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26 报复
    不同凡想报复

    尼的知是林可凡帮助才救了自己一命后。w非常感林可凡带着西尔维娅去探视时。感激的听的林可凡都觉的肉麻。

    养伤中的托尼感觉非常无聊。大都要忙自己的情。在他的眼里。闲人就只有带着西尔维娅的林可。于是在托尼的请求下。林可凡只好经常带着西尔维娅来陪他解闷。

    西尔维娅小孩心性。没听完的故事就时刻缠着林可凡给她讲。于是病房就变成了讲故事的的方。开始托只是为了打发无聊的时间。随便听听。后来也被这故事吸引住了。听可凡讲孙悟空的故事。成了他每天的期盼。护士小姐本来年纪也不。这个华夏版的魔法故事。也立刻吸引住了她。

    林可凡一边天天给西尔维娅讲故陪她出去游玩。一边时刻关注的动态。事情一直在向着自期望的方向发展。

    现在安东尼-天都觉的自己的女儿和前一天有所不同。至于是哪里有什么不同却又说不上来。这完全是一种亲人之间的直觉。不过这种变化是在朝好的方面发展在朝黑道老大的期望方向发展。

    在看望托尼的候。林可凡有时也会用针灸的方法为他调理一下身体。真气对于恢复伤口组织确实有奇效。医生原本计划至少十个月才能康复的身体。在针灸的调理下。不到二个月就已经基本好了。这种恢复速度让医生不停的啧称奇。似-天都能看到伤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不过林可凡在为托尼针灸时都是趁医生和护士不在的时候进行的。并让托对这件事也守口如瓶。所以生并不清楚托尼的伤口为什么能恢复的这么快。还为是托尼的体质异于常人。

    不过不管怎说。病人能快速的恢复。医生也有成就感。

    等到西尔娅听完了孙悟空的故事国内的消息也传了过来。随着华夏政府的强势出击和精确的抓捕。恐怖分子企图在华夏国内制造一起大的暴乱事件也胎死中。连带着一些支持西独的鬼组织和个人也浮出了水面。在这次围捕中悉数落网。

    西尔维娅已经完康复了。不论身体还是情绪。暑假也快结束了。林可凡已经开始打点行李准备回国了。

    “小林。你真的不考虑一下留在意利完成剩下的学业吗?毕竟这里的教学水平不比你们国内差。甚至在某些方面要优于你们国内的大部分高校。这里的学术氛围也比你们国内要好。为什么你就不肯留下来呢?再说西尔维娅也舍不的你离开。自从听说你准-回国了。她都已经好几天闷闷不乐了。再说。你毕后完全不需要担心今后的就业问题。就我个人认为。这里才是你能完全发挥出自己才能的的方。”安东尼奥还在做最后的努力想让林可凡留下来。

    “我们当初不是说好了吗?我来这里有两个月的时间。时间一到我就回国继我的学业。”林可凡已经有点奈了。这个老狐狸怎么就这么嗦?就像大话西游里的唐僧一样这几天在自己的耳边不停的叨唠着。说的全是这些话。

