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五章 初步治疗
    听见韩将军这么问了一句,林可凡明显有点出乎意料之外。不过他还是淡淡地说道:“凭治疗的效果。”

    “我怎么知道治疗的效果怎么样?”将军又问了一句。

    “试过就知道了,不试就永远无法知道的。”

    “你对自己很有信心啊?”将军脸上的笑意更浓了。

    “医者父母心,我得对相信自己的病人负责。”

    旁边的专家们就这么呆呆地听着两人的对话,就连欧阳中校也觉得奇怪。因为他知道韩将军的性格。他越是像这样对一个人不客气地讲话,他就越加欣赏这个人。

    只是现在自己还看不出这个年轻人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不过他那份镇定自若的神态还是很让人欣赏的,起码在担任韩将军的秘书以来,很少有人能在韩将军犀利目光的注视下,还保持着这种淡定从容的神态。

    伙子我相信你。再说我这把老骨头虽然不比当年了,但折腾几下还是经受的起的”。将军笑呵呵地说道,算是堵住了一旁专家们的嘴。

    听韩将军这么一说,林可凡也笑着回了一句“不需要您的老骨头受什么折腾,时间很快的。”然后拿起手里的金针,就准备开始施针。

    “等一下”这时那位中年专家又出声了。

    林可凡无奈地看着他,不知他又要出什么幺蛾子。

    “给将军施针可不是小事,我们先接上监视仪器你再开始”,那中年人在韩将军不悦目光的注视下,头上冒出了一丝汗,不过还是坚持了说出了自己的要求。

    林可凡对此倒没什么意见,只要别遮住自己下针的地方就行了。走到一旁,给专家们让出将军身边的位置。

    在一帮专家的摆弄下,监视仪器很快就接到了将军的身上。

    等这一切都做好了,林可凡又等了一会,看着他们。见这次好像再没什么干扰了,这才又走到了将军的身边。

    因为身体在接各种监视议的时候,韩将军已经脱掉了上身的衣服,林可凡也省了一番口舌。

    在大家根本没看清楚林可凡手上的动作时,几支金针已经依次扎在韩将军胸口附近的几个**位上,让在一旁观看的中医专家,根本没看清他到底采用的是什么指法。然后林可凡取下手指上戴的绕指柔。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软如弹簧状的细丝突然变成了一支坚硬的长长金针。

    看到这一幕,韩将军看向林可凡的目光就更加有意思了。

    一旁刚才问话的中医专家看到这,结结巴巴不确定地问道“这这,这就是九阳针吗”

    林可凡笑着向他点了点头。那专家立即睁大了眼睛,盯着林可凡的一举一动,生怕错过了什么。

    将绕指柔用专家们准备的消毒酒精擦拭了一下,消消毒,然后就将金针轻轻地从韩将军的胸口扎入体内。旁边的中医专家这时反而皱起了眉头,倒不是林可凡的施针有什么问题,而是他根本不知道林可凡到底采用的是什么指法,怎么从没见过。

    看到这,一边观看的一位专家刚想说什么话,这韩将军瞪了他一眼。于是他也只好知趣地闭上了嘴。

    将绕指柔轻轻地靠近体内的心脏外膜,林可凡运转真气,一股灵气通过自己体内的经脉传到捏针的手指上,然后再通过长长的绕指柔,输送到心脏上。

    其实对林可凡来说,让这些专家感到难办的心脏问题,反而是最好解决的。

    因为通过林可凡自己的检查,发现韩将军的心律衰竭的毛病,其实就是因为心肌的动力不够了,导致心脏的跳动出现了问题,就像快没油的汽车一样,跑不动了。现在韩将军只不过是心肌细胞的活力不够,心脏本身并没什么病变,因此只要能恢复心肌细胞的活力,心律衰竭的问题也就解决了。

    韩将军这次明显的感觉到一股细弱游丝的凉凉气体慢慢包裹住了自己的心脏部位,但是并不影响心脏的正常跳动。

    旁观的专家们,一脸紧张地注视着韩将军的脸上表情和一旁监视仪上的数字变动,随时准备如果有什么不对劲的话,立刻上前终止林可凡。

    不过这是令专家们奇怪的是,将军好像慢慢露出了一丝舒服的表情,脸上也慢慢地有了一丝红晕。

    在灵气的滋润下,韩将军的体内的心肌细胞,就像干涸的土地突然遇到了一场及时的春雨,重新焕发出了活力。心脏的跳动慢慢地强有力起来。

    林可凡因怕韩将军身上已经快失去弹性的血管,经受不住因强有力的心脏跳动而激射出的血液,而且这时心脏的功能已经大有好转,于是慢慢地停止了灵气的输送。

    将金针依次收好,林可凡转身对旁观的专家们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让他们上前来给韩将军的身体再检察一番。

