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六章 晨练
    凌晨五点,林可凡准时醒来。见室友们还在梦乡中,悄悄起床,穿上外套,推开门走了出去。

    来到昨天看中的一片树林中,树林里静悄悄的,还没有什么人。偶尔有几个年龄大的老人在树林边随意活动着身体。

    深深吸了一口气,林中的空气不错,带着轻微的寒意。

    轻轻活动了一下关节,林可凡从太极十三势开始练起。等一套功夫练完,身上已经开始发热了。脱掉外套挂在身边的树枝上,林可凡开始练习枯木拳。

    随着拳势的展开,身边的空气慢慢的开始带着一股萧杀之意。

    自从明白了枯木拳的最终奥义后,林可凡已经完全掌握了拳脚之中的每个细节,真气的配合也十分顺畅,拳到之处,真气也随之流转,拳脚之间弯转如意,脚下的落叶也开始随着拳风起舞。

    枯黄的落叶,配合着惨烈的拳风,萧杀之意更加浓烈。最后只见空气中只剩下漫天的拳影,随着一声清啸,飞舞的落叶四处绽放,犹如盛开的花朵,空气中的萧杀之意不见了,一股盎然的生机随之四处飘舞。随之飘荡的枯叶似乎也沾上了一丝生机,向四周飘洒而去。

    定下身形,看到四周因自己的拳风而变得干净的空地,林可凡满意地笑了笑。自己终于能够随心所欲地施展枯木拳了,身体内的真气鼓荡,完全没有一丝勉强的意味。看样子自己的枯木拳法离最终的大成境界不远了。

    乘着兴致,施展轻身功法,跃上了身边的一棵大树。身影在树枝之间腾闪挪移,姿态舒展潇洒。兴之所至,绕着树林中心地带的树木上下翻飞,跑了一圈才落下地。

    树林里来健身的人开始渐渐多了起来。林可凡收敛住身形,稍微休息了一下,看周围没有人注意到自己,放下心来。刚才自己似乎有点忘乎所以了,没有仔细注意看周围的环境。还好,自己在林子的最中间,而且林子里的人也不多,不注意根本看不见自己。等人开始陆续来的时候,自己已经收功了。

    将春雨指法舒缓地施展开,一招一式全都围绕着十根手指,配合着步伐和腕力。春雨指法没有枯木拳法的气势,它要求的是舒展平缓,一招一式要求不能有丝毫偏差。因为针灸时可关系到人命,丝毫的偏差就可能造成无法挽回的后果。

    身体锻炼完了,林可凡从树枝上取下衣服,施施然地朝外面走去。在树林外围锻炼的人突然看见一个年轻人从树林深处走出来,都有点惊讶。在一片关注的目光中,林可凡走出了树林。

    走到操场边时,已经有一些爱锻炼的学生开始在跑圈了。还有一些估计是体育专业的学生,在教练的指导下做着专项训练。

    林可凡也加入到了跑圈大军。他这样做完全是为了回寝室时,好给室友解释下自己起那么早干什么去了,起码操场上的这些人都是自己跑圈锻炼身体的见证人。

    等操场上开始热闹起来,林可凡已经在回寝室的路上了。

    回到寝室,李向军刚好起床,正准备出去锻炼一下。见林可凡推门进来,不由得诧异地说道:三你可是起得够早的。出去锻炼了?”

    “是啊,太兴奋了,睡不着,出去跑了一会步。你要出去锻炼了?”

