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05 突围
    不同凡想突围

    眼看已经只剩最后一层包围了。林可凡毫不顾及身后穷追|忍者。一直向前方冲去。

    前面的堵截者看来经知道了前面同伙的结果。远地就已经做好了防御准备。而且这一层负责堵截忍者人数也比前面的要多。所以都是两至三人搭配进|堵截。以避免被林可凡强力突破一人而冲出己方苦心布置的包围圈。

    林可凡看到前方的布置。知道刚才的冲破第二层包围那样的机会不再有了。看来只能强行破或另寻他法了。

    前行的速度丝毫不减。已经做好防御的忍者都提高了精神。紧盯着眼中不断放大的身形。

    还有五步的距离。责堵截的忍者忍不住握了握手中的武士刀。手中已经布满了汗水。

    又近了一步的距离。方的人开准备发出凌厉的一击;

    只剩最后的三步了堵截者不由自主地眯起了眼睛。开始扬起手中的长刀。

    时刻准备着劈出最强一击的忍者。已经严阵以待了。就等猎物自己落入网中了。此时的长刀已经扬到了头顶。令人窒息的气息已经布满了现场。

    林可凡又向前跨出了一步。再走一步就进入了忍者的攻击范围。但是依林可凡那令人恐怖的速度。等他进入攻击范围再行攻击。只怕就已经来不及了。因此所有的忍者。只要林可凡能够在|一步进入自己武士刀攻击范围地都抢先挥出了自己最凌厉地一刀。

    此时林可凡的身形就像是自己向那一片武士刀的寒芒组成的刀网凑了上去凌厉地刀气经可以触碰到他飘扬的衣角了。但是令众人变色的是。林可凡此时地脚突然诡异的一转。身形并没有再往前冲。而是突然飘向了一边好躲过了身前的那片刀芒。

    劈出凌厉一击的忍者此时已经来不及收回自己的刀了。就连改变长刀劈出的线路也来及更改了。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面前的敌手逃脱了这势在必的一击

    在前行时林可凡已经观察好了周围的地形。心也已经准备好等会采用什么样地方法来躲避前后的夹击。此地虽然是马路边。但也少不了路灯和用来绿化遮阴用的树木。

    林可凡身形诡异的一。不但躲过了对手的攻势。且趁前面的忍者发出第二次攻击前的时候。身体凌空跃起。左脚一蹬路边的路灯杆。身形再次越高二米。然后右脚再次蹬了路灯杆一下改变向上的身形。身体斜斜地朝路边的一棵树木顶上飘去。

    眼看就要越到树顶上。此时林可突然感觉自己像是被最毒地毒蛇盯住了一样。浑身的寒毛顿时立了起来。强行再次改变身形。身体朝地面落去。

    狙击步枪!身形下的过程中。林可凡只感到右肋一痛。一股血花飙射了出来。对手显然是在不远处安排了狙击手。就为了防范自己利用速度逃脱。

    地面的忍者此时已做好的准备。等待林可凡的身形落入已经再次布置好的包围圈中。

    忍住肋部火辣辣的觉林可凡速运转真气。聚集到右手。向下面仰天举起的长刀阵轰出了一拳。

    被拳劲击中手中紧握的长刀。几个忍者身形一晃。忍不住向后退了两步。才抵御住了从刀身传来地一股惨烈劲气。

    林可凡则借着拳劲反震力。身形不落反升。身体又朝上斜斜地飘去。不过此时林可凡可不敢再次飘上顶。只是在身弹到一个横伸的树枝时。右脚一蹬再次改变身体的方向。瞧准下面忍者聚集的一个缺口。身体朝那里窜去。

    这样都能被对方逃出去?一众忍者虽然心神大震。但是仍然没有丝毫的迟疑。紧紧地追了上去。

    利用路边的电灯杆和遮阴的树木。可凡交替在两者之间不停地跳跃着。身形向前激射而去。

    突然一股劲风朝自己的后背激射来。林可凡立刻强行改变方向。

    “叮”的一声。林可凡回头瞄了一眼。一支梅花镖击中了路边的一根路灯杆。强烈的碰撞。在钢筋做成的路灯杆上划出了一溜火星。原来是一忍者眼看自己距离前面追赶的身形越来越远。掏出身上的梅花镖。奋力甩了出去。

    受到同伴的启发。后面追赶的忍者们纷纷掏出怀中的暗器。朝林可凡身后扔了过去。

    林可凡此时虽然距离后面的追击者越来越远。但是也没有逃出暗器的攻击范围。身后这些形形色色的暗。给他造成了很大的困扰。只能不停地迅速改变前行的向。速度也随之慢了下来。

