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七章 初诊
    小凡,你怎么想到要为那位小姑娘治病了?”谢绝了)T老挽留一起吃晚饭,林可凡师兄弟几人开车朝回家的路驶去。陈江平师兄弟几人知道这个小师弟为人一直比较低调,今天主动要帮助一个素未谋面的陌生人,不由得都有点好奇。

    “没什么特别的想法。那紫果我已经保存好几年了。虽然用玉盒盛放,但是难不准什么时候会失去它的功效。与其放在那里最后浪费掉,不如趁其失去功效前拿出来救人。再说那位张先生夫妇为了女儿,肯定也吃了不少苦,暗中掉了不少泪。那紫果说起来很稀少,但是对普通的人来说那和毒药也没什么区别。这事我们没听到也就算了,既然知道了,能帮就帮一下吧。再说,我看你挺尊重曲老的,而且还示意我接下那个客卿身份,也就顺便卖曲老和赵馆长一个人情。”师兄弟之间,也没什么隐瞒的,林可凡实话实说。

    “曲老虽然是平京武术协会的会长,但平京是华夏的首都。曲老的能量并不只局限于一个平京市。既然我们都是练武之人,少不了会和其他的武者切磋一下功夫。你也知道,武术界一直以来都是非不断,大家不但对自己门派的功夫蔽睇自珍,还相互不服气,年轻人不知天外有天,学了一点功夫就自以为了不起,易冲动,往往一句话就可能引发门派间的矛盾,以至于争斗的事情时有发生。曲老在武术界一直德高望重,几乎所有的门派都要卖他几分情面。以后如果我们和其他武者发生了冲突,也可以请曲老帮忙调节一下。毕竟一些无谓的争斗太浪费精力和时间。所以我示意你接受曲老的就建议。”见小师弟提起了关于客卿身份的事情,陈江平解释了一下自己的想法和用意。

    “大师兄,你不用解释,我知道你为了我好。”林可凡见师兄处处为自己着想,心中很是感动。

    几兄弟正聊着,陈江平接到了夫人的电话。

    原来几位女士下午在商业街血拼的太厉害,东西太多,现在要找苦力了。

    听了陈江平的话,三位师兄脸上都露出了无可奈何的苦笑。得,夫人有令,还是乖乖去做搬运工吧。

    除了林可凡外,拎着大包小包的几个男人刚一进门,就毫无形象地倒在了沙发上。

    按理说帮忙搬点东西不至于累成这样。问题是几位女士见家里的掌柜的来了,刚熄灭的购物**又被点燃了。拖着满脸不情愿的自家男人,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扫街行动。

    本来林可凡自动充当起了搬运工,但是几位女士说什么也不让他动手,所有的东西都是其余的几位男士拎着、拿着、扛着。其中要数两个小辈命最苦。几乎有一半的东西都落在了他们身上。

    看到在几位女士的陪伴下施施然走进房门的林可凡,几位男士一阵无语。不就是要帮她们做一下美容吗?有必要做的这么令人肉麻吗?

    经过几个女士地商议。林可凡最先帮三师嫂美容。然后是二师嫂。最后是杜洋。

    忙活了一天。大家都不想动了。但是饭还得吃啊。

    见大家都不想出门。林可凡走到厨房里。帮大家每人下了一碗面。

    等看到摆在眼前热气腾腾、香气扑鼻地面条。屋里地人都石化了。这小家伙也太能干了点吧?陈枫则在父母大有深意地目光下一边狠狠地吃着面条。一边不停地腹诽道:“真是臭显摆。这还让不让人活了?”

