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九章 春雨
    来这几人都是平京市各武馆的负责人。其中有南山T馆长,天地武馆的馆长范永宏,天狼武馆的李小平馆长和少林俗家弟子张彬先生。

    赵馆长把在座的诸人一一介绍给林可凡。

    “这位就是上次一人力战三位韩国跆拳道高手的少年高手林可凡”。吴馆长把林可凡拉到自己身边向大伙介绍道。除了上次在问到武馆看过林可凡身手的人外,大伙都用好奇的目光看着面前这个相貌英俊、温文尔雅的年轻人。实在难以把他和武功高手联系到一起。

    和大伙一一打过招呼后,不等林可凡发问,赵馆长解释了大伙的来意。

    “昨天你前脚刚走,曲老后脚就来了。听说你已经开始帮小张姑娘开始治病,今天一定要来看看。昨天我帮小张姑娘渡真气后,感觉自己可能一个晚上无法完全恢复。为了不耽误你的治疗,我请曲老帮忙找两个内家高手来,我们三人轮流为小张姑娘渡真气。

    曲老找到了南山武馆的吴馆长。刚好其余几位也在正在他那里作客。听曲老说明来意后,都要求来看看。尤其是天狼武馆的李馆长,也是一位精通医术的武林高手。张良生也曾带女儿去他那里瞧过,不过李馆长觉得自己没那个能力帮助张慧心小姑娘,只能遗憾地表示了抱歉之意。现在听所你能帮助张慧心医好先天阴寒体质,非要来见识一下。大伙顺便也见识一下这段时间在平京武术界名头大盛的少年高手到底长的是什么样。”赵馆长最后调笑着说了一句。

    “小林,我们不请自来,在旁边观摩一下你那神乎其技的医术没问题吧?”曲老笑着问道。

    “看您老说的。这也不是什么神乎其神的秘技。开始我还在担心赵馆长连续几天为小张姑娘渡真气后身体会吃不消,现在多了几位高手帮忙我还求之不得呢。”

    “那好,到时我们就看看你到底是如何救治小张姑娘的。”

    正说话间,张良生带着女儿来了。和他一起来的除了女儿张慧心,还另有两位女士。

    其中一位十七、八岁的女孩,张着一张瓜子脸,面貌和张慧心有几分相像。一双纯真的眼睛里有着淡淡的忧伤,如水的长发用一根黄色的丝带扎在脑后,文静的站在另一位年纪比较大的女士身边。整个人看上去就像一幅淡墨画,给人以宁静、幽远的感觉。

    她身边地中年女子。脸上已经有了几分苍老地感觉。

    “老张。来。今天我请了几位内家高手来帮忙”。看到张良生来了。赵馆长出声招呼道。

    张良生刚进来时。看到今天突然来了这么多人。以为武馆出了什么事情。心中顿时一沉。现在正是给女儿治病地关键时候。如果因为其他事情耽搁了。不知会不会更加难以治疗了。听到赵馆长地招呼声后。才放下心来‘原来是帮忙地’。

    张良生带着身边地几人。向赵馆长他们落座地休息区走去。

    经介绍。他身边地另两位女士。年长地是他地妻子。另一位就是他地大女儿张兰心。

    “我爱人和兰心每天家屋里等地焦心。今天也想陪着慧心一起来。我就把她们带来了。”张良生说了一下她们的来意。

    见人已经到齐了,赵馆长招呼大家上三楼,开始给张慧心治疗。

    等一切都准备好了,林可凡问到:“既然赵馆长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不知今天哪位前辈先来帮一下忙?”

    话音刚落,少林俗家弟子张彬立刻接到:“那我就先上吧。不知到时有些什么需要注意的?”

    “等小张姑娘喝完中药后,你将真气通过她的背部,缓慢地渡到她体内的经脉中,沿着经脉运行一个周天,同时将真气充满她体内的主要经脉中。等这一切都做完后,你点头示意下。这中间不能停顿。等我把这些真气封在她的经脉中就行了。”林可凡交代了一下待会要做的事情和注意事项。

