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六章 牵扯
    平京市国安局长刘世峰看着手头的一份宗卷,上面详细记录了前段时间E国间谍潜入我国,采用赠送大量的金钱行贿、包装妓女、暗中拍摄威胁、欺诈与陷害等一系列手段,腐蚀、拉拢了一批政界和商界高层人员,将黑暗的触手伸向各个领域,盗取我国大量的重要情报,致使国内的一些重要文件和资料遭到泄密,给国家各地区带来了巨大的损失,这其中又以上城为最严重。

    上城每年都有大量的学生前往E国留学,一直是E国留学人员的重要来源地,每年给E国带去了大量的经济利益。上城的许多市民一直对E国抱有憧憬和向往,仿佛那里就是他们生活的天堂。因此有许多留学生滞留在愿当二等公民也要留在那里。

    上城紧邻国家的经济重地沪城,经济的发展非常迅猛。E国利用上城市民的这种心态,在上城编织了一张势力网,大肆在上城采用一些不正当的手段,攫取经济和政治利益。对于能拉拢腐蚀的,绝不会小气,房子、票子、车子等,源源不绝地送来,而对于据不合作的,则采用经济或政治陷害、欺诈等手段,将对手打垮。

    国家现在已经意识到上城问题的严重性。开始几次派去的工作组根本就没收集到任何有用的信息,只得无功而返。后来国家采用暗中调查的方法,连续派出三批调查人员,争取尽早将上城的毒瘤铲除。

    随着调查的进行,越来越多令人触目惊心的事件送到了国家高层的手中。

    这其中的一件事情引起了刘世峰的注意。因为这其中牵扯到了林可凡的二师兄杜子海的家族企业。

    杜子海的房地产企业已经发展到了上城。前段时间,上城一原部队驻扎地撤离了当地,空余下的地方成了上城各房产公司追逐的黄金宝地,杜子海的房产公司参与了竞拍。因是部队的剩余资产,完全由部队委派人员评估和发标,上城的政府部门不好多插手。E国的一家大型房产公司也想将此标拿到手,但由于历史的原因,部队对于E国的参与并没有什么好感,但这种态度又不能明显地表露出来,于是双方就开始了暗地博弈。

    部队的委派人员需要找一家能和E国的房产公司相抗衡的国内企业则利用他们在上城编织的势力网,走上层路线,通过各种关系来拉拢部队的委派人员。但是毕竟是不同的部门,势力网在部队面前完全失效,于是E国开始拉拢打击在此次竞标时的竞争对手。

    国内许多房产公司在E国无所不有其极的手段面前纷纷败下阵来,不是放弃,就是和E国的房产公司联手进行竞拍。最后矛盾的焦点就集中到了杜子海所拥有的海城房产公司。部队的委派人员看中了海城公司的实力,希望他们能将这片空地拍得,为此还许了海城房产公司一些优惠条件拉拢海城房产公司不成,开始采用各种手段,想将这最后的竞争对手弄垮。

    通过上城的势力网,杜子海的海城房产公司开始经常遭到莫名其妙的检查,从资质到手续,再到账务、用工人员等,弄得海城房产公司上下是一片忙乱。几乎每天都要应付各部门的各种检查,正常工作根本无法开展。杜子海也从沪城来到上城,亲自坐镇。

    既然对方是有备而来,鸡蛋里面都可以挑出骨头来。一轮检查完后,除了一些小的问题,检查人员在海城房产公司里并没有找到什么足以使其陷入危险境地的问题。这是E国房产公司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既然明面上不行,那就只能采用一些别的手段了。

    先是从海城房产公司的高层管理人员入手,行贿、许以高额报酬让其泄露海城的商业机密;或是采用盯梢、威胁海城高层家人的方法。弄得海城房产公司的许多高层人员心神不宁,公司在上城的工作陷入了混乱状态。

    此时,海城房产公司的账户上突然多了一笔来历不明的资金。税务和经济犯罪调查部门不知从何处得知消息,再次上门查账,尤其是这笔来历不明的资金。通过层层的调查,这笔资金竟然和境外的恐怖势力挂上了关系。于是这就成了他们冻结海城房产资金的借口,开始调查海城房产公司的高层人员。杜子海夫妇和杜宽与杜洋也接受了调查,并被限制禁止离开上城。

    在调查期间,海城房产的资金开始莫名其妙的大量丢失,账户上多达上亿的资产消失。后经国家安全局的介入,才弄明白了事情的真相。原来是E国通过本国的极右势力安排的阴谋陷害。等到事实真相水落石出时,海城房产公司的上亿资金已经被转移到了E国的一个秘密账户上。同时上城的一位在调查海城房产时不遗余力地提供消息的政协委员杨明政及家人全部失踪,最后有人在E国京都见到过其身影。通过调查,杨明政还涉嫌利用职务之便为E国提供了大量的机密文件。

    沪城政府通过和E国交涉,希望能引渡杨明政,并交回偷盗的海城房产资金政府以杨明政提出政治避难申请为由,拒绝了沪城政府的提议。

    经此一事,海城房产陷入了低谷期,流动资金严重不足,制约了其进一步的发展。虽然最后E国的房产公司因事败而被驱逐,但海城房产也没能获得最后的胜利。

    对于这种经济案件,刘世峰并不是太关注。他关注的是杜子海,能和林可凡扯上关系。刘世峰希望能借这助件事情说服林可凡加入国安局。

    正好,下学期林可凡将会去京都大学进行为期三个月的交流留学生生活,这件事就交给他去办理,希望他能把海城房产丢失的资金追回。这既是给林可凡帮助自己二师兄一个机会,也是对他能力的一个考验。

    合上身前宗卷的刘世峰拨通了南大黄校长的电话。

    学校向林可凡传达了京都大学的邀请函。

    对于去可凡并没放在心上。虽然早已知道可能会接到E国一所高校的邀请,但是林可凡压根就没想过要答应。

    邀请函送达学生的手中后,同时送达的还有一些需要本人填写相关的文件资料,并在最后的确认函上签上自己的姓名。

    在确认函上交的最后期限前,林可凡的个人资料还没有递交上去。学校主管领导派人询问才知道,林可凡自愿放弃了这次机会,发到手里的文件资料根本就没填。

    一些消息灵通人士得知林可凡放弃了去E国京都大学的机会后,开始快速地活动起来。学校的一些负责人开始为自己的子女或亲朋好友的子女去争取这个名额。至于这个名额的初衷是如何来的,则已经不重要了。大家想的都一样:到时请人代写一幅书法,造一份书法获奖的履历夹在学生档案中就行了。

    黄校长也得知了林可凡放弃的决定。对于学生自己的意愿,黄校长并不想干涉。既然他本人放弃了,那是他自己的事情。至于学校里有些人的小动作,黄校长也懒得管,只要京都大学最终同意,自己也没必要阻拦。

    翻阅着面前学生的档案,黄校长在那些已经得到学生本人确认的文件上签上自己的名字。这毕竟是两国高校间的一项交流活动,南大也接收了三个来自E国的高校交流学生。一些必要的程序还是要走的。

    此时,黄校长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

    荐一本书《我的妻子十六岁》,写的很不错。感兴趣的书友不妨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