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一章 智慧的较量
    在师兄家待了两天。

    回到寝室,林可凡每天除了例行的练功,就是在阳台上看看书,喝喝茶,顺便打扫一下寝室的卫生。

    寝室的其他三人每天都早出晚归,奔波在平京的各处景点之中。

    晚上带着一身的疲惫回来的三人,看着林可凡悠闲地坐在椅子上边看书,边喝着清茶,纷纷称赞他有先见之明。不停地向林可凡抱怨说,各个景点全都是人,经常是挤都挤不动,真怀疑全国的人是不是都跑到平京来了。而且附近喝的、吃的东西卖的嗨贵。真是花钱买罪受啊!

    话虽这么说,天一亮,三人又精神抖擞地向下一个景点杀去,仿佛如果现在不看,明天那些地方就会消失一样。也不知他们哪来的那么大的劲头。

    这天,寝室的另三人一大早出去后,林可凡看天气不错,将床上的床单、被罩都洗干净晾在阳台上。泡好一杯清茶,正准备看书,才想起西班牙语的入门书籍已经看完了。想想今天没什么事情,正好去新华书店买几本书。

    换好衣服,将钱包、手机和钥匙放进随身背的包包里,慢慢地向校园外的车站走去。

    林可凡正在站牌下看准备乘坐哪一趟公汽,就听背后有个女声在叫自己的名字。回头一看,是班长李清。

    李清扎着马尾辨,上身穿件无袖长衫,下身穿条牛仔七分裤,一双板鞋,素颜朝天,看起来充满了青春活力。

    小姑娘眨着大眼睛,脸上带着一丝红晕,看着林可凡问道:“林可凡,你也出去啊?准备去哪啊?”

    “想去新华书店买几本书”,林可凡笑着说道。“你呢?”

    好,我也要去新华书店。”小姑娘欣喜的回答,“正好,我本来还怕书买多了,太重了拿不动,这下有免费的劳力了。”

    听李清这么一说,林可凡摸了摸鼻子,笑了笑没说什么。

    “待会你会帮我的,是吧?”小姑娘见林可凡不说话,故意装作楚楚可怜的样子问道。

    看着她眼中露出狡黠而又调皮的目光,林可凡嘿嘿笑着点了点头。对于这种大方又不失小女儿心态的女生,林可凡还是比较欣赏的。尤其是她敢素面出门,就可以看出她不做作。当然这也和她对自己的相貌与肤色比较自信有关。

    正在随意聊着,等候了半天的公汽终于来了。还好,人不是太多。李清抢先买了车票,然后挤了挤眼对林可凡说:“这算是预付你一会儿当劳力的报酬了。”

    两人走到汽车的后部站着。随着汽车的开开停停,车上的人越来越多,慢慢地有些拥挤了。林可凡让李清靠着座位站着,自己站在她身后,帮她挡住挤来挤去的人群。

    开始两人还有说有笑的,过了一会,一丝红晕爬上了李清的脸庞。

    林可凡看到她的脸有点红,问道:“怎么,是不是太热了?”

    李清摇了摇头,紧接着又点了点头,林可凡看着有点糊涂。不过没再问什么,只是将身体稍微向后退了一点,给她留出稍微大点的空隙。

    在售票员的报站声中,新华书店站终于到了。林可凡和李清挤到门边,准备下车。司机将车门打开,到站的人刚准备下车,就见一个三十多岁的黑衣青年堵住车后面门口,大声说道:“我的手机被偷了,谁都不能下车。”此时车前面的门口也一阵骚动,原来前门被另一青年堵住了。

    听他这么一喊,车上的人顿时议论开了。有的喊把车开到派出所,有的在说现在的小偷真多,也有的等不及,说自己有事,非要下车,嗡嗡声一片。

    车里有人说道;“说不定小偷早下车了,你现在找有什么用?”

    “不可能,我上一站才刚上的车,上车时我的手机还在,偷我手机的人肯定还在车上”那青年大声地说到。

    这时有人建议道:“既然这样,就拨打一下你的手机号码,不就知道谁偷了你的手机吗?”

    “对呀!”青年恍然大悟地说道。接着又说道:“各位,哪位帮忙把手机借我用一下好吗?”

    李清刚好站在那青年的面前,掏出自己刚买的新手机就准备递给他。

    那青年正满心欢喜地准备接过手机,林可凡伸手拦住了李清,对那青年说道:“你把手机号码报一下,我们帮你打。”

    那青年眼中闪过一丝厉色,李清也不解地看着林可凡。见那青年不吭声,林可凡脸上显露出一丝嘲弄的神色,说道:“怎么,不会记不清自己的手机号了吧?”

    那青年狠狠地瞪了林可凡一眼。旁边看的人正莫名其妙时,前车门出一阵骚动,一穿红衣服青年猛的推开堵在车门口的青年,飞快的朝前跑去。

    车上的人惊呼,“有人跑了”。那堵住后门的黑衣青年见状,瞪了林可凡一眼,转身跳下车,和帮他堵住前门的青年一起,向那穿着红衣服的青年追去。

    车上的人还没回过神来,像看戏一样看着马路上追赶的三人。只是那些刚好看到黑衣青年瞪了林可凡一眼的人,都有点莫名奇妙。

    李清也被一系列的变化弄糊涂了,看着林可凡说道:“这怎么……”

    林可凡笑了笑,对她说道:“你刚才差点上当受骗了,他们几个是一伙的。”

    “你怎么知道的?”李清问道。

    “我在那人说自己手机被偷时,就注意到他了。他说话时,虽然声音很大,也显得比较焦急,但他的眼睛里一丝焦急的神色也没有。等有人说让他借手机拨打自己的手机号时,他脸上明显露出松了一口气的表情,好像就等着有人这么提议;等你拿出手机时,他眼中露出了贪婪和喜悦之意;我阻止你后,他显得很愤怒,很焦急。其实这一切都是他们排练好了的。等那人一拿到你的手机,前面必然会有人急匆匆地跑掉,此时,这人就假装急不可耐地追去,这样你的手机就被他带走了。万一不幸被人拦下了,他也可以解释说是一时情急忘了。反正你也没证据说他是故意拿走你的手机的。这样两头都不会有问题。”

    李清和车上的人听林可凡这么一说,才恍然大悟。纷纷咒骂现在的骗子花样真多,一不小心就会受骗。

    这是林可凡说了一句:“其实这伙人肯定还有其他人在车上,就是为了监视事后失主的反应,好给其他人通风报信,说不定在大家混乱时,正好来个顺手牵羊。”说完,眼睛向一个方向随意看了一眼,然后就和李清下车了。

    车上的乘客听说还有骗子的同伙,都立刻收了声,纷纷露出了警惕的神色,捂紧了自己的包包。

    这时在车上,林可凡下车看的方向,有一个带眼镜的中年人盯着林可凡的背影,眼中露出了狠厉之色。

    “没想到你的眼睛这么尖,这么细微的地方你都看到了。你不会是受过培训的便衣特工吧?”保住了手机的李清心情大好,开玩笑地问着林可凡。

    “你怎么知道的?”林可凡严肃地问道。

    看着林可凡严肃的面孔,李清心中不由得感到一丝凉意,指着他期期艾艾地说道:不会是真,真的……”。

    看着李清惊讶的表情,林可凡扑哧一声笑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