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06 受伤
    可凡对身边慢慢驶过的计程车视而不见,仍然依靠自决剩下的路程

    危险!林可凡的身体猛然向前一窜,只觉得右肩膀一痛,一蓬血水随之飙射而出。还在等林可凡这单生意的计程车司机,看见林可凡身上飙出的血花,差点发出一声惊叫,方向盘一歪,车头笔直地向路边的护栏撞去,发出了一声巨响。

    可能这一生巨响影响了狙击手的注意力。林可凡落地时身体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但是就是这么好的一个机会,狙击手竟然没有发射子弹。

    暗道一声好运的林可凡看到那辆熄火的计程车,身体向前一个纵越,躲在了车门后,隔绝了狙击手瞄向自己的视线。

    计程车司机因为车辆的碰撞,胸口顶到了前面的方向盘上,一丝血水从他的嘴角流了下来,显然是内脏受了伤。估计是剧烈的疼痛使他晕了过去。

    现在不是探究他人死活的问题了,林可凡探头瞄了一眼车内的情况,立刻将身体整个躲在车门后面,暗自思考脱身的办法。

    那种危险的感觉仍然没有退去,林可凡慢慢打开车门,将昏迷的计程车司机身上的安全带解开,将其向副驾驶座位推去。

    仔细检查了一下,狙击手并不能通过副驾驶座位旁的玻璃看到自己的动作,林可凡小心翼翼地坐到了驾驶员的位子上。此时已经没办法了。对方可以有耐心等下去,等自己犯错的时候,但是自己却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和对方耗下去。谁知道已经被自己甩开的追击者什么时候又会出现在自己的视线中?

    说实话,林可凡对汽车说不上熟悉。除了坐过几次,从来没有亲自动手驾驶过。现在怎么办?凭记忆现场学习?貌似连学习的机会都没有,直接进入实际操作阶段。而且这里的汽车和国内最大的不同是方向盘的位子是在右边。不过这一点对于一个从来没有开过车的人来说,算不得什么。因为反正都没开过,不存在所谓的习惯问题。

    试着发动了一下汽车,林可凡露出一丝苦笑。从来没有关心过汽车的事情,事到临头了,果真是毫无办法。平时看别人开车那么轻松,轮到自己了,实在不是那么回事。车子纹丝不动。

    看了一眼副驾驶位子上还在昏迷的计程车司机,现在只能依靠他了。

    林可凡将一丝真气聚集在指尖点了他胸腹地几个*住了内腑地伤势。再在他地头顶点了一下。司机悠悠醒转过来。

    看到身边地人。司机立刻露出惊恐地神情。

    “不要怕。我并不是坏人。只是现在遭到坏人地追杀。希望你能帮我一下”林可凡慢慢地向司机解释道。

    “要我样帮。帮你?”司机看到林可凡身上地鲜血。惊魂未定地说道。

    “麻烦你载我一程。只要出了这片区域我立刻就下车。绝不会牵连到你地”

    司机想了想。已经是这个局面了。就是林可凡不说。他也想赶快逃离这个是非之地。这个年轻人虽然看起来不像坏人。但是谁知道呢?于是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林可凡地提议。

    “等会开车时我叫你左拐你就左拐,叫你右拐你就右拐,千万要照办,否则咱俩都会有生命危险的。”临开车前,林可凡强调了一下。

    司机点点头没说话,算是认可了林可凡的发号施令。

    让出司机的位子,林可凡打开后排车门,钻了进去。司机此时也发动了计程车。还好,刚才的撞击只是让车头有点变形,车子的性能并没有受到影响。

    倒车,前行,司机熟练地将车子开到了马路上。

    “停车!”司机刚要踩油门,林可凡突然大喊了一声。措不及防的司机被这一声大喊吓了一条,准备踩油门的脚差点抽筋,才生生止住了下踩的动作。

    司机刚想回头说什么,就听到一声响,车前盖上挨了一颗子弹,被打穿了一个洞。还好,发动机仍然在正常的运转,看来没有伤到汽车的关键部位。

    吓出了一身冷汗的司机顿时呆住了,如果刚才没有听林可凡的话,此时自己只怕已经在脑袋上被开了个洞。

    “开车”林可凡的轻喝唤醒了司机的神智,他赶紧听话地一踩油门,汽车向前猛然一冲,向前驶了出去。

    “左拐!”、“向右”、“刹车”,在林可凡的提醒下,计程车司机为了自己的小命,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完全听从林可凡的指挥,丝毫没有半分的犹豫。狙击手连续几枪都打空了,最多在车身上增添了两。

