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九章 两个女人的请求
    新的苦难开始了,黄老太太真是把不放弃的精神发挥到了极致。每天早晨定点守在教室的门口,见到林可凡就是一通苦劝,下课后,一路跟随林可凡往男生寝室走,继续劝说。弄得林可凡精神高度紧张,生怕老太太累出个什么好歹来。

    连续两天下来,看着黄老太太几乎花白的头发在寒风中飞舞,同寝室的其余三人心有不忍了,对黄老太太的执拗的精神深感佩服与同情。

    这天,林可凡终于又一次经受了黄老太太的语言加精神轰炸后,陈军看着黄老太太远去的背影对林可凡说道:“老三,你到底会不会弹琴?如果会的话,你就答应她吧。这么大的年纪了,天天跟在你身后,我们看着都心怀愧疚。不就是上台弹个琴吗,有什么不可以的?就算你不会弹,到时糊弄一下,反正能听懂的人很少,也没人笑话你。你就答应算了。”旁边的李向军和张奎也深以为然地点点头。

    其实这几天林可凡的心里也不好受。‘难道就为了自己怕出风头,就让一五、六十岁的老太太天天跟在自己的**后面,于心何忍?自己不是想随性地度过大学生涯吗?那又何必遮遮掩掩呢?’现在听了陈军的一番劝解,林可凡终于改变了主意,追上已经走远的班主任,向她表达了自己愿意代表班级在新生元旦晚会上表演古琴弹奏,并表示一定要为班级争取赢得一个奖项回来。‘这个奖项就将作为自己献给面前这个令人崇敬的老太太的吧’林可凡如是想到。

    见自己几天的努力终于有了结果,黄老太太露出了笑容。安慰林可凡说:“其实老师并不是想强迫你代表班级去表演什么。只是大学生活是丰富多彩的,老师希望你能多多参与、多多享受大学生活带给你的乐趣,这样当你大学毕业回想起来,才会觉得自己这段时间的经历是多么的令人回味无穷。多些经历,就多些精彩。生活是需要你们参与进去才能品尝出其中的酸甜苦辣的。一味地躲避,是没法体会其中的滋味的。”黄老太太像是看到了林可凡的内心,循循善诱地开导着他的心结。

    听着这一番肺腑之言,林可凡看着眼前的老太太花白的头发在风中飞舞的样子,眼睛有点湿润,心头的一些结似乎突然开始松动了,整个人的心情也轻松了起来。也许是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让自己不知不觉之间绷紧了神经,而且一直都没放松下来。现在自己似乎终于摸到了自我放松的门道。

    恭恭敬敬地鞠了一躬,林可凡轻轻说了声“谢谢!”。班主任看着眼前这个各方面都很出色,但不知为何一直隐忍着自己各方面能力的学生似乎终于有所领悟,露出了由衷的笑容。

    林可凡笑着回到还在发呆的室友们面前,不理会三人诧异的目光,哼着曲子从他们面前走了过去。

    通过书法社的社友,借来了一把古琴,没事时练习一下,熟悉一下指法室里不时传出叮咚的琴声。既然答应了,就要以最好的状态表演。

    在全班同学的考核下,林可凡的古琴弹奏获得了代表班级表演的资格。

    最终管理学院新生上报了四个节目:苗可的民族舞,李清的诗朗诵、林可凡的古琴弹奏以及一个四重唱。

    这天,林可凡正在寝室练琴,李清找了过来。原来李清这段时间一直觉得自己的诗朗诵的效果太干巴了,背景音乐也没有什么亮点,没有什么能引起听众共鸣的东西。听了林可凡在通过全班同学考核时弹奏的琴声,想到如果自己在朗诵的时候有一首意境悠远的琴声做背景,估计效果一定会好很多。因此,李清前来找他,希望他可以给自己的诗朗诵配乐。

    “你那首长诗好像用古琴配乐不合适吧?”林可凡听过她所朗诵的诗,和古琴弹奏出的淡静、虚静、深静、幽静、恬静的意境相去甚远。李清想了想,确实如林可凡所说的那样,两者实在是无法协调到一块。

    见她苦恼的样子,林可凡试探地建议道:“要不,你找乐器社的同学帮忙,让他们帮你找一样合适的乐器进行配乐?”

