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二章 遭遇
    兴匆匆往回赶的林可凡刚走出村口不久,远远的就见一帮人簇拥着向村子的方向走来。

    一行人挤在一起,将本就不宽的小路完全给占满了。本不像停留的林可凡只好无奈地站在小路边的茅草上,等他们走过后自己再赶路。

    等那帮人走近后,林可凡瞄了一眼,像是三四个官员围着一个中年人和两个青年人,不停地讲着什么,而听的人完全是心不在焉,甚至有一点点的不耐烦的神色。后面跟着几个像是随从或保镖类的人。

    几人从林可凡身边经过时,一伙人本没在意。但是其中的中年人正好向路边站着的人随意地瞄了一眼,刚转过头去,像是发现了什么,头又猛然扭了回来。盯着林可凡手中拿着的两节竹枝看。

    这两节竹枝林可凡觉得放在包里不方便,而且用它一路上还可以驱赶一下蛇和虫子,所以也就随意地拿在手上。不想被那中年人看到了。

    那中年人和旁边的一位个子比较矮的年轻人说了一句话。一听林可凡就知道他说的是韩国话。

    这两年,林可凡没事时学完了法语和德语后,看日语和韩语中有些中文,但意思和中文相差很大,一时好奇,就学习了一下这两种语言。现在虽然说不上精通,但一般的对话还是能听懂、能说的。

    那中年人一讲,林可凡就知道他看上了自己手中的翠竹枝了。皱了皱眉头,不动声色地站在原地没动,想看他们准备搞什么东东。

    两个年轻人听了中年人的话后,立即将目光转向林可凡,盯着他手中的东西看,然后叽里咕噜地交流了几句。

    旁边的一位胖胖的官员正口沫横飞、指手画脚地讲着什么,突然发觉得好像没人回应,扭头才看到自己请来的贵客正盯着路边的一个小伙子看,确切地讲是盯着人家的手上的东西在看。

    几位官员不解这个小伙子有什么好看的,但又不好出声询问,只好把目光转向身边另一位比较高的韩国人。估计他是翻译。那韩国人用拗口的中国话告诉他们说朴先生想看一看那小伙手中像竹子一样的东西。

    几位官员这才明白三位韩国人为什么站住了。不过他们心里想到竹子有什么好看的,山中多的是。但是这几人是好不容易请到县里来考察、投资的贵客,客人想什么还是最好尽量满足。让客人满意了,这样如果一大笔投资到县里,自己的政绩上又可以添一笔了。

    胖官员对身边的一位年轻人使了个眼色。那青年会意,朝着林可凡搭讪道:“小伙子,准备出去啊?”

    林可凡将他们的举动和眼神都收在眼底,也不动声色,淡淡的回到:“是啊。”

    那青年又说:“你手里拿的是什么?竹子吗?挺好看的啊。”

    “是啊。”

    看林可凡淡淡的神情,青年一时有点摸不清他的虚实。楞了一下,回头看看胖官员。在他们对话时,其他人,尤其是那三个韩国人支楞着耳朵听着。胖官员对那青年又使了个眼色,青年轻轻点了一下头,然后对笑着对林可凡说到:“我们这有位韩国来的客人朴正爽先生,对你手中的竹子挺好奇的,能不能借给我们看看?”

    “可以”说着林可凡将手中的竹枝递了过去。心里想“看你们能打什么鬼主意”。

    那青年接过竹枝,看了看,除了颜色绿点,亮点,也没什么特别的啊。

    他正在看着,那三位韩国人有点等不及了,看那青年没递过来的意思,中年人朴正爽忍不住皱了下眉头咳嗽了一声。

    听见咳嗽声,那青年反应过来,脸红了一下,赶快将那两节竹子递了过去。

    那中年韩国人几乎是从青年手中将东西抢了过去。迫不及待地接过东西,仔细看了起来。慢慢地,眼中的贪婪之色越来越浓。然后对身边的两个韩国人讲了几句。

    通过他们的对话,林可凡知道这三个韩国人是父子。那高个子是弟弟,充当他们的翻译。

    高个子韩国人对胖官员说了几句,胖官员马上点点头。然后装作一副和蔼的样子对林可凡讲:“小伙子,你是村里人吧?这次我们请韩国来的贵客到这里考察,准备投资,改善一下当地人的生活水平,这对你们可是大好事啊。我们当然要表示欢迎吗。这为朴先生很喜欢你这根竹枝,我们作为主人就大方一点,送给他们算了。反正这东西山上多的是,你以后再去山上砍一节就是了。小伙子,怎么样,我做主,就这样吧。”

