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06 今天什么日子
    不同凡想106今天什么日子

    既然对方采用了中袭杀的方法。显然是不想过渠道解决问题。所以你也不用担心他们会派警察去调查你今晚的事情”司机一边开车。一边头也不的对林可凡说道。不过这段时间你还是小心一点。不要再出校门了。反正剩下时间已经没多久。回到国内就好了”

    “我知道了!”林凡点了点头说道。

    “现在送你回学校。到校门口时你注意一下。不估计对方也不想在京都大学门口产生案。你也不必过于担心”

    在离校门口不远的一处黑暗的的。司机将车子了下来。林可凡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听到道谢的声音。那司机扭头对林可凡笑了笑。脚踩油门。汽车很快消失在视线中。

    确实如那司机所说的。林可凡小心的探查这周围情况。一切都很正常。高校周围历来都是比较热闹的的方。即使很了。也会有许多的人流连在校门外。

    回到宿舍。用毛擦拭了一下身体。林可凡坐在床上。运转真气。开始检查身体内的情况。

    刚才在危难的时候。为了突破敌的包围。真爆发了几次。当时情况紧急。真气来不及在筋脉中慢慢的运转。爆发的真气对筋脉造成了一定的伤害。有些的方已经出现细小的裂痕。其实还不是最大的问题。现在精神力严重透支头脑都有些昏沉这是以往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不知经过这次事件。精神力是否会出现题。只有等完全恢复后才能知道了。

    真气在身体内运行了一周。没有发现什么大的问。林克凡将真气转化成灵气。沿着经脉运行。灵气过之处受损经脉开始慢慢的修复细小的裂痕也失不见了。连续运转七个周天后。灵气还没有停止下来的迹象。林可凡顺其自然。展开内视。看着身体内的情况。已经很久都没有寸进的内息又开始有了突破的迹象。

    灵气一直在运转完个周天后才慢慢停了下来。体内的经脉已经完全修复好了。就连肋部和右肩的伤处都传来了麻痒的感觉伤已经开始恢复了。

    从修炼中醒过来。林可凡伸手揭掉伤口处的包扎。轻轻擦拭掉上面的药物。再好的药物也没有自己身体内的灵气有效。

    看着已经完全收口的伤处。林克凡满意的笑了笑。伤处已经只剩下一条浅浅的红线。估计再过一天。即可以恢复如初了。

    但是头脑的昏沉感并没有完全消失。看来精神力的恢复不是短时间能够完成的了。

    此时天色已经大亮。不知不觉在炼中又渡过了一晚。林可凡走下床去卫生间好好洗了一下身体。经过疯狂的一。身体不但惫。还出了不少的汗-加上路上的尘和躲避对方的攻击时在的上翻滚。身体早就脏的很。昨晚因为伤口的原因。只用毛巾擦拭了一下浑身上下总觉的不舒服。现在伤口已基本恢复也用害怕淋水了。

    浑身舒爽的林可凡将换下的衣服清洗干净。晾晒好。看时间已经不早拿起课本。教室走去。

    “林可凡君。你昨晚什么时候走的?怎么一觉醒来我在自己家里?是你把我送回家的么?”刚走进教室林可凡就被川口爱子同学发现了。围着他叽叽喳喳的问着。

    “我们刚从正在拦车时。你父亲的车正好经过。看到你喝醉了。就顺路把你带去了”林可凡看川口爱子同学没事。也放下心来。看样子昨晚的袭杀活动就是川口正野的安排了。要不然爱子同学也不会在自己的床上醒过来。

    “是这样的啊!”爱子同学难掩心中的失望之色。还以为昨晚能发生点什么事情。结果竟然被自己的父亲给破坏了。真是的。早不来。不来。偏偏在那个时候被父亲碰到了。真是太扫兴了。”“你昨晚是自己回校的吗?”|口爱子同为了掩饰自己情绪。转而问道。