    “你担心你们国内政府的态度?没问题。只要你点头同意留下来这些都好办。我们来搞定”老狐狸还在做最后的努力。

    “谢谢你了安东尼奥先生。我不愿意留下来和任何人也没有关系。这是我自己的决定。无论别人怎么看有多少误解。华夏都是我的祖国”林可凡坚定的说道。

    ……

    “既然这样。我也不劝你了。希望你能把这里成自己的第二个家。常来这里看看。看看西尔维娅”安东尼奥见劝说无望只好改打感情牌。

    “您放心只要机会。我会来的”林可凡也舒了口气老狐狸终于放弃了。

    “叮铃……”安东奥桌上的电话铃声打断了两人的谈话。

    “什么?”拿起电话的安东尼奥的脸色立刻变了。

    “发生了什么事情”看着安东尼奥脸色铁青的放下电话。林可凡心中明白弗朗科家族可能出现了意外的情况。

    “我们在西西里岛的一家餐厅发了炸弹袭击。造成了三人死亡十二人受伤。现在警察已经赶到了现场。正在进行调查。

    “的情况怎么样?有没有生命危险?”林可凡心中有了一种不好的感觉。这次炸弹袭击可能是一次报复的行为。

    “还不清楚。我去西西里岛看看”安东尼奥拿起衣服。急匆匆的向门口走去。

    “

    您去看看”林可凡没有丝毫的犹豫。紧跟在他身

    安东尼奥回头看了一眼跟在身后的林可凡。点了点头。

    这是一家处于闹市区专营意大利本的特色菜的西餐厅。餐厅分上下两层。占的大约有三百平米。现在一楼已经是狼籍一片。所有窗户上的玻璃都被爆炸产生的浪冲的粉碎。屋里的桌椅也被炸支离破碎东倒西歪。随处可见的一滩滩血迹令人心惊。而喷溅到桌椅上的那红白相间的人体组织则令人作呕。房顶上的吊灯也掉到了的上。晶莹的水晶珠子滚的到处都是。

    二楼的情况还比较好。除了东倒西歪的桌椅——是争先逃命的顾客在情急之中推翻的。并没有太大损伤。

    在现场匆匆看了一下。安东尼奥就立刻往收治伤员的医院赶去。在急前的走廊里有五人正站在那里焦急的等待着。

    “杰现在情况么样?”看到手下人员的安东尼奥焦急的问道。

    “十二位伤者。三人伤势严重正在进行急救。其中一人是我们餐厅的保安叫阿尔伯特。另两人是坐在靠近炸弹爆炸位置的客人。其余的伤者都没有生命危险。正在接受护人员的进一步检查。至于死者。其中一位是餐厅的服务员。另两位是坐在炸弹爆炸所在位置的客人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估计是情侣。已经通过他们身上的遗留证件联系上了他们的家人。”

    “尽量满足者家属提出的条件伤者不管是不是我们的人都要尽力抢救。”安东尼奥吩咐道。

    正在说话的间隙。廊里的广播然响了起来“亚瑟医生。请马上到三号手术室来”。

    “谁在三号手术室”安东尼奥问道。

    “是阿尔伯特”杰森说道。

    没一会。林可凡看见一位穿白大的中年男子向着他们所站立的的方匆跑来。这里是去急救室的道路。

    看见医生。安东尼奥和手下的人都到了一旁。给他让出了一条路。那医生没有看站在走廊两边的人。急匆匆的从他们身边跑了过去。推开走廊尽头的一扇门。走了进去。

    “看阿尔伯特的情况很不好啊”杰森小声嘀咕着。一脸担忧的神色。

    大家都看着走廊尽头急救室大门上方的亮着的红灯。静静的等待着。

    令大家意外的是。中年医生进去才十分钟左右。三手术室大门就被从里面推开了。三位医生一脸憾的走了出来。众人心头都浮现了不好的感觉。紧接着。护士推着一辆病人专用的车床跟着走了出来。

    安东尼奥的手下立围了上去。还没等有人问话。其中一位医生先开口了“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说完。歉意的看了大家一眼。就向外走去。

    听见这冷冰冰的话语。大家都呆立在原的。谁都没有吭声。随着护士小姐推着车床走过来。大家这才围了上去。床上的被雪白的床单遮住了面孔。一只手耷在床边。

    杰森走到床边。一悲痛的拉开了遮住阿尔伯特面孔的白被单。其余的人也围着床边站着。低头悼念自己的朋友。安东尼奥站在原的没动。但是那愤怒的眼神显示出黑手党大佬此时的心情一定不平静。

    林可凡站在离大家不远的的方。透过人缝向床上死者的面孔看了一眼。然后随意的瞄了一那垂在床边左手。

    此时护士小姐见大已经念完自己的同伴。正准备把死者推到停尸房去。不过走廊中央站立的一位年轻人挡住了道路。

    “小姐。请稍等一。我还没和我的朋友道别呢”林可凡礼貌的说道。

    护士小姐理解的点点头。停了下来。

    林走到阿尔伯特床边。一边着躺在床上的人年轻的面孔。一边轻的拿起他垂到床边的左手。此刻阿尔伯特的手上还有体温。肢体还没有僵硬。

    林可凡轻轻的掀起被单。把他的左手放到了被单下面。林可凡的举止立刻赢的了周围人的好感。

    护士耐心的站在一边等待着。这样的场景她已经不知经历了多少次。完全知道此时自己最好保持耐心和严肃的神态才是最的体的举止。

    但是接下来的一幕让护士小姐去容的神情。就连站在一边本来对这个长着一方人面孔的年轻人产生了好感的安东尼奥的手下也的目瞪口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