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七章 移交
    着转眼间就又从楼上怒气冲冲下来的年轻人,妈妈桑\头脑

    们是怎么搞的?收了钱就不想办事了?”林可凡装作气愤的样子说道。

    “怎么回事?”妈妈桑还是一头雾水。

    “什么事?你上楼看看就知道了。一进屋那小姐就立刻倒在床上睡着了。她是不是吃了什么药?”林可凡怒气未消。

    听到客人这么一说,妈妈桑的心中一个哆嗦。这都被眼前的年轻人看出来了?不及分辩,妈妈桑立刻嗵地跑上楼去。随之楼下的众人就听到妈妈桑高亢的叫骂声和那女子的哭声。

    等楼上的声音平息下来,妈妈桑一脸怒气地带着哭得梨花带雨的小姐朝楼下走来。

    “给客人道歉。”妈妈桑恶狠狠地对那还在笑声抽泣的女子喝道。

    “先生,对不起”那女子对林可凡鞠了一个九十度的躬。

    “算了”林可凡装作不耐烦的样子挥挥手。

    “哎呀,客人真是好气度。要不我个你换一个?”妈妈桑立刻换上一副笑脸,巴结地说道。

    “你这里有没吃药的小姐吗?”林可凡故意鄙夷地看了妈妈桑一眼。

    “先生。刚才那只是个意外。我这里地都是正经姑娘。不会去干那种事情地。”妈妈桑赶紧表白。推销手下地小姐。

    “正经姑娘?哪家地正经姑娘会来这里?”林可凡看着妈妈桑好笑地说道。“告诉你。吃没吃药我一眼就能看出来。如果你这真没有吃药地。那你帮我找一个吧。如果让我发现你再骗我。可别怪我不客气了!”

    妈桑一时说不出话来。林可凡地话正好点中了她地死**。这里地女子还真是都吃了药地。干这一行有几个不碰这玩意地?妈妈桑有心想分辩几句。不过客人正在气头上。妈妈桑也不想去触那个霉头。毕竟是自己一方有错在先。虽然咱经营地是下九流地生意。不过不管干啥。咱都得讲究个诚信不是?现在经济不好。再没有诚信。那干脆就不用干了。

    被林可凡地话堵得说不出口地妈妈桑。立刻变得扭捏起来。收进来地钱再要拿出去。肉痛啊!

    “看来你这没有能达到我地要求地人了。算了。你就找个干净地房间让我睡一晚上。那钱就当做房费吧”林可凡看妈妈桑地表情。善解人意地解了她地尴尬。

    “行行行。我这地房间都是干净地。要不然客人也不愿意来啊!”妈妈桑一听荷包里地钱不用再掏出去了。乐得不行。当先带林可凡向楼上走去。

    推开了一间房门,妈妈桑对林可凡说道:“先生,这间房子您还满意吗?”

    除了有些冲鼻的劣质香水的味道有些不适应,房间确实收拾的还比较干净。林可凡环视了一眼房间,点了点头。

    林可凡走进房间,刚准备关房门,就看妈妈桑还站在门口,扭捏的扶着门框不走。

    林可凡看着她,没说话,想看她还有什么花样。

    “那个,要是客人您觉得寂寞的话,让人家陪你怎么样?要知道,人家当年也是方圆百里一枝花,人见人爱个个夸。大家都称呼我为小花花。”妈妈桑一边扭捏地说着,一边向林可凡不停地飞着媚眼。只是那眼睛实在是太小了,这么一眯,就只剩下一条缝了。

    望着妈妈桑那浓妆艳抹的大脸盘,林可凡在呕吐之前关上了房门。

    什么了不起?当年老娘什么样的货色没见识过?”吃了个闭门羹的妈妈桑撇撇嘴对着紧闭的房门说道。不过一想到兜里的钱不用分给小姐一部分了,心里头又乐和了起来。

    天刚亮,林可凡就走出了房间。在妈妈桑睡眼朦胧的目光中,走了出去。

    “林可凡”刚上完一节课走出教室的林可凡听到有人用汉语在叫自己,回过头,看到一个留着齐耳短发的女向自己走来“我们留学生处今天早上大使馆接到的通知,中午华夏驻京都大使馆要邀请新来京都高校的留学生一起举行联谊活动”。

