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五章 初闻
    一章的标题有一个白字,在水泊发现后已经无法更改各位说声抱歉!如果书中有别字,欢迎各位在书评区留言指正。

    林可凡在众人的欢呼声中走下演武台,崔九浩则趁机带着自己的同伴们偷偷地溜出了门外。

    回头看了一眼身后门楣上的‘问道武馆’几个大字,一群人心中是百味杂陈。踢馆不成,反而成了别人的笑柄,成就了一个少年高手的名声。

    现在没有人去关心门外几个韩国人心中的感受,大家都围在赵馆长和曲老身边。因为林可凡在众人围上来之前,已经飞快的躲到了楼上。赵馆长和曲老拦住了想要跟着上楼的众人。

    在赵馆长一再劝说下,众人才纷纷散去。不过还有个别执着的人,仍然呆在问道武馆里,坐在一楼的休息处,等着赵馆长帮忙介绍一下,能和林可凡交谈几句。

    众人散的差不多了,躲在一个角落处的陈江平师兄弟和两个小辈才现出身形。‘这些人也太疯狂了。’几人相互看了一眼想道。

    跟在赵馆长的身后,几人慢慢的朝楼上走去。

    三楼赵馆长的办公室里,林可凡正悠闲的喝着茶。看到众人进来了,笑着朝大伙举了一下茶杯。

    “你小子倒是挺悠闲的啊!”孙小刚看到他这副样子,打趣的说道。

    “不是有你们帮忙吗!我相信赵馆长一定能处理好大家的热情的”林可凡笑嘻嘻地看着赵馆长说道。

    赵馆长笑着说道:“幸亏大家还卖了我这个馆长几分薄面,不然今天这楼上可能都要被给挤垮了。”

    大家落座后。曲老看着林可凡笑吟吟地问道:“小林。你可真是好功夫啊!今天可是帮我这个老家伙出了一口恶气”

    看林可凡不解地样子。赵馆长在一旁解释道;“这段时间一帮韩国人闹得太不像话。在高校里闹腾不说。还将手伸到了平京武术社。曲老作为平京武术协会会长。一直在为如何给这帮家伙泼一瓢冷水而犯愁。

    现在在众目睽睽之下。你把上门挑战地跆拳道高手悉数击退了。保住了我们武馆地名声。只怕明天平京地武术界都会得知这一消息了。说起来我都不知道要如何感谢你了。”能够在对方地挑战中全身而退。而且也为武馆挣得了好名声。赵馆长也十分高兴。

    “呃。没您老说地那么严重。”林可凡在两人地热情下。反而有点不自在了。

    “刚才为了堵住那帮韩国人地嘴。你不是临时给他了一个客卿地名分吗?现在你就正式聘请他做你们武馆地客卿不就行了。”曲老在一旁建议。

    “对呀!我怎么没有想到呢?就怕小林兄弟觉得我们庙小。不肯屈就。”曲老地建议说到赵馆长地心里去了。

    今天看林可凡轻松地就解决了三个跆拳道高手,其中还有一个超级高手,赵馆长就起了招揽的念头。‘如果有这么一个高手在自己的武馆坐镇,加上他今天之后会在平京武术界窜起的响亮名声,不但能提高武馆的知名度,还能吸引大批的武术爱好者。那么自己这间武馆到时肯定就坐实了平京第一武馆的名头。’

    “不行,那可不行”在大师兄解释了一下武馆客卿的地位后,林可凡立刻拒绝了曲老的建议。‘开玩笑,叫一个毛头小子代人传授功夫,看上去不是太滑稽了?而且这才第一次来,就碰上了这么一档子事,和自己没什么关系的事愣是叫人给生生扯到了头上。武馆一直以来都是一个极易生是非的地方,以后常来,那不定会发生多少事情。还是有多远躲多远吧’。

    “老陈,你帮忙说说?”见林可凡始终不答应,赵馆长找到一旁喝茶的陈江平帮忙去劝说一下。

    最后还是曲老看双方相持不下,想了个折中的办法。林可凡还是问道武馆的客卿,不过是名誉上的。也不需要帮忙干什么,只是在有空的时候能来问道武馆转转,顺便指点一下众人就行。

    本来林可凡还想拒绝,不过陈江平劝说他:“小凡,既然曲老开了口,赵馆长也这么诚心,你就答应吧。反正也只是让你有空的时候来看看,不耽误你平时的学习和生活。”

    见大师兄开口劝自己接受这个虚名,林可凡也就答应了下来。虽然不明白大师兄是怎么想的,不过对自己肯定没有坏处。

    看林可凡答应下来,大家开始纷纷向赵馆长和林可凡表示祝贺。

    曲老是平京武术协会的会长,平日里结交不少三教九流的人物,听到过许多奇闻异事。此时大家放松了心情,在愉悦的心情下,曲老的兴致也十分高,就把平日听到的一些少见的事情讲出来给大家听听。

    曲老讲的许多事情听起

    是匪夷所思,因此听得陈枫像个乖宝宝一样,睁大了)E旁不停地发出呀”之类的声音。弄得陈江平觉得十分丢脸,又不好出声训斥。‘你说你听就听吧,有必要弄出这些声音吗?’

