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 三师兄的电话
    刚打通家里的电话,还没开口,林可凡就听到母亲李红带着焦急的声音问道:“是小凡吧?你在哪里呢?怎么这么久都没个消息?你把我和你爸要急死了。你现在好吗?什么时候能回来?”

    噼里啪啦的一通话下来,林可凡楞了楞,都不知先回答什么好。等母亲停了下来,林可凡才一一回答了母亲的问话。得知儿子过两天就能回来了,李红叮嘱了几句路上小心之类的话,才恋恋不舍地挂断了电话。

    放下电话,林可凡静静地在原地站了一会。才举步向最近的饭馆走去。

    点好一荤一素两个菜,要了一晚米饭。林可凡开吃起来。边吃边回想母亲李红那焦虑的声音。是自己考虑不周啊。以前和师傅一起出来,这些都是师傅做的,有时在师傅的提点下给家里打个电话报个平安。这次自己第一次一个人外出,家人肯定很担忧,自己竟然忘记给他们打个电话了。儿行千里母担忧,以后一定要记住,不管到哪里,也要第一时间给家里人报个平安。

    吃饱饭,逛了逛,就回住的地方,准备早点休息,明天一大早就买票回去。

    离开学还有几天,林可凡终于回到了家。边吃着母亲李红做的可口的饭菜,边和父母讲了讲一路的趣闻。当然,一些危险的事情,是绝对不会提的。父母也感觉到了自己儿子身上的变化。不过他们都没说什么。只要儿子平安回来,其他的都不重要。

    等父母都去忙工作了,林可凡将假期作业取出来突击一下。虽然觉得这些作业做不做无所谓,但自己还是不想太过特殊,免得别的同学说闲话。

    虽然不停的修炼,但是自己身上的那种飘逸出尘的气质却怎么也无法遮掩。林可凡为这感觉有点苦恼。马上就要开学了,同学们看见了不知又会怎样议论。

    几天的时间里,边给父母准备一日三餐,边做暑假作业,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开学后,同学们果然对林可凡议论纷纷。又是年级第一,现在整个人的气质又都让人感觉有点自惭形秽。同学们不由得都隐隐和他保持了一点点距离,就是同桌李松对自己好像也没以前那么热络了。也许是差距太大,人们都会敬而远之吧。看着同学们对自己态度,林可凡也觉得无可奈何。

    日子就这么过去了。林可凡仍然是按照自己的计划来过着。

    这天,刚吃完饭,屋里的电话响了。李红接起电话,问了一下,就对林可凡说到:“小凡,找你的。”

    “我没给任何人留过电话啊,谁会找自己?难道是师傅?”想到这,林可凡马上跑过去接过电话。

    刚喂了一声,就听见话筒里传来的声音“小师弟吗?我是三师兄。我从师父那里要到你的电话号码的。”

    通过三师兄的解释,林可凡才明白这个电话的目的。

    其实这一切的缘由还是林可凡自己惹出来的。

    最近,孙小刚他们部队所在地迎接了一次上级的检查。他们的上级首长李少将也陪同检查人员前来。等检查完了宴请上级检查人员时,李少将突然发觉自己的老部下刘上校引起咳嗽的肺病像是好了,一问才知道这是孙小刚的一个亲戚给治好的。

    本来李易峰走之前已经交代过徒弟孙小刚,叫他把林可凡给刘上校治病的事情隐瞒住,让刘上校也不要去宣扬,免得到时林可凡的麻烦多。可这是自己的老首长问,两人不好隐瞒,但在饭桌上人多嘴杂,又不能讲的太明白。

    看到他俩的样子,李少将知道他们可能现在不方便说,但心里也有一点不太舒服。也就没再追问,将话题岔了开去。

    吃完饭后,刘上校和孙小刚来到老首长住的地方,将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因为孙小刚知道李少将也有严重的肺病,是在打仗期间,考虑问题时烟抽的太多了,又没有好好休息引起的。而且年纪大了,浑身关节也不灵活了,一到阴雨天,难受的很。这次看见刘上校顽固的老肺病都能治好,心里肯定也想知道是在哪里、谁给治好的。自己也好去求治。

    听了孙小刚和刘上校的解释,李少将才释然。无论谁知道困扰自己这么久的老毛病能够治好,都会心动的。虽然李易峰说不让宣传,但也没说不让林可凡再给人治病。

    孙小刚给师傅去了个电话,将这事讲个了师傅听。李易峰考虑了一下,同意林可凡去安市一趟,但不能打扰他的正常生活,只能等林可凡放假了再去安市。然后告诉了孙小刚林可凡家的电话,让他自己和小师弟说。

    孙小刚得到电话号码,立即给林可凡通了话。他从师父那里得知自己这个师弟每个假期都要外出,现在提前打个招呼,就是让林可凡好安排时间。

    得知事情的原委,林可凡答应三师兄一放寒假就到他那里去,然后再回爷爷家过春节。

    孙小刚给老首长说了一下自己这个师弟的时际情况,李少将很豪爽地说:“没问题,反正已经这么多年了,也不急这一时。到时我再来一趟就是了。”

    放寒假了,林可凡如约来到安市。刚下火车,就看见三师兄站在一辆越野吉普车旁等着。

    汽车径直从站台开出,驶向了部队所在地。

    没有去三师兄家,汽车直接开到了部队宾馆。和三师兄一起,林可凡走进宾馆大堂,乘电梯上到八楼。

    会客厅,一位头发已经花白的、穿军装的老人坐在沙发上,刘上校和黄中校陪在一边,正和老人说这什么。

    听见敲门声,刘上校马上站起来一边去开门一边笑着说:“我们的小神医来了。”

    打开门,看见林可凡,刘上校楞了一下。孙小刚和林可凡和他打了个招呼,走了进去。刘上校关好门,跟在后面也回到了会客厅。

    孙小刚给双方介绍了一下。林可凡知道这老人就是自己将要医治的病人李少将。

    李少将虽然知道林可凡还在上高中,但看见本人这么年轻,还是觉得有点难以置信。但他身上一种飘逸出尘的气质,又有一种让人说不出的感觉。如果非要说什么,那就是给人一种亲和力。

    几人聊了一会,林可凡在和他们聊天的时候看了一下李少将的面孔,微微皱了一下眉头。李少将也在不停地观察这个年轻人,虽然林可凡只是微微皱了一下眉,而且时间也很暂短,但还是被李少将看在了眼里。

    李少将呵呵笑道:“怎么?小神医看出什么了吗?是不是很麻烦?”

    听见老首长这么一说,旁边三人立马紧张地看向林可凡。

    林可凡也没多说什么,让李少将伸出左手,将手指轻轻地搭在他的手腕上。

    过了一会,林可凡放下手说道:“李将军,你的情况和刘上校的稍有不同。不知你最近检查身体没有。我对你实话实说,但你也不必担心。你的肺部现在有一个小肿瘤,如果你不相信,你最好明天去医院检查一下。如果你相信我,虽然麻烦点,但我还是可以治好你的。如果你觉得没什么信心,去医院治疗也行。”

    听说老首长的肺部长了一个肿瘤,三人都很惊讶和意外。李少将听了后也一惊,毕竟肿瘤不是什么小事。几人都知道事关重大,商议了一下,还是决定第二天先去检查一下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