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五章 审讯
    可凡躲进屋子里的情形。外面的人并没有发觉。

    等那个晚归的家伙进入自己大门后。三个忍者又将目光转了回来。向四周警惕的瞄了一眼。

    杨明政房屋的屋檐下隐隐约约有个人影还在那里。因此三位还清醒的忍者并没有过多的想法。以为那个同伙还在自己的岗位上坚守着。

    林可凡躲进的房间里没有人。这他在房间外就已经感知到了。侧耳仔细倾听了一下。楼下传来一男一女说话的声音。

    房间很黑暗。但是黑暗并不能阻挡林可凡那紫色的眼眸在黑暗中视物。这是一间空的房间。除了几个子和几把椅子。几乎没有其他的家具。而且椅子上也落有薄薄的一层。好像这里已经有一段时间没人进来过了。

    林可凡静静的站在房屋的中间。开始探查一下整栋房屋内的环境。

    楼里比较安静。整个二层楼一共有个房间。靠近楼梯的一间屋子应该是杨明政夫妇就寝的卧室。因为只有那间房里摆放了一张双人床。靠近卧室的的房间应当是书房。|桌上摆放着一台笔记本电脑。剩下的两间。一间就是林可凡所在的的方。另一间挨在这间屋子隔壁。也是房子。

    二楼没有任何人活动的迹象。

    一楼除了那一男一女所在的客厅。还有两间房屋。不过也都没有人。因此。整栋房屋里。除了楼下讲的两个人。并没有其他的人。林可凡知道杨明政有一子一女。但整栋房子里并没有他们活动留下的痕迹。不知他们是不住在这里。还是根就没和父母一起来E国。

    探查清楚了整栋房屋的情况。林可凡将帽檐又往下压了压。将自己的大半个脸都遮住后。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楼下。

    楼下客厅里正在谈话的正是杨明政夫妇。林可凡出现在客厅时。夫妇二人并没有发觉屋里已经多了个不速之客。还在那里絮絮叨叨的聊着。

    “正龙又打电话来了。说这个月的钱不够用了。要我们给他再汇点去”。

    “月初刚给他寄去的三万元就用光了?”杨明政皱着眉头问道

    “是啊。听他说现在又谈了个女友。要请人家女孩吃饭娱乐。所以这月钱花的比较多点。”

    “这个败家子。一天到晚就知道要钱找女人。”杨明政怒道。

    刚从川口正野那里回来。杨明政心里还憋着一肚子的闷气。因为手里捏着他们急需的东西。所以自己还能安然的坐在这里陪老婆说话。可是一旦把东西交出去。谁知道他们最后将会怎样对待自己。这个儿子每天不是钱就是女人。怎么就不能体谅一下老子的辛苦。要不是为了这两个子女。自己又何必叛逃到国外过这种担惊受怕的日子?

    “小惠呢?今天有没电话?”不想谈那个不学无术的儿子。杨明政问起女儿的情况。

    “小惠今天没来电话。”杨明政老婆说道。

    杨明政正想再问什么时。突然觉的屋里好像多了一个人影。立刻警觉的向周围看去。并将手向自己的怀里伸去。

    手刚伸进衣服内。杨明政就觉的眼前一暗。一个人影已经到达了自己面前。随之身上一麻。整个人都僵住了。

    林可凡反手一指。点向了正准备发出惊叫声的杨明政的老婆。将她的惊叫声堵在了喉咙中。

    看着两人惊恐的表情。林可凡犹豫了一下。又是一指点在了杨明政的身上。将他弄晕了过去。

    看到自己的丈夫突然就这么无声无息的倒了下去。杨明政的老婆眼一翻。也差点晕了过去。不过林可凡给她这个机会。上前一步。朝她的人中一摁。杨明政的老婆又悠悠的醒了过来。

    睁开迷糊的双眼。杨明政的老婆以为自己刚才做了个噩梦。可是看到眼前伫立的人影。才知道自己并没有做梦。浑身立刻哆嗦起来。

    “你丈夫带来的东西都放在哪里了?”林可凡用E国话问一遍。

    见杨明政的老婆只是看着自己。不说话。知道她可能并不懂E国话。于是林可凡又故意用怪腔怪调的汉语问了一遍。

    “求求你。不要杀我。我丈夫的情我一点都不知道。”杨明政的老婆听到林可凡的问话。用颤抖的声音说道。

    “你怎么会不知道?他的事情你没听他提过?”

    “他从来不给我讲他自己的事情。就是这次来E国。也是他安排好的。事先我并不知道为什么。”见林凡不信。杨明政的老婆赶紧说道。

    “你别以为你老公死了。现在他只是晕过去了。我先问你几个问题。如果等会你丈夫和你的回答不一致。你自己明白那会有什么样的后果。”林可凡并不想对一个老太婆用|硬的手段。

    “你的儿子和女儿在哪里?”见杨明政的老婆点了点头。林可凡开口问道。

    “

    儿子在……F国。女儿在Y……Y国。”杨明政的老婆的声音回答道。

    “怎么没和你们在一起?”

