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九章 先败
    老回到正在聊天的陈江平他们那里,拽了一下陈江平T+头看见曲老的眼色,陈江平会意地和他向一个人少的地方走去。

    “我刚才看了一下老赵的安排,他身手最强的大弟子没来,还有四弟子也不在。在剩下的人里挑出三人出战,估计很那挡住对方前两人的冲击。最后老赵上场的话,也不一定能保证赢。”曲老把赵馆长的人选评论了一下。

    “那问道武馆的名声今天岂不是难保?”不明白为什么曲老给自己说这件事。难道想让自己代赵馆长上场?

    “老赵肯定不会让别人代他上场的,这怎么说也是事关他的武馆面子的事情。他不出战,让人代他上场,传出去他那张老脸往那放?”曲老看出了陈江平的疑惑。

    “那您老有什么安排吗?”陈江平被这曲老弄得有点糊涂。不过知道他来找自己,事情就一定和自己有关。

    “老赵不能换,但他的弟子可以换啊!你和那个叫林可凡的小伙子关系到底怎样?”曲老也不转弯抹角了,直接说明了目的人。

    “关系挺好的。”明白曲老把主意打到自己师弟头上去了。

    “那你能不能劝说一下,让他代赵馆长的一个弟子出战?”曲老目光矍地看着陈江平。

    “我试试吧。”陈江平不好直说什么,只好答应去帮忙劝说一下。

    听完大师兄的话,林可凡真是无语了。本来是问道武馆内部的事,跟自己又没关系,怎么这事情就叭叭地赶着找上身来呢?

    “你觉得我上场好不好?”林可凡征求师兄的意见。

    “其实曲老在武术界很有威望。主要是他没什么私心。一心都是为了武术界好。他提这个要求看似有点冒昧。其实他也是怕万一问道武馆输了。丢脸地可不止赵馆长他们一家。丢脸地是整个中华武术界。”陈江平先为曲老地用心解释了一番。

    “那既然这样。我就上场吧。可是以什么名义呢?”林可凡想到了一个关键地问题。韩国人挑战地可是问道武馆。如果派一个不相关地人出场。那不是显得问道武馆没人吗?

    经过曲老和赵馆长商议。决定给林可凡一个武馆客卿地名头。这客卿就是指在赵馆长不在地时候。林可凡可以代他指点一下弟子。

    林可凡不知客卿具体是干什么地。以为就是来往比较密切地朋友、客人地意思。陈江平可知道客卿地真正含义。觉得这也太夸张了吧。刚想表示不妥。曲老堵住了他地话:“也就名义上地。”

    听到曲老这么说。陈江平点点头。表示认可了这个方法。既然只是名义上地。那么今天过后也就不作数了。

    接受了曲老地建议。赵馆长用林可凡换下了六徒弟。把他排在自己前面出场。

    看到赵馆长指着自己一方的出场人员,金尹健指着林可凡吃惊的问道:“他不是南大的学生吗?怎么能代表问道武馆出场?”朴泰恒充当翻译。

    “他虽然是南大的学生,也是我们问道武馆的客卿。”赵馆长解释了一下林可凡的身份问题。

    “客卿?客卿是什么意思?”韩国一方完全蒙了。

    知道一时对这帮经常盗取他国东西冒充自己国家遗产的国度里的家伙解释不清,赵馆长也懒得废话,“你管他什么意思,只要知道能代表问道武馆就行了。”

    金尹健还想再说什么,被一旁的权敏政拉住了。“管他什么身份,等他上场了,正好光明正大地帮尹健相他们报仇。”

    听到他的话,林可凡微微一笑。就是不知道他待会是能为朋友报了仇,还是旧仇未去又添新恨。

    双方的人选都已经定了下来。韩国前来挑战一方的出场顺序是:金尹健、金泰来、权敏政和崔九浩。问道武馆的出场顺序是:雷天虎、张广年、林可凡与赵长生。前两人是赵馆长的二弟子和五弟子。

    原来他们身手最好的不是权敏政,而是崔九浩。崔九浩是这些人里年龄最大的,估计将近四十岁。金泰来有三十二三岁的样子,权敏政则比两人都小一点,估计是二十**的年纪。

    大家簇拥着向一楼大厅的一个演武台走去。

    演舞台离地有个两米高,是一个十米乘十米的正方形台面,四周用粗大的绳索围着。

    比试除了咽喉和下阴不许攻击外,身体其余的部位都是对手攻击的范围。一方倒地不起、被击下台或是主动认输,都判为负。没有招式的限制,不允许用任何器械。比试中间没有休息或暂停。

