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八章 曲老的打算
    夜来了……。

    “就是这小子?”听到金尹健的话,三人疑惑地看向林可凡。“就凭这么一个家伙?除了长得端正一些,哪里看的出他会功夫?而且还能将两个高手打得那么惨?”

    本想将林可凡说的一无是处,就算他们已经昧着良心说话都昧习惯了,也无法说林可凡相貌不出众。不过他们心里到底存了什么龌龊的念头,那就没人知晓了。

    几个人不理会身边群情激昂的众人,将目光死死地盯着林可凡看。可林可凡像没看到几人似地,除了一开始讥笑地看了朴泰恒一下,就转过头和身边的人说话去了。

    曲老将双方的表情都看在了眼里,看前来挑战的韩国人一直盯着林可凡看,眼中开始冒出怒火的样子,不由得也用意味深长的目光看了看正意态从容地和自己身边人讲话的林可凡。

    场面一时有点怪异。刚才还一副欠揍表情的韩国人,这时除了朴泰恒一副心虚的样子外,其余的四人都像是看到了夺妻杀子的仇人一样的表情。闹得正在起哄的围观者和武馆的弟子有点摸不着头脑。‘貌似比试还没开打吧?他们怎么露出这样一付表情?’

    “赵馆长来了”,有人高声喊了一句。

    听见声音,双方像才回过神的样子。围观者和武馆的弟子露出放心了的神色,而几个韩国人则恨恨地看了林可凡所在的方向一眼,转过目光,看向正分开众人向自己一方人走来的赵馆长。

    “不知几位韩国朋友不在家好好过节,跑到我们问道武馆来有何指教啊?”赵馆长心里有点不忿。‘TMD都被高丽棒子欺到头上来了!他们以为这是什么地方?他们屁大点地方的弹丸小国吗?还对外自称大韩,他们哪里大了?除了那些隆胸的女艺人前面大点,估计哪里都不大。’赵馆长腹诽道。

    又恨恨地看了林可凡所在的地方一眼,其中一个家伙用韩语说道:“在下权敏政,和我的朋友崔九浩、金泰来久闻问道武馆的大名,今天特地前来拜会一下,希望能和武馆的一众高手切磋一下,希望赵馆长能成全。”说完,假模假样地鞠了一躬。朴泰恒在一旁做了翻译。

    “呵,真是前来踢馆的”,“太嚣张了”,“打死高丽棒子”……,听到这番话的围观众人顿时议论开了,嗡嗡的声音,说什么的都有。不过主要的意思都是要问道武馆给这帮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一点颜色看看。

    “切磋啊。可以。”赵馆长爽快地答应了权敏政地要求。

    “有好戏看了。”国人到哪都少不了爱看热闹地。

    “你们远来是客。想怎么怎么切磋。你们说吧。”赵馆长看了那说要看戏地家伙一眼。淡淡地对面前地权敏政说道。

    “既然赵馆长这么客气。我们也就却之不恭了。我们这边有四人练过。双方就各派四人。大家轮流上场。第一场比试获胜者留下。继续接受失利一方第二个对手地挑战。输者下台。胜者接受下一轮挑战。最后将对方四人全部击败地一方获得最后地胜利。不知赵馆长对我这个提议有什么意见没有?”权敏政最后假惺惺地问了一句。

    “就按你说地办。”看他迫不及待地说出了比试方法。肯定是早就摸清了问道武馆地底。想好了这么一个办法。

    其实韩国人确实悄悄摸清了问道武馆地底子。除了赵馆长地功夫高一些。其余地弟子中鲜有好手。

    这样双方最厉害的高手都排在最后,按韩国人的想法,问道武馆前三个人肯定不堪一击,到时赵馆长时就要先于韩国人一方的最后一人出场,就算是赵馆长击败了韩国一方前面的人,等最后的主将对决时,赵馆长已经至少比试了一场,消耗了不少体力;韩国一方是以逸待劳,而且他们最后出场的人还可以近距离观察赵馆长功夫的特点,提前想出有针对性的战术,那么最后获胜的几率一定是他们高些。

    “我们上场的除了泰恒君,就是这剩下的四人。请赵馆长先去安排贵方上场的人选吧。”权敏政指了指自己身边的人,对赵馆长说道。

    看了他一眼,赵馆长转身向自己的徒弟们走去。曲老、陈小奇等人以及陈江平和师弟们带着杜宽和陈枫也围了过去。

    “这帮高丽棒子可是有备而来啊!小赵你可要慎重一点。”曲老提醒赵馆长道。

    “放心,曲老,我一定会安排最强的弟子出战的。而且我自己也要最后一个上场。让他们无功而返。”