    张彬点点头示意明白了。

    等张慧心喝完中药后,在张彬动手之前林可凡再次叮嘱道:“真气输入体内时一定要缓慢,不然会对小张姑娘的经脉造成损伤”。

    张彬按照林可凡的吩咐,将真气缓缓地输入张慧心体内的经脉中。等他点头示意已经将真气充满了小张姑娘的经脉中时,额头上已经布满了细密的汗珠。显然他已经尽了全力。

    看见张彬的示意,林可凡取出早已准备好的银针,飞快地朝张慧心身上的**位扎去。

    “咦?春雨针法?”在一旁观看的天狼武馆的李小平馆长猛地站了起来,惊疑地喊道。

    听见他的喊声,林可凡飞快地看

    眼,手下却无丝毫的停顿,众人只觉得林可凡的手就]T花丛中的蜂鸟一样,还没看清楚,小张姑娘身上已经布满了大小不一的银针。

    将真气一截截地封在经脉中后,林可凡示意张彬可以收手了。

    这时李小平仍然呆呆地看着林可凡的双手,似乎已经被刚才的一幕惊住了。

    “李馆长,难道你认识小林这种扎针灸的手法?”曲老的问话让李小平回过神来。听见曲老的问话,林可凡也好奇地看着李小平,看他有什么说道。

    “我确实认识小林先生的这种针灸手法,但却从没看到过完整的。大家都知道我师门最出名的不是武功而是医术,这医术其实就是指针灸术。我师门的这针灸术说起来还有一段典故。

    “我先师祖有一弟弟,先天体弱,不适宜练武,但是在医术上却很有天赋。医术大成后,就以走方郎中的身份,在全国各地游走济世救人。一次在川省的绣县爆发了一次大的传染性疾病。我师祖的弟弟听到消息后,立刻赶去济救百姓。结果在帮他人治疗时,不幸自己也被传染了。在生命垂危之际,被一赶来救治百姓的异人所救。得知师祖弟弟郎中的身份后,那异人十分欣赏他这种不顾个人安危救治百姓的行为,将师门所传授的一套针灸之法教给他后便离开了。那针法便是这春雨针法。这套针法在使用时需要另一套指法相配合,而我师祖的弟弟并不懂武功,因此这套针法也只学会了十之二三。后来我师祖的弟弟多方寻找那异人未果。这套针法便始终未能学全。但是就凭这残缺不全的春雨针法,也使得师祖的弟弟在医术更上一层,活人无数,在民间博得了一个‘济世神医’的称号。

    “后来我师门便规定门下弟子在习武的同时,也要学习这针灸医术。代代相传后,才靠医术在武术界有了一席之地”。

    听完李小平的讲述,大家都看向了林可凡,想知道他刚才使用的针法是不是就如李小平所说的春雨针法。

    “我刚才使用的针灸之法确实也叫春雨,不过和李馆长说的有点区别。这针法是从春雨指法演变而来,而并不是叫春雨针法。可能李馆长师门传下的针灸之法和我师门确有渊源,但是我并没有听师门提起过。所以具体的情况如何我也并不知晓”。林可凡指出了二者之间的差别,不过他心里已经认定了李馆长师门所传针灸之法和自己师门一定有关联。

    正说话之间,林可凡看时间差不多了,走到张慧心身边,观察了一下她的情况,觉得没什么异常后,开始将银针一支支的取下。

    将银针收好,林可凡又将手指搭在她的手腕上,检查她体内的状况。

    刚将一丝真气输入她体内,林可凡又发觉那一股灵气。感觉上这股灵气比上一次大了几分。‘难道这灵气好会自己长大不成?’在灵气再一次地迅速消失后,林可凡的脑海里不由地产生了一丝疑问‘难道这股灵气就是导致先天阴寒体质的罪魁祸首吗?’不过现在看来这股灵气并没有对张慧心的身体产生什么伤害。

    “情况怎么样了?”赵馆长在一旁问道。张良生一家也怀着忐忑不安地心情看着林可凡。

    “情况还不错,正在朝我们预想的方向发展”林可凡安慰众人道。

    听到林可凡这样说,张良生一家才长长舒了口气。情况在朝预计的方向发展就好。

    “小林,估计还需要多久才能服用那紫果?”张良生问道。

    “小张姑娘体内心脏和肝部的阳火已经减弱了很多,按现在这种情况,估计再有个三四天,就可以服用紫果了。

    今天第一次的治疗就结束了。赵馆长嘱咐前台的接待人员去附近的大酒店点了一桌酒菜,考虑到张慧心的特殊情况,又专门为她点了几个清淡的小菜。

    中午吃完饭,大家坐在一起聊了会天。说是聊天,其实主要是李馆长问林可凡有关春雨指法的情况。见他对春雨指法这么痴迷,林可凡也不吝指导了他一番,将春雨指法演示了一边给他看。

    因春雨指法一共有六十四式,再加上一些变化,招式就更多。虽然李馆长有一身不弱的武术功底,而且也精通针灸,但是等林可凡将春雨指法演示完一遍后,他仍然只有一个大概的印象。

    “这样吧,等我把小张姑娘的病治好后,我们再交流一下怎样?”见李馆长还在不停地讨教,林可凡只好叫他先等小张姑娘的事情完了后再说。(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