    看着眼前这为肥蠢如猪的家伙,林可凡简直有点无语了。又不是他的东西,他凭什么做主?那个朴正爽的家伙肯定有点本事,竟然能看出这翠竹枝不是一般的东西,要不然也不会露出贪婪的神色了。而且看他们刚才对旁边官员介绍的东西心不在焉的样子,就知道他们根本就没到这里来投资的意思

    懒得和眼前的胖官员废话,林可凡直接对那三个韩国人说:“对不起,我不送人。”

    那官员见林可凡这么不给他面子,脸上顿时变色,气愤地哼了一声。林可凡看都不看他一眼,只是盯着那三个韩国人。旁边像秘书样的青年人见状赶紧出来打圆场,说到:“不送也行,我们出钱买。给你一百元行了吧。”

    林可凡瞄了他一眼,脸上露出讥笑的神色。那青年见林可凡没吭声,以为他觉得钱太少,就说到:“要不,给你二百元吧。”

    林可凡仍然就这么看着他。青年见林可凡仍不答应,脸上也有点不好看了,忍着气说道:“一根破竹枝而已,做人不要太贪心了。不要给外国客人留下不好的影响哟。那你说个价吧。”

    林可凡根本懒得理他了,只是有对那三个韩国人说道:“拿来,还给我。”

    旁边的几个官员听了,都觉得林可凡实在是太不知好歹了,心里禁不住想到“等回头查一下他是谁家的,到时不整死他实在是难消这口气。”

    那三个韩国人紧紧拿着翠竹枝就是不还,林可凡见状就准备上前去拿回来。高个子韩国人赶紧拦住他说道:“先生,别着急,别着急,我们出大价钱买,你说个价吧。”。

    旁边的胖官员见状气愤地说道:“你这年轻人怎么这么不懂事?你不知道别人是来考察的国际友人啊?你是谁家的孩子?叫你父母来。”

    林可凡实在懒得再和他罗嗦,伸手就将放在他们身后的竹枝躲了回来。看都懒得看他们一眼,转身就准备继续赶路。

    这时,胖官员旁边一个戴眼镜的中年人开口说道:“站住,你这竹枝时从山上砍的吧?你不知道这里不允许随便乱砍乱伐吗。而且这东西说不定是别人丢失是呢?”

    旁边的高个子韩国人听见后眼珠一转,赶紧说道:了,上个月我的一个朋友也来这里旅游,回去告诉我说他就在深林里丢失了一根这样的竹枝,这根跟他描述的很像,很可能就是他丢的那根。就是他给我们说这里有多么多么好,我们才来这里的。”

    那带眼睛的中年人立即接到:“你看,这不就是别人丢失的嘛。应当还给别人。”

    林可凡一听,心里想到,“怎么,明着强要不行,就开始扣大帽子了?平时你们还砍的少了?现在摆出一副清廉的嘴脸来了。见过无耻的,但没见过这么无耻的。这就是:没有最无耻,只有更无耻吧”

    想到这里,不由得有些愕然。见林可凡的表情,那几位官员一位自己说的话器作用了,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正在暗暗爽呢,只看见那年轻人停下脚步,讥笑地看着他们,说道:“你们知道为什么这里的年轻人都愿意出去打工吗?就是因为现在的狗腿子和不要脸的人太多,他们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干脆眼不见心不烦。”

    在众人愕然的眼光中,林可凡用韩语对那三个韩国人说到:“你们最好收起你们那贪婪的嘴脸,你们那点花花肠子根本瞒不过我。手不要伸得太长,不要一见到什么好东西就说是你们的。在中国你们最好老实点,别打着投资的名义到处招摇撞骗。”

    然后又对那几位官员说:“你们不用费心思了,也没必要去难为这里的村民。我根本就不是本地人。

    说完,转身就走,一会就消失在小路的尽头。留下一片震惊和不可置信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