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三十四章 渴望
    自平江返回,锐学组的成员一度陷入了沉默。

    河东大学的条件太好了,大而有序的图书馆,清静美观的校园,完善的体育设施,庞大的教学和科研机构,就连宿舍寝室都是六人间的楼房。

    与之相比,距离西堡中学最近的南湖煤炭学院,就像是一只丑小鸭。它的校园面积还没有河东大学的五分之一大,图书馆袖珍的像是人家的食堂,一间寝室要住12个人,还全是六七十年代的老旧平房。

    至于教学质量,看看它后缀的“学院”二字就知道了。一等的重点,二等的大学,三等的学院,这在国内是非常明确的顺序,经费和待遇截然不同,分配和调配的老师水平也是天差万别,想要逆袭的难度极大,即使偶尔成功,等待它们的又会是一****调整。

    然而,三级大学的分数差距也是相当清晰的。

    重点大学少说要400分,420分才比较保险,380分以上才好报考省内的普通大学,至于刚上分数线的学生,报一个省内学院外加服从调剂,运气好才不会滑档。

    服从调剂就是在自己填选的专业,分数比别人低的情况下,允许学校或招生办转为另一个专业。

    换言之,如果只考了360分,那就只能去最差的本科学院,外加冷门专业。

    如果是在参观河东大学以前,西堡中学的学生们才不在乎什么学院还是大学呢,哪怕摆明了是野鸡,那也是扎扎实实的本科,户口解决了,文凭解决了,大不了分配到地区去。从地区到县,从县到镇,至少也是提高了两个层次。

    然而,河东大学的游览之旅,骚动了年轻人的心。

    没有人不愿自己的青春徜徉在绿树红花之下,没有人不愿自己的汗水挥洒在平坦宽阔的运动场,没有人不愿自己的智力活跃在书籍的海洋中,没有人不愿自己的激情燃烧在壮丽典雅的礼堂下。

    站在高考独木桥的一端,学生们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只是不知道怎么得到。

    压抑的两天后,苏毅找到杨锐,神秘兮兮的道:“我听曹宝明吹,说他能上北*京的大学,是不是真的?”

    “离高考大半年呢,分数涨的这么快,当然有机会了。”杨锐本来坐在位置上阅读脑海中的文献呢,像是被惊醒了似的,揉着眼睛,语气惫懒。

    “北*京的大学,比河东大学怎么样?”

    “不同的大学自然不同了,有的比河东大学好,有的比河东大学差。”

    “哪个难考?”

    “北*京的重点肯定比河东大学的分数高,普通大学就不好说了,但也要400分才安全吧。”杨锐说到这里,才有点明白过来,笑道:“你也想考北*京的学校?”

    “也不一定是北*京的大学,我就是想找个像是河东大学这样的。”苏毅嘿嘿的笑了两声,搓着手,有点不好意思。

    杨锐追问:“像河东大学的学校,是怎么样的?”

    “就是……有健身器,有划线的篮球场的。”苏毅摸着又短又密的短发,憨笑道:“听说河东省内,只有河东大学买了健身器,还是从外国运回来的,报了健身队就能用。你说,北*京的大学是不是一样的规矩?”

    “你要是就为了健身器?这个要求有点难,不好确定呀。不过,京城的大学条件肯定比河东强的多。”杨锐说着道:“你觉得自己能考多少?”

    “我上次月考是350分,我想着,到高考的时候,也许能再增加一点。”和大多数学生一样,苏毅并不知道自己能增加多少分,或者减少多少分。复习是一回事,判断进度是另一回事。

    杨锐拿出自己的小本子,他在补习学校里的习惯,总是要记录学生们的情况,只有这样,当愤怒或不满足的家长出现的时候,补习老师才有话可说。

    不过,杨锐从来不给人看自己的小本子,他扫了一遍苏毅的记录,默算了一下,道:“要是按照现在的长分速度,你到380分比较容易,400分就得再用力了。”

    “怎么用力?”

    “做更多的题。”杨锐露出邪恶的笑。

    “更多?”苏毅有点畏惧的呲牙。

    “400分以上,你就可以选去河东大学,或者去外地读大学。380分,你就没的选,只能找一个省内的普通大学来读。”杨锐顿了一下,接着道:“接下来大半年,每天增加30%的题量,能做到,就能过400分,否则,就看运气了。”

    鸿睿班的教室,杨锐就坐在靠窗的位置,和其他学生一样看书做题。当需要他上课或者解题的时候,杨锐就上台去,但有时候就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说话。

    所以,锐学组的成员很熟悉这种谈话模式,即刻有人道:“咱们现在每天都做那么多题,再增加30%的题量才能考400分,那些考五六百分的人是怎么考的?”

