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二师兄和三师兄
    飞机平稳降落在虹桥机场。走出出口,远远就看见一人在拼命地向着他们招手。林可凡知道那一定是二师兄杜子海。果真,一走近,就听到那人在大喊:“师傅、师傅,在这里!”一个老帅哥级的中年男子和一个身材高挑的中年美妇女在不停地向他们招手。

    据师傅讲,二师兄年轻时也是一风流倜傥的人物,不知俘获了多少纯情少女的芳心。幸亏师傅管的严,不敢在外胡乱来,不然不知道要留下多少风流债。后来还是师傅看他一天到晚没个正形,找了上海一家书香门第家的女子,命令他好生对待人家姑娘,他才停止了风流的生活。

    二师兄的外貌对那些养在深闺的纯情少女有很大的杀伤力,人家姑娘对他一见倾心,二师兄浪荡久了,对这样的纯情少女也是颇有好感,也是十分倾心。就这样,那女子成了林可凡的二师嫂,就是站在二师兄旁边的美妇。师傅就是他俩的介绍人。

    师徒一见面,又是一阵寒暄。师傅给他们相互做了介绍,林可凡又得到了二师兄的一顿猛夸,搞的他十分不好意思。二师嫂看到林可凡十分喜爱,抓着他的手不停的问。等到取好行李,一行人出了机场大厅。

    林可凡现在不再是什么车子都不懂的初哥了。看到二师兄开的车,知道是别克商务。只是不知道这车是借的还是自己的。这次是李易峰坐在杜子海的旁边,林可凡被二嫂拉着坐在了她旁边。一路行来,二嫂不停地给他介绍这周围的建筑景致。

    到了二师兄住的地方,林可凡也就明白他也是个有钱人。

    杜子海的岳父在沪城是还有点地位人,在岳丈的大力帮助下,杜子海和妻子开了一家房地产公司,经过多年的经营,现在在全国也排得上前列,资产比大师兄多得多。两人生有一对双胞胎,一男一女。就这,杜子海还觉得少了,若不是岳丈怕影响不好,压着他,只怕他还要生一两个才行。杜子海比陈江平还要大一岁,但是他入门比较晚,也只能屈居老二的位子。两个孩子都在父母的公司里工作,准备将来继承父母的公司。

    等晚上杜子海的两个子女都回来后,林可凡看到了这一对性格迥异的兄妹。哥哥杜宽为人精明,见到林可凡后热情中带着一点点客气,完全一副商场精英的架势,和他父亲的豪爽性格完全不像。妹妹杜洋则像没长大的中学生一样,对林可凡好奇的不得了,不停的问东问西,完全继承了她母亲的性格,热情地令林可凡在心底大呼吃不消;她就是在李易峰的面前也没有半分拘谨,不停地撒娇,逗得李易峰开怀大笑。

    第二天去拜访了一下杜子海的岳父、岳母,陪两位老人吃了一顿饭,就告辞了。

    其后的一个星期,杜子海带着林可凡逛遍了沪城。十里洋场名不虚传,高速发展的城市,日新月异。对比平京和沪城,林可凡觉得这是一个到处充满了商业气息的城市,人人皆为利来、利往,人与人之间在彬彬有礼中又带着一种疏离。两个城市各有各的特色,也各有各的不足。也许是地域的不同,造成了城市发展方向的不同。

    不过林可凡觉得这一切都和自己没太大的关系,自己只是一个观光客,好好享受这一切就行了。

    等到李易峰向他们提出准备离开沪城时,杜子海对师傅说:“师傅,我也有段时间没见到三师弟了,这次我和你们一起去,到时我还要找他算账。”

    最后的一句话搞得李易峰有点莫名奇妙。杜子海见师父问起,就打倒苦水说:“知道您在我这,三师弟一天至少三个电话,不停地追问你们什么时候去他那,他不敢打扰您,就不停地骚扰我,还威胁我说如果我留您在沪城待得时间长了,他就派兵把我的公司给封了。这个武夫,就知道欺负我这个二师兄。您在平京的时候,大师兄说他打个电话问了一下,就不吭声了。他还真当我这个二师兄好欺负不是?”

    知道是师兄弟闹着玩,李易峰只说了句那就趁早吧,然后转身走掉了。

    飞机降落在西北古都安市。走出机场林可凡也没见到接机的人,不由得感到十分诧异,可有不好问,就用询问的眼神不停地瞄向师傅。李易峰看他这样,就笑着说到:“一定是你二师兄搞的鬼。”听师傅这么说,杜子海嘿嘿笑着说:“我故意不告诉老三你们到大的时间,这次我给他搞个突然袭击。等他听到消息,肯定是鸡飞狗跳了,想想他的狼狈样就爽。”林可凡听了感到无语。这二师兄几十岁的人了还像小孩一样,真不知怎么形容他好。

