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11 检查
    见马尔科的叫声,那两个拦住林可凡去路的保镖立刻T3旁,让出路来。

    随着前面的几人相继走出,林可凡看到一个带着金丝眼镜的中年人走了出来。一看他的相貌,就是典型的意大利西西里岛人的长相。

    “安东尼奥先生”原先站在门口的两个保镖看见走出电梯的人,轻轻弯腰恭敬的喊了一声。

    “怎么回事?”看这么多保镖都站在电梯门口,显然不是因为自己的到来才来到这里的,安东尼奥皱了下眉头问道。保镖都集中在这里,如果有居心不良的人从逃生通道上来,自己的女儿岂不是会遭遇到危险?

    “是这么回事”马尔科把刚才的事情对老板说了一遍。

    “哦?这个年轻人就是能治好西尔维娅的医生?”安东尼奥显然也觉得事情有点出乎自己的意料。没想到自己保镖电话中说的医生是这么年轻,完全让人有理由怀疑他是否是个骗子。

    “是的先生。”马尔科恭谨地回答道。

    “年轻人,我对手下的人刚才对你不礼貌的举动表示歉意!”为了自己的女儿,安东尼奥选择了暂时相信眼前的年轻人有治好自己女儿的能力。如果到时发现他是个骗子,自己也不会有什么损失,不过眼前的年轻人的损失就可能有点大,不知他如果知道到时会丢掉自己的性命会不会害怕!

    “如果可以的话,希望您能去看看我的女儿”安东尼奥展现出自认为最和善的面孔对林可凡说道。

    既然已经来了,而且人家的父亲也赔礼道歉了,林可凡也不想将事情做的太过绝对,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他的建议。

    “那我们就走吧!”安东尼奥当先向前走去。马尔科对林可凡做了个请的手势,跟在他身后面向总统套房走去。

    “爸爸。你怎么这么快就到了?不是你地专机不允许入境吗?”总统套房地房门刚打开。就传来了一声少女清脆地声音。

    “我这不是想我地宝贝女儿了吗!”安东尼奥笑呵呵地给冲上来地少女一个拥抱。

    “这是来帮你看病地医生”安东尼奥放下女儿。指着身后地林可凡对她说道。

    “这么年轻?他会是个医生?”西尔维娅常年都和一些专家打交道。那些专家最年轻地年龄也可以做眼前地这个华夏人地父亲了。现在突然听说这么年轻地人竟然就是来给自己看病地医生。有点不敢置信。

    “神奇地东方。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地!”虽然自己也很怀疑。但是为了女儿。黑手党地党魁也只能先打消女儿地疑虑。

    “好了。东方小子。我现在把女儿交给你了。希望我能从你这里得到一个好消息。”安东尼奥虽然像是随意地和林可凡说着。但是语气中却有一丝凌厉地意味。

    林可凡笑了笑,没有理会他那隐隐的威胁,朝西尔维娅走了过去。

    “意大利语我可能讲不好,希望你能听懂我所说的话”林可凡朝面前的女孩露出笑容。“你在桌子边坐好,将右手放在桌子上”

    “你会讲意大利语?”女孩照着林可凡的话做到了桌子边,将手放在桌子上,好奇地看着眼前英俊的年轻人问道。

    “学过一点,希望能应付我们之间的对话”林可凡笑呵呵地说道,伸出手,放在西尔维娅的右手腕上。

    “这就是中医的看病方式吗?”安东尼奥看着林可凡的举动,问身边的随从。

    “是的,中医管这个叫做诊脉。可以通过一个人的脉搏跳动,查看他的身体疾病。”马尔科在一旁解释到。马尔科不但是西尔维娅的保镖,也负责她的生活起居。

    “哦?听起来很神奇!但是就凭这么简单的方法,真的能够帮人看病吗?”安东尼奥还是一脸的怀疑。

    “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前几天李先生就是这样得知小姐的病因的”马尔科指指身边的李馆长说道。

    “真的?这位李先生也是医生?”看着马尔科身边的人,安东尼奥这才将注意力从女儿身上转开。

    “是的。最初就是李先生查到小姐的病因。说是什么先天阴寒体质,我也不懂。他说他自己虽然知道小姐的病因,但却没有能力治好。不过他说有人曾经治好过和小姐一样病情的人,就向我们推荐了这个年轻人,林可凡先生”马尔科指了指正在为西尔维娅看病的林可凡。

