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八章 深林偶遇
    白山脚下的村民今天迎来了一位单身旅游的客人。看起来年纪不大,但长得却十分好看。村民们对那些长相出众的人,无论男女一律称之为好看。因为他们除了用这个词来形容外,也想不出其它的词汇了。

    这个游客不像其他的游客一样,不但没有在村子里寻找向导,也没带什么防身的利器,就背了一个小行囊,孤身一人穿过小村子向山上走去。还没等好心人提醒山上的危险,转眼之间人影就没入了茂密的树林之中。看到的村民忧心忡忡,生怕一条活生生的性命就这样丢在了深山老林里了。

    大家虽然担心,可也没什么好的办法,只能希望那孩子命大,能活着出来。

    两三天后,就在大家渐渐淡忘这件事时,村子里的人又被一群外来的人给吸引住了。只见有六个人,穿着很少见的高档旅行套装,背着大大的行囊。几人一看就是不一般的人物,长得都极其彪悍。

    几人走进村子,一戴墨镜的人问第一个碰到的村民道:“你们这附近的山上有大型的野兽出没吗?”那村民可能看呆了,就这么愣着没说话。身后一小平头说道:上了个傻子。吴哥,我们再去问问其他人。”

    那叫吴哥的回头瞪了一眼身后的小平头,说道:“小凯,别瞎说。”转过头见那村民还在发呆,不由地微微皱了一下眉头,心里也在想:“不会真碰上了个傻子吧?”

    刚准备从这个村民身边走过,那人像是才反应过来,问道:“你刚才说什么?”

    那吴哥又问了一遍,那村民连连点头说:啊,山上有野猪,熊瞎子,听说还有老虎。不过这些事我们村的陈老三最清楚。”

    “陈老三是谁?”

    是我们村最厉害的猎人,曾经猎到过三百多斤的野猪。”

    “那陈老三住哪?在家吗?”

    天正好在家。我领你们去他家。”

    “那就多谢老乡了。”

    在那村民的带领下,几人一起向陈老三家走去。在村民们好奇的目光中穿过村子,在最东头的一个小院门口停下了脚步。

    只见那村民在小院门口大声喊道:“陈老三,快出来,有人找。”

    随着脚步声,几人先见到一只黑狗从屋里窜出,后边传来一个嘶哑的声音问道:“谁找我?”

    等走近,几人看到这陈老三个子也不是特别高,也就一米七几的样子,相貌普通,但脸上的一道刺目的伤疤给他增添了几分彪悍的气息。一只黑色的大狗跟在他的身边,狗身上也有几处脱了毛,露出了被什么东西抓伤的痕迹。那狗也不叫,只是瞪着眼睛盯着这几位不速之客。

    那陈老三怀着狐疑的目光看着几人,然后问道:“不知几位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几天后,在白山的深林深处出现了几个人的身影。这些人正是由陈老三带路的吴哥一行。他们是进山来想打一两只大型野兽。虽然现在禁猎,但对这几人来说打猎还是小意思。

    吴哥几人都是几位比较有权势人的后辈。吴哥叫吴建国,是这个小集团的头头,爷爷是政治局的常委;小平头叫赵凯,外公是一位部队的高官,年龄是几人中最小的。其他几人一个比较胖的叫刘泉枫,父亲是一位副部级;其中个子最高的叫李力勇,父亲也是部队的,和赵凯的外公是上下级关系;另外一个一看就是几人中最精明的人叫陈海涛,外公是部级干部,父亲也是一方大员。最后一位个子比较矮的是特种兵出身,身手是几人里面最好的,叫陈国斌。他的任务是保护几人。

    几人虽然都是**,但平时也没干什么出格的事,就是喜欢打猎。而且他们对那些仗着长辈名头干一些仗势欺人的事的家伙也是十分不屑。这伙人都在部队训练过一段时间。虽然不能和部队比较厉害的士兵相比,但也比一般人要强上许多。其实来打猎也是为了以后在一帮朋友聚会时有一个吹嘘的资本。

    几天来,除了一些小的兔子、野鸡、松鼠等,大型动物一个也没看见。各种各样的蛇倒是见了不少。要不是有陈老三这个老猎手,还有陈国斌这位特种兵有经验,几人不知要被毒蛇咬上几次。别说打猎了,早就一命呜呼了。

