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小偷
    家长会之后,林可凡才明白原来成绩太突出了也会有太多的麻烦。

    先是班主任谈话:首先对他的成绩表示祝贺,然后希望他能立足于本班,期望他以后能为班级的荣誉继续做贡献,并表示下次排座位时一定把他排在最好的位子上;

    然后是学校教导主任谈话:希望他再接再厉,然后表示如果他愿意进入尖子班,一定安排进去;

    最后父亲林宝荣也加入了这个谈话的队伍来:好好学,争取次次拿年纪第一,有什么要求尽管提,绝对满足。

    对于班主任和教导主任的好意,林可凡婉转的拒绝了。

    班主任张老师见林可凡最终留在本班,终于放心下来。

    对于同学们的怀疑、敬佩、不屑等各种议论,林可凡根本没放在心上。

    虽然有一些小小的微澜,但生活不久又恢复了平静。除了任课老师更加的关心外使他稍微有点不自在外,林可凡认为自己的生活终于又回到了考试之前。

    星期天后做完作业,林可凡决定到书店去买点英语听力方面的资料,来加强一下自己的听力。

    自从练功以后,林可凡觉得自己的记忆力越来越好。虽然没有达到过目不忘,可也可以一目十行,看过还不容易忘记。对于英语,他现在的词汇量已经不比参加四级考试的学生少,差的只是听说的能力。

    在买英语听力资料的时候,看到旁边的法语和德语书,好奇地翻了一下。觉得有些地方和英语挺像。于是就顺便买了一本法语初级入门的书和磁带,决定在没事时也可以学学。本来他是想连德语书一起买,可转眼一想,还是别好高骛远了,就又放下了。

    买完书,林可凡向步行街走去。自从来到东江市,还没有来这里逛过,今天正好经过。

    今天是星期天,步行街上人很多。林可凡随着人流信步逛着。看见自己感兴趣的店就进去逛逛。

    从一家专卖店出来,林可凡正往前走时,看见不远处有一个戴耐克帽子的小青年尾随着两个背包的小姑娘走走停停。一见这人,林可凡就知道他是干什么的,毕竟在汉市在师傅的指点下没少见这样的人。

    林可凡知道现在的小偷很少有单独行动的。向四周看了一下,立即发现了在不远处还有三个染着各色头发的年轻人若即若离地跟着那戴帽子的青年,时不时眼睛还向四周快速扫一下。

    林可凡不露声色地慢慢靠近戴帽子的青年,眼睛看着周围的店铺,眼光瞄着那青年。

    戴帽子的青年跟了半天,终于等那两个女孩和一大帮人交错的时候找到了下手的机会。拉开一位穿浅绿色女孩的背包,手刚想伸进去,就觉得手肘一麻,手不由自主地碰到了那女孩的肩膀上。

    女孩以为是碰上了流氓,回头瞪了那青年一眼,却没发现背包的拉链已经被拉开。戴帽子青年赶紧装作无意碰到的样,向女孩道个歉,从旁边走开了。

    望风的三人见行动失败,慢慢地和那戴帽子的青年走到一边会合。问清楚是怎么回事后,其中一个像是头的轻轻的骂了一句笨蛋,然后指使其中的一个将头发染成黄色的小年轻继续跟上。

    同样的事情再次重演。这时那女孩也觉得有点堵对劲了,发现自己的背包已经被拉开。赶紧检查了一下里面的东西,发现没有任何东西丢失。拉好背包拉链,将背包放到胸前。断绝了小偷下手的机会。

    今天那几个小偷郁闷的要死,以为自己碰到了霉星,多次出手,全部失败。再次失手后,几人也发觉有点不对劲了。警惕地向四周瞄着,看到底有什么人在和他们作对。半天也没有什么发现后,几人商议了一下,快步朝步行街旁的一条小巷里走去。

    林可凡在一家买鞋子的店铺里看见那几个家伙走了,也懒得跟下去,继续逛了一下,然后到汽车站准备做公汽回家。

    世界上就有这么巧的事,林可凡又在车站看见了那几个小偷,而且竟然和林可凡上了同一辆公汽。

    随着拥挤的人群挤上汽车,林可凡慢慢挤到那几个小偷身边。

    四个小偷瞄准了一个站立着的昏昏欲睡的中年男子,趁有人上下车的机会,挤到他的身边,将他围了起来。

    一个小偷趁刹车的机会将手伸入那中年男子的裤兜,就觉得手背一阵刺痛,忍不住叫了一声,将手迅速收回。然后满眼惊愕的样子,向四周的人看。

    林可凡对这几人已经非常恼怒,下手不再留情,也不想再遮掩,盯着那几人看。

    四个小偷也发觉了林可凡的目光,对他露出威胁的眼神。见林可凡不为所动,仍然盯着他们看,就慢慢挤到他身边,准备教训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刚好车子到站,林可凡从他们身边挤过,哼了一声,挑衅地看了几人一眼,朝车门走去。

    四个小偷感觉自己受到了极大的挑衅,跟着林可凡下了车。见那几人跟来,林可凡装作没发觉,向前走去。

    现在的小偷真的十分猖獗,还没走到偏僻的地方,几人就已经将林可凡围了起来。旁边经过的人见状赶紧绕道而行,怕惹祸上身。

    林可凡被几人围住,也不惊慌。只是静静地盯着他们。

    其中像头的家伙对林可凡说:“小子,挺嚣张的嘛,竟然敢多管闲事。”

    林可凡淡淡地问道:“你们想怎样?”

    “不怎么样,就是让你花钱买点教训。”

    林可凡不再说话,只是淡淡地看着他们。过了一会,见四个人还只是围着他,也懒得再和他们罗嗦,就准备从旁边走开。

    几人一见,顿时就火了,这么不把他们放在眼里的人还没见过。黄头发伸手就想揪住林可凡的衣服。林可凡轻巧一让黄头发的手就落空了。

    林可凡皱了下眉头,说到:“你们不要太过分了。”

    那头一听,不乐意了,招了招手说:“一起上,废了这小子。”说着,从兜里拿出一把弹簧刀。

    林可凡本来只是准备就这样算了,见这家伙竟然动起了刀子,心中顿时一冷。动刀子的性质就不一样了。林可凡也懒得再废话,身子在四人身边一转,几个家伙还没反应过来,就看见林可凡已经离他们几米远了。呆了一下,几人才发觉右手也有些发麻,使不上力气。

    林可凡用春雨指点了几人手臂上的几个*手臂上的经脉略微的受损,5年之内估计不能使力。但随着时间,经脉慢慢恢复,几年后手臂就会正常。林可凡只是给他们一个惩戒,但毕竟他们还年轻,如果残废了,对他们的家庭也是一种负担。而且林可凡也觉得自己没有权利代替政府机构来审判他们。只希望他们经此一事能够反省一下,那也算是林可凡做了一件有功德的事情吧。

    四人事后去了几家医院也没能看好手臂的毛病,这才知道自己遇见了高人。除了像头的家伙不知悔改外,其余三人都洗心革面,不再干为非作歹的是情。这是后话,在此不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