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 神秘的遗址
    这一片废弃的断壁残垣看起来占地面积不小。通过遗留下厚实的墙壁,能够想象得出原先这肯定是一片宏伟的建筑群。但经过不知多少年岁月和风沙的侵蚀,已经完全看不出它的外貌了。

    历史上消失在沙漠中最有名的就是楼兰古国了。

    举世闻名的楼兰古城处于西域的枢纽,在古代丝绸之路上占有极为重要的地位。我国内地的丝绸、茶叶,西域的马、葡萄、珠宝,最早都是通过楼兰进行交易的。许多商队经过这一绿洲时,都要在那里暂时休憩。

    楼兰王国从公元前以前建国,到公元消亡,共有年的历史。王国的范围东起古阳关附近,西至尼雅古城,南至阿尔金山,北到哈密。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王国逐渐在世界上消失了。究竟为什么会消亡,直到现在仍然是一个谜。

    曾经人类生活的天堂,现在已经湮没在茫茫沙海中了。

    难道这就是曾经的楼兰遗址?林可凡想到。我不会有这么好的运气吧?这都能让我在躲避风沙时碰到?可是按照地理位置来看,这应当不是楼兰遗址。难道这是一座和楼兰一样,消失在沙海中的城市?

    怀着这样的疑问,林可凡在这片明显是人类建造的、曾经有人类活动过的建筑遗址中转悠,期望能够发现点什么遗留下的、能够说明这是什么地方的东西。可惜,已经仔细看了大半个区域,除了沙,就是沙化严重破败的墙壁。连一点人类活动过的痕迹也无法察觉。

    转了半天,什么也没发现,林可凡慢慢失去了继续探究下去的愿望。找到一个四周墙壁相对比较完好的地方,林可凡就地坐下休息,喝点水,补充一下能量。

    看看时间,太阳就快下山了。林可凡决定今晚就在这里过一夜,明早开始继续旅程。

    吃饱喝足,林可凡静静地回忆了一路上自己的心得和感悟。他觉得最大的收获不是功力的精进,而是心境的提升。经过这一场生死考验,林可凡明显觉得自己在心性上的修炼要精进了一大步,为今后的修炼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慢慢的,进入修炼状态,等到月上中天,林可凡突然感觉有一股股灵气从地下破沙而出。这股灵气竟然比他在沙漠绿洲是感觉到的灵气还要浓郁。四周都是灵气,而且越来越多。林可凡加快真气运行的速度,尽力吸收多的灵气。

    正当林可凡为大量的灵气而欣喜时,突然感觉百会**那股凝聚的灵气像是复活了一样,贯通了百会和外界。顿时,充斥在这周围的灵气像找到一个宣泄的口子,无数的灵气从百会**顺着经脉贯通而下,完全无视林可凡真气运行的线路,就着么从上而下,灌入他的身体内。

    林可凡开始还在为大量涌入的灵气而高兴,但随着涌入灵气越来越多,已经将经脉和丹田充满了,而且完全无法按照原先经脉运行的线路运行,他已经意识到即将到来的危险。

    渐渐地,经脉开始胀大,刺痛着林可凡的神经。除了经脉,现在全身到处都是灵气,林可凡感觉到仿佛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在胀大、分裂;再胀大、再分裂。

    林可凡拼命的想要将灵气纳入既定的线路上,可这一切都是徒劳的。

    那造成这一切的、原先盘踞在林可凡百会附近的灵气似乎在为这股灌下的灵气充当先锋一样,在林可凡的身体里飞快的向下褪去。仿佛识途的老马一样,迅速的向林可凡的左手拇指上奔去,接着就钻进了拇指上的玉扳指中。

    像是为灵气又打开了一条通路,更多的灵气向玉扳指涌去。仿佛一个无底洞张开了大嘴,无论多少灵气涌入,那玉扳指也照收不误。

    随着灵气涌入玉扳指中,林可凡终于感觉到灵气不再对自己的身体感兴趣了。慢慢地,不再有灵气从百会涌入,仿佛百会**已经对外关闭了一样。

    林可凡集中刚才为抵抗剧痛而显得疲惫的精神,再次运转经脉中的灵气。一点点地,灵气开始按照林可凡真气运行的线路流动了。慢慢灵气运行的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快。七个周天完成了,还没有停止的趋势。林可凡趁势继续运行下去,直到完成第八个周天,灵气运行的速度才缓慢下来,渐渐停止。

