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少年修行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的一个仲夏,在北省东江市的一家医院里,随着一声嘹亮的啼哭声,林宝荣的孩子出生了。是个带把的小子。本来林家一直以为都是个女儿,算命先生和周围的邻居也说是个女儿。为此,赶来照顾媳妇的林宝荣的父母还有点闷闷不乐。谁知刚出世的孩子和所有半仙们都开了个玩笑,也给大家上了一课:半仙的话果真不能信。

    听到孩子平安出世的喜讯,而且还是个小子,爷爷林国平乐得嘴都何不拢了。林宝荣有二个哥哥,一个姐姐,大哥和姐姐生的都是儿子。但是小儿子的孙子多了对老人来说还是要宝贝点,哪个老人不喜欢儿孙满堂呢!林姓在北省东江市也算是名门望族,但老林家和那些名门望族一点关系也没有,要有也只能说一句五百年前是一家而已。老林家祖籍在白省下的一个小县城,附近就是有名的出野人传说的自然保护区。

    小家伙打小就体弱多病,手脚总是软绵绵的,走不了不久的路就走不动了,拿个小凳子都费力。晚上睡觉总是抽搐,一摸身子总是半边热半边凉。三天两头往医院跑。什么补品啦、偏方啊用尽了,小家伙的体制也没什么变化,该病的照样病,父母不知费了多少心;为这,小家伙四岁了,也没能去成幼儿园。哪家幼儿园敢收一个病秧子?把别的孩子传染了怎么办?人家家长没意见?孩子的父母忙于工作,没时间总是陪着他。开始由爷爷奶奶在东江市帮忙照看。可时间一长,老人想老家了;所以只好由爷爷奶奶把孙子带回老家帮儿子抚养一段时间。由于小孙子身体太差,爷爷奶奶总怕孩子活不长。老人不求孩子长大能干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也不求他能出人头地;只求他可以平安长大,做一个平凡的人就好,故给孩子取名林可凡。

    可凡的爷爷林国平好下棋,没事就和一帮老伙计在小区附近的公园里下下棋。小可凡因身子弱,也不好动,爷爷带他出门也放心。小家伙因体质的关系,长得比一般的孩子要弱小一点。相貌不算特别出色,但是一双眼睛却是灵动的很,从侧面仔细看的话,可以看到瞳孔不是我们平常人的黑色,而是有一些泛紫,不过不仔细看也没什么区别。

    这天,林国平又像往常一样,带着林可凡去下棋。小可凡在一旁靠着爷爷看,也不知看懂没有,就看见一双眼睛忽闪忽闪的,左看看,右看看。

    这时一穿黑色唐装的老人向附近走来。老人手拿一把折扇,来到这帮老人下棋的地方,静静地看了起来。林国平下完一盘,抬头一看,刚好看到唐装老人。立即向老人打招呼:“老李,好久没看到你了,忙什么呢?”老李回到:外地走访了几个老朋友。”原来老人和林国平是棋友,都是熟人。老人住在城东,据说是孤身一人。反正也没见有什么人来看望他。平时没事就见老人在公园打打拳,然后就是和一帮子老人下下棋。

    这时老李看见乖巧的站在一边的林可凡,就问道:“你孙子?”“是啊,小家伙身体不好,不能上幼儿园,儿子媳妇工作忙,只好我们老两口带了。”林国平回道,然后对林可凡说:“快叫李爷爷。”老人弯下腰,对林铮笑笑说道:“小朋友,几岁了?叫什么名字啊?”林可凡也不认生,眨着灵动的眼睛奶声奶气地说:“李爷爷好。我叫林可凡,今年4岁了。”老人立刻注意到了林可凡眼睛里的一抹紫色,心里突了一下,不过脸上没有表现什么。只是笑着说道“好乖的孩子啊。”林国平苦笑着说:“孩子身体不好,我们也想他皮实点。男孩子,淘点还好些。可他身体实在太差,三天两头病,我们也头疼的很。”老人点点没说什么。

    一晃几天过去了。这天,林可凡又和爷爷去公园。刚到老人下棋的地方,就听到有人说到:“老林,好几天没见了。”林国平一看是老李,就说到:“这不孙子这两天又病了吗,昨天刚好,今天带他出来转转。”老李说到:“我这有些个身健体的方子,要不你让孩子试试?”

