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七章 狗血情节——碰到踢馆的
    原来是老陈的朋友啊!欢迎到我这里来玩”。赵馆面玲珑的人物。见还有一个更加年轻的人,陈江平却说是自己的朋友。而且刚才没有出房间的也就剩陈江平和这个年轻人了。‘那声巨响后,这两个中年人才跌出门外,就是不知那声巨响是谁造成的了。难道是二对二?那声巨响是这四人联手发出的,而这两个中年人在最后一刻不敌,才跌出了门外?’虽然脑海里一个念头接一个念头,但赵馆长的神色就和见到了老朋友一般,和几人打着招呼。

    “走,去我办公室坐会,正好今天有几个老朋友来,你也认识。大家好久没见了,刚才还谈起了你呢。”赵馆长热情地邀请陈江平去他办公室。顺便也就邀请了站在一旁的众人。

    本来不想去的,但听赵馆长这么一说,不去反而显得有些太不礼貌了。于是陈江平看了众人一眼,答着应了。“你那珍藏的好茶待会可别不舍得拿出来啊!”陈江平笑呵呵地和找馆长开着玩笑。

    “你来了还有什么好说的。正好我一徒弟从老家给我带回一包极品乌龙,你有口福了。”赵馆长一边招呼众人往外走,一边和陈江平聊着。

    走廊里,有几间房子的大门敞开着,门口站着几个人,貌似随意地聊着天,其实眼光一直在往307房间的方向瞟着。‘老赵都进去半天了,怎么还没出来?那房间里到底还有些什么人啊?’大伙心里不约而同地想道。

    这时,只见赵长生馆长走出了307房间,有性急的人刚想招呼一声,问问里面的情况,就见赵馆长的身后陆续又走出了几人。除了先前看到的四人,还有一个中年人和一个年轻人。有认识的一看到那中年人,就热络的打声招呼“老陈,是你啊!好久不见了,今天怎么有空来了?”

    “带朋友来玩玩”陈江平笑呵呵地和认识的人打着招呼。一点也看不出他刚才和林可凡拼到最后一招的威猛劲头。

    几句话的功夫,众人随赵长生走到了办公室门口。

    几个人正站在门口,看着走进的陈江平几人。

    刚才的动静任何一个爱好武术的人听见了也会坐不住的。这些站在门口的人,有的是武术界的前辈,有的是身手高超的武术界精英。看着走近的几人,除了走在第三位的孙小刚,谁也不像能弄出那么大响动的人。不过大家都在武术界浸淫了多年,‘人不可相貌’,这一句话是很实用的。‘而且那个看上去像高手的人,不也在刚才跌出了门外吗?’

    看着门口站着一胡子花白的老者,陈江平快步走上前去,笑握着他的手说道:“曲老,您老可是稀客啊!”

    “什么稀客。一把老骨头而已。”被称为曲老地老人也笑呵呵地和陈江平打趣道。

    “来来。大家都到屋里坐”。赵馆长招呼大家进屋。不要站在门口说话。

    陈江平掺着曲老走进了赵馆长地办公室。

    林可凡跟着师兄走了进去。正对着门口地是一张大地办公桌。上面杂乱地放着一些文件之类地东西。桌脚下面摆放着几个沙袋和哑铃。大班椅后面地墙上。挂着一幅一个大大地草书‘武’字地横幅。除了两盆有点蔫了地绿色植物。靠着墙摆还了一圈地沙发和椅子。

    大家随意找了个座位坐下。陈江平紧挨着曲老坐在沙发里。

    “我给大伙介绍一下。”赵馆长笑着对众人说道。

    “这位是长风武馆的邵长风馆长,是八卦门董门主的师弟。一手八卦游身掌不弱于他师兄。”指着坐在曲老身边的一位满脸英气的中年人,赵馆长介绍到。

    “赵馆长客气了。我这手功夫怎么能和师兄比。”邵长风笑着站起来给大家作了个揖。

    “这是太极的陈小奇师父”,赵馆长指着一体格瘦小的中年人介绍到。陈小奇站起来,也给大家作了个揖,说了声“幸会”。

    “这是王文远师父,一手单刀使得是出神入化。”

    “老赵你别给我脸上贴金,什么出神入化,就是一耍大刀的。”这黑脸汉子一看就是一性格直爽的人。

    “曲老,大家都认识,我就不多介绍了。”赵馆长介绍完了自己这边的客人。

    “这三人是我朋友。杜子海、孙小刚、林可凡。这两人,一个是我儿子陈枫,另一个老杜的儿子杜宽。”虽然知道在坐的几人口碑都还不错,陈江平也不想做过多的介绍,这么指了一下几人,向大家介绍了自己这边的几人身份。