    “是我……丈夫安排的。我也不……不清楚。”

    “这是谁的房子?”

    “不清楚。好像是……是我丈夫的一个朋友的。”

    “那笔钱呢?放在哪里了?”

    “哪笔钱?”显然杨明政贪的不止是自己师兄那一个亿了。

    “你们收敛来的钱都放在什么的方?”

    “全部都在瑞士银行。”话音落。明政的老婆身子一歪。被林可凡点晕了过去。

    将杨明政弄醒后。这家伙显然比自己老婆镇定的多。一醒来就准备高声呼喊。但是嘴张开了。却没任何声音发出。

    “你不用想外面的人帮你了。”林凡用日语说道。

    杨明政一副茫然的表情看着林可凡。眼珠时不时的转一下。

    “不用装了。川口先生好像并不懂汉语吧?你和他不是也聊的挺愉快的?”林可凡的一句话。就揭穿了杨明政的把戏。

    “你儿子和女儿呢?”林可凡不想和他废话。直接问道。伸手在他身上点了一下。

    杨明政指了指自己的喉咙。示意自己并不能讲话。

    “已经可以出声了。不过你若是耍什么花样。你的考虑一下那些钱你还有没有命花。我等会要问的问有些你老婆已经告诉我了。如果有什么不一样的。你考虑一下你的子女吧。”林可凡一副恶狠狠的样子。警告他别想动歪脑筋。

    “在欧洲”。张开嘴。杨明政却自己嘶哑的声音吓了一跳。

    “欧洲哪里”

    “儿子在F国。女儿在Y国”不知道刚才自己晕过去时发生了什么。在这种小事上。杨明政也没敢隐瞒。

    “文件呢?”

    “什么问件?”杨明政开始装傻。这件事除了自己。谁也没讲。

    “装傻是吧?那钱呢?”

    “什么钱?我的存款全部都用来买这套房子了。”杨明政抱了一丝侥幸的心理。

    看来杨明政是不会就这么老实交代的。林可凡又点上他的哑**。然后再在他的胸口点了一指。

    杨明政只觉的全身的骨骼内似乎开始传出一股又酸又麻又痛的感觉。就像是有一群蚂蚁在啃食自己的骨髓一般。只一会。杨明政就开始抽搐。全身都蜷曲起来。汗水从毛孔里不停的冒了出来。整个面孔也扭曲了起来。

    正觉的自己可能要晕过去了。杨明政突然发现刚才的那种感觉一下子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怎么样?滋味好受吧。是不是难熬?这才过去了半分钟而已。我想你知道后面应该怎么做了吧?”

    “才半分钟?自己怎么觉的起码有一个世纪那么久了?”林可凡的话令精神的杨明政额头上刚停止的汗水又冒了出来。

    呆滞的看着面前的人影。杨明政的眼神已经没有了神采。估计刚才那种从骨髓里传出的痛苦已经将他的精力消磨大半。

    “钱放在什么的方了?”林可凡将真气运到眼部。用紫色的眼眸看着杨明政的双眼。再问了一遍。

    “在瑞士银行”杨明政看着林可凡紫色的眼珠呆呆的说道。

    “文件放在哪里了?”

    “什么文件?”可能意思到这是自己保命的东西。杨明政头脑似乎清醒了一点。眼睛也似乎在想努力的避开眼前这令大脑昏沉的怪异紫色。

    刚准备再继续问下去。林可凡的耳朵一动。显然是发觉外面的情况起了变化。

    自己进来已经有近十分钟了。外面的情况现在没法分心去探查。林可凡决定不再和他消磨时间。趁他精神恍惚意志力最薄弱的时候。采取最直接的办法。

    取下手指上的绕指柔。林可凡在杨明政迷茫的目光中。刺入了他的双眼之间。

    杨明政立刻陷入了晕晕乎乎的状态之中。

    “钱呢?”

    “全部在瑞士银行里”

    “瑞士哪家银行?”

    “瑞士联合银行”

    “账号和密码?”

    “账号是xxx…。密码是xxx…”

    “文件呢?放在哪里了?”

    “在F国银行的保险柜里。”

    “账号和密码是多少?”

    “账号是xx…。密码是xx…”。

    “保险柜的钥匙呢?”

    “在书房笔记本电脑的后盖里”。

    刚问道这里。林可凡听到外面传来了轻轻的脚步声。知道那个在屋檐下的忍者的情况已经被同伙发觉了。

    林可凡快速抽出绕指柔。然后在杨明政的后脑点了一下。杨明政还没清醒过来。就又晕了过去。

    (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