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二章 戏耍
    下正注视着俩人的崔九浩一帮人和陈江平师兄弟以及)T老等人也有点惊讶。都没想到林可凡会说韩国话。

    “这个小师弟,还总是会时不时地给人带来点意外啊!”杜子海轻声说道。

    “他和普通人不一样,不能以常理来看”孙小刚在一旁接到。

    “就是,他就是个小怪物”陈枫对林可凡耍了他一道还耿耿于怀。陈江平又瞪了自己儿子一眼。

    见金泰来呆呆地看着自己,显然是还在琢磨林可凡为什么会讲韩语而刚才还一直装作不懂的样子。

    “行了,你到底要不要我帮忙回复你右腿的知觉啊?你不要我可就不管了。”林可凡看他的呆样,有点好笑。

    “那就麻烦林可凡君了”崔九浩代还在发呆的金泰来回答。

    林可凡看了台下的崔九浩一眼,暗运真气于指尖,对着还在发呆的金泰来的右腿伸手快速的点了一指,然后就转身向后走去。

    “你不是要帮泰来君恢复右腿知觉的吗?怎么说话不算话?”崔九浩见林可凡这么漫不经心地在金泰来的右腿上点了一下,而金泰来还站在原地没动,以为他是在戏弄自己,不由得有点冒火,说话的语气也不悦起来。

    “我是帮他恢复了呀”林可凡说道。

    “你就这么随便指了一下就行了?你在开玩笑吧?”崔九浩的语气更加地不快了。

    “谁和你开玩笑了。你叫他动动右腿。”林可凡瞄了一眼还搞不清状况地金泰来一眼。对崔九浩说道。

    “泰来君。你动一下右腿”崔九浩将信将疑地对还在发呆地金泰来喊道。

    回过神地金泰来试着抬了抬右腿。真地可以动了!惊喜地金泰来又蹦了几下。

    台下地一帮韩国人都呆呆地看着金泰来在台上又蹦又跳地样子。都有点发傻。

    这是变戏法吗?

    “哦。顺便说一句。这不是什么暗算。这叫点**。是中华武术功夫中地一种。以后不要再不懂装懂丢人了。”林可凡对正在发呆地崔九浩等人和还在蹦蹦跳跳地金泰来说道。

    “点**?这种功夫难道真的存在吗?”崔九浩听了林可凡的话后,喃喃自语。

    “九浩哥,你在说什么?”没听清崔九浩的自语,权敏政奇怪的问道。

    “哦,没什么。台上的这个人很强,下一场你一定要多加小心,不要让他的手指碰到你的身上。”崔九浩指点权敏政下一场比试时要注意的地方。

    “这个比较难啊!比试时,不让对手碰到我的身体,根本就做不到吗!”权敏政不明白九浩哥为什么会说出这么外行的话。身体不接触,还怎么比试啊?

    “笨蛋,不是叫你身体不和他接触,是叫你注意不要让他的手指碰到你的身体。”崔九浩瞪了他一眼说道。“你只要注意躲开他的手指就行了,其他的还是和平时的比试一样。”

    “为什么?难道是因为他说的那个什么点**功夫吗?真有那么厉害?一碰到身体就不能动了?”权敏政像个好奇宝宝的问道。

    “这种功夫我也只是听说过,从没见有人使出过好像就是分为点**和解**两部分。点**可以让一个人身体部分或全部失去知觉,眼中的能立刻致人于死地。而解**则是相对于点**来说的。通过解**,可以让失去知觉的身体恢复正常。点**的威力如何,你待会问问金泰来当被点中**道时的感受。”崔九浩对点**也不甚清楚,自然无法回答权敏政的问题,只好将自己听来的一点知识告诉他。对于一知半解的问题,最好的答案就是问问当事人的感受。

    金泰来一脸高兴的跑下演舞台,好像在为自己的右腿没事而高兴。似乎已经忘记了自己刚刚输了一场比试。当然,无论是谁在这种大悲大喜的心情下,尤其是事关自己的身体以及今后生活的事情上,都很难保持一颗平常心的。

    看到金泰来兴奋的劲头,崔九浩不悦地皱了下眉头,不过他能理解金泰来现在的心情,没有说什么。

    “泰来君,刚才在台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等金泰来走到身边时,权敏政问道。

    “就是他的手好像在我的腿上碰了一下,然后我的右腿就没有知觉了。想动一下都不行,掐了也没有知觉,你们看,这就是我自己刚才在腿上掐的印子。都掐紫了,而当时我自己却没有一点感觉,就像是掐在别人身上一样。”金泰来把刚才在台上的事情详细讲了一遍,尤其是自己在发觉右腿没了知觉时,自己心中的那种恐慌劲,现在想想还有点后怕。还把自己的右腿给他们看。那上面的青紫痕迹触目惊心,怎么也无法想象那是他自己的杰作。

