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针灸与打靶
    “个人快要晕了,不可置信地看着林可凡。心里都在想:难道他以为这是感冒?三五天就能好。

    “主要是拖的时间太长了点,恢复有点慢。”林可凡以为军官嫌时间长了,解释道。

    几人面面相觑。他们可都知道肺病的难治。那军官不知吃了多少药,挨了多少针,也没见有多大的好转。难道今天在听笑话?

    其实这病对林可凡来说确实不难,凭借针灸,将真气转换成灵气,滋润受损的部位,很快就会解决问题。林可凡既能吸收灵气在经脉中运行形成真气存储在丹田,也能将真气转化成灵气。这是他在讲春雨和九阳两种针灸技法融合后无意中发现的。要不然他也不会这么快达到大成。

    听林可凡这么一说,杜子海和孙小刚都满脸惊疑地看着师傅。他们知道师父会医术,但原先看师傅治病好像也没这么神奇吧?难道这小师弟比师父的医术还厉害?师傅只传了他们师兄弟三人武功,并没传医术,只有大师兄经常和师傅出去给人治病,了解一些医药知识。看小师弟还是个少年,能有这么高明的医术,说不定是这几年师傅的医术又有了提高,所以才会名师出高徒。

    他们却不知这病虽然李易峰也能治,却没林可凡这么轻松。估计得针灸加草药才有把握。主要是没林可凡那将真气转化成灵气的本事。

    那军官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心里就有些不太相信,虽然知道李易峰可能身手不凡,但这个少年就是天才也才能学几年啊?中医不比西医,那是越老越厉害。但这时说出来怕是会让人难堪。也就随口问了一下:“那什么时候可以开始?”

    “吃完饭,休息一会就可以开始了。”林可凡说。

    这时刘梅过来招呼大家吃饭,大家纷纷起身,把这事先放到了一边。

    取出杜子海从沪城带来茅台,一行人分宾主坐下。孙小刚打开酒瓶盖子,先给师傅倒了一满杯,然后给在座的每人倒满,就连林可凡也倒了一小杯。

    林可凡尝了一小口,刚开始觉得口腔里挺辣的,等咽下肚,过了一会就觉得一股暖流从胸腹中升起,暖洋洋的。感觉还不错。

    觥筹交错间,一伙人谈的热火朝天。在部队少不了要聊到枪械。听他们谈起枪械,林可凡不由得竖起了耳朵。

    男孩子大都对枪械感兴趣,听他们谈论打靶射击比赛的事情,羡慕的很。孙小刚看到他的那副样子,对他说:“只要你治好了老刘的病,我就带你去练练枪。”见师父没表示反对,林可凡立刻兴高采烈地说:“没问题。”

    酒足饭饱,在沙发上大伙又聊了一个小时,林可凡进屋从自己的行李中取出一套金针。拿了一把凳子,叫刘上校官把上衣脱掉,坐在凳子上。刘上校官虽然对他表示怀疑,但这时也不好扫兴。就按林可凡说的脱掉上衣,露出精壮的上身。

    林可凡将几支金针**胸腹部的*在背部靠近肺叶的**位扎下一针,输出一股真气,控制着进入他的肺部。先用真气将肺部内表面的一层烟垢样的东西剥落掉,然后将真气转化成灵气,滋润着受损的肺部。开始刘上校还一副懒散的表情,过了一会,就感觉肺部像是有针扎过一样,有点刺痛,然后像是有一股清流流过,刺痛的感觉消失了,肺部传来了凉凉的感觉,十分舒服。

    旁边的人除了李易峰相信自己徒弟的水品平,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外,其余的几人都围在林可凡身边。开始大家先是看到刘上校的眉头微微皱起,不由得心想,坏了,不会治出毛病来了吧?孙小刚刚想说什么,就见刘上校又露出了一副舒服的表情,就将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又过了十来分钟,林可凡将针取出,站在军官背后,双手贴在他后背上。输出一股真气到肺部。那军官只感到肺部有什么东西顺着气管猛往上冲,嗓子痒痒的,一阵猛咳。只感到嗓子里咳出了什么东西,赶紧吐在一边的垃圾桶里。顿时人感到神清气爽,十分舒服。

