生站在原地。是看了看床上被自己宣判已经死亡的人正在有节地起伏的胸膛。然后将注意力转到了正在施救的人身上。

    “这是个相貌英俊的东方人。按他的长相。应该还不到二十岁吧?不过东西方人差异很大。这点亚瑟医生也不敢肯定。此刻林可凡正微微弓着腰。低头一脸专注地看着躺在床上的病。细密的汗水已经布满了他的额头。

    最令亚瑟医生感兴趣地是此刻林可凡手中的一支银针。那应该就是针灸用的针了吧?”前段时间亚瑟也是蜂拥前往华夏的医生中的一员。对于中医也有所解。其实要不是床上的人身上插的针太多。亚瑟医生也不至于失态。针灸。他在华夏时还是见过。只是没想到一个人身上能插这么多针。这完全超出了他的认知范围。

    亚瑟医生看见正在救的年轻人是用三根手指捏着一支长长的银针。也没见他动一下。难道这样就以了吗?针灸真有这么神奇的效果?”不过亚瑟医生知道此刻并不是出声打搅他的时候。

    凭亚瑟医生当然看不出此刻林可凡正在做什么。

    现在林可凡都开始疑自己当时是不是感觉出现了错误。在外人看来阿尔伯特不停跳动的胸膛。其实都是林可凡利用真气模拟心脏跳动的节奏。带动心肌有节奏地收缩所造成的现象。那并是心脏自身的跳动。如果这时没有了真气的支持。心肌将会立刻停止工作。

    在外人眼里才一两钟的时间。在林可凡的感觉里么的漫长。

    “怎么这该死的心还不跳起来?”已经连续输出真气这么久了。林可凡还丝毫没有感受到心脏有自主跳动的迹象。好在通过利用真气带动心肌模拟心脏的跳。阿尔伯特体内的血液开始流动起来。至少大脑暂时不会因为缺而亡。否则即使人救活了。那也只能变成植物人了。

    林可凡开始有点急躁了。再次加大了真气的输出。时试着将一丝灵输送到心脏上。看是否有效。

    “咦?真的有效?”在灵气到达心脏的一瞬间。林可凡感到针尖的心脏自主跳动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