    三人拦了一辆的士,一路杀向林可凡三师兄的住地。

    等下了的士,林可凡发现这是一个部队所在地。杜子海拿出电话,拨了一个号码。接通后说到:“孙小刚,师傅已经到你门口了,快来接吧。”林可凡只听见师兄的手机里传出啊的一声大叫,然后就是椅子倒地发出的巨响。杜子海不等对方讲话,嘿嘿笑着就飞快的挂了电话。

    没一会,就见一辆越野车从营房里向岗哨门口飞驰而来,然后一个急刹车,停在他们旁边。从车里跳下一个穿军装的结实汉子,快步上前,朝李易峰喊了声师傅。看到站在一边的杜子海,怒目而视,刚准备上前,想了想又停下来朝他比划了一下拳头道:“等会再和你计较。”杜子海嘿嘿一笑,奸计得逞的样子。

    看到旁边的林可凡,孙小刚说道:“你一定是小师弟小凡了。”

    林可凡点点头,叫到:“三师兄好。”

    孙小刚哈哈一笑伸出双臂给他来了个熊抱。林可凡感觉这个三师兄力气真大,全身骨头给他勒得隐隐作痛。林可凡稍微运了运气,才感觉好受些。

    孙小刚松开双臂,拍着他的肩膀说:“不错,一般人被我这么勒一下,绝对不好受。你轻松的就受了下来,不愧是小师弟。”

    听他这么一讲,林可凡有点哭笑不得。什么事啊这都是。只能在心里嘀咕着估计这三师兄脑筋比较大条。

    将行李甩到车上,孙小刚又风驰电掣地将车开进营房,林可凡看见里面到处都是训练的士兵。

    将车停在一个小院前,孙小刚把最大的一个包往杜子海身上一扔,然后将剩下的大包小包往身上一背,推开院门当先走了进去。

    走过两边种满了花草的小院,推开房门,孙小刚朝屋里大喊道:“梅梅,快出来,我师父来了。”

    刚走进屋,林可凡就看见一穿军装的女人朝他们走来。见到李易峰他们微微一笑道:“师傅、二哥,你们来了。路上辛苦了吧,快进来坐。”然后又对林可凡说:“小凡吧?我们家老孙经常提起你。快做下,我去给你们倒茶。”

    泡好茶,又端出一些水果放在茶几上。孙小刚的妻子刘梅对他说:“你陪师傅他们先聊,我去买点菜,中午我坐几个菜招待你师傅他们。”

    中午吃完饭,刘梅安排好房间,让李易峰师徒休息一下。

    傍晚,林可凡正和师傅、师兄讲话,就见三师兄和两位穿军装的中年人走了进来。

    孙小刚大声对李易峰说到:“师傅,我带两个蹭酒喝的来了。”

    李易峰站起身,两个中年人快走几步,伸出手说:“李先生,不请自来,蹭顿酒喝。”

    李易峰原先见过这两人。一个姓刘军衔上校和孙小刚一个级别,一个姓黄,是个中校。

    孙小刚在一边说到:“师傅别和他俩客气,就是俩酒鬼。”

    李易峰知道他们这是在战场上培养出的感情,原先就看过他们之间相互开玩笑。笑了笑。

    几人坐在沙发上聊着天等开饭。其中一个额头有个疤痕的刘姓军官见林可凡不停地瞄着自己的双腿,就笑着问道:“这位小兄弟,怎么我裤子上有花啊?”

    林可凡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不是,我觉得你的双腿可能有点问题。您是不是一到阴雨天双腿关节发胀?感到酸痛?”

    那军官惊奇道:想到这做也一位小神医呢。”又对孙小刚到:“这位是……”

    孙小刚说:是林可凡,是我一远房亲戚,路过这,和他长辈到我这住几天。”

    两人知道李易峰和孙小刚的关系,见他没明说,心里也明白了这少年和孙小刚是什么关系。

    李易峰在一旁说到:“我这晚辈对医术略有心得,言语之间若有失礼之处,还请你别介意。如果你信得过的话,就让他帮你看一下。”

    “哪里,哪里。我这是老毛病了,看了许多医生都不行,这么多年了,也就懒得管他了。如果不麻烦,就请这位小兄弟帮我看一下。”刘上校说到

    林可凡伸出右手,搭上他左手腕,暗地里发出极细的一股真气,顺则他的经脉探查过去。过了一会,对他说到:“你的肺部像是被烟火气严重熏过,导致受损。所以会经常干咳。晚上阴气重,会咳的厉害一些,影响你的睡眠。”

    你都能看出来?”那军官问道“我这是在参加反击战时,被敌人发射大量的炮弹爆炸时产生的硝烟熏的。可以治好不?”

    林可凡看了他一眼,没想到他真上过战场。就对他说到:“可以,只不过这段时间尽量不要抽烟。”

    一听不能抽烟,军官有点傻眼了。部队的有几个不好抽几口烟的?犹豫了一下问道:“治疗时间有多长?时间太长可能烟瘾忍不住。”

    “估计要一个星期”

    “一个星期?”除了李易峰外,其他几人都瞪大了眼睛,一副不敢相信的神色。

    “最快也得5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