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23 西四大街.
    不同凡想西四大街

    “放心。w只要不被们发觉。我能保护好你们小的”右手快地在他身上点了一下。马尔蒂尼本能地想用手阻挡一下。但是林可凡的速度太快了。己的手刚动了动。林可凡的手指就点在了自己的胸口上。马尔蒂尼立刻感觉到自己像是泥塑的一样。不能动了。就像失去了灵魂的傀儡一。哪怕连动动手指头都办不到。

    林可凡又用手指在他身上点了一下。马尔蒂尼感到灵魂又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

    “这是什么?法术吗?”动了动手和脚的马尔蒂尼惊奇地问道。

    “不是。是华夏功夫的一种。点”林可凡解释道。

    “华夏真是个神奇的国度!”马尔蒂尼惊奇地叫道。

    “华夏神奇的地方多的是。等你有机会去华夏的时候。你就会知道了。现在你应该知道我有能力保护西尔维娅了吧?”现在时间紧急。没时间和他闲扯。只要能快速证明自己的能力就行了。

    “明白了”马尔蒂尼被神奇的华夏功夫镇住了。

    “等我叫你减速的时候。你就放我们下车。然后你们继续往前开。不过你们要随时做好准备。可能和对方发生冲突”林可凡提醒道。

    “你放心吧。我马尔蒂尼还从没怕过什么人!”是一个一脸臭屁骄傲的家伙。

    “给我一个地址。一个比较普通的地方”林可凡开口对托尼说道。托尼明白他是指不要那种大家都知道是黑手党弗朗科族地地方。而是一个在外人看来很普通其实却是弗朗科家族的秘密据点。

    听到托尼悄声告诉自己一个地址后。林可凡闭上眼睛时刻感受着周围地情况。尤其要感受那个监视自己一行人的家伙。自己什么时候才能脱离他的视线之外。

    车之快速地向前开着。林可凡发觉自己一方时刻有人在窥视。连续驶出三个街区后。在经过一个拐角处时。林可凡突然感受到窥视自己的目光中断了。

    “减速”林可凡立出声吩咐道。

    时刻紧绷着神经的司机立刻踩住刹车。将车速慢了下来。林可凡抱住还在熟睡的西尔维娅打开车门。着汽车前进的方向。还没等车速减到安全地速度。纵身跳出车外。

    顺着惯性向前小跑了几步。林可凡头也不回地立刻冲进路边的一个小巷子中。

    看到林可凡带着西尔维娅安然落地。司机一踩油门。汽车立刻追上前面的商务车继续照原定的速度向前驶去。

    抱着一个大活人在街上走很容易引起别人的关注林可凡将西尔维娅放下来。给她戴上子。遮住她的大半个面孔一只手扶着她。在外人看来像是林可凡在掺着一个女生走路。其实西尔维娅还未苏醒。是林可凡通过自己手臂的力量。带着她走。

