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一十二章 题海
    报名者统一笔试化学和生物的消息,很快以通知的形式传遍了。

    来自西堡中学回炉班的四名学生,再次聚拢起来,他们都已毕业拿到了高中毕业证,正是20多岁要找工作的年龄。

    “要不然,去找杨锐说说吧?不看僧面看佛面,再怎么样,咱们也是同学不是?”回炉班的焦致农曾经短暂的加入锐学组,然后在投票事件以后,被开革了出去。和李铁强等人类似,他也已经考了三年了,奈何成绩连300分都没有,所以,听说有中外合资企业招人,他第一时间就报名了。

    同来的王智也是差不多的境遇,他用食指搓着下嘴唇,犹豫不决的道:“别让他看到咱们了,反而不给咱们通过。”

    “总共才要10个人,你能不给他看到?”个头最高的左超家里是开杂货铺子的,条件比较好,今天特意穿了一双人造革的皮鞋。此刻,他一边翘着脚擦鞋,一边道:“我当初就说要投赞成的,你们一定要投反对,现在看看,西堡肉联厂都要请他来出考题,咱们要是锐学组的,现在不是说进就进。对不对?”

    最后一句,他是冲着仍然身在锐学组的田世昌说的。

    有点黑瘦的田世昌略显慌乱,低头道:“我是偷偷来,杨锐不知道。”

    “他知道了又能怎么样?还能不让你招工了?这么好的机会,招不上了,你再考大学不是一样。”左超晒道:“要我说,招工比上大学好,上了大学有什么用?读三四年出来,你都二十三四了,才从头考试,人家工厂里的工人孩子都有了,还比你多四五年的工龄,每个月比你多拿六七块钱都不止,到时候,工人50岁退休,大学生还得60岁才退休。”

    田世昌低头没说话。

    焦致农看不过眼,拍了左超一巴掌道:“我就不信你能考得上大学,会不去上?人家大学生出来是干部,你工人做一辈子,还是工人。”

    “工人怎么样了?工人是最先进的阶级。”左超面子挂不住,一下子火了。

    王智连忙拉住他:“都少说两句,说考试呢,你们谁有把握就考个前十名出来?”

    “就是考个前十,也不一定有用。”左超有点愤世嫉俗的道:“就西堡肉联厂的德性,你信他们不插队?最后打分,还不是想怎么打就怎么打。”

    “人家不是请了杨锐去。”

    “请杨锐去出题的,又不是请他改卷子的。再说了,杨锐就没有要照顾的亲戚朋友了?”左超说着,用拳头捅了一下田世昌,问:“杨锐给你们锐学组开小灶的时候,没说这事?”

    “没。”田世昌垂下头,眼睛不知道往哪里看。

    王智搂着他的肩膀,将他拉的离左超远点,问道:“杨锐出什么题,你能猜到不?”

    左超一拍大腿:“对哦,不是说化学和生物吗?把你们做的卷子拿出来,咱们做一遍不就知道了。”

    “卷子多。”田世昌声音小小的。

    左超没听清,揉揉耳朵:“什么?”

    “最近每天都做好些卷子,卷子多。”田世昌重复了一遍。

    左超不信:“能有多少?咱们一人做一份,或者直接背答案好了,就背大题,我不信考不过这些人。”

    他们周围一起准备考试的,多的是跟前厂矿的子弟。

    80年代的计划生育刚刚开始,六十年代或七十年代生人,都有不少的兄弟姐妹。对于厂矿家庭来说,多个孩子的最大负担既不是奶粉也不是学费,而是找工作的麻烦。

    如果是早几年,工矿企业效益都很好的时候,安排一个或者两个孩子进厂都不算太难,但到了80年代,随着改革开放的推动,省级以下的国企的日子都越来越难过,轮岗乃至停产相继出现的情况下,再招工就显的不合时宜了,现在的中小型国企的政策多半是顶替和分配并举。分配需要子女考对口技校或中专,顶替就需要父母有一个人提前退休,然后让出岗位给子女。

    哪怕是双职工家庭,顶替也只能解决两个孩子的工作,若是家里有三个孩子乃至更多,回家待业就难以避免了。

    在这种情况,工矿企业的子弟如果遇到招工,那宁可初中毕业证都不要,也会先进厂。另一方面,如果遇不到招工,厂矿子弟多数会选择继续读书——即使明知道考不上大学,在子弟中学读书至少比到社会上混迹要好一些。与之相对,农村学生读到初中,若是成绩不好,多半会直接退学给家里帮忙,也算是一个壮劳力,运气好的就参军入伍,期望着退役以后能安排工作。

