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四章 追踪
    明政在川口正野铁青的脸色下,从川口屋里走了出去

    打开院子的大门,探头看了一下四周,见路上一个行人也没有,竖起了衣服的领子,遮住半边脸后,杨明政走了出来。\

    林可凡等杨明政走了大约五十米后,才穿行在路边树木的树枝中,远远的跟着他。

    然还有另外一拨人在跟踪他?’在杨明政转过一个街角,林可凡正准备快速跟上时,看见从路边拐角处的阴影里闪过三条人影,只是一闪,就又没入了黑暗之中。要不是林可凡为了跟踪杨明政,将真气运到眼部,利用自己紫色眼眸极其强大的视力,还真有可能忽略那几个一闪而过的人影。

    ‘看来那就是忍者了‘林可凡在心里想到。

    既然有忍者在跟踪杨明政,林可凡就更加的小心,鼓动身体内的真气,将身体的感官全部调动起来,开始仔细地感知周围的一切。

    除了那几个利用地形跟踪的忍者外,林可凡并没有什么危险的感觉。看来,川口正野也就派出了三个忍者。

    为了不被对方发觉,林可凡又和对方稍微拉开了一段距离,开始远远地吊着忍者的行踪。

    杨明政像是一无所觉,仍然不紧不慢地走在空无一人的马路上。又跟了一段路后,林可凡觉得那三个忍者与其说是在跟踪,还不如说是在保护杨明政。因为他们的注意力显然不是完全放在杨明政的身上,反而不时地向四周警惕的观望着。怪不得他敢一人就这么走在空旷的夜色中,也不怕有人对自己采取什么不利的行动。

    又转过一个街角后,车辆和行人渐渐多了起来。林可凡加快速度,稍微绕了一个圈子,绕过三个充当保镖的忍者视线,走到了离杨明政不远的地方。不过,由于头上戴了一顶棒球帽,遮住了上半部的脸庞,林可凡并不虞杨明政能够认出自己。

    挥手招了一辆出租车后,杨明政钻了进去。出租车掉了个头后,向远处驶去。

    在杨明政挥手招出租时。林可凡也开始挥手。招了一辆路过地空地士。

    “跟上前面那辆出租车”林可凡看杨明政已经进入地士。对地士司机说道。

    看地士司机回头看着自己却并不发动车子。林可凡说道:个混蛋竟然趁我不在地机会。勾引我地老婆。”

    司机一听这话。立刻露出了一个了然地猥琐神情。马上将车子发动。跟着前面那辆已经只能看见一个影子地地士而去。

    “你是怎么发现他和你老婆勾搭地?”地士司机显然对这个话题有浓厚地兴趣。

    这几天正在外面出差。是我地一个朋友看到我老婆和前面地那家伙相互搂抱着进了一家宾馆。所以我就立刻赶了回来。刚到那宾馆门口和我朋友见面。这家伙就从里面走了出来。要不是朋友看见了。只怕前面那家伙就要从我眼皮底下溜走了一定要找到他住在哪里。给那个王八蛋一个教训”林可凡装作恶狠狠地说道。

    “兄弟,想开点。他不是玩了你老婆吗?你也可以玩他老婆吗。何必那么计较呢?”司机听了后,猥琐地**道。

    家伙都已经那么大了,他老婆只怕已经是哦老太婆了,有什么玩头。不行,这口恶气我一定要出。”林可凡听了司机的话一阵反胃。

    “嘿嘿,老太婆才够味吗。”司机脸上的表情更*了他的话,林可凡差点要吐了。都是些什么人啊!’

    “废话少说,开快点,别让那家伙溜掉了”。林可凡不欲和他啰嗦,装作一副不耐烦的语气说道。

    见林可凡发火了,司机可能也意识到客人正在气头上,也就收了声。脚下一边加油门,一边从后视镜偷偷地打量后面的乘客‘这家伙看起来挺年轻的啊。怎么老婆会和一个半老头子偷情?难道是这小伙子不能满足……’想到这里,司机不由地嘿嘿地**了几声。

