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枯木拳的突破
    高一年级的学习结束了。寒假时林可凡本想出去历练一下,但放假时间太短,而且还要回老家看师傅和爷爷奶奶,过春节。七算八算时间就不够了,林可凡只好安心的在家陪家人。

    暑假之前,林可凡就决定到西北去看看。一放假,林可凡和父母说了一下,就背起行囊出发了。

    倒了两次火车,林可凡终于到达了目的地。听着大街上仿佛来自异域的音乐,嗅着空气中浓烈的一种食品作料的香气,林可凡在这座西部的大城市中慢慢地逛着。

    见识了传说中师徒四人经过的山脉,品尝了香甜多汁的水果,林可凡慢慢向人烟稀少的沙漠边区走去。

    准备好了足够的水和粮食,在当地人的口中了解了一些在沙漠中生存的注意事项,谢绝了好心人善意的劝告,林可凡开始向沙漠进发。

    经过大片的人造防沙林,林可凡向沙漠中行去。

    入目是一片片看不到尽头的黄沙,沙丘此起彼伏,连绵不绝,向远处延伸着。空气中的炙热的气息,灼烧着人的呼吸系统,呼出的气息仿佛也被火烧过一般。林可凡运转真气,才感觉好受一些。

    入眼除了黄沙还是黄沙。林可凡已经在沙漠里行走了将近一天,什么人影也没看到。除了自己,谁还会没事往沙漠里跑?林可凡自嘲的想到。看着不尽黄沙,视觉已经开始产生视觉疲劳。林可凡告诫自己,千万不能放松精神。喝了一口水,润润干枯的嗓子,林可凡靠着指南针,继续向前行走。

    太阳终于下山了,炎热也被慢慢刮起的风吹散,开始褪去。林可凡明白沙漠里的温差极大,万不可掉以轻心。看也看四周,在附近找到一个避风的地方,支起帐篷,准备休息。吃了一些干粮,看了看四周,觉得没什么危险,林可凡开始坐下修炼真气。

    经过这么多年的修行,林可凡现在真气在经脉中已经可以运行六个周天。慢慢吸收空气中稀薄的灵气,一丝丝地将其转化成真气,存储在丹田中。

    这里的灵气虽然稀薄,但也比城市中那种严重污染的空气要强。一夜就在这静静的修炼中渡过。等太阳升起时,林可凡已经收拾好行囊,行走在前行的路上。

    三天,林可凡就这么孤寂地行走在无边的沙漠中。感受着令人发疯的寂静,看着时不时在沙堆中露出的白骨,林可凡感受到生命在此时的弱小。滚滚黄沙,仿佛似是一头凶猛的怪兽,睁着眼睛,盯着一切有生命的地方,随时准备将其一口吞下。

    下雨了?林可凡从修炼中醒来,看着这在沙漠中极其难得一见的景观。雨下的并不大,但是能感受到空气中已经有了一点湿润的味道。

    再次进入修炼之中,林可凡感觉到四周不再像往常那么寂静,传出了轻微的响动,仿佛有什么东西从无尽的黄沙下爬出。

    林可凡警惕的听着传入耳中的细微声音,运转内力到眼睛。慢慢的眼睛中的紫色开始变浓。这时,林可凡就可以在稀朗的星光下,看到周围细小的东西。

    慢慢地,林可凡将绷紧的神经放松下来。原来他看到的不是什么危险的怪物,而是一些生活在黄沙下的耐旱小动物钻了出来,享受这难得的细雨。

    这时的沙漠仿佛活了过来,各种细微的声音不停的传入林可凡的耳中。蝎子、蛇和其它一些林可凡叫不出名字的小动物,纷纷出动,或寻找食物,或繁衍后代。

    原来沙漠中也不是什么生命也没有,而是躲藏在黄沙下,等有合适的时机再出来。生命就这样慢慢的传承下去。

    突然,林可凡像是领悟了什么,再想抓住它,这一丝感悟却已消失。

    雨停了,太阳也已经升了起来,沙漠又恢复了往常的样子。

    林可凡正在行走时,仿佛觉得左手前方有什么东西在晃动。

    停下脚步,仔细看去,一座人来人往的城市仿佛在不远的空中呈现。林可凡知道那是海市蜃楼,是空气的折射造成的。站在原地,静静地看着这难得一见的奇妙景观。大自然真的十分神奇。