    送走了二师嫂母女。林可凡地美容工作终于可以卸任。紧接着又投入到大学期间地第一次期末考试中。

    “小林。这就是张良生先生和他地女儿张慧心”林可凡刚走进问道武馆地大门。就看见赵馆长陪着一个头发略有点花白地中年男子站在大厅地接待台前。

    “林先生,麻烦你了”张良生听见赵馆长的介绍,快步向前走了两步握住林可凡伸出的右手。

    “张先生,不用客气。怎么没看见你女儿?”林可凡向四周看了一下,除了接待台后面的工作人员,并没有其他的人。

    “她身体不好,正在我的办公室里休息。”赵馆长在一旁接道。

    “那我们就上楼去吧。”林可凡不想在这过多的客气。

    走进赵馆长办公室,一个脸色有些病态苍白的小女孩正坐在沙发上,翻看着报纸。听见脚步声,她向门口望去。

    “爸,赵叔叔”看见来人,女孩开口叫道,站了起来。

    走进房间,刚一靠近小女孩,林可凡敏锐的感到她身上透出一丝丝的凉意。女孩张着一张瓜子脸,可能是长期生病的原因,整个人显得比较弱

    发也有点略略发黄。

    看见一个陌生的男孩盯着自己看,女孩用疑虑的眼神看向自己的父亲。

    “慧心,他就是今天来帮你看病的林先生”。见女儿看向自己,张良生做了一下介绍。

    林可凡对他露出一个笑容,走到女孩身边坐下。

    “小林喝点什么?”大家落座后,赵馆长问林可凡。

    “茶就行了,谢谢。”林可凡看桌子上泡的一壶茶还热的,指着茶壶说道。

    “我先帮小张诊一下脉吧”谢谢赵馆长递过来的茶水,林可凡喝了一口。说完对着女孩说道:“把左手伸出来放在桌上好吗?”

    张慧心看了自己父亲一眼。张良生赶紧对他点点头,示意她按林可凡说的办。

    手指轻搭在女孩的手腕上,林可凡运转真气,顺着手腕上的经脉输出一丝进入她体内。

    真气刚进入张慧心的体内,林可凡就觉得有点诧异。怎么她体内像是还有一丝微弱的灵气波动?真气顺着她体内的经脉游走了一遍。除了刚开始感觉一丝灵气后,等林可凡想继续探查时,那丝灵气又迅速钻入体内不知什么地方去了,再也找寻不到。

    诊完左手,林可凡又叫女孩伸出右手,仔细地再诊了一次。

    一旁紧张地看着林可凡脸上神色的张良生见他收回了手,赶紧问道:“林先生,我女儿的病能治好吗?”

    听见他的问话,林可凡先是看了女孩一眼。张良生知道他是怕自己的女儿听见什么不好的话,顿时脸色变得有点苍白,声音都有点颤抖了,“没关系,我家慧心已经不再怕听任何坏消息了”。

    林可凡点点头说道:“也不是什么坏消息,就是有点麻烦。如果她体内全是阴寒之气到也没问题。现在问题是,她体内的心脏和肝部等器官可能是长期服食人参的缘故,除了阴寒之气外,还有少量的阳火之气。”

    “那有什么问题吗?”赵馆长在一旁问道。

    “那紫果听我师父讲,是一种阳气极其强烈的果实。治疗大阴大寒确实是对症的良药。小张姑娘虽然是大阴大寒的体质,但是现在她体内心脏和肝脏部位有了少量的阳气。我不知道如果她服食了紫果后,她体内的这些阳气会有什么变化。“林可凡解释了一下紫果的功效。

    “那最坏的结果是什么?”张良生问道。

    “紫果的阳气引发心脏和肝脏的阳气,导致阳气过盛烧心而死。”林可凡也不隐瞒。

    “那就没什么办法了吗?”赵馆长看了一眼张良生已经苍白的脸色,心里也在为这一对父女叹息‘刚有了一点希望,事情怎么又变成了这个样子?怎么就这么多磨难?’

    “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除去她体内的阳气,恢复到最初完全大阴大寒的体质”林可凡对他们说道。

    “可是要怎样做才能恢复到最初的样子呢?”听到还有希望,张良生赶紧问道。

    “服食一些去心火和肝火的药物,多吃点清淡的事物。人参不能再吃了。不过这样一来,小张姑娘可能要受一些苦了。”林可凡看向一旁的小姑娘说道。

    “没关系,我受的住”。“会有什么样的痛苦?”张慧心和张良生同时说道。

    “随着人参停止服用,再加上还要服食一些去心火之类的药物和清淡的食物。开始几天可能还没事,可随着体内阴寒之气的大涨,就会出现像是冻得浑身抽筋的现象。随着时间推移,这种抽筋的现象会越来越频繁,那滋味肯定难熬。”

    “我能受的住的”小姑娘像是怕林可凡不给他治了,赶紧表决心。

    “这不是你能否受的住的问题。问题是经脉长时间抽搐会导致身体其他的机能出现问题。”林可凡笑着对小姑娘说道。

    “那怎么办?”张良生看着女儿,眼泪都要流下来了。

    “张先生,你不用着急,如果在服药后,用真气和针灸帮她制住全身的经脉,防止抽搐就没问题了。”林可凡安慰道。

    “那真气我还可以帮上点忙,可是针灸,我虽然认识几人会,可就是不知道有没有人能达到制住全身经脉的能力”赵馆长将真气的事情包了下来。

    “针灸没问题,我要不是需要分心扎针灸,也就不需要赵馆长劳累了。”林可凡看赵馆长毫不犹豫的原意渡出真气帮助他人,心中也是很佩服。

    “那我们什么时候开始?”现在女儿终于有希望了,张良生迫不及待地问道。(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