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15 咱是亿万富翁了
    黑手党的党魁微笑着点点头,表示自己并没恶意后,飞快地在西尔维娅的身上扎上银针。/直到从头到脚几乎全身的**位都插上了银针,他才停下手。此时他额头上已经开始冒汗了。

    “现在别动她,我在借用针灸的方法,打通她体内的经脉,好顺利地吸收紫果内的灵气。”林可凡站起来对警惕地看着他的保镖们地解释了一下自己的举动。周围的保镖们都在用不善的目光看着自己,不解释一下,只怕真有一心护主的二愣子要朝自己冲过来了。

    “针灸?就是那个神奇的在病人身上扎扎针,就能治好病的东西?”安东尼奥看来对中医也不是一无所知。

    “就是那个东西”林可凡也不想过多的解释,顺着他的话说道。

    随着时间的推移,紫果的功效开始逐渐挥出来。看着女儿脸上开始冒汗,安东尼奥紧张的手心里全是汗水。从出生至今,无论天气多么炎热,女儿从没出过汗水。现在竟然开始冒汗,是不是说明女儿的病马上就要好了?

    随着西尔维娅的脸越来越红,并开始露出了痛苦的神色,安东尼奥又开始担心起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看着紧张地看着女儿的安东尼奥,林可凡笑着安慰他说绝对没事,这是身体的体质在朝好的方面转变的表现。此时的他哪里还像杀伐决断的黑手党的党魁?完全就是一副疼爱女儿的慈父形象。

    虽然林可凡告诉了他的女儿绝对没事,但他还是按捺不住心中的不忍。看着女儿痛苦地样子,安东尼奥双手不知不觉中紧紧地握在了一起,恨不得自己替女儿去受苦。

    时间差不多了,紫果的灵气应该已经完全散出来了。林可凡走上前,伸手贴在西尔维娅的背后,输出一股真气,带着紫果散出的火热灵气沿着她体内的经脉运行。

    真气运行一个周天后,西尔维娅感觉体内的炙热之气消除了几分,身体感觉舒服多了。看见女儿舒展开了紧皱的眉头,安东尼奥也逐渐放下心来,看来女儿终于闯过了最难地关口。

    随着第一个周天地运行完毕。紫果散地炙热阳气逐渐和体内地阴寒之气进行中和。灵气也消耗地七七八八了。

    带着最后残余地灵气继续在经脉中运行了一个周天后。将紫果地效用完全挥出来了。还有一丝没有消耗掉地灵气。林可凡将其引入了自身。要是存留在西尔维娅地体内。只怕今后说不定会出什么乱子。

    体内地气息稳定下来后。林可凡开始将西尔维娅身上地银针逐一取下。

    “好了。大功告成!”林可凡收好银针。笑着对安东尼奥父女说道。

    “完全好了?”安东尼奥露出了激动地神情。还有点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地。

    “百分之百地好了。只怕比同龄所有孩子地体质还要好。你若是不放心。可以带她去医院检查一下!”林可凡对自己地医术非常有信心。

    “好,我们明天就回国,找最好地医院检查一下。”安东尼奥激动的都不知该说什么了。等觉自己这么说,明显是不相信林可凡的医术时,脸上立刻流露出涩涩的表情。

    “林先生,我决没有怀疑你的意思”安东尼奥解释道。

    “我明白。我能理解你作为一个父亲的心情。还是检查一下地好”林可凡笑着劝慰他。

    “林先生,你不但医术高超,胸襟也很宽阔。从今天起你就是我们弗朗科家族最真挚的朋友”安东尼奥对林可凡真诚地说道。

    “谢谢!”林可凡礼貌地和他握了握手。

    “回头我立刻让人把剩余的四亿美金汇入你地账户中”安东尼奥许诺到。

    “不是说好还有一亿,怎么又变成了四亿?”林可凡被这数字弄糊涂了。

    “为了表示我最真诚的谢意,我决定将剩余地报酬全部支付给你。我的西尔维娅性命的价值可是远远不止这么多钱!”女儿完全康复了,安东尼奥也大方了许多,林可凡的账户凭空又多出了三个亿美金。

    既然人家拿自己的女儿性命来进行比较,如果再推脱,岂不是说人家女儿的性命不值这五亿美金?林可凡耸耸肩,接受了这番好意。

    “林先生,我们一家期待你的来访!”安东尼奥对即将走出房门的林可了挤眼睛,做了个鬼脸。

    林可凡一脸郁闷地走出了平京饭店,刚才治好病人的喜悦之情荡然无存。“这个老狐狸”林可凡在心里恨恨地骂道。得,现在该办的事情都已经办完了,该回到学

    平静的学生生活去了。

    先回了一趟师兄帮忙买的房子中,整理了一下这次去E国带回的东西。有送给爷爷奶奶、父母和师父以及师兄们及其家属的礼物,也有送给室友和同学们的礼物。都是一些小玩意。回国后的这段时间就一直在忙,现在轻松下来,得好好整理一下这些东西了。