    陈老三要不是看在有丰厚的报酬,早就不想带他们继续深入了。就是自己平常也极少进入这么深的地方。

    几人今天已经走了几个小时,感觉都有些累了,就找了个比较干燥的地方准备休息。

    刚刚放下行囊,生火煮点热汤,就看见那只陈老三带来的黑狗开始龇牙咧嘴地发出恐吓的呜呜声音。还没等几人反应过来,就听到不远处的丛林里传出了折断树枝的声音。几人立刻放下手中的食物,拿起随身携带的利器,有制作精良的弓箭、有寒光闪闪的匕首,还有两支猎枪,准备防范。

    随着吭哧吭哧的声音,一只巨大的野猪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陈老三从没见过这么的野猪,估计将近有六百斤重了。几个年轻人看见这头野猪,除了开始的惊愕,马上就变成了狂喜。看来今天终于可完成心愿了。等把这只野猪干掉,在旁边拍几张照片,拿回去还不得羡慕死自己的那帮朋友。

    还没等陈老三叫大家赶快躲开,拿着弓的赵凯已经对着野猪射出了一箭。

    本来野猪对这几个挡在自己前进路上的家伙懒得理睬,突然一支箭射到了自己的身上。虽然没给自己造成伤害,却也弄痛了自己。顿时狂性大发。

    赵凯看见射中了野猪,还没等欢呼,就见那支箭在野猪身上一弹,掉在了地上。

    野猪喜欢没事就在树上蹭,树脂就会粘在身上。时间久了,树脂在身上越积越厚,在野猪的体表慢慢形成一层厚厚的保护膜,一般的尖锐物根本难以刺穿这层油脂。

    野猪受到攻击后开始发狂,向着几人站立的地方冲来。

    陈老三见状,命令自己的猎犬冲上前去,缠住野猪。其他人赶快躲开。野猪对着冲过来的猎狗直撞过去。别看他体型庞大,速度却不慢。猎狗在这一撞之下倒飞了起来,撞到不远处的一棵大树上。

    几人见野猪这么生猛,端起弓箭和猎枪就是一顿乱射。弓箭毫无意外的全部被弹开,只是子弹在野猪身上留下了浅浅的几个血洞,却没能挡住它前冲的脚步。

    受伤的野猪更加狂暴了,照着最早朝它射了一箭的赵凯冲去。还没等赵凯来得及躲闪,野猪的獠牙已经近在咫尺了。离他最近的陈国斌伸手把他向自己的身边一拉,野猪擦着赵凯的衣服从旁边冲了过去,直直冲向了赵凯身后的刘泉枫和吴建国

    刘泉枫一个躲闪不及,被撞到在地,嘴角流出了殷红的鲜血。但好在没有被那两只獠牙插中身体,否则就麻烦大了。

    吴建国的身手还不错,向旁边一个侧滚翻躲了过去。

    几人相继反应过来,知道这家伙现在不是自己所能对付的,四散躲开,准备找好有利地形再射击。陈国斌赶紧跑过去,将刘泉枫拽到一颗大树后,让李力勇拿着枪,照顾着他。

    野猪冲去后,一个转身,看刚才被撞倒的家伙已经不见了,就又朝刚站立起来,还没来得及躲闪的吴建国冲去,一对獠牙直指他的肚子。

    陈国斌放好刘泉枫,看到野猪又朝吴建国冲去,飞身赶到,手持匕首,从侧面对这野猪的脖子划去。锋利的匕首只在野猪的脖子上划出了一道血口子,没造成太大的伤害,但却震得陈国斌的拿匕首的右手一阵发麻。

    吴建国在陈国斌的帮助下虽然躲过了野猪的这次冲击,但也被脚下的树根绊倒在地,坐在了地上。野猪好像是要报被打伤之仇才就是吴建国开的枪将它身上打了几个血洞旧低头直直地朝吴建国冲去。

    其他的人都来不及救人了,虽然几人都在部队训练过,但在这生死关头都有点惊慌,想开枪又怕伤到了吴建国。陈国斌正准备舍命去救人时,只见面前人影一闪,定睛一看,野猪冲了个空,吴建国正惊魂未定地站在一位年轻人的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