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五章 比试
    35

    回到寝室时,其他三人已经回来了。看着老老实实呆在寝室的三人,林可凡感到有点奇怪。平时这个时间,他们还都在社团呢,今天怎么都回来的这么早啊?

    随口问了一下,三人还真都有回来的理由。

    “今天那个动玩社团去的几乎全是怪模怪样的毛头小子,就是偶尔来的几个说她们吓到花花草草都算是嘴下留情了。活动开到一半我就先溜了。下次再也不去这个什么破社团了”。张奎不忿地说道。

    “我那更可气。我正和一位特有气质的漂亮MM聊文学、聊人生,聊得正起劲时,突然她接到一个电话,说有一人在弹琴,弹得那是惊天地、泣鬼神,很多学生都闻讯赶去听了。这电话是叫她去采访一下那弹琴的人,做个访谈便说一句是校报记者。你说你弹你的琴好了,为什么让我谈不成情?我要知道是谁在那乱弹琴,我一定上去把他的手指剁掉。你让我谈不成情,我就让你也弹不成琴。”陈军恶狠狠地说到。

    他这一会弹琴,一会谈情的,除了林可凡明白外,其余两人都听糊涂了,也不知他在说弹琴还是谈情。反正就当他在乱弹琴吧。

    林可凡心里好笑,不知老大最后要是知道是自己无意中破坏了他的好事,会是什么表情。

    大家都看向李向军。

    李向军正在电脑上玩游戏。无精打采地说道:“我们今天招新时,和跆拳道社团的起了冲突。最后怕大家打起来,其他社团的人把两家人劝开了。后来约定比武定输赢。输的社团成员以后碰到赢的社团成员要绕道走。这不,我们武术社的社长正和几位师兄、师姐商量过几天的比赛的事情呢。我们这些新人就先回来了。”

    一听有比武可看,陈军和张奎的八卦之心又起来了,缠着李向军问在什么时候、什么地点进行比赛,到时有没有漂亮的MM上场啊之类的事情。

    “还没定呢,我怎么知道?”李向军不耐烦的说道。

    陈军和张奎一个叫老二,一个叫二哥,亲热地搂着李向军说道:”老二(二哥),我平时对你咋样啊?”

    一看他俩的样子,李向军就明白他俩动的什么心思了。无奈的说道:“到时我一定会带你们去的,你俩就放心吧。”

    俩人听李向军这么一说,才笑呵呵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继续和电脑战斗起来。

    林可凡看他们闹够了,终于安静下来。去卫生间洗漱了一下,然后拿起从图书馆借来的《针灸甲乙经》看了起来。

    陈军坐在林可凡的对面。抬头看他又在看古籍,开玩笑地说了一句:“老三,你再看那种书,小心以后变成成了老学究,泡不到漂亮MM了”。

    “玩你的游戏吧!小心被妖怪把你给干翻了”,林可凡笑着对他说了一句,继续看自己的书。

    两天后,武术社和跆拳道社的比赛时间和场地终于定了下来。周五晚七点,在校室内篮球馆。出来几个公正人员,不对外开放。

    周五下午就看不到李向军的身影了,电话打了也没人接。陈军和张奎郁闷地说:“是不是老三放我们鸽子啊?”

    林可凡看了两人一眼,没理他们。

    等到六点三人正在食堂吃晚饭时,张奎接到了李向军打来的电话。

    原来他们这些新人一下午都在帮忙布置比赛场馆,手机不在身边。现在正在吃社团帮忙订的盒饭。看到张奎给他打了好几个电话,赶紧给他回了个电话,解释一下。最后叫他们六点半在篮球馆门口等,到时他出来带他们进去。

    接到电话后,陈军和张奎也没心思吃饭了,向嘴里胡乱扒了几口,催促还在慢条斯理吃饭的林可凡快点。最后张奎是在等不及了,抽走了林可凡的饭碗,说道:“行了,晚上我请你吃宵夜”。

    林可凡无奈地站起身子,跟在他们后面走出了食堂。

    在张奎的催促声中,几人提前十多分钟就到了篮球馆门口。看时间还早,林可凡无奈地对张奎翻了翻眼睛。

    张奎笑嘻嘻的说道:“三哥,别生气,我这不是心急嘛,现场版的真人PK赛啊。想想就刺激。”