    林国平经常看到老人在公园打拳。虽然好像和很多人一样练的是太极,可给人的感觉总是有什么不一样,就觉得老李打的太极比别人要舒展,好看些。而且老李平时总是红光满面的,大冬天也没见他穿的有多厚实。就知道老李是有能耐的人。大家有时问起,老李也总是笑笑说也就是锻炼的时间久了点而已,也没什么。大家知道他不愿意多讲,也就不再问了。

    今天见老李主动提出,林国平焉有不答应之理。于是赶紧说:“好啊,那就麻烦你了。”老李呵呵一笑道:“我和小家伙投缘,有什么麻烦不麻烦的。只是要晚上才能行,只要你们放心。”林国平知道老李不想让别人知道,就点头道“我有什么不放心的。等孩子父母过节回来,我再让他们上门表示感谢。”老李笑笑,对林国平说:“那好,你明晚吃过晚饭后带孩子过来,晚了我再给你送回去。”林国平一听,赶紧说道:“那怎么好意思,我来接就行了,怎么能麻烦你送呢?”老李道:“没什么,再说,我也没个准确完的时间,还是我送吧。”林国平听了后,再三表示感谢,这事就这么定下来了。

    第二天晚上,林国平准时将林可凡带到老李位于城东的一套独门别院的家中。进门后,老李将林可凡叫到身旁,对老林说:“不瞒老哥,我是有一点东西,但我这东西按祖训不能传授与无关人员,而且传男不传女。在调理可凡身体的时候,还需要用到一些药材,有些不是市面上能买到的。今天就是和你商量一下,我想将可凡收到门下。如果你同意,我就叫他拜师。如果你不同意,我还是给他调理一下身子,估计完了以后也会比以往有很大起色。”

    林国平考虑了一下,问道:“拜师有什么讲究吗?”老李明白林国平的顾虑,笑了笑说:“无他,就讲究个你情我愿。也没其他的要求。”林国平听后,就说到:“那行,我代孩子答应了。”

    于是在可凡在懵懵懂懂中,按爷爷的要求向老李磕了三个头,敬了一杯茶,完成了拜师大礼。拜完师后,老李对林国平说:后林可凡可能要在我这待一晚上,如果这样,我会提前给你打电话的,请你放心。”林国平点点头说:要我这孙子好就行。”又聊了一会,对林可凡嘱咐了几句后,林国平就出门回家了。

    等林国平走后,老李对林可凡说:“可凡,过来,既然拜了师,就得知道我们门中的一些事。

    原来老李叫李易峰,相传是一道派传人,名为自然宗。至于起源于什么年代已不可考。此门派讲究的是道法自然,修身养性,淡泊名利,虽有大神通却不愿意拿出来,故历史史记上也无什么知名人士,但在民间却有许多传说中的人物正是出自于这一门派。随着时间的推移和历史上的多次战乱,此门派渐渐人员稀少。李易峰除了本门功法外,对许多杂学也颇为精通。在此之前,李易峰还收过三个徒弟。三个徒弟如今都已成家立业,知道老人孤单一人,三人多次想将老人接到身边颐养天年,老人都没同意,说是自由惯了,就愿意在小城镇里呆着自在。老人也不允许三个徒弟来打搅自己的生活,只是告诉他们自己会时不时的去看看他们。

