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九章 救人
    这年轻人正是林可凡。本来他正在深林中寻找人参等药材,突然听到了枪响,于是顺着枪声传来的方向赶来。赶到时刚好看见吴建国有生命危险,于是在千钧一发之间救下了吴建国的性命。

    野猪扑了个空,更加的愤怒,转身朝林可凡站立的地方冲去。

    林可凡带着吴建国轻轻一闪,就躲开了野猪的再一次攻击。将吴建国交给陈国斌照顾,制止了一旁正准备开枪的人,冲着野猪冲了过去。

    野猪见有人竟然敢不知好歹地和自己面对面的交锋。像是尊严受到了挑战,红着眼睛朝林可凡冲去。

    林可凡见野猪冲来,将太极十三势的“单推势势”使出,野猪庞大的身躯顿时改变了方向,朝旁边的一刻大树撞去。

    野猪脑袋撞在大树上,树枝一阵乱晃,树叶纷纷落下。可能被撞懵了,野猪晃了晃脑袋,低头朝四周转了一圈,才看见对手。于是又不管不顾地冲去。

    故事再次重演。几次下来,野猪仍然纠缠不休,林可凡也有点恼火。若不是不想伤及它的性命,早就将它毙在了拳下。几人在旁边看的目瞪口呆,一个人赤手空拳对付一头将近六百斤的野猪精,要不是亲眼看见,几乎以为是在听笑话。

    深林里最凶猛的动物就是:一猪二熊三虎。野猪是凭借它身上那刀枪难伤的厚厚油脂在和其它动物交锋中占得优势。和别的动物打,完全不怕受伤,只攻不守,那种动物受得了?尤其是这么大的一头野猪,完全可以在深林里称为一方霸主了。

    野猪再次冲来,林可凡心里有点冒火,下手就有点重了,使出“化势”、“探势推势”,野猪庞大的身躯临空而起,朝远处的一刻大树砸去。

    轰的一声巨响,树枝不知折断了多少根。野猪这下被撞的不轻,半天都没站起来。

    李力勇刚准备开枪,被林可凡再次制止了。这么大的一头野猪十分难见,林可凡怜惜它的性命,决定放一条生路给它。

    野猪哼唧了半天,终于站了起来。可能知道自己不是面前这人的对手,清醒过来的野猪飞快的朝旁边的密林中跑去,转眼间就没了影子。

    见这么大一头野猪跑了,几人虽心有不甘,但毕竟别人救了自己这边人的性命,也不好多说什么。

    见没危险了,几人朝林可凡走来,表示感谢。

    互通姓名后,林可凡见刘泉枫的脸色不对,嘴角还有鲜血涌出,知道他受了伤。

    在深林里受了伤可不是好玩的,不及时处理很容易丢掉性命。林可凡上前检查了一下,发现脾脏被撞破裂,如过不及时修补好,很容易内出血而死亡。这里可是深林的深处,离最近的医院有好几天的路程。另外身上还有一些外伤。

    几人都发觉了刘泉枫的不对劲。陈国斌特种兵出身,知道他是内脏受了伤。外伤还好办,可内伤在这远离人烟的地方谁能治?

    正在一筹莫展时,几人就见林可凡取出几支银针,将刘泉枫的上衣撩起,扎入腹部的几个*即止住了出血;然后又将绕指柔取下,慢慢扎入腹部,催动真气,转化成灵气,刺激破裂部位的细胞生长,修补伤口。

    几人虽然不知林可凡做什么,但也知道他在救人,也就没上前制止,静静地在一边看着。

    半个小时过去了,林可凡将针收起,对几人说道:“性命已经无碍了,但最好还是尽早回医院检查一下。”

