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四章 可敬的人
    林可凡刚一走出防沙林,就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只见许许多多的老人,男男女女都有,人人都穿着洗得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的军装,佩戴着各种奖章,满脸肃穆,面朝着绵绵的大山,行着军礼。

    林可凡不想因为自己而影响到这些老军人。出了防沙林后,就静静地站在林边,看着这眼前的一幕。虽然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但他们肃穆的神情,却让人有一种敬佩的感情在心中涌动。

    等这些老人慢慢散去,林可凡才缓缓地跟着老人们,向他们住的地方走去。

    已经有人看见了林可凡这位不速之客。只见一位满头银丝的老人走到林可凡身边,满脸询问的神情。毕竟这个地方很少有人来,而且这么年轻的单身一人更是很少见。

    看见老人看着自己,林可凡赶紧走上前一步,对老人说道:“老人家,您好!我姓林,是一位旅游爱好者。迷了路,不知怎么就转到这里来了。不知这里是什么地方?”

    银发老人听了林可凡的解释,没说什么,只是盯着他的脸看。等到林可凡都被看得有点不知所措了,老人才点点头,用满口的鲁地音说到:“饿了吧?跟我来吧。”说着就转身走了。

    林可凡楞了一下,赶紧跟着老人的步伐追了上去。

    走了有将近有十几分钟,转过一个山坡,林可凡眼前呈现了一片老旧的平房。有的房屋顶上还冒出了袅袅炊烟。

    看着老人们都一个个走进一间间的房屋。林可凡也跟着银发老人走进了其中一间小平房。

    进去一看,房屋里除了简单的家具,基本上没什么电器。屋顶上吊着一盏白炽灯,现在虽然是大白天,但屋中的光线还是有点昏暗。

    老人叫林可凡自己坐,倒了一杯水给他。林可凡赶紧双手接过,连连称谢。

    老人笑了笑,叫他先坐一会,然后就向旁边的一间小屋走去。过了一会,从小屋了传出了劈材和舀水的声音。

    林可凡刚放下行囊,就听到老人叫他的声音,赶紧走了过去。

    原来老人是叫他来先洗洗脸。林可凡谢了谢,接过老人递来的脸盆,在老人的指点下,从水缸里舀了一些水,从行囊中取出洗漱用品,端到门口去洗脸了。

    等林可凡洗完脸,将脸盆放回去时,看见老人正在下面条。林可凡走上前,问需不需要帮忙,老人朝他挥了挥手,叫他在屋里坐会就行。

    过了一会,听见老人的叫声,林可凡赶紧走进小屋,看见老人正在盛面。接过老人递来的面,林可凡谢过后,就端到外面的桌子上。等老人也端着面出来,坐在桌子旁边,林可凡才坐下来,和老人一起吃面。

    碗里就是普通的面条,放了点青菜和香油,还有一个荷包蛋。林可凡注意了一下,见老人碗里也有荷包蛋,就没有啃声,慢慢地吃完了碗里的面条。

    吃饭时林可凡见老人没讲话,也就没啃声。等吃完饭,林可凡刚想表示收拾碗筷,老人朝他摆了摆手,让他放在桌子上。林可凡知道老人是要问什么,就规规矩矩地坐着。

    老人看他的样子,就先笑了笑说到:“小伙子,别紧张。我看你的样子也不像坏人。你是哪里人?怎么到这里来了?”

    林可凡恭恭敬敬地回答了老人的问题。对于为什么到这来,林可凡还是按照原先的回答,又说了一遍。不是林可凡想对老人撒谎,只是有些事说说出来别人相不相信是回事,就是解释起来也很麻烦。于是林可凡只好在这个问题上撒了一个无关大雅的小谎。

    老人虽人对林可凡的回答还抱着一丝怀疑,但也觉得无关紧要,每个人可能都有一点小秘密,只要不干违法乱纪的事情就行了。

    林可凡见老人没再问他什么了,就好奇的问道:“老人家,你们刚才是……?”

    们这帮老家伙是在怀念一位老人,王将军。”老人回答道。

    通过和老人的交谈,林可凡才明白自己是在什么地方,这些老人又是一些什么人。

    银发老人和其他老人一样,都是五十年代初,随着部队来到这里,治理荒漠。他们只是当年千千万万青年军人的一部分。随后有一批响应祖国的号召,怀着崇高的理想和情操的女青年,也加入了进来。她们除了治理荒漠,建设当地的家园,还有另一项使命,就是和这些青年军人组成家庭。