    而林可凡眼中的紫色,李易峰在自己门派的先人手札中看到过。孩子在母体中时,身体里有一股先天真气。出生后,随着和外面大气环境的接触,这股先天真气会慢慢散掉,取而代之的是后天的浊气。有个别的人出生后这股先天真气并不会马上散去,长的可以保留五、六年,短的也有一年左右。在这期间,身体里因为先天真气和后天浊气并存,在身体里造成冲突,导致小孩的身体抵抗力差,也就是体弱多病。明显的特征就是瞳孔泛紫。紫气越盛,先天真气越浓厚。这样的身体因先天真气并未完全散去,故修习这自然宗的功法有事半功倍的效果,而且有修炼到大成境界的可能。据说开创这一功法的先祖就是双眼紫光大盛。因具有先天真气的人极难寻找,就是有也不一定能够在先天真气散去之前投身在自然宗门下,故除自然宗先祖之外,自然宗门下能将本门功夫修到极致的也不过三两人。最近的一位距今也有三百多年了。所以李易峰一见林可凡,就有将其收入门下的打算,不求其能将来有多大是作为,只希望自己的门派中能再出一位功法大成者。

    当晚李易峰只是给林可凡讲了些自然宗的一些历史掌故,就送其回了家。第二晚,李易峰开始传授自然宗功法。其功法共分九层,分别对应为感知、聚气、养气、修身、养性、入境、破关、化境、大成等几个阶段。因林可凡的先天真气已比较弱,故李易峰除了传授功法之外,还让他每晚在一盛有草药的木桶里浸泡一个小时,以淬炼他的身体。而林可凡果然和自然宗有缘,很快就跨过了修炼的第一层感知的门槛,一举进入了第二层聚气的阶段。如果林可凡不能尽快通过感知阶段进入聚气阶段,等先天真气完全散去,此功法就无法修炼到极致了。

    在师傅的指导下,林可凡开始修炼本门的功夫。除了修炼一切功夫本源的内家心诀外,还开始修炼本门的拳脚功夫以及一套轻身功法。李易峰在他修炼之余,还教他背诵一些古文,说是以后对功法的理解有好处。因为自然宗传下的功法自然是用古文书写的,有些句子的意思翻译成现代的白话文,在理解上可能就会出现一定的偏差。等古文有些底子了,再修习功法时,就会有些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感觉在里头了。因为越往后,功法的修炼就全靠个人的悟性了。悟通了,进入下一层,悟不同,那就在原阶段呆着,再也不会有寸进。

    随着林可凡修习的时间越来越长,他的身体也开始变的健康起来,再没生过病。

    修习自然宗功法的一个附带好处就是头脑会变得清明,也就是俗称的变聪明。李易峰所学甚杂,对这个自己最后的弟子,也存了几分喜爱,闲暇之余将自己一生所学倾囊相授。但有一条就是不能用其到处显摆和恃强凌弱、为非作歹。若如此的话,李易峰定然要严惩不贷。

    转眼二年过去了,林可凡再也不是像以前那样弱不禁风,已经长成了一个活泼可爱的孩子,同时,眼中的紫气比以前还要盛一些。在此期间,在李易峰和林国平商议后,白天林可凡也开始呆在城东李易峰的小院里练功。

    疏朗的星空下,只见一条矮小的人影左右穿梭自如,同时带起一片拳影。虽说拳脚还略显稚嫩,但也中规中举,显出了一定的功力。

    等林可凡练完一番拳脚,旁边的李易峰点点头,递给他一条毛巾,让他擦擦头上的汗水。对他说到:“你现在拳脚招式已经练熟,轻功步伐也能运转自如,以后你要勤加修炼。要知道练功犹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从今天开始,我另传授你《枯木》拳和《春雨法是先祖看到岁月流逝,万物枯荣时,取其领悟的,是为《枯木》拳法。而这套《春雨》指法,是用来救人用的,但也可以用于制敌。《枯木》拳一拳比一拳的威力大,杀伤力极大,使拳的同时需要运转的内力也是一拳比一拳大。如若内力不够,强行使用,对自身也会造成一定的损伤。不到性命攸关的时候,千万不能使用。你要切记。”

    “这套拳法一共有二十四式,我也只能打出前面的十九式,后面的五式因功力不到,也无法运转自如,打出相应的威力来”李易峰边说,边慢慢打出招式,并对林可凡讲解每招每势中内力运转的诀窍。