    听说刘泉枫没事了,几人长舒了一口气,尤其是陈国斌。他的任务就是保护几人的生命,如果刘泉枫出了事,都不知回去怎么交差。

    刚才看到林可凡身手那么好,现在又见他表演了一手针灸救人的绝技,几人都对他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这样一位身手高绝,同时又有一手救人绝技的人,都愿意能够和他交上朋友。虽然抱着感激之情,但这些从小在各种权势下长大的人,对他未必不是存了拉拢之心。

    可林可凡对他们没兴趣。看他们身上的装备知道他们不是一般人,林可凡也没想到去和他们深交。萍水相逢,自己只是刚好救了两个人而已。

    正准备转身走人,继续自己的事情。吴建国叫住了他说道:“不知道林先生住哪里?回去我们一定前去感谢救命之恩。”

    林可凡笑了笑遇即是有缘,我也不过是举手之劳,你们还是早点回去吧。我还有点事情就不陪各位了。”

    说完,不等吴建国再开口,转身几步就不见了身影。

    看着林可凡消失的地方,几人面面相觑。这也太夸张了吧,这还是人能达到的速度吗?

    林可凡并不是想卖弄自己的轻功,只是怕几人再说什么感谢的话,纠缠不清,干脆自己在他们开口之前早点闪人。

    不去考虑那几人的问题,林可凡继续在密林深处寻找着上好的滋补药材。

    已经在深林里转悠一个多星期了,还没找到什么好东西。其实自己也知道有些东西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但这是自己为家人做的一点事情,林可凡当然希望能越早完成越好。

    一大早练完内功,林可凡从大树上跃下。十几米的大树,轻飘飘的就跃了下来。

    从身旁的果树上,摘了几个野果吃。林可凡不怕中毒,因为他看见有一些小动物也吃这样的野果。味道还不错,汁水多而且挺甜的。

    继续上路,走了没多久,看见前面出现了一条沟壑,还挺深的,也不知是怎样形成的。

    一些天材地宝据说都是长在人迹罕至、背阴潮湿的地方。看着眼前的深深的沟壑,林可凡决定下去探查一番。

    搬了块大石头,顺着沟边滚了下去。这样一是可以探知这沟壑倒地有多深,而是可以将石头滚过的地方躲藏的一些野兽赶跑,顺着这里下去,可以减少许多危险。

    等石头到底,林可凡估计这里估计有个三四十米深。

    顺着石头滚过的线路,林可凡运转真气,借着一些枝叶,向下飘去。

    没一会就来到了沟底。林可凡站在一棵树枝上,看准下面没什么野兽,找了个比较平坦的地方跳了下去。

    一股**的气味扑面而来。这里几乎照不到阳光,光线十分昏暗。运转真气到双眼,眼睛紫色弥漫。现在可以清清楚楚地看见一草一木了,就连躲藏在树枝上的和树枝一个颜色的小虫子也看得一清二楚。

    只见不远处就有一种不知名的植物结着朱红的小果。林可凡不解在这阳光照不到的地方怎么还会有植物结果。

    不敢贸然去采摘,又向四周看了看,几棵灵芝映入眼中。没有急着去摘,林可凡继续观察着四周。除了一些小虫子,周围并没有什么危险。当然,林可凡也没去惹那些看起来似乎无害的小虫子,一切小心为上。

    沟底竟然还有一条小河蜿蜒而过,河水凛冽而清亮。在浅滩处还有一种银白色的小鱼在游动。洗了洗脸,喝了一口河水,还挺甘甜的。没受到污染的河水就是好喝啊。

    摘了一片灵芝,在河水里洗了下,林可凡将其放进嘴里咀嚼起来。有淡淡的灵气在里面。

    吃了一片灵芝,休息了一下,林可凡继续在沟底探查。

    也许是没有阳光的缘故,林可凡还看到了白色的小蛇盘在树枝上。“不知是不是白素贞的后代”林可凡心里打趣道。

    走不多远,前面传来了打斗的声音,但并不像是人在打斗。

    “难道是动物在争地盘?”怀着这样的疑问,林可凡悄悄的朝打斗的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