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分离
    宁省省会汉市

    炙热的太阳终于落下,空气中的温度似乎并没有下降多少。

    一老一少两个人走进了市中心的一片鱼龙混杂的城中村。

    这里原先是一片农村,随着城市建设的扩张,周围的农田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栋栋高楼大厦和宽阔的马路。失去农田的农民用得到补偿的钱,在家原先破旧房屋的地址上盖起了小洋楼。

    农民以能盖起自己的房子为一生的奋斗目标。现在手中突然多出一笔巨款,又不知该怎么用,就把房子往大、往高处修。你家盖三层楼,我家就盖四层;你家的房子有一百平米,我就造一百二十平米。相互攀比之下,小楼是越来越多。可屋里的人口还是那么多,多出来的房间怎么办?城市建设需要大量的人,附近和偏远地区的富裕劳动力就闻讯蜂拥而至。他们出卖体力,收入不多,可也需要一个住处。资金有限,只能找便宜的地方,城中村就成了理想的选择。

    时间久了,进城的务工人员、大学毕业想留在省城的还未找到工作的大学生、躲避追查的流窜犯、出卖色相的年轻人等都在这找到了自己暂时的落脚地。

    这里的房屋基本上都是建造在原址上,根本没有规划的概念。这一片地区的道路就是各家房屋之间的距离,七扭八拐,新住的外来人员很容易转晕了方向;一到天黑,连路灯都没有一盏。这里就成了犯罪的温床。流窜犯的乐园。

    这一对像是爷孙的组合是前不久才搬来的。找的是一家看起来租户少,环境较好的三层楼的顶楼。

    这两人每天早出晚归,周围的人都不知道他们是干啥的。房东曾经问了一下,老者回答说是来城市找人的。至于要找什么人则没说。

    房东见多识广,每天来这个城市找人的人多了去了,也就不再多问,只要按时能收到房租就行,管你是干什么。

    俩让你每天都留恋在车站码头,人员混杂、人流量大的地方。混迹于一帮出苦力的人群之中。但他们有和别的苦力不同,从没见他们主动去揽活,只是在一边呆着,也不和周围的人聊天,只是不时地看见老人再对年轻人讲着什么。

    他们的这一反常的行为曾引起了一些有心人的关注,但从没见他们做什么,就那么呆着。时间久了,关注的人也就少了。

    等晚上车站人流散去,在一些偏僻的地方又出现了这一老一少的身影。也不干什么,只是无目的的闲逛。

    这一个月,在城市的各个角落上演的各种骗人的伎俩、昏暗小巷里的偷窃、打杀,为了生存和利益铤而走险,欺骗和被骗等,这一切的背后,都有两双眼睛在不为人所察觉的地方,默默地关注着。

    有时候一个抢劫单身女子的蒙面家伙逼近目标,刚准备动手,就会莫名其妙地感觉双腿一麻,扑通一声摔倒在地,半天也难以站起来,只好眼睁睁的看见目标跑掉;有时一伙骗子的计划马上就要完成了,就发觉被骗者像是发觉了什么,赶快向人多的地方冲去,留下骗子呆在原地,满头雾水,不知道哪里露了马脚。

    这一切,每天都要上演一两次。可这些和每天出现的各种各样的阴暗事情比较起来,完全不能引起关注。

    直到大约一个月后,有人才发觉这俩人已经好几天没出现了。有倒霉的犯罪分子也感到现在办事比前段时间顺利多了。

    回到爷爷**林可凡开学的时间已经很近了。这次林宝荣夫妇无论如何也要求林可凡去东江市读高中。毕竟那里的教学质量要好一些。为了儿子以后能读个好大学,这次无论林可凡多么反对,林宝荣夫妇也不妥协。

    在家陪爷爷奶奶休息了几天,林可凡去师傅那里继续练功。

    近两个月的外出旅行,林可凡的心境又有了新的提高,突破了修身层次。除了枯木拳外,其余的拳脚功夫已经有了李易峰七八分火候。尤其是轻身功法,全力之下,犹如一道轻烟,比师父也不逞多让。两人比试起来,就只能看见两个虚影,在小院四周游荡。

    突破修身,进入养性境界,李易峰双眼的紫色慢慢褪去,只十几天的时间,已经比原先浅了一半。林可凡自己觉得,至少没有以前那么显眼了。

    这天,完成一天的修炼,李易峰叫林可凡在凳子上坐下,对他说:“师傅现在已经没什么可教你的了,医术已经超过了我,在书画和棋方面你也颇有天分,如果不是走上了现在这一条路,你在这些方面将来也会取得不俗的成就的。至于拳脚功夫,要勤于练习、多多揣摩。功夫大成也是指日可期。

    “这段时间在外行走,对你以后的修炼会有很大的帮助,以后放假就自己到外面走走,体验一下人情世故、山川大河。等你高中毕业再来一趟就行了。等你去东江市后,师傅也要趁现在筋骨还行,到处走走。

    “我们自然宗的宗旨是体悟自然、修炼自身。你的心性这么多年来师傅也了解了,知道你不会恃强凌弱。但少年心性,一时兴起,估计就会头脑发热,干些令自己后悔的事情来。师傅唯一要求你做的,就是以后你每天都要用蝇头小楷写满一张纸,一笔一划都要规规矩矩。写错一字,全部重写。

    “知道你不是个懈怠的孩子,但有时练功不是时间长就会效果好,要懂得舒缓张弛。

    “你明天在家陪你爷爷奶奶,准备一下行李,后天走时就不用来了。我们师徒以后还有的是时间见面。以后一切都要靠自己,凡事要多思量。这么多年,师傅也没送你什么,这个玉扳指是我们自然宗传下来的,就送给你了。”

    说完一句,林可凡就点点头,表示记住了。

    看着面前乖巧的徒弟,李易峰心里充满了喜悦。

    “行了,你回去吧。”李易峰摆摆手,把林可凡想要说的话堵在嘴里,向屋里走去。林可凡见状,跪下向师傅的背影可了三个头,等师父进屋后,才走出小院,关好院门。再次看了看这个陪伴自己成长的地方,慢慢向家里走去。

    在家好好陪爷爷奶奶呆了一天后,林可凡一人向车站走去。上车前,林可凡四处张望,直到坐在座位上,也没看见期望中的身影。只能略带失望的心情看着车越开越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