    一趟拳法打完,又摆了个起手式雨》指法一招招地使了出来。《春雨》指法一共六十四式,因其是用于救人,作用于人体的**位之上,每招每势的内力运转更需要精确,否则微小的差错,都会造成无法挽回的后果。

    李易峰知道自己这个徒弟聪慧异常,这些招式只要自己打一遍,他就能记个六、七分。《春雨》指法虽然繁琐,但估计他也能记住小半。至于内力的运转方面,自己再给他慢慢讲解。

    转眼林可凡开始进入小学读书。除了日常的练功外,他还要和别的小孩一样上学读书做作业。除了白天要上学外不能练功,其他的一切和以前一样。在学校,老师除了觉得林可凡比一般的孩子高点、聪明点外,也没看出他有什么不同。

    等林可凡十岁了,李易峰决定带他出去,在外面历练一下。在和林国平商量后,决定暑假带他到自然保护区里走走。

    这年一放暑假,第二天林可凡就和师傅踏上了去自然保护区的路途。两人在山脚下的小镇里休息了一晚,天刚放亮,师徒二人动身开始向保护区进发。日上中天,两人已经来到了森林的边缘。

    一踏入森林,顿时觉得一股凉气扑面而来,顿时将身上的暑气驱散。伴随着凉气的,还有一股落叶**的气息。越往里深入,这股夹着着泥土味的**气息就越浓厚,身边不时有受惊的小动物跑过。这一切对初次见到茂密森林的林可凡而言充满了新奇感。一路上,李易峰顺便开始教林可凡辨识一些花草,讲解哪些可以入药,和什么草药搭配可以医治什么疾病,哪些草药有剧毒等等知识。看到身边跑过的小动物,对于林可凡没见过的,也一一讲明。

    森林里最常见的就是蛇,各色各样的、有毒无毒的蛇是随处可见。为了安全,两人早就各找了一根结实的棍子拿在手中。可能是很少有人来打扰这些动物的栖息地,故它们也对闯入的这两个不速之客也没什么敌意,只是在两人接近时快速离开,倒也没什么动物主动攻击他们。当然,凭借李易峰的身手,也不会惧怕它们,只要护住林可凡的安危就行了。

    当晚两人在小河边的空旷之处搭起帐篷,将在森林里采摘的一些新鲜蘑菇和可食用的水果拿出来,生了一堆火,熬了一锅蘑菇汤,就着自带的粮食解决了肚子问题。李易峰在四周仔细巡查了一遍,并在帐篷周围撒上一圈驱赶虫蚁蛇蝎的药粉,捡回足够的枯柴,将火烧旺些,两人就在森林里休息。当然李易峰是时刻处于警戒状态,林可凡倒是睡得香甜无比。一夜平安无事。

    林可凡在鸟鸣刚响起的时候就醒了过来。多年的锻炼已经让他养成了早起的习惯。跟平时一样,林可凡开始修习内力。森林里的自然气息非常浓郁,内力一运转开,林可凡就感觉自己体内的内力流动的比往常要快上几分,周围的灵气像似找到了一个玩具一样,纷纷扑了上来。一个周天下来,人都感觉有点飘然。坚守心意,三个周天下来,林可凡感觉自己的内力比以前要厚实了几分,丹田暖洋洋的,好不舒服。

    收功后,林可凡将自己的感受讲给了师傅听。李易峰听后微微一笑说:“那是自然,这里的空气清新,灵气也比外面充足许多。平时在城镇里,外面的灵气比你现在身体里差很多,而这里的要比你身体里的浓厚的多,你又在吸收灵气,灵气肯定是往你身体里聚集了。灵气足了,内力运转的速度就会快上几分。你现在的精力只能维持内力运转三个周天,希望我们离开这里时你能运转到四个周天。”

    又练了一番拳脚,吃过干粮,整理好行囊。师徒二人再次向森林的深处进发。

    一个星期过去了。在此期间,二人碰上了一只单独出来觅食的饿狼。为了锻炼徒弟,李易峰叫林可凡对付这只独狼。在付出了胳膊上两条伤口的代价后,林可凡终于击伤了这头狼,然后在李易峰一掌之下,击毙了准备逃窜的饿狼。