    所以,西堡肉联厂卡了高中学历和城镇户口两个条件以后,来应聘的多数是附近工矿企业的子弟了。

    这与西堡中学的学生构成是颇为不同的,双方互相也看不上眼。

    田世昌的母亲是水利所的职工,常年驻守水坝,非常辛苦,收入也不高,这让田世昌很想早点工作,以减轻母亲的负担。锐学组的补贴虽然不少,但也只能解决学生本人的衣食住行等开销,要说帮衬家里自是不够的。

    中外合资企业的诱惑尽管比不上读大学的诱惑,但田世昌也没有一定能读大学的自信。

    遇到左超这种强势的学生,田世昌也只能再三解释:“卷子很多,几天内是背不完的。”

    左超“哼”的一声,道:“多就多,怕什么,我们也都在锐学组混过,一天做两份卷子就四个小时没有了,你们总不能光做化学和生物吧,这么算一下,能有多少卷子。别多说了,晚上把你的卷子整一下,拿给我们背。”

    田世昌很想说,锐学组现在做一份卷子只有1个小时的时间,一天要做8份以上的卷子。

    不过,看左超已经不高兴了,田世昌动动嘴唇,却是没再多说。反正借锐学组的试卷的学生多的很,也不差整理的那点功夫。

    焦致农又问:“那去不去找杨锐了?”

    “要去你去,我准备背了题去考试,要是考到第十,杨锐不通过,我就去闹。”左超说着,就拉田世昌去找试卷。

    和其他学生一样,田世昌很珍惜得到的试卷,每一份都和讲解的笔记一起,整理在一个大办公夹子里,像是个大笔记本似的。

    随着题海战术的疯狂化,锐学组成员的大笔记本扩张迅猛,很快就从课本的厚度,增加到了字典的厚度。

    当田世昌拿出这样一个超过500页的大笔记本的时候,左超吓了一跳,又自我安慰的骂道:“不是让你拿化学和生物吗?”

    “这是生物的,化学的有点重,我再去搬。”田世昌将本子放下,又叮嘱道:“别弄乱哦,我之后复习还要看呢。”

    左超等人愣愣点头。他说“化学和生物”的时候,显然不是嫌本子太厚。

    “我见好些人都借锐学组的卷子,也没见这么厚的啊?”田世昌去拿化学卷了,左超大致的翻了几页,满脑子就糨糊状了。

    去掉讲解部分,这里也有200页的试卷,也就是100份以上的卷子,背诵这么多的试卷,用一年还差不多,几天时间是想也不要想了。

    焦致农也好奇的看了一遍,道:“我上个月借过卷子,好像没这么多,到……这里吧。”

    他翻到差不多一半的位置。

    左超呲牙道:“田世昌耍我们?”

    “不会,耍你能准备的这么充分?”焦致农说着点点试卷,道:“上面不是有时间,这里,10月8日的,接着一份是……还是10月8日的,一天做了两份?”

    “估计是分时段做。”左超又往后翻,就看到了“10。9”的标志,后面又是一篇“10。9”,接着又是两篇

    王智抢过笔记本,一页一页的往后翻。

    看到10月20号,每天的试卷增加到了3篇,左超忍不住叫了起来:“他们每天做这么多,我就不信有时间做别的科目。王智,你成绩最好,你每天做几份试卷?”

    “也就一两份,我上次抄的数学卷子都没做完呢。”王智翻到最后,又从前面翻,发现最初的频率是3天一篇。

    按照他的想法,这似乎才是正常的。

    “化学卷拿来了。”田世昌将两个笔记本放在宿舍的写字台上,发出“咚”的一声响。

    王智招招手,好奇的问:“老田,你们平时怎么做卷子,每天做几份?”

    “理科每天两篇到三篇,语文和英语两天一份的样子。”田世昌说着不自觉的抖了两下,道:“锐哥把这个叫题海战术,每份卷子要求45分钟到1个小时交卷,早做完的可以提前下课休息一会,做不完的就只能连着做……”

    王智品咂着题海战术四个字,不觉痴了。

    左超不自然的笑:“每份试卷才1个小时的,怎么可能,都是胡写的吧?”

    “我有时候会写不完,不过做着做着也就习惯了。”

    “你现在能考多少分?”焦致农听到此处,突然问了一句。

    田世昌犹豫着,道:“上次月考是330分,平时也不算总分。”

    “现在就有330分了,你还应聘做工人?”

    “能聘上再说吧。”田世昌自己也说不清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