    经过77年和78年的混乱,到了80年代,高考的金字塔尖依旧存在。目前分数要求最高的中科大要550分才敢报,清华和北大低一些,但也得530分的样子,某些专业高到580分乃至600分,足够让一切学渣绝望。同在四大的还有人大,因为是文科领先的学校,它的竞争反而更加激烈,文科录取线经常达到550乃至570分。

    对于几个月以前还只能考300分的学生们来说,怎么考到500分甚至600分,实在是个谜题。

    杨锐对此也很无奈,见不少人都好奇的看过来,于是站起靠在窗台上,稍微大声一些,道:“考500分的人,都是初中高中就做了无数题的人,以前没做到的人,现在就得补课,补到500分自然很难。当然,看你付出多少了。”

    “那要增加多少题量,能考500分?”这次问的是刘珊,她跳级过,也复读过,显然符合初中和高中做过题的标准。

    杨锐这次不用看小本子,即道:“增加30%的题量,运气好的话,你也许能考500分。比起来,李学工达到450分以上的概率更高。”

    曹宝明“呦”的一声,隔空拍拍李学工的脊背,笑道:“你能到450分啊!”

    李学工不善言辞,笑了一下,继续低头做题。他以前就是回炉班里成绩最好的,现在仍然是仅次于杨锐的高分选手。

    刘珊不甘心的道:“那我增加多少题量,能考到500分?”

    “就咱们现在的学习强度,再增加30%的题量是极限了,你们别想着熬夜什么的来争取时间,大脑将短期记忆转为长期记忆,是借用晚上睡觉的时间,所以,熬夜是一种浪费时间的学习方式。”

    “这么说,我考不到500分了。”刘珊遗憾的说了一句,又咯咯的笑了出来,道:“去年我还想,要是能考340分就好了,如今都敢报本科了,真好。”

    经他这么一说,教室里的气氛为之一松,好些人都说笑起来。

    杨锐也暗自得意的一笑。

    以80年代的高考要求来说,500分能选择的学校,几乎和后世600分能选的学校差不多,考虑到录取人数只有后世的十五分之一乃至二十分之一,500分的价值其实更高,锐学组成员尽管努力,但在过去几年里,他们接受的都是镇中学的教育,要以之与县一中,市一中乃至全国重点的学生们硬拼,极不容易。

    仅仅经过半年的锻炼,锐学组的学员敢于窥视以前想都不敢想的分数,杨锐也颇感自豪。

    “继续做题吧,想增加题量的,做一个时间分配表出来,如果时间上来得及,就多给题。”杨锐最后一句说给黄平,后者现在负责题目的分发。

    黄平应了一声,又道:“以前到处找题做,没想到,咱也有做题做的想吐的时候。”

    “下一届学生舒服了,这么多的笔记、题目还有标准答案。”虎背熊腰的女生许静大声赞了一句。

    刘珊瞄了杨锐一眼,出人意料的道:“那可不一定。”

    杨锐意外的望了她一眼,想了一下,再道:“题海战术题海战术的精髓就是做题,虽然如何做题也有技巧,但总的来说,这是一个笨办法。可就是这个笨办法,能让普通人也通过高考,抓住机会,别浪费时间。”

    经他这么一说,鸿睿班的教室再次陷入沉静。

    坐在后排的西堡肉联厂子弟们受到环境的印象,亦是低头默默做题。除了放弃做“香港苹果牛仔裤”生意的邵亮以外,大部分的肉联厂子弟还是后备组员,在鸿睿班上课,但不享受锐学组的各项待遇,尽管如此,这些学生亦是获得了不小的提高。

    毕竟,像是题海战术这种高级战略,在80年代初期,也只有杨锐才拿的出来。

    光是数量繁多的题目,就需要各地学校积累数年方能得到。

    锐学组以外的学生,虽然也有借试卷来抄,但都是前期的分类试卷,随着复习的进度加快,鸿睿班的管理日渐严格,学生们也没有时间与外班的学生打交道了,流传出去的试卷越来越少。

    不过,这反而令人觉得正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