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三章 事明
    “我也不知道那几个人说的是韩语呀?我也听不懂啊。那我是不是可以说你在胡说呢?”林可凡轻蔑地看了他一眼说道。

    怀仁这才明白林可凡在这等着他。一时语塞。

    “好了,这个问题就不要再争了”,黄校长说话了。“林可凡,你把事情的经过说一遍”。

    可凡将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地讲了一遍。只不过隐去了自己最开始动手的那一幕。‘反正自己做的很隐蔽,凭那几人的水平根本就看不出来,更何况眼前这个狗腿了。’林可凡心里如是想到。

    “你胡说,明明是你先动的手”赵怀仁开始急了。

    “他们几人的身体是不是要比我强壮一些?“林可凡问他。

    的”赵怀仁不知道林可凡这次又玩什么花样。想说不是吧,可那几个人一看就比林可凡的身体壮很多,想撒谎也不行,只好期期艾艾地回答说是。

    “要是你孤身一人碰到几个比你身体强壮的多的壮汉,你会跑上去无缘无故地挑衅他们吗?”林可凡问道。

    会”又是一声不干脆的回答。

    “你都不会,我怎么会去干这样的事?林可凡可怜的看了他一眼。

    “……”赵怀仁的冷汗开始往下流了。

    教导主任这时也听出问题来了,知道肯定是眼前这个叫赵怀仁的同学在颠倒黑白。自己竟然被这个毛头小子给骗了。教导主任心中的那个火啊,蹭蹭地往上冒。‘**害老子在校长面前丢脸,你也别想有好果子吃。’教导主任心里现在已经开始想怎么处罚这个搬弄是非的学生了。

    “我再问你一遍,事实到底是怎样的?”黄校长严厉地盯着赵怀仁。

    赵怀仁现在恨不得给自己几个耳光。你说自己没事出个什么头啊?现在好了,自己的前程全部都毁了。别说去韩国,估计南大都呆不住了。

    赵怀仁在黄校长的盯视下,头上的汗开始越冒越多,想伸手擦一下,可是他的手也抖的厉害。他现在想死的心都有了。

    看他这个样子,黄校长也明白事实的真相是什么了。不过这时也不是追究他问题的时候。黄校长叫秘书进来,让他安排人去留学生宿舍或校医务室,把那几个韩国人叫一两个过来。

    等待的时候,一开始几人都没有吭声,林可凡只是在那静静地坐着,还有点神游外物的感觉。赵怀仁则在椅子上坐立不安,不停地擦擦头上的汗。这么冷的天气,也不知他哪来的那么多汗。

    黄校长看了看面前坐着的两人,对林可凡随意地问道:“你在哪学的西班牙语?”

    “我平时自己照着教材和CD学的。”林可凡笑了笑说道。

    学的。挺好学的啊。你还自学了其他什么语言没有?”黄校长的神色也慢慢放轻松了。

    “以前还学过法语和德语。西班牙语还是我进校后学的,还只学了点皮毛。”林可凡隐瞒了自己自学了日语和韩语。

    么厉害”黄校长的眼神亮了起来,就连在一旁听的教导主任和赵怀仁都露出了惊奇的神色。‘真的假的啊?有真么厉害吗?不会是在校长面前吹牛吧?’

    “正好,我也学过点法语和德语,要不咱俩现在练练?”黄校长也存了考校一下的意思。

    我都是自学的,如果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还请您指正)”林可凡用法语说道。

    ‘还真会?’办公室的三人都看向了林可凡。黄校长听他讲的法语虽然正确,发音也很标准,但还是不太流利,估计是很少练习口语的缘故。

    不错,发音很标准,语法也正确)”。黄校长也用法语和他说着。

    我是照着书本和录音学的,口语很少练,只是跟着录音学着说说)”.这又换成了德语。

    德语可不好学啊。自学能学到这种程度已经很了不起了)。”黄校长用德语夸了林可凡一句。

    两人就这么一会法语,一会德语,有时黄校长还会故意用英语,就这么聊了起来。慢慢的,林可凡的口语说的越来越流利。林可凡的词汇量不比专业的学生少,差的就是实际会话。现在有这么一个高手在,林可凡的会话能力终于有了很大的进步。

    两人不停地换着语言说。有时候是英语问法语答,有时侯是法语问德语答,三种语言交错地说.一老一少两人越聊越起劲.黄校长是越聊对林可凡就越欣赏,完全忘记了还有一人正忐忑不安地坐在旁边.直到教导主任也觉得呆在一边听两人讲天书十分无趣,趁黄校长喝茶的机会提醒了一下,黄校长才记起来今天叫林可凡和赵怀仁来的最初目的.抬起头,淡淡地对赵怀仁挥了挥手说:“你回去吧,等候通知。”

    赵怀仁的腿都开始发软了,战战兢兢地挪出了校长室,双目无神,脸色一片煞白。

    黄校长虽然大致明白了事情的真实经过,不过还是得找韩国留学生来问一下。虽然知道他们到时会狡辩,但是这个程序必须走。要不然人家就会拿这说事,说学校偏听一面之辞,包庇肇事学生。

    现在事情的最后结果还没出来,黄校长也不知该怎么对林可凡说。最后想了想说道:“你先回去吧,这段时间不要离开学校了,到时有事我叫人去找你。行了,你去吧。”

    林可凡站起来礼貌地对校长和教导主任道别后,推开校长室的,走了出去。

    这件事情已经在林可凡的预料之中了,所以也没有什么吃惊或愤慨的感觉。不过他刚走出校长室没多久,就又碰到了一个陌生人,这个人来找,到是让林可凡感到有些惊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