    李清白了他一眼:“这次晚会是以班级为单位,我们班除了你会弹古琴,还有谁懂别的乐器啊?”

    “这样啊……”林可凡也没辙了。

    不过林可凡的话却给了李清一个新的思路。“你还会其它的乐器吗?”李清希冀地看着林可凡。

    几种也稍微懂一点。”林可凡沉吟了一下,觉得还是帮她一把。

    “那琵琶你会不?”

    “琵琶?”林可凡一下子被雷得不轻。“琵琶都是女子弹奏的,你什么时候见过一个大男人弹琵琶了?”对于这样的乐器白痴,林可凡有些无语。“你为什么想到琵琶上了?”林可凡也有点好奇李清到底是怎么想的。

    “现在换一首长诗,不但要背下来,还要深刻理解,朗诵出感情,时间肯定是不够了。白居易的《琵琶行》我们高中时都学过,老师也透彻的讲解过。这样一大家首熟悉的诗,配上琵琶伴奏,到时朗诵出来,估计效果会很好。”

    林可凡看了她一眼。这小妮子的脑筋转的还真快,竟然想出这么一个出奇制胜的主意。照她的想法,成功的可能性还是比较大的。

    “想法是好的,不过看样子你真得找乐器社的同学帮忙了。琵琶我是真的没弹过。”林可凡爱莫能助了。

    “乐器不都是相通的吗?你现在学也还来得及呀,帮帮忙好吧。”李清开始使用女孩子惯用的哀求手段了。

    “你以为我是天才啊?一学就会?光会弹,配合不了你要朗诵的诗也没用啊!”林可凡说出了要面临的困难。

    “求求你了。”又换成了楚楚可怜的表情。

    “我真的不会。要不你换一首诗,我换一种别的乐器帮你配乐?要不笛子怎么样?”林可凡建议道。

    “笛子适合什么诗?”李清眼睛亮了一下,随即又泄气了。

    林可凡摸了摸鼻子,看了一眼旁边正在看戏的三个室友。“你们帮忙想一下”。

    三人整齐划一的摇了摇头,“不知道”回答的很干脆。

    瞪了三个没义气的家伙,林可凡只能开动自己的脑筋想了。不过想了半天也没什么结果。

    看林可凡没辙了,李清是认定了琵琶,开始不停的哀求、耍娇。丝毫不顾及形象了。

    三人在一旁有得眼珠都要掉下来了。什么时候看到过班长大人有过这种小女人的表现?这么一个娇滴滴的MM楚楚可怜地在不停的哀求,三人都觉得林可凡太过分了,没一点同情心。李向军同学的同情心开始泛滥了,开口劝林可凡答应李清MM算了。得到支持,李清更来劲了,嗲嗲的声音令林可凡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要掉了一地。

    不过三人也并不全是爱心泛滥,还存了一丝恶趣味,就是想看看寝室这个老出风头的家伙,到时当着全校师生的面弹奏娇滴滴的小姑娘用的琵琶是什么样子。那场景一定搞笑。

    “学习一种乐器没你们想的那么简单。我就是现学,时间也来不及了。”林可凡有点头大。这都是些什么事啊?怎么都让自己给碰上了。

    “没关系,你到时无论弹成什么样,我都不会怪你的。”李清一看有希望,赶紧保证。

    林可凡开始头痛。

    经过一番以一敌四的口水辩论,林可凡只得妥协了。

    “琵琶乐器那就由你负责弄来了。”林可凡给李清说了最后的条件。

    李清忙不迭的答应了,喜滋滋地跑了出去。

    看着寝室里三人笑得贼眉鼠眼的样子,林可凡气不打一处来。动手的话,估计会演变成三人群殴一人。只得悻悻地哼了一声,古琴也不练了,推门出去放风。

    第二天室传出了练习琵琶的声音。好奇的男生们经过口时,都想看看到底是谁在弹琵琶。不过门一直是关着的。有相熟的同学看见张奎、陈军等人出来,问他们,他们只是神秘的笑笑,对大家的好奇避而不答。

    越是神秘,众人的好奇心就越大。各种传言又开始流行了。最有说服力的就是生寝室里有一弹琵琶。

    要不是晚上没有琵琶声传出,信以为真的门房都要天天去房以防风化了。不过就是这样,看门老头还时不时到口晃一下,在门口呆一会、侧耳听一听,看能有什么发现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