    开始大家听到陈枫发出感叹声还觉得没什么,毕竟曲老讲的一些事情大部分人只怕一辈子都经历不到。但是在这种声音不停的轰炸下,众人的都开始侧目而视。看着陈枫一付好奇心特种的样子,又看到陈江平恨不得钻到地缝里的表情,大家都露出了古怪的笑容。但陈枫本人却没有丝毫察觉,仍然在那不停地发出呀”的声音。

    曲老一边好笑地看着老陈的这个搞笑的儿子,一边对大家说:“这些事情都是有人亲身经历过的,绝不是什么鬼怪奇谈。

    今天讲给大伙听,也不过是消遣一下,大家也没必要去深究,听过就算。”

    众人知道曲老的意思。这些事情有的听起来十分危险,曲老这样说,也就是劝大家不要在听了故事后起了想去探个究竟的冒险念头。大家嘻嘻哈哈说道:“放心曲老,我们也就当个故事听了,绝没其他的想法。”

    见大伙都这么说,曲老笑着点点头。看向一边坐着的赵馆长。

    “老赵,你上次说的那个身患先天阴寒体质的小姑娘现在怎么样了?”曲老的一句问话立刻引起了林可凡的注意。‘先天阴寒体质?难道这世上还真有这样的人?好像自己在白山摘了两粒紫果,就是专治这种先天阴寒体质毛病的吧?’

    “没什么起色。找了不少老中医,也开了许多像是百年人参之类的阳补中药。吃了药好一点,药一停,立刻恢复原样。可老这么吃阳性太重的中药也不行啊!要不是她父亲老张做点生意,有点钱,再加上有一个好母亲和姐姐在一旁细心照料,只怕早就不行了。不过就这样,估计也很难活过二年了。”赵馆长一边说,一边摇头叹息。

    “这样啊?唉……!可惜了一个活泼的小姑娘,命竟然这么苦。”曲老听了长叹一声。

    “难道对这种病就一直没有什么特效药的记载吗?”赵馆长皱着眉头问道,显然也在为这个姓张的小姑娘可惜。

    “到是流传下来一些记载,不过都是一些传说中的东西,谁也没见。只凭书上的记载,也很难找到这种天材地宝类的灵药。只怕现在这些东西已经根本不存在了。”曲老想了下说道。

    两人正在沉思时,就听林可凡问道:“赵馆长,你们刚才说的是先天阴寒体质吗?”

    “是啊。难道你也听说过这种病?”赵馆长奇怪林可凡年纪轻轻怎么会听说过先天阴寒体质这种毛病。

    这可是千万人中难出一人会有这种体质。而且很多身患这种毛病的人,还在很小的时候,就因为体质太差,无法扛过体内过盛的阴寒之气,而早早地夭折了。所以即使是先天阴寒体质的人,也没有人察觉,只是以为孩子身体不好而夭折的。因此听到过的人不多。现在林可凡问,按他的年纪,显然是曾听说过这种毛病,难道是从他的师门听说的?对了,这么长时间了,还没问他到底是哪个门派的弟子,师父是谁?

    想到这,赵馆长好奇地问道:“小林,不知能否问一下你师承于哪位高人?是哪个门派的?”

    林可凡快速地扫了几位师兄一眼,笑着说道:“我就是和我家一邻居学了点功夫架势,师父姓易。听他讲是传自于一个叫自然宗的门派。”

    “自然宗?好像没听说过有这个门派啊?”赵馆长和曲老交换了一下眼神,知道对方都没听说过有这么一个门派存在。其他人听林可凡这么说,仔细思索了半天,也没想出一点有关自然宗这个门派的任何内容。也许是一个隐匿的门派?

    既然这个门派大家都没听说过,估计是不想让世人了解。不过大家也不虞林可凡随便说一个门派的名字蒙骗大家。因为武术界对于师承何门派看得特别重。你可以不说,但不能瞎说。

    既然没头绪,大家也就不再纠缠于这个问题上。赵馆长笑着问林可凡:“小林,你听说过先天阴寒体质?”

    “我师父教了我一点医术。这个先天阴寒体质还是师傅在一次和我聊天时随口提起的。说是这种体质的人很难活过十岁。我当时觉得一个婴儿刚出生就要面临死亡,真的很残忍,于是就记住了这种体质。”林可凡解释了自己为什么会对这个词感兴趣。

    “哦!你还会医术?”曲老感兴趣的问道。(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