    远远地

    前面的路口警灯闪烁。几辆警车堵住了路口。显这就这一段路没有任何车辆和行人的原因。不知前方还有没有人其他的忍者坐镇堵截了。但是此时已经不容林可凡去过多地思考了。再改变方向显然是自投罗网了。只能赌一把。向前直冲了。

    看到有一个人影向口冲来。后面隐隐绰绰地还有一帮追击的人群。警车旁站立的警察立刻神色紧张起来真是一群笨蛋!不是说好了在无人出现的区,解决问题吗?怎么都跑到面前了?警车后可有不少的车辆和市民啊!如果被他们看了。警察竟然对发生在面前的一群人袭击一人的事件不闻不问。传出去。肯定会造成极坏的影响。

    后面追赶的忍者此时也发现事情经超出了预先的安排。现在处于进退两难的地步。继续追击。就超出了当时的约定;停止吧。又舍不浪费眼前的大好机会。

    看后面追击的忍者放慢了脚步。林可凡心中暗喊了一声侥幸。不知自己跑过去后。对面的警察到时会是|么样的反应。

    吊在一群忍者身后的那个没有蒙面的老者。看到事情已经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心中也暗了一口气。伸手作了一个手势后。追击的忍者们立刻停下了脚步。随即那老者又远处挥了一下手。

    眼看已经快接近警旁了。林可身子背后的寒毛立刻又炸了起来。

    来不及考虑。林可凡立刻一个侧滚翻。身子尽量缩小成一个团。减少被袭击的面积。

    “铛”的一声。在林可凡原先奔跑的路线上停放的一辆警车。车前挡风玻璃被一颗子弹击了一个圆孔。

    “竟然敢袭警?”警车旁站立的两个警察顿时就傻了这也太胆大了吧?抓不住目标就找警察出气?”

    “叮”的一声。林凡刚才躲避的地方水泥地面又被击出一个深坑。子弹和水泥的撞击。冒出了几颗星子。

    因林可凡此时已经距离警车不远。子弹击中地面而弹起的一小水泥块正好飞向了一个还在发呆警察。水泥块擦着他的脸庞斜向上飞出。将他的警帽打掉在地。

    “挑衅。TMD这是**裸的衅!”被打飞警帽的警察脸色都变白了。

    林可凡连续几个动作。不断改变身体前行的方向。不给背后狙击手锁定自己身体的时间和会。以此躲射过来的子弹。

    连续两枪没有集中目标。那狙击手没有再次开枪。看来是放弃了。

    终于突到了警车旁。林可凡看了一眼正准备伸手拦住自己问话的警察。身体一闪。躲开拦住自己的双手。不给那个警察发问的机会。立刻展开身形。向警车后面的马路跑去。等那警察回过神。头向后望去时。就已经只能看见一个背影。随之消失在马路的转角处。

    回头看了一眼。林可凡长舒了口气。终于摆脱了!

    向四周看了看。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整条街虽然比较安静。但是仍然偶尔有三两个行人和车辆经过。看来这里不是他们预计好的伏击地段。

    放慢了脚步。调整一下呼吸。

    林可凡慢慢地沿着马路边行走。开始仔细考虑今晚突然发生的事情。

    既然都已经出动了击手。那么看来对方显然是没有留活口的打算。是谁这么痛恨自己?自己来这里才一个多月。除了那晚去杨明政家。其他时间一直都在学校和书法协之间转。除了爱子的那个追求者视为情敌。根本没和任何人发过冲突。看来唯一的可能就是川口正野了。

    顺着马路走着。林可凡突然有一丝不舒服的感觉。像是又被人给盯上了一样。

    运转真气。聚集疲的精神力。向四周探查过去。

    都很正常啊?就是从身边走过的人也没什么异常。都是普通的市民。有的人还对这么晚了还在街上溜达的林可凡投来奇怪的一瞥。

    那丝不舒服的感觉一闪即逝。弄的林可凡都以为刚才可能是自己因为疲劳而产生了幻觉。但是一想到狙击手的存在。林凡立刻把这种侥幸的想法抛到了脑后

    集中全部的精神力。林可凡加快前行的脚步。此时决不可麻痹大意。一辆计程车慢慢驶来。显然是想等待林可凡凡一笔生意。此时上计程车。那可就真的成了一个活动的靶子了。随便打爆一个车胎。弄翻车辆。自己还不成了案板上的鱼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