    对于师傅最后将这匹狼杀死,林可凡有些不解。就问道:“师傅,刚进森林时你不是说最好不要杀死这里的动物吗?而且我们自然宗也讲究体悟自然,感悟世间万物吗?刚才我已经将狼打伤,它也不会再伤到我们,你为什么还要将它打死呢?”看着林可凡稚嫩的脸庞,李易峰解释道:“狼一般都是群居,这只可能是饿得太狠,所以单独出来觅食。如果它逃回去,引来大批的狼群,我们就很难脱险了。记住,以后要是碰到这种情况,决不能手软。对于想伤害你性命的,一定要下狠手,最不济也要让其没有再伤害你的能力。”

    山林中的天气说变就变。两人正坐在一个枯桩上休息,就听到头顶上有雨打树叶的声音,雨点还不小。山林的大雨很可能引发灾害,师徒二人赶紧找可避雨的安全地方。跑不远,转过几棵大树,一段山壁出现在眼前,半山中有一个茅草遮住了大半的洞口。来到洞口,李易峰将林可凡拉在身后,躲在洞口旁,点了一个闪光炮就扔了进去。几只受了惊吓的小兽跑了出来。过了一会,再没有野兽出来,李易峰才点亮手电筒,向洞里面照去。见出来的都是一些小兽,知道洞里面不会有什么危险,李易峰带着林可凡向里面走去。

    山洞不大,但是有明显的人工挖掘的痕迹。既然有动物在这做窝,应当是很久没人居住了。向四周打量一番,确定没什么危险后,师徒二人放下行囊,找了个两个土墩坐了下来。

    过了半天,也不见雨势有小下来的迹象。李易峰叫林可凡打开行囊,就地休息。外面都是雨水,估计也没有干的木柴可捡,二人就吃了点干粮。李易峰给林可凡讲了些山林中可能碰到的危害及躲避的办法,练了练功,到洞口做些防护就睡了。

    一觉醒来,雨还没有停。林可凡觉得干呆着无聊,站起来练起了拳脚。一趟拳脚练下来,出了些汗,才感觉爽快了点。

    林可凡毕竟还是小孩,见师父还在打坐练功,就在山洞中四处闲逛起来。转了一圈,也没发现什么好玩的,不由得有点气闷。低头看见脚底下有一颗小石头,一时兴起,抬腿踢去,同时喊了声:“射门。”只听唰的一声,石头打在洞壁上,然后就不见了,洞壁上出现了一个小孔。

    林可凡咦了一声,向那面洞壁走去。走近之后,先用手摸了摸石头击打出的洞孔,感觉洞孔的四周不像是石头的,像是泥土。想了想,林可凡一拳向洞孔砸去。没有想象中的坚硬,只听噗的一声,竟然将这面洞壁砸破了,后面露出了一个黑乎乎的洞来。

    见此,林可凡赶紧叫醒还在打坐的师傅。叫他来一起看看。李易峰看了看拳头大的洞,捡起脚边的一块石头扔了进去。除了发出咚的一声后,就是石头落地滚动的声音,然后就悄无声息了。想了想,李易峰叫林可凡站远点,几拳将洞口周围的泥土打掉。不多时,露出了一个大洞,可容一人钻过。拿起电筒向里面照了照,发现这是一个封闭的山洞。里面像是有什么东西。过了一会,待里面的浊气散尽,李易峰朝里面走去。林可凡见状,也赶紧跟了进去。

    在手电光的照射下,只见一具骷髅架躺在石头砌的床上,旁边一个木匣子。看见骷髅架,林可凡吓了一跳。李易峰赶紧叫他别怕,出去拿根棍子来。接过棍子,李易峰走近骷髅前,用手电筒仔细地照了照,又向四周看了看。最后目光落在了木匣子上,伸出木棍,捅了捅木匣子,见没什么危险,小心翼翼地走上前去,将木匣子拿在手中。然后和林可凡快速退了出来。

    确认没危险后,李易峰轻轻打开木匣,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本书,上书《九阳神针》四个古篆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