    “习惯了,每天都要锻炼一下。那我出去了。”

    林可凡进卫生间清理了一下个人卫生,看着还在熟睡的张奎和陈军,轻轻摇了摇头。拿出西班牙语入门书籍,带上耳机,把凳子搬到阳台上,开始学习起来。

    学了一会,看时间已经七点了,林可凡拿起饭碗,去食堂吃早餐。顺便给三人也每人带一份回来。

    买回早餐,李向军已经回来了,正在卫生间洗漱。见时间已经不早了,林可凡叫醒了还在睡觉的二人。今天是开学的第一天,迟到了可不好。

    被叫醒的二人睁开迷糊的眼睛,看时间已经快七点半了,都大叫一声,翻身从床上跳下。二人抢着朝卫生间冲去。刚好李向军洗完从卫生间出来,只见一个身影在身旁一闪,卫生间的门就被关上了,气得慢了一步的张奎一边不停地捶着卫生间的门,一边大声嚷嚷:“老大,你太不像话了,一点都不知道爱护祖国的花朵,你快一点出来。”

    林可凡和李向军听张奎自称花朵,不由哈哈大笑。陈军明显也听到了张奎的话,只听卫生间传来陈军含含糊糊的话:“你还花朵,估计你就是一残花败朵。别逗老子笑了,都被呛到了。”

    张奎回头见桌子上摆放的早点,也不管牙还没刷,拿起一个肉包子就啃了起来。一边吃还一边对这卫生间喊:“老大,你要不快点,我就把你的那份早餐也吃掉了。”

    只听卫生间的陈军发出一声惨叫,然后说道:“你小子要是都吃了,看我出来怎么收拾你。”

    明显地张奎的威胁有了效果,这句话刚落音,卫生间的门就被推开了,陈军慌慌张张地跑了出来。见张奎还在吃,上前就抢了一个包子送到口中。

    见陈军出来了,张奎放下咬了一半的包子,转身冲进了卫生间。

    等一切都收拾完了,离八点已经不远了。张奎和陈军手里拿着早点,和林可凡与李向军一起向教室跑去。

    终于在八点之前赶到了教室。同学们大部分已经来了,正坐在座位上三三两两地聊着天,估计聊天的都是一个寝室的。

    沈奕和苗可也已经到了,见林可凡进来,都和他打了个招呼。

    张奎见有女生和林可凡打招呼,在旁边对林可凡挤了挤眼,露出猥琐的表情。那表情出现在他那还稚气的脸盘上,说不出的滑稽。

    林可凡白了他一眼,也懒得和他说什么。找了一个没人做的地方,四人坐在了一起。

    刚坐下,沈奕就跑了过来,坐在他们旁边的椅子上问林可凡道:“昨晚你到哪去了?我去你们寝室找你,一个人都没有。”

    “我们寝室的晚上一起出去聚了聚。怎么有事吗?”林可凡解释了一下问道。

    “没什么事,就是找你聊聊天。”

    正说着,一位年纪比较大的女老师走进了教室。同学们估计她可能就是自己的班主任,停止了交谈,在自己的位子上坐好。

    女老师的头发有一点花白了,园脸盘,戴着一副眼镜,满脸的笑意,看起来还比较和蔼。

    等上课铃响,女老师走上了讲台。看着下面的学生,刚准备讲话,门口冲进了四个男生,看他们支楞的头发,估计是起晚了。

    喊了一声“报告老师笑着让他们进来。然后又来了两拨迟到的学生。

    看底下的学生已经到齐了。女老师才再次开始讲话:“同学们好,我姓黄,以后就是你们的班主任。大家来到一个新的环境,有什么问题和困难可以找我。今天我们有两件事要说一下,第一就是大家自我介绍一下,同学们相互认识一下,并选出临时的班干部;第二就是开学后就要军训,如果哪位同学的身体有什么问题,不能参加,提前告诉老师一声。现在大家挨个上台自我介绍吧。”

    “讲话干脆,不罗嗦,对学生有耐心”这是林可凡暗中给班主任下的评语。

    见大家都没动静,黄老师知道同学们都有点不好意思第一个上台自我介绍。于是就指着靠近门的一位女生说道:“这位同学,就先从你这里开始吧。”

    见老师点名了,那女生红着脸站了起来,走到讲台上,开始做自我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