    “两个年轻人英气内敛,一看就是虎父无犬子啊!”曲老看了两个年轻人一眼,笑着夸奖了一句。

    “曲老您可别这么说。这俩孩子也就跟随着我和老杜练过几手普通的功夫,可当不起您这么夸奖。”陈江平笑着看了自己儿子和杜宽一眼。

    “恕老朽眼拙,竟然看不出这位小兄弟身手的高低。”曲老仔细看了看林

    越看越惊奇。这年轻人看起来就像是一翩翩佳公子T|身怀武功的样子,但是他和陈江平在一起,陈江平也说是他朋友,没道理不会功夫的。但身手到底如何,自己从他的外表竟然一点也看不出。于是不由得说出了上述一番话。

    “您老可别这么称呼我,叫我小凡吧。陈哥就这么叫我的。”林可凡站起来对曲老说道。“我和长辈就练了点强身健体的粗浅功夫,您老肯定看不出来了。”林可凡对自己的身手解释了一下。

    “呵呵……”曲老大有深意地看了林可凡一眼,笑着不再说什么。在座的其他几人则用怀疑的目光瞄了他一眼。不过大家心头都明了,没说什么。

    “几位今天怎么又雅兴聚到一起了?”陈江平岔开话题,随意地问道。

    “我们这不是在讨论一件事情吗。”赵馆长正在为难不知该怎么和陈江平几人说起刚才大家讨论的事情,见他这么问,顿时借势说道。“前段时间高丽棒子不是在各高校闹的挺凶吗?我们没去理他们就不错了。没想到这帮家伙得寸进尺,竟然想在平京武术界挑起是非,说是要举行一次民间交流,想和平京各武术馆切磋一下。TMD好大的口气,竟然想挑战我们整个平京的武馆。”说到这,赵馆长气不打一出来,恨恨地说了一句脏话。

    “不是猛龙不过江,人家是有备而来哟。”曲老在一旁接了一句。

    “管他龙啊、蛇的,来了就让它盘着。”陈小奇看起来瘦小,脾气却挺火爆。

    “别着急老陈,我们这不正在商量着怎么给高丽棒子迎头一击吗!”赵馆长劝慰着陈小奇。

    刚说到这,一青年推门急匆匆的走了进来。还没开口,赵馆长严厉地对他说道:“像什么样子?没看到我们正在商量事情吗?进来怎么也不知道敲门?”

    “师父,下面打起来了。”像没听见师父责问的语气,那青年急急地说道。

    “打起来了?这种小事也要上来报告一声?你们师兄弟不会劝开他们?”赵馆长更加生气了,觉得这个徒弟今天在众人面前真是给自己长脸了。

    “不是,是韩国人来踢馆了。”见师父有发火的征兆,那徒弟赶紧将来意说明白。

    “韩国人来踢馆?”陈小奇先于赵馆长站了起来,气愤地问道。

    “是,他们还嚣张的很。”那徒弟虽不知问话的是谁,不过和师父坐在一起,估计身手也不会差。恭敬地回答。

    “下去看看”陈小奇不待众人回答,抢先冲下楼去。

    屋里的几人相互看了一眼,也都跟着下楼去看看情况。

    林可凡跟在众人后面,和杜宽、陈枫走在一起。

    刚走到楼下,就见一群人将几个人围在中间,脸上都是一副气愤的样子。看到被围在中间的人,林可凡不由轻笑了一下。世界还真小,看见了老熟人——朴泰恒和金尹健。旁边还有三个人,看朴泰恒和金尹健对他们三人恭敬的态度,就知道他们是从韩国来的跆拳道高手。‘不知那两个还在医院躺着的家伙比起来怎么样?’

    看着面前问道武馆的弟子,朴泰恒问道:“怎么,你们馆长还没下来吗?;|以为人多就有用吗?”说着恭敬地看了自己身边的三人一眼,得意地向围观的众人露出了一个不屑的笑容。

    不过他这笑容还没在脸上绽开,就定住了。

    看着林可凡正在不远处像看小丑一样看着他,朴泰恒的心中一冷。这可是个心狠手辣的家伙!上次事件后自己的同胞还在医院里躺着呢。那凄惨样,估计这下半辈子都得靠拐杖走路了。

    因不懂中文,几个韩国人一直在看着朴泰恒,看他在这里耀武扬威的样子,心里不由得暗爽。中国一句古语说的好,这可真是狐假虎威啊!像朴泰恒身手这么弱的人都能在这间京城最大的武馆里耍耍威风,那不是正好说明了自己几人像老虎一样强大吗?

    正在心中暗爽时,一直看着朴泰恒的几人突然看到他双眼暴突,不可置信地看着一个方向,露出了那像便秘的神情。诧异地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一个长得比韩国那些经过了整容手术的大明星还要英俊的年轻人正轻蔑的看着这边。

    看着那人,金尹健大吃一惊。‘怎么会在这里看到他?’

    “泰恒君,怎么了?那年轻人是谁?”其中一人用韩语问道。

    反应过来的朴泰恒没有回答问话,先看了一眼金尹健,向他露出了一个该怎么办的眼神。

    “他就是上次将尹健相和崔植浩打伤的学生。”金尹健将林可凡的身份小声地告诉了自己的同伴。

    ps:下午茶来了,大家慢慢享用吧。记得给点票票啊。(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