    虽然西尔维娅走路地姿势有点怪异。但是这条小巷的行人并不多。因此林可凡也没遇到什么麻烦。

    林可凡边走边感受着周围的情况。

    那种被人窥视地感觉已经消失了。看来对方并没有发觉自己已经带着西尔维娅不在保镖那里了。

    转出小巷。林可凡又带着西尔维走了一小段路程看到路边一辆正在等客的空计程车。林可凡拉开后座的车门。先将西尔维娅放进去。然后自己也坐了进。

    “西四大街”林可凡对自己说道

    司机回头看了一眼。发动了汽车。

    还好。碰上了一个沉默的司机。林可凡轻轻舒了口气。此时最怕碰到饶舌的司机东扯西。问东问西。

    在沉默的氛围中。计程车安全地驶到了目的地。

    “西四大街哪里?”司机终于出了。

    “就到西四大街地路口就行了”林可凡看了一下路边的路牌。知道已经到了目的地。付了车费抱着西尔维娅准备下车

    看到司机用奇怪的目光看着自己。林可凡有点尴尬。“是我妹妹。有点不舒服”可能觉的再不解释一下。碰到富有正义感的司机。自己只怕要被警察盘问了。

    听了林可凡像是自言自语般的解释。没想到那个司机竟然露出了一副明了地眼神。冲他露出了一个男人都知道是啥意思的猥琐笑容。搞的林可凡郁闷不已。

    看计程车一溜烟开了。林可凡沿着大街看着门牌号。

    “315就是这里了”可凡看到一个带着小院子的独门独院。上前按响了门铃。

    一个健壮的中年女走了出来。隔着院门。狐疑地看着站在门口的年轻人。

    林可凡伸手拿开戴在西尔维娅头上地帽子。露出了她的脸。那中

    女一看。立刻露出惊慌的神色。因为西尔维娅此时还睛。

    “快帮忙开下门”林可凡可不想在路边多呆。

    虽然不知道林可凡的来意。但是小姐在他手里。而且他还能找到这里。应该是内部有人告诉了他这个地址。中年妇女立刻打开院子大门。放林可凡进去。

    “西尔维娅没事。只是睡着了。给她找一间卧室。”林可凡抱着林可凡边走边吩咐道。

    “这边走”中年妇女带着他走上二楼。打开了一间房门。

    将西尔维娅放在房,中间的大床上。拉开毯子。给她盖好。中年妇女在一旁积极地协助他。

    在西尔维娅的脖子轻轻揉了几下。林可凡对旁边的中年妇女点了点头。做了个噤声的动作。轻手轻脚地走出了房间。

    中年妇女跟着他走房间后。轻轻地将房间门带上。

    “你们小姐今天玩了。现在让她睡一会。哪里电话?我需要给安东尼奥先生打个电话”此时恐怕最心焦的人就是黑手党的老大了。

    “楼下的书房就有”听到安东尼奥的大名。中年妇女知道眼前这个长着东方人面孔帅气的年轻人是自己一方的人。

    电话刚响了一声。对方就有人拿起了电话。

    “安东尼奥先生吗我是林可凡。现在西尔维娅和我在西四大3号。她今天有点累了。正在睡觉”听对方的声音。林可凡立刻向他汇报了自己和西尔维娅目前的情况。

    “麻烦你了。叫埃莉诺接下电话”安东尼奥听说女儿没事。心里面舒了口气。

    看见这个年轻人对自己示意让自己上前接电话。莉诺快走几步。接过林可凡递过来筒话。

    林可凡向后退了几步。避免让人产生偷听的嫌疑同时向四周打量着以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是……。我明白…。是的…好的……”埃莉诺在那不停地点头。

    “林先生。安东尼奥先生让你先呆在这儿。保护一下小姐。等那边的事情结束了。他就派人来接您和小姐回去”放下电话的埃莉诺说道。

    “行。我在这里看书可以吗?等西尔维娅醒过来。你通知我一下”林可凡微微笑着对莉诺说道。

    “没关系。这里的书您随便看。我去给您准备点咖啡”埃莉诺恭敬地说道。轻轻鞠了一躬。退出书房。并带上了房门。

    林可凡走到书架旁。手抽出一。是关于文艺复兴时期的书。走到墙边摆放的沙发。林可凡坐在那里随意地翻看起来。反正是消磨时间。随便看看吧。

    随着轻轻的敲门声。埃莉诺端着一杯咖啡走了进来。放在沙发旁的茶几上。

    林可凡笑着对她轻轻地道了一声谢。埃莉诺弯了腰。含笑点头示意。退出了书房。

    大约翻看了三分之一时。书房的门突然被人推开了。西尔维娅跑了进来。埃莉诺在后面小跑着跟着进入了书房。

    “小凡哥哥。我怎么突然睡着了?我们怎么到了这里?”西尔维娅爬到林可凡身边的沙发上问道。

    “我们的西尔维今天玩了一天。当然人就很容感到累了。累了就要睡觉。这有什么稀奇的。”林可凡微笑地看着西尔维娅说道。

    “是这样啊!刚醒来时。我还以为自己又发病了呢”西尔维娅恍然大悟地样子。那托尼叔叔他们呢?”

    “你托尼叔叔他们被你父亲突然叫去办点事情。所以就先把我们带到这里呆一会。等他们办完事情了。会来接我们回家的”等会本来就有人来接。林可凡这不算欺骗小孩子。至于是否托尼来就不知道了。

    “那你先给我讲个故事好不好?”能和小凡哥哥在一起。西尔维娅立刻将其他的问题抛到脑后。

    “好”林可凡放下书。让西尔维娅坐在自己身边“从前有个地方叫花果山。山上有一块大石头。不经过了多少年。有一天。那块大石头突然裂开了。从里面蹦出了一石猴……”

    西尔维娅被这个故事吸引住了。大了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林可凡。看到眼前的一幕。埃莉诺脸上出了笑容。轻轻地退了出去。去给两人准备晚饭。谁知道安东尼奥先生什么时候派人来接小姐回家。

    “后来呢?”听到孙悟空被压在了大山下面。西尔维娅担忧地问道。

    “这天。唐僧经过这里……”

    “笃笃笃”突然传出的敲门声打断了林可凡。(未完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