    “在前面的路口向右拐”连续探查周围的情况令林可凡的脸色开始有点发白。精神力消耗太大了。看到前面的十字路口,朝右的方向没有任何的危险气息,而且那里的人流也比较多一些。

    在司机将车子刚驶过街角时,林可凡已经快速跃了下去,并随手关上了车门。司机此时的神经已经高度紧张了,根本没注意身后的情况,就连林可凡关车门的声音都没注意到。

    连续行驶了半天,身后怎么没有声音传出来了?精神高度紧张的司机忍不住通过后视镜向后排瞄了一眼。没有人在。有人?”第一次没反应过来的司机突然醒悟过来,脚下一个急刹车,赶快扭头向后排座位看去,确实没人,就连座位下也没有人。要不是看见车头盖上的弹孔,那司机还以为自己刚才做了一个噩梦。

    ‘没人在了,太好了!’已经被折磨得有点神经质的司机赶快一踩油门,迅速逃离了这里。刚才的事情就当做自己做了一个噩梦吧。希望永远也不要想起。

    跳下车的林可凡快速将身体隐藏在一片阴影中,警惕地响四周看了看,闭上眼睛感受了一下,确实已经暂时安全了。

    伸手摸了摸自己身上的两处枪伤。好还,只是皮肉伤,没有伤及到筋骨,而且两发子弹都是擦着身体而过,没有留在体内,内脏也没有受到伤害。

    学校肯定是无法回去了。林可凡想了想,掏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按照电话里的指示,林可凡向前走去。走到一个街角,向右转,然后又走过一个小巷子,穿过一个更加狭窄的里弄,林可凡在一栋建筑物的围墙下的阴影里站住了。

    过了一会,一辆汽车驶了过来。汽车没有开车灯,在离林可凡不远的地方停了下来。一阵猫叫声随之传了过来。林可凡警惕地向四周看了看,快步向那辆汽车走去。打开车门,刚坐好,车子就启动了,仍然没有开车灯,快速驶离了这里。

    车上除了司机,没有其他的人。司机在林可凡上车后,什么也没问,就这么沉默地开着自己的车子。

    汽车转过几个黑暗的小路口,在将要驶上大马路时,司机打开了前面的车灯,像其他普通车辆一样,加入了夜晚行驶的汽车中。

    车子在一栋房屋前停了下来。“下车”司机终于开口说了第一句话。

    林可凡立刻打开车门,走了下去。也没有问这是哪里之类的话。

    司机也走下车,走到门边,摁响了门铃。随着铃声响起,二楼的一扇窗户的灯亮了起来。林可凡敏锐的耳朵听到了一个人下楼的声音。

    吱呀一声,房屋们被打开了,探出了一颗大脑袋,戴着眼镜的眼睛警惕地看着门口的人。

    司机上前比划了一下,那人诧异地看了林可凡一眼,侧身让司机和林可凡进去。

    关好房门后,那人当先带着两人向里面走去。走到了一间有消毒水味道的房间门口,伸手打开了房门,摁了一下墙上的电灯开关。

    这显然是一家私人诊所了。看着里面的设备,林可凡看出了这里到底是干什么用的。

    “脱掉上衣”那个大脑袋对林可凡说道,走到一边的柜橱那,往桌子上的托盘里放上一些瓶瓶罐罐,然后又走到了林可凡的身边。

    林可凡脱掉上衣,才看到自己肋部的伤势。一道伤口的皮肉周围有点发黑,显然是子弹穿过时的高温灼伤了那里所致,呈现出不正常的黑色。背后右肩膀上的伤势则无法看到,估计也和肋部的差不多。

    “还好,没有伤及内部,伤口也不深,上点药就可以了”检查了一下林可凡的伤势,那大头说道。拿出一支棉签,从一个玻璃瓶里蘸了些药用酒精,帮林可凡的伤口消消毒,然后糊上一层药粉,包扎了一下。

    “好了,回去这几天尽量不要让伤口沾水”大头吩咐道。

    “谢谢!”林可凡一边穿衣服一边道谢。司机则向那大头点了点头,示意了一下,转身走了出去。

    林可凡穿好衣服,跟着司机走了出去,向大门的方向走去。那大头关好医疗室的门,快走几步,走到了最前面,打开大门,探头向四周看了看,回头向司机点头表示没问题。

    走出大门,上到车上,直到汽车驶离这里,司机都没发一言。看来这里是一个比较秘密的地方了。司机不吭声,林可凡也没讲话,车内又陷入了沉默之中。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