    为了祖国,他们把自己的青春和热血全部洒在了这片陌生的土地上。

    一位丁姓的老人,除了夫妇两人,子女也留在了这里,继续接过父母的重任,在这片土地上耕耘者。

    一位姓王的老人,在当年和他的女友一起在开渠灌溉棉田时,因为水渠溃口,为了保护棉田不被大水冲毁,俩人双双跳进水里,用身体去堵溃口。女孩刚好来了例假,经冷水一激,生了一场大病。等医生告诉她,已经永远失去了做母亲的权利时,禁不住泪流满面。

    病一好,女青年就准备复员回家,而且不告而别。而那位王老人家,听说后赶紧追了去,将女青年追上后说:“你身体好时,我们就按身体好的样子过,你现在身体不好了,我们就按身体不好的样子过。没孩子就没孩子。”没有豪言壮语,只有朴实的表白。现在只剩下老人一个人,老伴前几年去世了。

    还有一位姓张的老人,年轻时因为意外,伤害到了腰部,原先将近一米七的个子,现在只剩一米五了,生生缩了近二十厘米。这得忍受多大的痛苦?为了不耽误别人女孩的青春,直到现在还未婚。一年四季他的屋子里都要生炉子,不然身体受不了寒气的侵袭。

    当年他们的老首长王将军来看望他们时,问道还有多少老光棍、老和尚时?许多五、六十岁的单身老人为了不让老首长为自己操心,都谎称全部成家了。

    随着银发老人的缓缓道来,这样的事情还有许多。

    他们为了祖国,为了一个理想,将自己的一生奉献在这里。还有许多人已经长眠在此。

    王老将军去世后的遗愿,就是将自己的骨灰撒在这片山林里。当撒骨灰的专机来到这里时,所有的老人都穿上了军装,举手敬礼为老首长送行。然后每年的这一天,老人们都要穿好军装,祭奠自己的首长。

    林可凡听着,心潮起伏。多么令人敬佩的一群人啊。他们从不考虑自己,心中永远装的是祖国、是别人。他们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可就是这朴实无华的情操才更让人敬佩。

    本来林可凡想休息一下,就准备上路。听了这些可歌可泣的故事后,他决定在这里多呆几天,为老人做点什么。

    钱,对老人们来说并不重要,为了钱,他们也不会在这里一呆就是一辈子。而自己身上的钱对于改善老人们的条件也是杯水车薪。

    老人们在那艰苦的时期,或多或少都留下许多隐疾。现在正是这些隐疾困扰这他们。林可凡觉得用自己的针灸技术尽量为这些老人们减少点痛苦。

    和银发老人说了一下自己的打算。老人看他这么年轻,不相信他能有多好的医术。再说很多老人的病已经是顽疾,几乎是不能医治好的。不过想到他是一片好意,也就没说什么。

    知道老人不相信自己的医术,林可凡也不多说什么,只是叫老人伸出手,给他号了一下脉。

    老人的身体还好,除了风湿外,也没什么大的毛病。

    林可凡取出银针,扎在老人腿部的**位上,缓缓渡过一丝灵气到风湿的部位。

    双腿关节处传来的丝丝暖意,令老人睁大了眼睛。等林可凡收针后,老人感觉自己双腿关节处的酸痛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说不出的轻松感觉。

    在银发老人的帮助下,林可凡尽力为这些他敬重的老人们医治。虽然有些疾病靠针灸和灵气已经不起多大的作用了,因为有些老人的生理机能已经快到油枯灯尽的地步了,灵气的冲刷也不起作用。但林可凡觉得只要有一丝希望,就尽全力。每天都快将身体里的真气耗光才休息。

    入夜,林可凡就不停地修炼着,以期第二天能有更多的真气为老人们调理身体。

    一个星期过去了。林可凡看时间已经差不多该回家了。才和老人们依依不舍地告别。

    经过为老人们医治,林可凡不知道的是受益的不仅是那些老人,还有他自己。

    这段时间他的真气修炼因各种机缘精进太快,可是他的体悟却没能跟上。这些老兵的故事冲击着他的心灵,对他的精神上也是一种修炼。情操升华,心胸更加的宽阔,心智也开始慢慢成熟。这就将他本来在修炼上存在的隐忧无形中消除掉了。

    进入最近的城市,找了一家宾馆,好好清洗了一下。在老人那里,光顾着去为老兵们治病了,根本没顾忌自己。现在一切都告一个段落了,人也放轻松了,这才想起自己得好好清理一下自身了。

    洗去一身的灰尘污垢,林可凡觉得人清爽极了。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林可凡愣住了。自己什么时候变样了?不是外貌有多大的变化,是整个人的气质,有一种钟秀与身的感觉。难道这是灵气盘踞在身体的每一处而造成?

    清洗完,休息了一下,林可凡走出宾馆,准备去吃点东西。

    经过前台时,前台的女服务员都看呆了。“什么时候我们宾馆里入住了这么一位人物?”在她们还在发花痴时,林可凡已经走出了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