    林可凡不明白这样的比赛有什么刺激的。难道是港片看多了?看样子港产片误导了许多纯洁的青少年啊。

    还好,李向军也提前出来看他们到没到。看到寝室的三人刚好来了,引着三人向篮球场馆里走去。

    没想到篮球馆还真有守门的。问了李向军才知道,武术社和跆拳道社每边派出了三个人看守大门,防止无关人员的进入。

    李向军和自己这边守门的同学打了声招呼,带着三人走了进去。

    问及原因才知道,原来双方都不想自己一方失利的样子被不相关的人看到。虽然最后的结果大家总会知道,但只要不被人看到在现场丢脸就行。

    典型的鸵鸟心态。

    进去后,偌大的篮球馆空荡荡的,除了双方社团的人外,剩下的估计就是像林可凡他们一样,被双方带进来的亲朋好友了。

    双方分两边面对面坐着。

    林可凡打量了一下双方的队员,双方都有几个身手还不错的人,就是不知道都有哪些人到时上场比赛。

    问了一下站在身边的李向军,李向军悄悄指了指己方的几个人。林可凡顺着他指的人看去,自己刚才感觉身手还不错的几人都在上场的名单中,一共是四男一女。看样子是准备采取五场三胜制的比赛方法了。

    就是不知道到时跆拳道那边派出什么样的人来对战。

    担任公正的是请来的校篮球队的教练,同时兼任比赛的裁判。只要一方比赛的队员出了比赛场地上画的白线就算输。当然,如果倒地不起肯定也是输了。

    比赛时间到了,请来当公正的教练说了一句不许下重手,不许攻击致命部位后,就站到一边去了。大家毕竟都还是学生,如果闹出人命来,估计谁也承担不起。对教练的话,双方队长都点头表示同意。

    比赛采取双方队长剪刀石头布的方法决定哪一方先上一名队员,等对方派出另一名队员。下一场则由前一场获胜的队先派队员出场,依此类推。

    三局剪刀石头布下来,武术社先派队员。

    队长张道清指了指己方的一名男选手说道:“程鹏,你先上吧”。

    叫程鹏的男生也不废话,脱掉外套,走进了场地中央五米乘五米的白线中站好,等待对方派人出场。

    看他走路的样子,林可凡知道他的一身功夫都在腿上。

    跆拳道那边嘀嘀咕咕地商量了一下,派出了一名中等个子的男生。

    双方在场地中央互相见礼、报姓名。

    搞笑的是,武术社行的拳掌相交的拱手礼,而跆拳道方行的是鞠躬礼节。

    互报姓名后,大家得知跆拳道方派出的第一名队员叫陈天方,是一名中国学生。

    随着教练一声哨响,比赛开始。

    陈天方一开始就是一个蹬腿的动作,而程鹏的功夫也在腿上,见对方使出了蹬腿的动作,也一脚朝对方蹬来的腿踹去。

    一声,双方的腿碰到一起。

    陈天方估计在跆拳道上下过一番功夫,每一腿都踢得很到位。但最后还是程鹏抓住了他大劈腿时一只脚站立的机会,双手硬架住劈过来的一腿,同时用脚踹中了他单独立地的腿,将他踹了一个踉跄,摔倒在地。踉跄后退的陈天方刚好摔到在白线外,输了第一场的比赛。

    跆拳道社的队长瞪了一眼走到己方的队伍中陈天方,用韩语嘀咕了一句。林可凡听到他说的是“废物”,不由得皱了一下眉头。

    第二场还是由武术社先派人出场。

    张道清对自己左手边站的一名男生说:“吕飞,下一场你上”。

    吕飞对队长笑了笑,露出一口白牙,对张道清说道:“放心,队长,我一定会拿下这一局的”

    等双方一交手,林可凡就知道武术社这一局又要赢了。

    吕飞的身手比程鹏要强上不少,而跆拳道社派出的这名韩国籍学生和陈天方的身手差不多。交手几招后,吕飞一个劈掌,将对手打出了白线外。

    连赢两场,武术社的人都喜笑颜开。不过张道清和林可凡却没有其他人那么乐观。

    摸不透对方到底有什么打算,张道清决定第三场自己亲自上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