    “谢谢!我知道了,到时我会去的。”接到通知的林可凡笑着对那女生说道。弄得那女生脸一红。

    等林可凡到达大使馆时,已经有不少的学生先一步抵达了。

    跟随大家一起走进使馆门,一个年轻人正满面笑容的接待着到来的学生,招呼大家入座。

    使馆中午举行的是自助餐式的联谊活动。黄百鸣大使和留学生们在一起一边随和地聊着,眼睛一边在留学生中

    探视着。

    从热情的留学生中间摆脱出来,黄大使安排使馆工作人员招待好大家,然后向楼上的办公室走去。

    看到周围的留学生仍然在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热烈地讨论着什么,林可凡放下手中的餐盘,向站在不远处的工作人员打听了一下卫生间的位置。

    从卫生间出来,林可凡不经意地向周围看了看。同学们都还围在一起高谈阔论,没有人注意到自己。

    正在为怎么能上到楼上犯愁时,林可凡看到黄大使又从楼上走了下来。

    原来黄百鸣在办公桌后坐定后,心里总觉得有点不对劲,桌上的文件也没心思去看。‘按理国内要求使馆举办这么一个联谊活动,肯定有什么后续的事情。但是半天过去了,怎么还没有任何迹象呢?’越想心里越不安的黄百鸣又从书桌后站起,朝楼下走来。刚走到楼梯口,就看到一个年轻人往自己的方向看。黄百鸣心中一动,微笑着向那年轻人走去。

    “小伙子,怎么不和大家在一起聊天啊?”黄大使和蔼地问道。

    刚去了趟卫生间”林可凡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

    “呵呵,怎么样?有没有兴趣参观一下这里?”黄大使向林可凡发出了邀请。

    “可以么?”林可凡惊喜地问道。

    “对于炎黄子孙,这里又不是什么保密的地方。尽管参观!”黄大使笑呵呵地说道,“我就给你充当一回向导?”

    “那太麻烦您了?”林可凡跟随着黄大使向楼上走去。

    旁边有人听到黄大使和林可凡的谈话,都羡慕地望着他。不过大家都识趣地没有围拢过去,打搅两个人的讲话。

    刚上楼,林可凡看周围没人,对黄大使说道:“我需要打一个电话,不能被监听的那种。”

    ‘来了’,黄百鸣心中想道。带着林可凡走进自己的办公室,黄百鸣拿起桌上的电话,对林可凡说道,“号码”。

    根据林可凡报出的号码,黄百鸣拨通了对方。等对方拿起话筒,黄大使说道:“这里有一位年轻人需要通话。”听了一下,对林可凡说道:“你叫什么?”林可凡报出自己对名字,黄大使向对方报出林可凡的姓名后,等了一下,然后挂断了电话。

    向林可凡点点头,黄大使推开办公室内的一道侧门,对林可凡指了指小客厅内桌上的一部灰白色的电话,然后转身走出门去,伸手将小客厅的门关上。

    国内,一个年轻人放下手中的电话,走进里面的一个房间,对正伏在桌上看文件的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说道:“部长,E国使馆打来电话,那位叫林可凡的年轻人需要通话”。

    么快?”被年轻人称为部长的老人笑了一下,显然是没想到事情这么快就有了进展。刚说到这里桌上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林可凡拿起那部灰白色的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

    话筒中刚传来一声回铃音,对方就拿起了电话,显然是有人一直在等着电话响起。

    “资金在瑞士联合银行,账号为码是西在F国银行保险柜里,账号是码是险柜的钥匙在我手中,如何转交给你们?”

    “你交给黄大使,他会交到我们手上的”话筒里传来一个浑厚的声音。

    知道了。不过你们只有三天的时间了。杨明政我并没有处置,只是让他昏睡四天,除去今天,三天后他就会醒来。”

    “没问题,时间足够了。谢谢你小林”对方话筒传来真挚的感谢声。

    “钥匙我一会就交给黄大使,有什么事情您对他讲吧。”林可凡呵呵一笑,算是接受了对方的感谢。

    放下电话,林可凡走过去将房门打开。黄大使正坐在办公桌前看文件,听见开门声,抬起头看向林可凡。

    “需要您接一下电话”林可凡对黄大使说道。

    黄百鸣微笑着点点头,站起来,快步走进小客厅,顺手将房门带上,拿起搁放在桌上的话筒。

    林可凡站在门外。小客厅的隔音效果非常好。

    过了一会,黄百鸣打开房门,走了出来。

    “这是保险柜的钥匙”林可凡从兜里拿出一把黄澄澄的钥匙。

    “谢谢你了,小林”黄百鸣伸手接过钥匙,将其放进了保险柜中。

    带着林可凡到其他房间转了一圈,黄大使和林可凡回到了楼下。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