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八章 挑衅
    单位突然通知出差,故这个星期的更新可能无法保证,而且更新的字树少了一点.不过本人尽量做到每天更新.望各位书友见谅!

    书法社的黄老通知林可凡周末在南大,参加书法大赛的现场评比,到时可能还要现场挥毫。黄老让林可凡好好准备一下。本来各个学校还有一名带队老师的,负责集合本校的同学,一起去比赛现场。但是因为南大是主场,因此南大就不需要带队老师集合学生了,几位参加比赛的同学到时直接去比赛现场就行了。

    星期六,林可凡和寝室的三人向南大的大会议室走去。等到了地方,会议室四面的墙上已经挂满了各种书法作品,看样子是各个学校选送来的作品。每一幅字上的落款都被一张红纸给遮住了,正有不少的同学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一边看着墙上的作品,一边小声地议论着什么,看样子全是各个高校的书法爱好者。

    “还真有这么多人爱好书法啊?”陈军看到有这么多的人,不觉张大了嘴巴吃惊地说道。

    评审专家还没到,林可凡也不管身边的人了,挨个向墙上的书法作品看去。寝室其他三人跟着看了一会,觉得实在是没意思,和林可凡打了声招呼,就跑出去各忙各的了。

    林可凡等三人走后,安安心心地看起来,时不时地点点头。能来参加比赛的,无一庸手,或行、或草、或楷,字字都显得功力不凡,看样子都是经过长期练习的。不过还是有几幅字比别的写得要差一点点。

    正在欣赏时,就听有人喊评判专家来了。林可凡扭头看向门口,不一会,会议室里走进了十几人,有头发花白的老者,也有四五十的中年人,黄老也在其中。

    最后一人刚走进来,就听有人说:院长怎么也来了。”

    章院长走进会议室后,在会议桌的最前面站定,请各位专家一次入座。

    “各位书法界的专家,各位同学们……”章院长开始了热情洋溢的讲话。随着一句:“预祝这次大赛圆满成功。”四周的同学们哗哗地鼓起了掌。

    原来那十几人不止有书法大家,还有一些是各个学校的带队老师。其中就包括E国来的几所高校的老师。

    几位专家等章院长讲完话后,也不多话,站起来一人拿了一个本子一支笔,分头挨个看着墙上挂着的作品。正在观看的同学,纷纷将靠墙的地方让出来,好让一众专家能有一个好的视角。

    墙上一共有六七十幅作品。大约经过一个小时左右,每位专家都将每幅作品看了一遍。然后又聚到一起,把每幅作品的评分交给一边的工作人员,由他去进行汇总。

    没多久,评分结果出来了。

    林可凡果真获得了行书第一。楷书第一是平京师范大学的一位大三的女生;而草书第一则被平京大学的一位学中国文学的研究生所获得,也是一位男生。

    评选出一二三等奖之后,则是各位书法大家开始现场点评各获奖作品。各位书法爱好者在各位大家的点评下,都获益匪浅,许多自己平时忽略或养成的一些不好的习惯,在书法大家的指点下,才明白这其中还有这么多的讲究。

    在现场各位书法爱好者的共同要求下,各位书法大家和每位获奖的学生还要现场再写一幅字。这不但满足了在场众人的眼福,也算是一种小小的考验。假如真有李代桃僵的事情,起码也能使他显出原形吧。

    首先是各位获奖者依次上前现场表演,从每种字体的三等奖开始,然后是二等奖、一等奖的获奖者。

    在各位书法大家的关注下,各位学生是各显其能,尽量将自己的最好水平发挥出来。各位获奖的学生还是有真实水平的。林可凡这次写的是一首李白的短诗《静夜思》。

    最后就是各位书法大家现场挥毫,赢得了在场同学和老师的阵阵掌声。

    最后的结果出来后,就是关于选取交流留学生的事情了。这件事是由学校之间进行推荐和商量的,几乎已经没学生什么事了。要有,那也就是可以选择接受或拒绝最后的邀请。

    比赛到此已经基本告一段落。在学校领导讲话之前,林可凡找了个空隙溜出了会议室。对于能否去可凡根本就没放在心上。三个月去干什么?教他们的学生认汉字吗?

    今天比赛完后,就没什么事情了。难得没人打扰的一个周末。

    正悠闲地在学校的小路上慢慢逛着,远远地就看见朴泰恒和几个一看就是韩国人的家伙朝这边走来,旁边还跟着一个脸上堆满了巴结笑容的人。那人一边指着路边的建筑,一边用中文向那三人做着介绍。估计是学校派来接待几人的学生。除了跆拳道社的社长金尹健和尹相洙外,还有三个上次没见过面的,估计这就是他们的后援军了。

    看来南大马上也要闹腾一阵子了。

    林可凡和他们快要错身而过的时候,朴泰恒与金尹健都装作不经意地看了他几眼,朴泰恒甚至还露出了一丝见到老朋友似的笑容。林可凡装作没看见几人一样,目不斜视地往前走着。

    那三个新来的韩国人注意到了朴泰恒和金尹健的异样,也顺着他们的目光向林可凡瞄了过来。看见对方视自己这边几人如无物一般,其中一人的心里顿时冒起了火,觉得自己受到了轻视,不满地重重哼了一声。

    对于对方的挑衅,林可凡只是漠然的看了他一眼。结果,这反而更引起了对方心中的怒气。估计这个家伙在国内被惯坏了,总以为自己到哪都应当是众人关注的焦点。林可凡不看他一眼还好,这么漠然地看他,那眼神就像是看见了路边的一条狗一样。他顿时觉得自己受到了挑衅。不过,这家伙看来也不是傻瓜,没有直接上去拦住林可凡示威,反而懂得耍点小计谋。

    他一拳向自己身边的朋友捶去,同时还使了个眼色。那同伙看样子和他是老玩这种游戏了,向旁边一躲,抬腿虚朝他踢一脚,同时还装模作样地喊了一句:“健相,你又玩偷袭。”接着两人就在路上装着打闹起来。

    叫健相的家伙装作躲避同伴踢出来的一脚,控制不住身体的样子,猛的向林可凡身上撞去。他们的小把戏林可凡早就看在了眼里。对于撞过来的健相,林可凡身体微侧,双手轻微动了动,悄然使出托势和单推势,顿时健相的身体就真的不受控制地猛的撞向了路边的一棵树上,发出了咚的一声,人也摔倒在地。

    旁边的人都没看到林可凡的小动作。在众人的眼里就像是健相在打闹时身体真的失去了平衡,脚步没站稳,在林可凡准备伸出手去扶一下他时,他已经擦着林可凡的身体撞到了树上。

    估计这一下撞的还不轻,健相在地上坐了几秒,才摇摇头,手撑着地站了起来。估计他自己也在迷糊自己这到底算怎么一回事。

    不过旁边的人虽没看见林可凡的小动作,但他们对尹健相的身手十分清楚,当时是绝不会发生身体失去平衡的事,更不用说狠狠地撞到树上了。

    林可凡装作吃惊的样子对尹健相说:“这位同学,没事吧?怎么走路这么不小心呢?幸亏路边不是水沟,要不然,这么冷的天气,掉到水里很容易感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