    林可凡收回双手说:“好了,基本上没大问题了,再针灸几次就能让你一觉安稳睡到天亮。

    旁边几人见吐在垃圾桶里黑糊糊的东西,又看见刘姓军官舒服的表情,相互看了一眼,几乎怀疑是在做梦。杜子海和孙小刚想到:没想到小师弟的医术这么高明了。而那旁边看的黄中校则是满脸惊异,没想到这少年有这么一手本事。

    刘上校又试着咳嗽了几声,感觉比以往舒服多了,再没有那种肺部传出轰隆隆的声音了。朝林可凡一竖大拇指说到:“真是神了,十多年来从没这么舒服过。”然后对孙小刚说:“你师弟好本事。多少专家都没办法的顽疾他三下五除二就搞定,比那些专家还厉害啊。”又对林可凡说,明天和小刚来叫他去打靶。

    林可凡又给他双腿针灸了一下,将关节处的炎症化去,自然是手到病除。刘上校活动了一下关节,以往膝盖关节处的刺痛奇迹般地消失了。

    针灸完毕,见时间已晚,两人赶紧告辞回家。

    第二天一大早,等林可凡调息完毕,和师傅出门转转时,看见操场上已经到处都是操练的队伍。整齐的队伍,矫健的身姿,嘹亮的歌声,一阵阵铁血的气息扑面而来。

    刚回到门口,就碰到刘上校官来叫他去射击。

    到了靶场,刘上校从旁边的士兵手中拿过一杆步枪,讲解了一下射击要领,林可凡开始了实弹演练。一会孙小刚也走了过来,看师弟打靶。

    按照讲解,林可凡打出的第一枪就打了个八环。然后调整了一下握枪的姿势,瞄准靶心,扣动扳机,一个漂亮的十环。多年的锻炼,林可凡对自己身体控制已经到了很敏感的程度,再说靶子距离也不远,才五十米。凭他多年锻炼的眼神,就跟在眼前没什么区别。一连打出几个十环。

    刘上校对孙小刚说:“你以前教过他打靶了?”

    “没有啊。我也是昨天才见到他的。”

    “难道有别人教过他?李老会吗?”

    “应该不会吧,从没见他用过枪啊。”

    “也许他在别处练过。”

    “也许吧。”

    两人正说着,一组十发子弹已经打完。林可凡放下枪,笑眯眯地朝他俩走去。

    等孙小刚问过林可凡,听说他这是第一次打靶,旁边的刘上校官虽然惊讶但也不奇怪,这样的人虽说少,可也见过几个。

    刘上校说:“怎么样?比一比?”

    “好啊。”林可凡跃跃欲试。

    孙小刚在一边当裁判。

    刘上校率接过旁边士兵递过来的步枪,先开枪。

    “十环”报靶员报出靶数。

    林可凡紧跟着也扣动了扳机。“十环”。

    一阵枪响过后,刘上校打了9可凡竟然打了个满环。

    刘上校看着靶数,不相信自己竟然输给了一个刚摸枪的小屁孩,满脸郁闷。

    “怎么样?还要多打几枪吗?”刘上校问道。

    “今天就算了。不知你们这还有别的枪支吗?明天我试一下别的枪支行吗?”

    约好第二天的时间,孙小刚带林可凡朝家走去。

    中午吃饭时,孙小刚把林可凡今天靶场的表现说了出来。笑道:“你们没看到老刘的表情,听说小凡是第一次摸枪,比试竟然输给了一个小孩子,他那个样子,活似见鬼了一样。太好笑了。”

    刘梅在旁边说道:“老刘什么样的部队强人没见过,他自己就是个神枪手,在枪法上谁都不服。输给了小凡,当然要郁闷一阵了。”

    第二天,按照约定的时间,孙小刚带着林可凡来到靶场。只见今天有十几人在,除了几个穿军官服的,还有几个精悍的士兵。

    原来听老刘说孙小刚家来了个射击天才,把他吹的牛得不得了,大家都来看看是不是真的。部队的几个神射手听说了不相信,也跑来看看一个毛头小孩能强到什么程度。

    林可凡不知道这些,以为今天部队安排了什么训练。偷偷问了孙小刚一下。

    孙小刚让他放心。虽然他心里明白是怎么回事,但没告诉林可凡。

    在大家的目光中,林可凡狐疑地走进靶场。今天的枪械桌上摆了好多种型号的各式抢支。今天是孙小刚亲自给他讲解各种枪支。各种手枪、步枪、微冲,还有一把狙击步枪。常用枪支全齐了。