    点,别紧张,先和他慢慢耗,看清他的路数再攻击”咐自己的五弟子张广年。

    对面台下,权敏政也在叮嘱着金尹健什么。

    双方第一个上场的队员走到台上。曲老作为在场年龄最高的老者,被权敏政提议当本场比试的裁判。

    随着曲老的一声“开始”,双方比试开始。

    张广年显然是听进去师父的嘱咐了。不急着靠近金尹健,只是在他身边不停的游走着,偶尔出一拳试探一下。但是,看张广年的出手招式,他练的应该是少林一脉的武功。而少林武功本就以刚硬为主,这种试探性的小打小闹显然令张广年不适应。憋了一会,双方相互交了几下手,张广年觉得对手不过如此,开始采取了攻击的打法。

    看到对手终于憋不住开始硬打,金尹健嘴角露出了一个得意的笑容。显然这种情况早已在韩国人事先的预计中。他们早已摸清了赵馆长几个主要弟子的性格。而赵广年显然就是一个沉不住气的人。

    金尹健采取了示敌以弱的打法,赵广年一采用硬抗硬的打法,金尹健就故意显得缩手缩脚,装作不敢硬接的样子,不停的躲闪。

    赵广年显然被对手给迷惑,越打越兴奋,一拳比一拳威猛,拳拳不离金尹健的胸口部位,想一拳将对手打倒在地,为问道武馆取得开门红。

    金尹健装作不支,慢慢地向台子一侧移动。赵广年也步步紧逼。

    金尹健瞧准时机,趁着一个躲避的机会,将身形闪到了台子内侧,而赵广年的身体则因用力过猛,从金尹健的身边冲过,快贴着台子四周的粗大绳索。不过他很快稳住身体,转过身,又是一拳击出。

    金尹健这时不再躲避,架住了赵广年的凶猛一拳。

    赵广年心里一愣,心想‘这家伙怎么不躲了?’脑中灵光一闪,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刚想作出动作,金尹健的一脚已经飞快的超他的胸口踹来。

    赵广年伸出双臂架了住这势大力沉的一脚。

    没容他喘息一下,金尹健的第二脚又紧跟着朝他的胸口飞来。

    不及调息气息的赵广年又硬抗了这一脚。

    只觉得眼前一黑,金尹健的第三脚已经劈向了赵广年的头上。赵广年站立不稳,身形向后去。他硬抗两脚后,身体已经到了台子边缘。这一脚下来,身子向后一倒,粗大的绳索拦不住他摔倒的身体,一头从台上栽了下来。

    “第一场,金尹健获胜”还在头脑发蒙的赵广年在台下听到曲老的声音后,停住了想要爬起来继续上台比试的念头,就这么呆呆地坐在演武台下的地上。

    周围围观的人发出了一声叹息的声音。

    其实在比试开始没多久,底下有眼光的人就看出金尹健的身手决不在张广年之下,而且他还懂得耍计谋。张广年这个冲动的家伙果然入彀了,输的一点都不冤。

    张广年回到师父身边时,赵馆长正在叮嘱雷天虎,“你的身手应当在他之上。只要你不冒进,采取稳扎稳打的方法,一定会获胜的。”

    “师父”张广年红着脸叫了一声。

    “受伤没?”赵馆长看了他一眼问道。

    “没有”张广年低着头回答道。

    “低着个头干什么?男子汉这点打击都承受不起?没受伤就抬起头,在这好好看你师哥的比赛。”赵广年吩咐道。

    金尹健站在台上,用不屑的眼光看着问道武馆这边,等下一个对手上台来。看着他的神情,底下的围观者发出了嘘声。金尹健听到后,更加耀武扬威的举起了右手,伸出大拇指,指了指问道武馆的方向,把大拇指朝下竖立。

    看到他的手势,底下的人嘘声更大了,还有人大喊:“打死高丽棒子。”

    摁住雷天虎想要冲上台的身体,赵馆长叮嘱他:“别理他,他是故意的,就是要激怒你。你现在冲上台就正好中了他的诡计。”

    听师父这么一说,雷天虎长长呼了一口气,缓缓平息了一下心情,端坐在自己的位子上,等裁判招呼他上台。

    过了一会,曲老在台上等金尹健休息了十分钟后,招呼雷天虎上台,挑战金尹健。

    本来在权敏政的提议里没有这个胜者有十分钟的休息时间的,但曲老为了显示公正性,自行加了这么一条,免得到时韩国一方的人落败了,他们找借口。

    雷天虎缓缓地走上台去。(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