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三章 突发事件
    因时间还比较早,公交车上没什么人,司机就像驾着牛车一样,在宽阔的马路上慢悠悠地晃着,好消磨点时间,到下一站能多拉几个乘客。

    车上有性急的乘客开始抱怨起来。一石激起千层浪,有人挑起了话头,旁边就有人开始纷纷附议。有的说现在的公交车慢的时候就像老牛拉破车似的,比幼儿园的小朋友跑步都慢;可等人多、车多的时候,为了抢客源,那车开的就像飞机一样。有时乘客还没完全下车,司机就一踩油门,玩命似地往前开。上次就有一老太太下车时,司机没等老太太站稳,就嗖的一下开出去了,害的老太太当场就跌倒在地,昏迷不醒。

    林可凡不急着赶时间,一边欣赏着外面的街景,一边漫不经心地听着车上的乘客闲扯。

    汽车停靠了几站之后,乘客已经装了大半了,司机也开始按正常速度行驶起来。转过一个街角,就见前面已经堵了许多车。不知前面发生了什么事,这里堵车了。车上的乘客等了十几分钟,见前面堵车还没有缓解的迹象,性急的就开始叫司机开门,干脆下车向目的地走去。

    林可凡见离大师兄家所在地也没几站路了,干脆也走去得了。

    下了车,顺着马路边向前走去,没多远就看见有警察在维持秩序。人数还不少。外面还围了不少行人在观看什么。

    嘿,看来出的事还不小呢,要不就是又有哪个大人物出巡了,所以沿途的路都戒严了。不过这里可是平京啊,貌似到处都是大人物,能有如此排场的,看来来头小不到哪里去。

    走近人群,才发现并不是什么大人物出巡,而是前面发生了刑事案件。

    站在人群后面,听着周围的人七嘴八舌地说着,林可凡大致明白了前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原来今天一早,这里突然开来了许多的警车,还有荷枪实弹的特警。将前面的一座商厦和周围的几栋建筑都围了起来,听说是有人安放炸弹,想制造恐怖流血袭击事件。结果不知消息怎么走漏了风声,因此招来来了许多的警察,将这里包围住了。恐怖分子见状,只能仓皇逃跑。可是这里已经被围住了,仓皇逃跑的恐怖分子在逃跑的路上挟持了一个小女孩做为人质,见已经无路可逃了,迫不得已逃到了前面一栋十几层高的楼顶,将小女孩推到了楼顶边上做威胁。现在正和警察对恃着。

    林可凡抬头望去,对面一栋楼的楼顶点上果然站着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的小女孩,看样子才四五岁。凭林可凡的目力,甚至可以看到小女孩的脸上带着惊恐的表情,不过没有流眼泪,估计是吓呆了。小女孩正在楼顶女儿墙的最边上,随时都会掉下来。

    小女孩的旁边站着一个大约三十多岁的男子,亚洲面孔,从这里只能看到他的半边脸,也是一副惶恐的样子,还有一丝受伤而又疯狂的表情。男子一手拿抓着小女孩的胳膊,另一只手举着一个黑糊糊的东西,估计是大家刚才说的炸弹。就是不知威力怎么样。不过听那男子讲话的声音,应该是中国人。

    听了一会那男子和警察的对话,林可凡大致明白了原因。那男子只是因为在老家时,房屋拆迁时,觉得自己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多方投诉无果后,反而被不知哪里来的一群恶霸打伤住了一段时间的医院。因钱不够,被迫出院。这时家也已经被拆了,没地方住。在朋友家住了几天。越想越气愤的他进而开始仇恨社会,就想来平京制造个大事件,引起全国的关注,就像上次‘史上最牛钉子户’一样,为自己讨个公道。他不知从哪里弄来的原材料,自制了一枚炸弹,想放在人多的商厦里制造一起流血事件。并不是境外恐怖分子计划的恐怖袭击事件。

    林可凡沿着人群的外围,向歹徒所在的那栋楼下靠近。想穿过人群去师兄家。这栋楼的四周的楼顶也站了许多头戴面罩的特警,不知有多少支枪对着他。要不是估计那男子一松手小女孩就会掉下来,估计歹徒现在已经早躺下了。

    因为歹徒长时间的心情高度紧张,现在已经有点歇斯底里了。小女孩在他手里左右摇晃,看得底下的人一阵心悸。

    估计歹徒已经彻底地疯狂绝望了,开始胡乱地挥舞着手中的炸弹。楼下的警察看情况紧急,也开始疏散周围围观的群众,劝大家尽量往后退。防止歹徒将炸弹扔出伤亡。

    但是以市民围观的劣性,在危险没降临之前,根本不把警察的劝说当回事,虽然人群被劝的向后退了几步,但仍然不肯散去。等警察一离开,又向前走几步,完全无视自己的生命安全。