    其实不用检察,专家们也已经从一旁心脏监视仪上看到了这次治疗的效果。心脏的跳动比刚开始前有力的多。

    不过专家们还是不放心,怕林可凡采用针灸刺**的方法来刺激韩将军身体的潜能,以到达使心脏暂时恢复正常的目的。如果是这样,那可就后患无穷了。因此众人还是围到了将军的身边,开始仔细地检查起来。

    不过还有一位专家没有上前,反而走到了林可凡的身边,问道“已经好了?”

    看着身边脸色红润的中医专家,林可凡知道他的意思,笑着说道“还没有。”

    “那怎么……?”

    “是血管的问题。我怕他的血管经受不住,会破裂。”

    来是这样。”那专家说道。

    “不知老先生贵姓?”林可凡问道。

    看,是老朽都糊涂了,忘了自我介绍一下。老朽姓傅,现任海城市中医院院长。小兄弟叫林可凡是吧?”

    辈叫林可凡,现在南大读书。”

    小兄弟……”

    “我高攀一下,称您傅老,您就叫我小林或小凡吧。”

    “呵呵,那老朽就托大了。小林,你刚才施针的针灸手法就是九阳针法吗?”傅老问道。

    “不全是,是我融合了师传的春雨针法和九阳针法。”

    知能否让老朽看看这两种针法?”傅老有点脸红的问道。毕竟问人家师传的秘诀有些失礼。

    “当然可以。有机会我就为傅老展示一下吧”林可凡到是毫不介意。如果能有更多的人学会了,反而是件好事。

    旁边的专家们一边给韩将军检查,一边支愣着耳朵,听着两人的对话。这时听到林可凡要将自己学会的针灸技法毫无保留地展示给傅老看,有两人顿时以嫉妒的目光看着傅老。估计这两人也是中医方面的专家了,而且对针灸也有涉猎。

    检查的结果让专家们大吃一惊。

    韩将军的心脏问题果真好了许多。至于身体的机能,目前还没看出有什么不适,还得观察一下。

    看专家们已经检查完毕,林可凡走到韩将军身边问道“您老感觉心脏有什么不适吗?”

    “好多了,很久没有这么舒心的感觉了,感觉它在我胸腔里咚咚地跳得很有利,原先那种喘不过来气的感觉也没有了。”老将军回答说。

    “那您是否感觉到血管有点刺痛?”林可凡再问道。

    “开始是有一点,现在好多了,几乎没什么感觉了”。将军说道。

    “这样就好。您的心脏还没完全恢复到最佳。不过现在最需要解决的是您身体内血管的问题。要知道您的血管已经没什么弹性了,在外力的刺激下很容易破裂。这几天我先不忙着治疗您心脏的问题,先把血管的弹性问题帮您解决一下。”林可凡向韩将军说了一下自己这几天的治疗顺序。

    “血管没什么问题啊?为什要先解决什么血管的弹性问题?”旁边的一位专家问道。

    “我想其实你应该明白的。心脏就好比是一个大湖,血管就像接在大湖上的小溪。湖水不满,小溪里的水很平缓。当湖里突然蓄满了水,你说小溪那窄窄的河道会怎么样?”林可凡反问了一句。

    “这我知道。可全身的血管有多少你知道吗?事情怎么可能像你说的那么轻巧?那韩上将的病情得耽搁到什么时候?到时肝部发生什么意外怎么办?”那专家还是表示了极大的怀疑。

    “好像韩将军的心脏现在已经好多了吧?而且也没有用多少时间吧?”林可凡问了一句。

    那专家刚想说什么,突然想到“刚才大家不也是十分怀疑他吗?可结果却出乎了大家的预料。这么短的时间心脏的功能就得到了极大的改善。事实摆在眼前啊”。想到这,那专家也就闭上了嘴。

    “今天的治疗就到这吧,您老先适应一下。明天我再来。”林可凡说到着,就准备告辞回学校了。

    这时欧阳中校对林可凡说道“我已经给你请了一个星期的假,你就在这里住下吧,免得来回奔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