    “真有这么厉害啊!”权敏政心

    有点打鼓。

    “也就是说他的手指在你的右腿上碰了一下,你立刻就感觉到右腿没知觉了?事前他有什么特别的举动没有?”崔九浩在一边听了,想了想问道。

    “是啊。就是碰了我右腿一下,然后右腿立刻没知觉了。要不然我也不会在台上摔那一跤了。至于事前有什么特别的举动,你们在台下,应该看的比我更清楚啊!反正我是没发觉。”金泰来为自己在台上为什么会莫名其妙摔一跤解释了一下。对于九浩哥问对手有什么特别的举动,想了想,茫然地摇了摇头。

    “也就是说对方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可以用出点**的功夫了?而且事前看不出一点征兆?”崔九浩想到这一点,不由得有些头疼‘事先没任何征兆,这叫权敏政到时怎么躲避对手的点**功夫?如果要时刻提放对手的点**,那这比试还怎么打?’

    权敏政显然也想到了这个问题,一脸的沮丧。看来这次的踢馆行动要惨淡收场了。

    “待会你上去尽量离对手远一点,利用腿比胳膊长的优势,不要和对手纠缠,一击不中立刻闪开。如果感觉身体什么部位没有知觉或动不了了,立刻认输。”上场前,崔九浩对权敏政做最后的叮嘱。

    “好,我会注意的。”权敏政心里从没这么憋屈过。还没打,就已经想到输了。‘恐怕九浩哥心里也有这种想法吧?’看到崔九浩严肃的面孔,权敏政有点丧气的感觉。

    慢慢走上演舞台,权敏政看着面前这个年龄还不大的对手,怎么也无法将他和超级高手几个字联系起来。

    见双方都已经就位了,曲老的一声“开始”,拉开了第五场比试的序幕。

    权敏政时刻保持自己站在距离林克凡至少一臂以外的范围,不让对手有施展点**的机会。

    看到对手小心翼翼的样子,林克凡心里不觉有点好笑。明白是上一场对金泰来施展的点**功夫在他心里产生了惧怕感,因此他在动手时也就有了顾忌。

    权敏政每踢出一腿后,都立刻向一边躲闪一下,防止林可凡点**。有时腿刚踢出一半,见林可凡的手指向自己指来,立刻将踢出的腿改变方向,身体也借势向一旁躲闪。这哪里还体现出一点挑战的味道?完全就像是在闹着玩。

    既然对手这么惧怕自己的点**功,林克凡就故意用春雨指法,招招都向他的身上招呼去。

    有时林克凡刚做出一个伸指点向他的动作。权敏政就立刻向旁边躲闪,惧怕他的这一指真的点到自己的身体上。

    其实林克凡要是真的想点中他,只怕权敏政就是身体躲闪的速度再快十倍也没用。既然对手是来踢馆的,肯定就没存好意。现在难得碰到这种情况,怎么能不好好多玩一会呢?

    场下的微围的观众人就看见一个人在另一个人的指点下不停地四处躲闪,好像对手的手指是什么超级秘密武器,会发出什么致命的射线一样。

    “搞什么吗?这还是比武吗?这是在逗我们玩吧?”有人开始不满了。

    “你们在拍戏啊?拍戏都比你们打的专业些吧?”有人开始起哄。

    “喂,韩国佬,你这是在跳大神吗?抓住了一只鬼没有?”有人开始嘲笑。

    虽然不知道地下的人在嚷嚷什么,但权敏政明白一定不是什么好话。‘自己也不想满场飞奔的躲闪,但是没办法啊,对面的家伙在那用手指对着自己不停地指指戳戳,随时都要点到自己身体上的危险。不躲,难道想像金泰来一样,在场上表演金鸡独立或雕塑吗?’

    场下围观的众人不停的起哄,嘘声一片,崔九浩和自己的一帮人看到权敏政在台上费力地跳来跳去,真的就像民间表演跳大神的半仙一样,也觉得没脸再看下去了,都将脸埋在手里,低着头不再看台上了。

    陈江平师兄弟三人则面面相觑,小师弟什么时候学会作弄人了?他的手指上肯定没有真气,这样能把人点住不动才真是有鬼了。这不是比把对手打到台下还更让人难堪吗?

    陈枫则在台下一边笑着,一边高声给小师叔加油,早把刚才被林克凡弄得郁闷的心情抛到九霄云外去了。就连杜宽嘴角都路出了一丝笑意。陈枫刚好回头看到了这一幕,立刻瞪大了眼睛喊道:“哈,木头宽也会笑了。”回答他的则是杜宽的第N个白眼。

    “算了,不配你玩了。”林克凡觉得再戏弄下去也没什么意思了。反正已经达到了羞辱对手、打击对方士气的目的。说完,身形突然加速,在权敏政躲闪之前,一指已经点到他的身上。(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