    “有成功的先例?你们去调查了没有?”安东尼奥听说竟然还有和自己女儿得一样怪病的人,心里稍稍松了口气。最

    的女儿得的是全世界还从没有人发觉的怪病,那就难既然有相同的病例,而且还能治愈,看来女儿的这趟东方之行也算是上帝的眷顾吧。

    有了上次治疗张慧心的经验,这次给西尔维娅检查就轻车熟路多了。因为她吃的大都是一些用化学方法合成的补品,其中少不了一些人类目前还不了解的副作用,所以她的身体状况比张慧心要差的多,很多器官都多少有点不同程度的损伤。这些都是补品隐藏的副作用的结果。不过她是先天阴寒体质这点是毋庸置疑的。

    “怎么样?林先生,我们小姐的病能治好吗?”看见林可凡站了起来,马尔科立刻迎上前去问道。

    “情况有点复杂,至于是否能完全治好,我也没百分之百的把握”。外国人的体质和华夏国人有什么不同,林可凡并不知道,用真气进行调养,具体有没有效还得看结果。

    “那林先生有几分把握?”什么病都不敢说能百分百的治好,这点安东尼奥还是能理解的,在马尔科之前问到。

    “我先帮他调理一下身体。如果有效,那么我就有**分的把握可以治好。如果到时没效,那就不好说了”林可凡保持了一贯的谨慎。

    “那什么时候能给我女儿进行调理?”安东尼奥显得特别心急。

    “我现在就试一下。李馆长,麻烦你来帮下忙”林可凡朝站在不远处的李馆长招呼到。

    知道待会林可凡要用渡真气的方法给西尔维娅进行调理,在此期间不能有人打扰,自己的任务就是帮林可凡护法。

    林可凡对站到自己身边的李馆长点了点头,知道他明白自己的意思。

    再次坐在了西尔维娅的对面,伸出手,搭在她的腕脉上,慢慢输出一股真气,小心地沿着她体内的经脉慢慢的运行着。运行了一个周天之后,发觉外国人的体质和华夏人没什么不同,经脉中的**位也都一样,林可凡渐渐定下心来。输出一股灵气,来到损伤最厉害的肝部。由于长期要分解各种补品种对人体有害的成分,肝部已经开始超负荷工作了。现在虽然还没什么不良反应,但是若一直这样下去,不用等小女孩的身体垮掉,她的肝脏就会先罢工。

    在灵气的滋润下,肝部受损的细胞开始活跃起来。健康的细胞不停的分裂生长、再分裂生长。很快,肝部又逐渐恢复了正常的状态。

    由于肝部的状况能在人脸色上直接有所反应。所以周围的人看到西尔维娅原本一直苍白的脸色开始出一丝思红晕,都睁大了眼睛。

    久病成良医,安东尼奥和马尔科都明白这丝红晕明显是身体好转的现象,而不是病态的红晕。哦,天哪!这是什么医术?一个人坐在那里,将手指放在病人的手腕上,而那个说是帮忙的人则仅仅是在站一边,什么也没做,病人的身体就能有所好转?难道他们会巫术?

    ‘华夏国的中医真是神奇的医术。自己以后有病也找中医看看’安东尼奥和马尔科心里现在都转着这样的念头。

    将肝脏修复的差不多了,林可凡收回了手指。

    看着林可凡脸上露出了笑容,安东尼奥这次抢先发问:“林先生,怎么样?我女儿的病能治好吗?”现在他不是黑手党的党魁,只是一个溺爱自己孩子的父亲。

    “我刚才帮西尔维娅小姐调理了一下,效果还不错。我现在至少有八分的把握可以治好。不过在这期间,请把那些让她服用的补品全部停下来。在这些补品种,有些成分对西尔维娅小姐的身体其实是有害的。再长期服用这种对身体有害的各种补品,我怕这些有害成分会抵消掉我的治疗效果。”

    “是那个混蛋敢给我的宝贝女儿开这种对身体有害成分的东西?”安东尼奥这时显示出了一个党魁的气势,愤怒地对身边的人咆哮道。

    “林先生?到底是那些补品中含有对小姐有害的成分?”面对老板的怒火,马尔科也不敢大意,谨慎地问林可凡。

    “我指的并不是哪种具体的补品。其实很多补品都是用化学方法合成的,这点我想你们应该比我清楚。就是这些化学成分对西尔维娅小姐的身体造成了不好的结果。按我们中医的理解,还是不要服用了”。

    有些话,和这些外行也说不清楚,只要让他们知道再服用补品对病人没好处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