    慢慢地,一切虚幻的东西消失了,林可凡叹了一口气,继续按照预定的线路行走。

    又两天过去了。林可凡现在全身上下到处都是黄沙,感觉十分难受。可是在这里最珍贵的就是平时人们最不珍惜的水资源。除了喝,每一滴水林可凡都保存了起来,绝不浪费。

    这日,行走在沙漠之中是,林可凡突然感觉到迎面吹来的微风中有了一丝湿润的气息。难道前面又在下雨?林可凡感到不解。自己不会这么好运气吧,竟然在沙漠中能看到两场雨?微微调整了一下方向,顺着湿润空气的方向走去。

    突然,一片绿洲出现在眼前。四周静悄悄地,一条小河静静地在绿洲中流淌穿过。绿洲的小河的两边绿草茵茵,不知名的小白花在微风中轻轻的摇摆着。

    感受着空气中的湿润,林可凡知道这不是海市蜃楼,而是一条真是存在沙漠中的绿洲。

    林可凡内力运转,依靠轻身功法快速地向着绿洲跑去。空气中的湿气越来越大,林可凡仿佛感觉到自己快要干裂的皮肤也在贪婪地吸收着空气中的水份。

    来到绿洲,也顾不及去看四周的景色,林可凡快速放下行囊、脱掉衣服,欢呼着跳进小河中,畅快地游着。

    洗净一身的黄沙灰尘。林可凡躺在绿草之中,嗅着小白花发出的淡淡清香,林可凡慢慢地睡着了。

    一路行来林可凡真的是太累了。除了抵抗炎热酷暑,还要随时防备脚下可能产生的流沙造成的危险。最令人难以忍受的是那种孤寂,在这千篇一律的黄色面前,没有方向,毫无生气,时间久了,人的精神难免会产生压抑。毕竟林可凡刚满十七岁,这时别的花季孩子还在享受着美好的生活。

    感受到一丝凉气,林可凡醒了过来。睁开眼,看到太阳已经落了下去,天空布满了星星。

    打开行囊,用随身携带的工具熬了一小锅汤,林可凡美美地吃上了一次热乎乎的饭。这段时间吃干粮都快让他反胃了。

    休息够了,林可凡开始修炼。

    内力在体内经脉中流转,林可凡发觉这里的灵气竟然十分浓郁。浑厚的灵气在体内运转六个周天后,没有像往常那样停下,继续运转着。终于完成了七个周天的运转,灵气转化成真气,归入丹田。

    林可凡从入静中醒来,脸上带着惊喜,不敢相信自己终于完成了七个周天的内力运转。

    静静地感受了一下身体,丹田的真气比以前浑厚了一倍。

    站起来,林可凡开始练习拳脚。练完太极十三势,又练了春雨指法。觉得还没尽兴,林可凡开始打起枯木拳。

    感受着这怡人的气息,枯木拳将拳头四周的空气都带上了一分惨烈的气息。慢慢地,林可凡的拳脚慢了下来,直至停了下来。前几天的明悟又袭上心头。

    无边无际的黄沙仿佛吞噬了周围的一切,可这一小片绿洲却又顽强地生存着,给有幸来到此处的旅者提供生存下去的希望。

    林可凡又开始一招一式打起枯木拳。这时拳风带起的气息虽然没有刚才那么惨烈,但林可凡却觉得招招之间衔接的十分流畅,威力一拳大过一拳。大喝一声,林可凡将平时打不出气势的最后三拳一气完成,最后一拳打出,开始四周的空气仿佛刹那间都失去了生命,紧接着却又仿佛一股强烈生命的气息涌来,四周的空气都为之呻吟。

    保持着最后的姿势,林可凡呆了呆。“原来如此,拳脚之间内力运行时还要保留三分”他心里想到。枯木拳法虽然招招带着惨烈的杀气,但枯木逢春雨,又发新芽。一拳好比自然枯萎一次,而留存的三分内力就像春雨,为下一拳提供新的生气。一枯一荣,枯荣相伴,自然变迁,生生不息。最后不是枯,而是荣,这才符合自然宗体悟自然、修炼自身的宗旨。

    仿佛眼前豁然开朗,以前练习太极十三势时生涩的问题此时也明了了。果然,留存三分力后,太极十三势打得是浑然天成,流畅无比。

    如果不是生生压住自己激动的心情,林可凡都想长啸一声,来发泄心中的喜悦之情。

    感受着浓郁的灵气,林可凡决定在此休整几天,将自己的体悟再加深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