    孙小刚讲解一种,就先打一枪示范一下,然后林可凡就接过去开始练枪。每支枪都打十发子弹。

    除了微冲和狙击步枪外,每种枪支经过一两枪的调整,然后就是枪枪中靶心。

    看到周围人表情,林可凡也明白这些人是来看自己打枪的。虽然心中有点不解,不过现在正打得兴起,也就没管那么多。

    等到周围的人看到林可凡用微冲进行连续点射还能枪枪中靶心,不由得都惊讶了一下。要知道微冲的后座力比其它的枪支要大许多,连续点射打十环,就是一般是神枪手估计也不能保证自己可以打出这么变态的成绩来。不过林可凡靠着自己的春雨指法锻炼出的手指敏感程度,加上强悍的身体素质,用微冲打出连续点射来也不是什么难度。

    孙小刚把狙击步枪的要点讲解完后,没再做示范,只是让他自己打。听说狙击步枪可以调整射击距离,林可凡兴趣大增。

    狙击步枪不是瞄得准就可以打准,还要考虑风向、风速外部等因素。

    三百米,一枪中红心;

    五百米,一枪中红心;

    八百米,第一枪有点偏,整一下,还是来这时的风速有些改变,刚好将林可凡第二枪的调整抵消。又调整了一下瞄准,静心感受一下风速和风向和刚才的有什么不同,稳稳地射出这一枪,果然,正中靶心。

    将距离调整到一千三百米。根据刚才的经验,沉心静气,静静地感受周围的变化。周围的人也静悄悄地,人们都在等着这个看起来还是毛头小孩的家伙还能给大家带来怎样的惊讶。三分钟过去了,林可凡还是没开枪,又过了三分钟,林可凡等到刚好一丝风也没有的间隙,扣动了扳机。十环。周围响起了热列的掌声。

    林可凡对自己的这一枪也很满意。放下枪,站起身子,朝周围的人群腼腆地笑了笑。

    只见一穿大校服的人走过来,对林可凡说到:“小家伙,多大了?到我们部队来怎么样?”

    林可凡看了看他说:“今年1还在读书呢。”

    “没关系,只要你愿意,明天我就给你学校下调令,把你弄到部队来。”

    碰到这样的事,林可凡一时不知说什么好,但又怕他真去下什么调令。只好硬着头皮说:“我还没考虑呢,不过我父母都希望我能考大学。”

    “那就考部队院校,也不用考了,特招,怎么样?”

    “可我父母想让我华大和南大。”

    见林可凡这么说,大校也不好再勉强,只是说:“回去和你父母商量一下,如果想来,就和孙小刚说一声。”和孙小刚吩咐了几句,然后就转身走了。

    等人群散去,林可凡和孙小刚回到家把今天的事对李易峰说了。李易峰对他说到:“其实这一切都是你自己太出风头引起的。如果你在后面的射击中能够稍微收敛一下,估计就不会有后面的这些事了。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以后要记得,不要什么事都表现得显眼。要知道凭你现在学的一些东西,如果你不懂得收敛,以后会引出许多麻烦事来的,不利于你以后的提高。”

    林可凡想了想,觉得今天自己是太欠考虑了。一时兴起,也没顾虑那么多。听了师傅的一番话,暗记在心,今后自己可得表现得普通一点。

    吃过饭,二师兄杜子海先回去了。毕竟那么大一个公司,每天有很多事情等着他处理。

    又呆了几天,除了给刘姓军官治疗肺部和双腿关节的风湿,林可凡连小院的门都没出。

    等一治好刘姓军官的顽疾,李易峰就带着林可凡离开了安市。因为这几天李易峰差点被孙小刚烦死。每天都在念叨林可凡来部队的事。并说上级给了他说服师弟家长的任务,他也是被逼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