    “是。你父亲把你接走后。我就打了个计程车回来了”林可凡耐心解释了一下。

    爱子同学还想再说|么。上课铃响了。知道林可凡是一个爱学习的好学生。爱子同学也不好拖着他继续问东问西。林可凡朝他抱歉的笑了笑。向自己的座位走去。

    一整天都风平浪静。好像昨晚上的事情就像一个突然TJ了的小说一样。没有了下文。弄的人心里有点怪怪的感觉。

    生活仿佛又恢复了平静。川口正野没有了后续的动作。川口爱子仍然每天一有空就纠缠在自己身边。

    林可凡君。你那天肯定给我父亲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子同学突然对林可凡说道。

    “是吗?怎么会呢我们只见过一次面啊”林可一听爱子同学这样说。就知道川口正野肯定是通过女儿来打听自己的情况了。

    “现在我父亲每天都要问一下你情况。有些问题我都觉的太八卦了。比如你的爱好了。喜欢和哪些人交。经常去什么的方之类的问题。平时他可不是这样的人啊。而且。他还问我……”说道这里。爱子同学的脸上露出了涩的表情。声音也低了下去。

    “问什么?”林可没注意到爱子同学脸上的表情。光去回想自己这段时间是否无意说什么话。透露了一些不该说的事情。

    “他问我是否在和你谈朋友”爱子同学的脸已经全红。鼓起勇气大胆的说了出来。

    “呃……”林可凡没想到突然听了这样的话。不由的也有点尴尬。“我想可能你父亲误会了”林可不想事情再发展下去了。

    “我也是这样和父亲说的”听到林可凡的话。川口爱子同学的脸色一下变的雪白。林可凡话中的拒绝意味她又如何听不来。本来她和自己的父亲说的是自己正在和林可凡交往。现在听到林可凡的话。虽然心中喜欢他。但是自己毕竟还是有点自尊的。不想给自己心目中喜欢的人留下死缠烂打的印象。下意识的说出了这样的话。

    “那就好。过一个月后我就要回国了。我很珍惜的友谊。不希望我们彼此之间有什么误会。”林可暗中再次点出了两人之间的鸿沟。

    “那希望你能愉快的度过这最后一个月的时间。好好领略一下我们E国的风光”川口爱子的脸色开始恢复正常了。强扭的事情毕竟是难以到幸福的。想到昨晚父亲断然拒绝自己和林可凡交的话语。川口爱子的心情渐渐放开了。是啊。我|俩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还是珍惜这段同学的友情吧!”

    时间在平静的生活中很快就溜走了。在临走之前。都高校还要举行一次书法展览。为这次的交流留学生活动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林可凡走在去书法协会的路上。今天是最后一次参加这里的活动了。林可凡对这里说不上有什么感情。就像是去了一趟商场一样。路过而已。

    今天的街上的气氛点不寻常。警察的人数也比以往要多一些。难道又有什么活动要在都举行?没有心思管别人的闲事。林可凡很快来到了书法协会。

    书法协会今天的气氛也有点怪怪。从来参加协会活动的同学的议论声中。林可凡明白今天是个什么日子。是E国领导人参拜死人墓的时候。

    听着周围人兴高采烈的议论声。林可凡专心的练着自己的书法。仿佛一切都和自己无关。自己就是个局外人一样。

    “林可凡君。你知道今天是个什么日子吗?”还有无聊的家伙看到林可凡在那默不作声。以为他就是个软骨头。连一点愤怒的神情都没有。嘲笑的发起了挑衅。

    “什么日子?难道是哪个倒霉的伙死了。大家都在欢庆吗?要不然大家怎么都是一副兴奋的表情?”林可凡装作茫然的样子问道。

    “你……”被这话住了的家伙指着林可凡一时不知说什么好。

    “看样子是我猜对了。你不用这样崇拜的看着我。并不难猜。”林可凡淡然的看着他。幽默了他一把。

    “不许你这样说。今天是个神圣的日子。是我们E国最伟大的人物为国牺牲纪念日!”|家伙听了林可凡的话。暴跳如雷。

    “哦!还是和死人有关。大家是在欢庆吗?那么我还是没有猜错”林可凡低头继续写己的字。连头都懒的抬了。

    “你这是挑衅。你要向我们道歉!”听到林可凡的话。许多学生都用愤怒的眼神看着他。

    “那是你们的理解。如果不是和人有关。我不介意向大家表达我的歉意!”林可凡仍然一副波澜不惊样子。周围人愤怒。那是他们的事情。和自己无关吧?

    “你们都在干什么?”一声怒喝打断了同学们准备动手的打算。书法协会的老师来了。

    看到老师的表情。家自觉的回了自己的位子上。

    “下个星期京都各校要联合举办一次书法展览。大家将自己最满意的作品拿出来。到时参加展览。希望大家努力。为我们京都大学争荣誉”老师宣布了下个星期的活。说的时候。特意看了林可凡几眼。朝他微笑的点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