    虽然经脉中的灵气已经转化成真气存储在丹田中,但还有大量的灵气在身体的肌肉、骨骼、内脏、血液等各个部分,在每一个细胞中,没法将其归拢到经脉中。想了半天,林可凡也没办法解决这个问题,只好任这些灵气呆在原来的地方了。

    睁开眼,林可凡发现大量的灵气仍然在朝自己涌来,但都被拇指上的玉扳指吸收了。

    随着吸收的灵气越来越多,玉扳指开始发出洁白的光芒。

    等到这一切结束时,夜晚已经过去了大半,启明星已经开始在天空中闪烁。

    林可凡将玉扳指放到眼前仔细看着。现在仿佛除了表皮薄薄的一层壁,玉扳指内好像全是流动的灵气,光晕流转,像已经具有了生命一般。林可凡想如果将其放在手心,它会不会破空而去呢?

    这样的一个东西戴在手上,十分显眼。林可凡想了想,将那块叶子形状的玉佩从脖子上取下,解开红绳的绳扣,再将那玉扳指套上,和叶子玉佩放在一起,挂在胸前,用衣服遮住。

    做好这一切,林可凡站起身,练习了一下拳脚。除了更加的流畅和运转如意,也没有什么别的进步了。倒是轻身功法,现在运转起来,身子像没有了重量一样,轻飘飘的,仿佛一阵风来,就可以乘风而去。足不动,意念所到之处,身体已经飘到那里。是飘,不是跃。

    林可凡大喜,全力运转之下,只见一片灰蒙蒙的影子在四处飘荡。上纵下跃,轻灵无比。再高的墙,也是一飘而过。

    玩够了,林可凡回到原先的地方,开始点喝水补充能量。

    等太阳升起,林可凡继续探究此地。凭他现在的身手,剩下的地方,到日上三竿时就探究完了。依旧是什么也没有发现。

    在这片断壁残垣的边缘,林可凡坐了下来。突然想到,昨晚的灵气是从哪里来的?现在怎么一点也感觉不到了?难道都被玉扳指吸收完了?好像不可能啊?

    静静地想了想,林可凡记得自己好像感觉到灵气全部是从地下飘出的。可是从地下的什么地方呢?难不成要将这一片的地下全部翻开?那要多久的时间?而且是在地下多深的地方呢?

    摇了摇头,将这些不切实际的问题赶出脑海。

    休息了一下,林可凡决定继续赶路。

    掏出指南针,想确定一下方位,可是指针却在不停地摆动,显然有什么东西干扰了指南针的磁性。看来这里是越加神秘了。

    可是林可凡已经失去了继续探究下去的兴趣,只能留待下次有机会再来探究吧。

    既然指南针不准了,那就依靠太阳吧。看了看时间,再看了看太阳现在所处的位置,大致确定了一下前行的方位,林可凡腾身而起,向前奔去。

    大约前行了有半个小时的时间,感觉应当已经出了磁干扰区,林可凡再次掏出指南针。果然,指南针已经不再摆动,修正了一下方位误差,林可凡继续向前赶去。

    后面没有再碰到什么奇怪或特别的事情,一路顺畅。接下来的几天,林可凡继续尝试将身体各处残留的灵气聚拢到经脉中。可身体里的灵气可能已经和细胞结合在一起了,完全无法归纳入经脉,林可凡无论怎样试也没用。后来也就放弃了。

    令林可凡感到既奇怪又高兴的是,虽然天气仍然向往常一样炙热,但是他却很少再感到饥渴了。每天喝少量的水,吃一点东西就足够了。难道这就是灵气留在身体里的好处?

    凭着轻身功法,林可凡前行的速度大大加快了。

    又过了几天,终于能看到远处的防护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