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四章 异想
    紧跟而来的摄像机拍摄到的就是这样一幅画面。

    等警察问手抱小女孩的中年男子话时,他像是才反应过来,差点把手中的小女孩扔落到地上,要不是一旁问话的警察眼疾手快,只怕刚才没事的小女孩现在要摔个不轻。

    医护人员从警察手里接过小女孩,向救护车跑去。不一会就传出救护车特有的紧急声音,向远处驶去。

    反应过来的布店老板边手忙脚乱地比划着刚才身边青年所做的一切,边口沫横飞地讲解着。等他看向身边时,才发现自己口中的主角早已经没了身影。

    不过,刚才的一切都被楼上的特警们看见了,也看见林可凡事后就快速离开了人群,转过一个街角不见了。特警队长用手中的望远镜和几个手中有狙击步枪的特警用瞄准镜,还看清了林可凡的相貌。

    不久,平京市国安局长刘世峰的手头就多了一份今天发生的这件事情的详细报告,林可凡的照片也出现在报告中。看完报告,林可凡的身影也印在了国安局长的脑海中。随着一个命令,下班之前,林可凡的详细身份资料已经摆在刘世峰的案头,连前段时间韩卫国将军治病和遇袭案的详细经过也在其中。

    看着手中的报告,刘世峰有一点点头疼。竟然和韩上将扯上了关系。

    钻出人群的林可凡看了看时间,发现刚才被耽误的时间有点长,于是伸手招了一辆路过身边的空的士,向大师兄家驶去。

    大师兄正在家等着林可凡。看到他来了,对着楼上喊了一声:“小枫,你师叔来了。”

    林可凡纳闷地看着大师兄。大师兄笑着给了他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就听见身后传来了咚咚的下楼声。

    林可凡回过头,看见陈枫穿着睡衣从楼上跑了下来。一看见林可凡,就笑嘻嘻地说道:“小师叔来了。”

    这时大师兄才在一旁开了腔:“今天是小枫找你有事。你和他说吧。”然后就回书房去了。

    等陈江平一离开,陈枫立刻屁颠屁颠地跑到林可凡身边,坐在沙发上,殷勤地给林可凡倒了一杯茶。问道:“小师叔,你最近忙不忙啊?”

    “还好吧。每天就是在学校上课、吃饭、睡觉,没什么特别的事情。怎么?你找我有事?”

    “是这样的。我老爸给我介绍了个女朋友,叫陶佳,是他一个老朋友的女儿。我家和她家有业务上的往来。刚开始我老爸给我提这事,我还是挺反感的。这种利益捆绑式的婚姻,也不看看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还兴这一套啊?不过是老爸介绍的,我也不敢明着反对不是?于是我就想反正去见个面,到时找个理由就说不合适。

    “那天她父母带着她和我们家一起吃了顿饭。不过我一看到她,就觉得老爸的决定实在是太英明了。她就是我喜欢的那种女孩。受过良好的教育、长长的头发、修长的身材。虽然人不是特别漂亮,但整个人有一种温婉的气质。我一见她面就觉得自己的心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

    “可能她和我开始的想法是一样的,饭桌上总是兴致缺缺的样子。要不是双方父母在场,只怕她早就找借口走了。虽然以后我开始一直追求她,可是她总是对我有点不太热情。送礼物,她说不稀罕,自己有钱买;想制造点浪漫,送花、烛光晚餐,她不屑一顾。勉强接受了,还一脸不耐烦的神情。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说道这里,陈枫用希冀的目光看着林可凡。林可凡开始听了他的爱情故事,一直想笑而又不敢笑。没想到自己大师兄这么一个风流倜傥的海归儿子在爱情上竟然碰了壁。可一看到陈枫看着自己的目光,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

    “你找我来就是要给我说这事?我对讨女孩欢心也不太懂啊?我也没什么好主意啊。”林可凡小心翼翼地说道。

    “女孩子不都爱美吗。我曾多方打听过了,我这个女朋友一直觉得自己不漂亮。这是她心头的一点小小遗憾。既然其他的东西她都不稀罕,那我要是能消除她心头那一点小小的遗憾,她会不会就对我另眼相看啊?说不定她就会很快地投进我的怀抱里了。”

    “那你就带她去整容啊?虽然我在医术上有一点心得,可我也不会整容这一套啊?”林可凡更加糊涂了。疑惑不解地看着陈枫。

    陈枫差点没被林可凡的话给噎住。翻了个白眼,“要整容我还在这和你废话干吗?要是她愿意,不早就去了,还等到今天啊?再说你想我老爸能接受一个假面孔的媳妇吗?”