    听到司机发出古怪的笑声,林可凡皱着眉头瞪了他一眼。

    可能感受到了林可凡不悦的目光,司机终于闭嘴了,开始专心地跟着前面那辆的士。

    拐过一个街角,杨明政乘坐的出租车开进了一条狭窄的巷子里。

    估计快到了,林可凡叫司机停车。付了车费后,沿着巷子房屋投下的阴影,快速向里面走去。

    刚走了不到一百米,就见刚才那辆拉载杨明政的出租车驶了出来。

    等出租车的车灯一过,林可凡立刻展开轻身功法,向前面快速奔去。远远地,就看见杨明政走

    个刚打开了大门的院子里。

    仔细观察了一下,这里都是木制结构的房屋,独门独院。看来这里是有钱人居住的地方了。

    林可凡放慢了脚步,装作路人的样子,不紧不慢地走在巷子中间,集中精神,感受着周围的动静。

    果然不出所料,在路边的树上、房屋的阴影里、路边的草丛中,都传来了轻微的呼吸声。林可凡敏锐的察觉到几束投射到自己身上的目光。对方一共有四人。

    可能是自己刚才突兀出现的身影引起了这些躲藏在暗处人的警觉,林可凡通过感知,不但探得他们藏身之处的详细位置,还知道他们都已经做好了攻击自己的准备。估计一有不对劲的地方,就会对自己展开无情的袭击。

    还好,这条巷子前方并不是个死胡同,林可凡就像个路人一样,在四个忍者的注视下,穿过了这条昏暗的小巷。

    等到林可凡的身形消失了,四个忍者才放下紧绷的神经。其中一人伸比划了一个手势,其余三个个忍者看到后,又将身体向躲藏的地方挤了挤。

    看来防范挺严密的啊!林可凡虽然早已经料到会有这种情况,不过还是为如何在不为人所知的情况下,突进到杨明政的屋里而犯愁。

    从刚才偷听川口正野的谈话,可以听出他肯定已经对自己生出了调查之心,自己今后一段时间恐怕都得活在他们的监视之中了。如果今晚不能成功,只怕以后再也没这么好的机会了。

    在马路上兜了一个圈子后,林可凡又走到了这条巷子的入口处。

    集中精神,锁定那四个忍者的位置,运转真气,使出轻身功法,林可凡像一阵轻烟一样,利用巷子里的各种遮掩物,向杨明政住的院子飘去。

    看距离目地已经不远了,林可凡悄然飘身而上了身旁的一棵树上,然后坐在一个树枝上,静静地等待时机。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林可凡和躲藏在暗处的四个忍者都有很好的耐心,谁也没有动一下。

    等月上中天,可能觉得现在也没任何人出现,四个忍者中有一人开始从躲藏的位置站了出来,轻轻地活动一下身子。

    等这人又没入黑暗中,另一个忍者也开始出来活动了一下身体。

    四人就这么轮换着舒展了一下紧绷的身体。在一人舒展身体时,另三人就保持了高度的警戒,填补这一人留下的监视区域。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林可凡伸手掐下一节树枝,向离自己最近的一个背对自己躲藏在杨明政居住的房屋房檐下的家伙激射而去。如果自己想进入杨明政屋里,那家伙躲藏的位置是最容易发现自己的地方。

    可能没想到会有人偷袭,林可凡灌注真气投出的树枝刚好击中了这家伙的后背*家伙只觉得后背一痛,紧接着全身一麻,顿时就晕了过去。

    不过林可凡灌注真气投出的树枝发出的破空声响还是引起了另外三人的注意。不过这声音实在是太短促了,在三人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就已经消失了。三个忍者侧耳倾听了半天,除了野猫发出的叫声,就是风吹树叶发出的沙沙声,好像刚才那短促的啸声只是自己幻觉。

    唯一令林可凡庆幸的是,那被树枝击晕的家伙,刚好是将身体横放在屋檐下的横梁上,人虽然晕了过去,但是并没有从房檐上掉下去。这就给林可凡增加了一点躲避的时间。虽然不知道他们之间什么时候、怎样进行联系,不过林可凡知道那家伙被同伙发现不对劲的时间不会太长。

    再次折下一段树枝,林可凡向剩下三人都不易看到的一个阴暗的地方扔去。这次的树枝比较大,投射到墙上时,发出了一声脆响。这声响动顿时吸引了剩下三个忍者的注意力,都将头偏向发出响声的地方。

    利用这一瞬间的机会,林可凡用轻身功法,快速掠过自己所在的大树和杨明政院子之间的距离,在三个忍者回头之前,身子已经隐藏在了一扇窗户下的阴影里。

    也算林可凡运气好,在那树枝发出的声响后不久,就从巷子口走进来了一个人影。经过那节树枝掉落的地方,又走过了几个门口,那人在一扇门前停了下来。

    看见那人顺利地打开了院门走了进去,三个忍者都以为刚才的响声就是这位晚归的家伙发出来的。

    就在三个忍者将注意力都集中在那个晚归的人身上时,林可凡顺利地进入了杨明政的房屋内。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