    赵馆长叫身边的一个弟子去将在场的众弟子叫来,好挑选出场的人选。

    “小凡老弟,你是不是和这帮韩国人有过什么恩怨啊?怎么他们一直盯着你看呢?”看向不远处一直盯着林可凡身影看的韩国人,曲老不解地问道。

    “是啊,小凡,我们也发觉那几个韩国人一直不怀好意地看着你,难道你们打过交道?”陈江平也问道。

    “哦,他们那个翻译叫朴泰恒,还有那个站在最右边的叫金尹健,是我们南大的留学生。我们在南大碰过面,起了一点小冲突,他们吃了点亏。”林可凡简略地说了一下双方的矛盾。

    “你就是那个在南大打败了两个跆拳道好手,给了那帮在各高校挑事的跆拳道社高手迎头一击的学生高手?”长风武馆的邵长风馆长惊奇的问道。

    “什么高手,哪有您说的那么厉害。他们也不是什么跆拳道高手,只不过碰巧碰到几个会跆拳道的韩国人罢了。”林可凡笑笑说道。

    “原来就是你小子啊!外面都风传说南大是一身高近2,体重一百多公斤的魁梧汉子把一帮高丽棒子揍了,打消了他们嚣张的气焰。没想到是你小子啊。”王文远在林可凡肩头拍了一下,大声说道。

    “误传、误传”林可凡听到自己的形象被传成了这样,哭笑不得。

    王文远的声音实在是太大了,传到不远处站着的韩国人那里。

    看到林可凡身边的人对自己这边指指点点,王文远又大声说了一句什么,权敏政叫身边的朴泰恒翻译一下,刚才那满脸络腮胡子的大汉说的是什么。

    王文远的大嗓门朴泰恒也听见了。把他的话给自己的同伴翻译了一下。

    “尹健相和崔植浩两个笨蛋,丢人都丢到这里了。”权敏政咬牙切齿地说道。眼中的怒火更旺了,盯着林可凡的身影,恨不得把他的身体盯个洞出来。

    “看样子你们的恩怨还不小呢!那韩国人好像很不服气哦!”杜子海看到韩国人的神情,笑着对林可凡说道。

    不服气就打得他服气。”陈小奇在一旁煽风点火,一点没有给人印象中的太极高手淡定从容的样子。

    “呵呵……”,林可凡轻笑了几下,没说话。

    “小凡,我们支持你去把高丽棒子教训一顿,这帮家伙看着就惹人厌,欠揍。”陈枫在一旁开始起哄。一付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

    “瞎说啥?这是赵馆长的地盘,一切由赵馆长安排,你个小毛孩瞎咧咧啥?”陈江平笑着拍了自己儿子后脑勺一下,叫他不要多嘴。

    不过陈枫的话却让曲老心中一动。他从众人聊天的地方悄悄走开,往正在和弟子们说着什么的赵长生那里走去。

    “小赵,人员都安排好了吗?”曲老问道。

    “安排好了,我大徒弟和四徒弟今天有事回家,不在,上场的是剩下的人里功夫最好的三个,二徒弟、五徒弟和老六,最后一个我上。”赵馆长也不隐瞒,将人员安排告诉了曲老。

    “你觉得这几个徒弟能打得过他们吗?”曲老又问道。

    “以前又没交过手,我哪知道他们的身手怎么样。上场比试就知道了。放心曲老,我这几个徒弟的功夫已经至少有我的六、七分火候了。我已戒告诉他们了,叫他们上场一定要尽全力,万不可马虎大意。”见曲老不放心,赵馆长安慰他道。

    “你觉得那个和老陈一起来的叫林可凡的小伙子怎么样?”曲老突然问了赵馆长一个似乎和待会比试无关的问题。

    “您老都看不出他的深浅来,我哪里行啊?”赵馆长不明白曲老怎么会问这么一个问题。

    “那小伙子就是前段时间大伙谈论的南大学生”。曲老开始向赵馆长爆料。

    “就是那个在南大打伤了两个跆拳道高手的南大学生?”赵馆长有点不相信。

    “就是他。刚才他自己都承认了。”曲老解释了赵馆长的疑惑。

    “真是人不可貌相啊!古语诚不欺我。”赵馆长喃喃自语道。

    “和你商量个事,安排那个叫林可凡的小伙子上场怎么样?我们看看他到底是哪一派的传人。”曲老开始提出要求。

    “这合适吗?他又不是我们问道武馆的人,再说了,人家小伙子会不会同意啊?”赵馆长不同意曲老的建议。

    “你觉得今天一定能获胜吗?你最强的大弟子不在,如果输了,问道武馆的面子可久丢大了,在平京这地界恐怕很难再抬起头来了吧?”曲老开始帮赵馆长分析其中的利弊。“那小伙子既然能够一次击伤两个跆拳道高手,身手肯定不会比你的弟子差。你多一个强援,获胜的几率也多了几分。”曲老又开始利诱。

    “那人家会同意上场吗?老陈会不会有什么意见?”赵馆长犹豫了。

    “放心,这事我去说。老陈起码要卖我这张老脸一个面子吧。”曲老见事情有门,向赵馆长打了包票。

    ps:水泊对各位书友今天的承诺做到了。希望各位书友看书愉快!

    俗语送人玫瑰,手留余香。水泊不要玫瑰,只希望各位在本书的首页随便送朵鲜花给水泊就行。呵呵……。(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