    林可凡有点无语了,到现在也没明白他到底让自己干什么。于是也懒得和他兜弯子了。“您就直说吧,到底要我做什么?”

    “听老爸说,你针灸技术挺厉害的。上次三师叔来时,和老爸谈到你给什么李少将治病后,他像是年轻了十几岁。这说明你在给别人治病时,还附带有美容的功效。”

    “等等”,林可凡听糊涂了。“什么美容功效,只是让人显得年轻一些而已。”林可凡不由得向他解释几句。

    “那是病人治疗后就显得年轻了。没病的人呢?你针灸一下,不久可以变得容光焕发,显得漂亮了吗?”陈枫还在那陶醉在自己的想象中。

    听陈枫这么一说,林可凡也觉得有点靠谱。不都说年轻没丑人吗?只要是年轻人,再稍微打扮一下,再怎么样也不会丑到哪里去。当然那种把自己没事就画成个鬼样的不算,那是鬼,不是人。

    林可凡点了点头说道:“你说的也有点道理。不过我从没给人试验过。因为针灸毕竟不能改变一个人的相貌,把脸扎偏瘫了不算,那是毁容的一种。如果像你说的,让一个人容光焕发,增添点神采,还是可以办到的。至于效果怎么样,我也不知道。”

    陈枫想了想,也觉得是有点难办。如果到时效果不佳,陶佳的脸上反而白挨了几针,只怕到时自己就真的没希望了,陶佳的老爸和自己的老爸只怕也要对自己来个男子双打,还是不能还手的那种。可这毕竟是自己想到的目前唯一还有点希望的计划了。

    想了想,又不甘心这样放弃,于是陈枫鼓起勇气对林可凡说:“要不,你先在我身上做下试验?”

    林可凡看了看他,笑着说:“看来你对你的陶佳可真是死心塌地啊。”

    “行了,你就别说风凉话了,到底行不行?”陈枫虽然觉得这样有点糗,可是为了自己的终身的幸福,还是豁出去了。

    咱们就试试吧。幸亏我现在随身携带着针灸用的金针,要不然今天你也就白说了。没事玩什么神秘干嘛?”在陈枫的白眼中,林可凡从兜里掏出了一套金针放在桌子上。

    让陈枫去取点医用酒精来,给金针消消毒。刚要在陈枫脸上下针,事到临头当事人又有点退缩了,“不会把我扎偏瘫了吧?”

    林可凡听他不相信自己的医术,没好气地对他说:“你到底要不要试试?”

    陈枫想了想,两眼一闭,一副英勇就义前的表情。林可凡看了哭笑不得。“你这样子脸上的肌肉都挤到一块去了,怎么能看出效果?再说我也不好下针啊。”

    陈枫只得将脸上的表情放松。林可凡在他脸上几个无关紧要的**位上试探着扎了几支金针,然后催动体内的真气转化成灵气,轻轻地输送到这几个**位里。

    陈枫这时感觉到脸上有几处凉凉的,很舒服。要是整个脸上全是这种凉凉的感觉,只怕就更舒服了。将灵气在脸上的经脉里慢慢地游走了一遍,收了针,然后让陈枫自己照镜子,自我感觉一下有什么变化没有。不过林可凡在取下金针后,看陈枫的面孔确实有神采了许多,一股青春是气息扑面而来。

    洗手间里传出一声嚎叫。声音之大,连陈江平都以为家里发生了什么大事,从书房里跑了出来。要去洗手间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从洗手间冲出来的陈枫看到老爸站在洗手间门口,赶快问道:“老爸,你看我是不是比平时好看多了?”

    陈江平有点哭笑不得地看着自己这个活宝儿子,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说道:“胡说什么,一个大男人讲什么漂亮不漂亮的。”

    “不是,老爸,你好好看看,我现在的脸是不是和刚才有点不同了?”陈枫怕老爸发飙,赶紧又解释了一下。

    听儿子这么一问,陈江平仔细地看了他几眼,“是比刚才显得精神一些了。不过也没什么不一样。”

    “精神一些就对了。”陈枫喜滋滋地丢下这句话后,留下瞪大了眼睛的父亲,向林可凡跑去。

    “真的有效。”陈枫高兴地说着。

    林可凡看着他的脸,沉思了一会。“我有个想法,不知能不能行,你要不要再试试?”

    “没危险吧?”陈枫一脸的警惕。

    这时陈江平走了过来,不解地问道:“你们俩到底再搞什么?”

    “小枫要整容呢。”林可凡笑着看了陈枫一眼。

    “整容?为什么?”陈江平更迷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