    林可凡被人群挤得退到了一个卖布的店铺前面,店主也站在自己铺面的门口,津津有味地看着对面楼上的一幕。

    警察最不想见到的一幕出现了,炸弹在歹徒挥舞手的时候,竟然在空中划了一个抛物线,朝楼下的人群扔了过去。四周观看的人群这才知道问题大了,开始拼命地四散躲藏。可这时四周全是人,顿时一片兵荒马乱的样子,尖叫声、哭喊声此起彼伏。

    林可凡虽然对炸弹不熟悉,不过看刚才炸弹在歹徒的手中一直都没爆炸,估计只要不让他受到剧烈的撞击,就不会爆炸。

    情急之下,林可凡抄起身后店铺门边柜台上的一匹布,抓住布匹的一头,运转真气,布匹翻滚着在空中散开,急速地从下朝上对着掉落的炸弹迎面扑去。旁边的店主此时已经呆住了,根本就没注意林可凡在干什么。就只觉得耳边嗖的一声,一个长长的带状物就飞了出去。

    在众人的注视下,散开的布匹并没有和炸弹碰撞,反而从炸弹的旁边错身而过。随即,林可凡抓住一头布的手腕一抖,布从底下兜住了炸弹,减缓了它下坠的速度。林可凡的手扯着长长的布匹快速旋转起来,将炸弹卷在了布中间。炸弹下落的势头彻底止住了。

    但林可凡也不敢冒险将炸弹收回到自己的手中。眼角看见在街角的一辆警车的后面,有一个没盖的塑料垃圾桶,旁边没人。将太极十三势的托势、担势、分势、单推势连续快速地使出,整匹布裹着炸弹,向着垃圾桶飞去,只听一声,准确地掉进了桶里。看到这一幕的人群立刻全部趴到在地。

    可能是布匹裹住了炸弹,减小了撞击,炸弹并没有传来人们等待了半天的爆炸声。

    惊魂未定的众人这才明白自己终于逃过了一截,一众警察和楼顶散布的特警也松了一口气。特警队长还将手里的望远镜对准了林可凡所在的位置,想看看刚才于危难之际挽救了底下群众生命的英雄是谁。

    正在这时,底下的群众又发出了一声惊叫。原来楼上的歹徒也被刚才的一系列的变化弄呆了,不知不觉地松开了手,忘记一个小女孩的生命还在他的手中。没了他的扶持,下女孩站立不稳,一头从楼顶栽了下来。小女孩在空中徒劳地挥舞着手,向下急速地坠落。

    林可凡此时也只能让声旁的布店老板再出一次血了。伸手又抓起一匹布,像刚才一样,将布的一头缠在自己的手上,运转真气,将布匹朝对面向上扔了出去。翻滚中散开的布电射向对面楼的一扇窗户。激射而去的重重的布匹打破了窗户上的玻璃,落进屋去。

    此时小女孩的身体刚好落在了散开的布上,将带状的长布砸的向下猛的一陷,不过这一来,长布也托住了小女孩下落的身体。林可凡抖动手腕,一股向上的托举的力道沿着长布向小女孩的身体传去。

    在这股向上托举的力道作用下,下女孩的身体又向上抛了起来,不过抛离长布的高度不高。再次下落的身体又被布给托住。如是几次,小女孩的身体终于平安地落在了布上。

    长布的一头在林可凡的手中,另一头在大约七八层楼高的窗户里。虽然在小女孩掉落力量的冲击下,布越来越长,但始终还是将小女孩托住了。现在小女孩就像坐在一个长布组成的长长的滑梯上,顺着长布,朝林可凡滑了下来。

    身手抱住已经吓晕了过去的小女孩,林可凡快速检查了一下她的身体。除了手腕有点红肿,估计是刚才歹徒情急之下拽的,身体上并没有其他的外伤。小女孩受了这么大的惊吓,林可凡现在也不想唤醒她。这个工作还是交给不远处的医务人员吧,毕竟心理治疗可不是林可凡的强项。

    将手中的小女孩向身边张着嘴、呆呆站着的布店老板手中一塞。林可凡在众人回过神之前,竖起衣领,低下头,快步钻进人群中消失了。

    刚才的一幕被平京市电视台摄像机忠实地记录了下来。因为人群太多的缘故,并没有拍摄到刚才两匹布是从人群后哪个具体位置飞出的,不过看刚才连续两次都是从一个地方飞出的布,先后两次救人的也应当是同一个人。等从早就停在一边的救护车上下来的医护人员,在警察的带领下,来到小女孩落地的地方,就只看见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手里抱着一个穿白色衣服的小女孩,呆呆地站着,身旁还散落着一地的布。他手中的小女孩紧闭着眼睛,不知情况怎么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