    将各种礼物分门别类的放好,林可凡洗了个澡,穿条短裤回到客厅,打开了电视。除了新闻和体育节目,也没什么感兴趣的节目,看了一会觉得乏味了。算了,回卧室继续修炼吧。

    五月平京的清晨,天气还是很不错的。除了空气质量差点,温度不冷不热正适宜。

    在楼下的绿地旁打了一趟太极十三势,活动开身子,又在小区内随便转了转。回到屋里清洗一下,穿好衣服,该去学校上课了。

    将带给同学们的礼物装进一个挎包里,施施然地向学校走去。反正小区距学校也不远,时间还早,走路去学校也算是为缓解平京拥挤的交通做了一点贡献吧。

    林可凡的回归,令同寝室的三个室友大为高兴。虽然林可凡回国已经有一小段时间了,但是这段时间一直在学校办理各种手续。后来国安介入对西尔维娅的治疗后,他又专心投入了治病之中,所以回国后还没有和同学们真正地呆在一起过。

    刚将一些小礼物送给同学们,林可凡的手机响了起来。

    “小凡,你是不是又托国安的朋友帮忙了?今天上城有关方面突然通知我说有一笔五百完万的资金已经汇入了我们公司的账户中。还对我说什么对以前生的一些误会表示歉意。这些都是你那朋友帮的忙吧?你也是的,就这些钱,没就没了,你何必去麻烦别人,欠别人这么大一个人情呢?”刚将电话放到耳边,林可凡就听二师兄噼里啪啦讲了一通。

    “我没有找朋友帮忙啊!可能是上城市政府在进行整顿工作,现你这笔钱收的不合理,所以又退给你了吧。二师兄,你也是的。给你钱还不好?我还天天盼着有人给我送钱呢。可就是没人送。”林可凡撒了个小谎,他不想让师兄有什么心里负担。然后再通过开玩笑的方法转移话题。

    “你小子,想的美!还天天想有人给你送钱。平白无故的谁没事给你送钱?人家钱多的烧的慌啊?”杜子海心里明白,这事肯定又少不了小师弟的影子,市政府进行整顿?这么烂的接口也亏他想的出。既然他不想说,也就当作不知道吧。“好了,不和你闲聊了。没事多往沪城多跑跑,你二嫂经常念叨你呢!”说了几句家常话,杜子海收了线。

    ‘这个二师兄’林可凡摇摇头看了看手中的电话,刚想收起来,电话又响了。

    “小林,你二师兄和你通过电话了吧?你明天看一下上城的新闻,里面会有你感兴趣的内容。护照的事情你也不用忙了,我们一并代劳了”李铮的声音通过话筒传了过来。

    “那感情好,我又可以省一笔费用了!”林可凡笑嘻嘻地说道。

    “得了吧。你刚得到了两个亿,还在乎这点小钱?什么时候请哥们去FB一下啊?”李铮并不知道安东尼奥又把赏金全部归还了。

    “行啊。你什么时候有空通知一声。我们学校门口有一家大排档既干净又便宜,而且味道还不错。到时我请你啊。”林可凡笑呵呵地和他贫着。

    “鄙视你。我要吃海鲜,你趁早找好地方!”李铮不和他废话,直接说出要求后啪的一下把电话挂了。

    “靠,你当我是亿万富翁啊?”林可凡郁闷地对这被挂断的电话说道。转而一想,‘咦?咱现在可不就是亿万富翁了?不过就是亿万富翁也不能说吃海鲜就吃海鲜吧?有钱还得省着用啊!不是常听人说,地主家的余粮也不多啊!’

    得,这人纯粹一小民意思,完全没有富人的觉悟。

    等这两个电话打完,已经过去了近半个小时。

    回到同寝室的几个家伙身边时,张奎打趣地说道:“三哥,出去三哥月勾搭上了个打个电话都要这么久,在互诉衷肠呢?”

    “诉你个头,整天满脑子的龌龊思想。是我家人的电话”林可凡敲了一下他的头。

    “知道,是佳人,我们都明白。也没说不是佳人啊!”张奎将“佳”字咬的很重。李向军和陈军在一旁也露出一副完全同意的猥琐神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