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一十一章 选人
    “签约了吗?”玩了一晚上结晶的特拉普,吃了早饭就找弗兰奇询问。

    弗兰奇无奈回答:“我们还在商讨一些细节,快了。”

    “尽快尽快,我等着看技术说明。”特拉普嘴上大度的说着,眼睛像是猎豹似的望着弗兰奇。

    “谈好细节,我立刻通知你。”弗兰奇抹一把油汗,他在公司的职位还比不上特拉普呢,只是具有谈判的决定权而已。

    特拉普却是继续施压,说:“如此好的技术,如果不能拿下的话,一定是失职行为,一定要尽可能快的完成签约,这也是为了公司的利益。”

    “当然,用不了几天就能完成。”弗兰奇心里腹诽:什么为了公司的利益,是为了你的好奇心吧。

    特拉普不在乎弗兰奇想什么,却对他的几天时间很不满意,嘟囔道:“别一点一点的谈判了,快点答应下来,这么好的技术不吃亏的。”

    “特拉普先生,我得为谈判结果负责。”

    “我得为技术负责,要是别的公司知道这项技术能做出50分的结晶,你猜他们会开什么价格?快点吧。”

    弗兰奇被他说的紧张,不免嘟囔道:“只是比较大的结晶而已……”

    “什么是比较大的结晶,那是更高纯度和更高质量的说明。”特拉普知道用技术是不能说服弗兰奇的,换了个口吻,道:“你说,要是咱们宣传自己的辅酶q10是最高质量的,会有什么效果。”

    “虚假宣传的话……”弗兰奇突然顿住了,问:“你的意思是,大颗粒的结晶就能证明是最高质量的?”

    “不能说是绝对的最高纯度和质量,但是,别人也无法反驳的。”特拉普面露得意,道:“你要注意封锁消息,然后迅速完成谈判。”

    弗兰奇苦笑:“您昨天的表现,中国人都看在眼里,我谈判起来很困难了。”

    “只要拿到销售权和技术就好了,肯定不会吃亏的。”特拉普面色一红,左顾而言他。

    弗兰奇默默点头,还是有点被说服了。

    接下来的谈判,再无波折。

    巫尘远顺利的为国医外贸争取到了28%的股份,以他们的付出来说,这个数字也就是堪堪让上层满意。

    付出80万美元的捷利康留下了45%的股份,西堡肉联厂得到了象征性的2%的股份,最后留给杨锐的则是他要求的25%的股份,按照投资价值来计算,这至少也是25万美元。

    除此以外,杨锐还会拿到2万美元的现款,以他的名义存在香港的渣打银行。3万美元的仪器,由国医外贸和捷利康共同承担。

    看到这样的协议,杨锐满意的想要跳起来。别看他现在有几万元人民币的身价,但要建一个自己的生物制药工厂,可以说是一点可能都没有。

    而且,82年的中国也不允许私人开设公司和工厂,他必须采取挂靠的方式,再过几年,这又是一笔烂账。

    除此以外,生物制药工厂的成本也是不少。比起日后的生物制药工厂,80年代的工厂堪称便宜,但少则数十万,多则数百万美元的投入,却不是只有人民币的杨锐所能承担的,更别说设备的购买困难了。

    采购外国设备要用外汇,采购国内的设备要介绍信,某些产量低的设备还需要摇号——就是想要的单位抓阄。因为生产厂商没有定价权,一些高端仪器的成本实际上高于售价,工厂的生产积极性低,想买的人就只能争抢少的可怜的配额。

    简而言之,如果杨锐不卖技术,他得等到84年以后才能建设私人公司,至于多久能建成自己的制药工厂,那就更难说了。

    但以生物制药业的发展速度,等到84年的时候,杨锐现在拿出来的技术,也就大众化了。

    提前两年,在机械加工领域也许根本不显眼,可在生物制药领域,却像是另一个世界。

    杨锐满脑子的各种技术,属于最不愿意浪费时间的人,如果有源源不断的人愿意收购技术,单纯的2万美元他都愿意卖,因为每年都会有无穷多的技术更新。

    当然,技术转让这种工作,通常都很难源源不断起来,因此,花费一些时间,拿到25%的股份,再加上5万美元,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签约仪式在平江举行。

    出于某些人不想做典型的安全想法,杨锐的股份被放在了一家香港公司的名下,由捷利康公司的律师代为注册,名为华锐制药有限公司,全资属于杨锐,算是一家半公开的皮包公司。

    签约仪式上,捷利康的律师代表华锐制药出面,倒是获得了不少记者的关注。在西堡肉联厂的对内宣传中,名为西捷制药的公司,也变成了中英港三方合资公司,捷利康也从香港分部派来了一名员工,作为西捷制药公司的经理,剩下仅仅10个工人的名额,被人一阵哄抢。

    在西堡镇这个地方,有外资的企业,实在是太令人好奇和羡慕了。

    而且,因为是西堡肉联厂参与建设的工厂,工人们都能照常保留自己的编制和工资,却能多出来一份奖金。按照捷利康的要求,这笔奖金的数额,甚至能达到工资的三倍到五倍。

    于是,当香港经理管慎来到工厂,准备培训员工的时候,除了贺海川和宁民,再没有一个是原来的生化制药车间的员工。

    有原来屠宰车间的,也有下属工厂如罐头厂的,最多的来源则是轻工局,有四个年轻人是今年新毕业的中专生,全都要求家里把自己送到了外资的西捷制药。

    看到这样的构成,管慎也是一阵无语,先问:“车间里的东西,都认识吗?”

    除了贺海川和宁民,自然全都摇头。

    “有学过生物或者化学的吗?”

    除了贺海川和宁民,依旧都是摇头。

    西堡肉联厂送人来的干部也有点不好意思,赔着笑说:“找个师傅带两个月,都能学会。”

    管慎面色难看,说:“这种情况有点出人意料,我写个报告,你们都签上字,证明员工来源。”

    西堡肉联厂的干部一个个面色铁青,没有一个愿意签字的。

    管慎没办法,找到杨锐,问他能不能培训这样的员工。

    杨锐只能勉强道:“再找10个人来好了,最后谁培训的好,就用谁,如果都没培训好,就先用20个人做10个人的工作,以完成任务量为第一目标吧。”

    管慎没有好主意,同意了杨锐的意见,但在操作的时候,他又留了个心眼,干脆没从西堡肉联厂找人,而是在报纸上贴出了招聘启事。

    第二天,杨锐批阅了锐学组的卷子,就骑自行车去西堡肉联厂,未到厂门口,就见了排队的人群。

    足有数百人围在西堡肉联厂的大铁门外,里面的保安神色紧张的守着挂了铁链子的大门,外面则被里三层外三层的包围起来,不时的有人喊“我们来应聘的”,“是不是招人”之类的话。

    杨锐一看,也不用往里挤了,到了门边,保安也不可能放开大门。随便找一个外圈的人问一下,就听对方喋喋不休的说起西捷公司和公开招聘。

    守在这里的,除了20岁左右的年轻人,还有许多明显是陪着子女来应聘的家长,杨锐看着不断增加的人流,也不禁头上冒汗。

    制药工厂最多也就要10个人,现在怕有近千人报名。

    1%的比例,又是再普通不过的药厂工人,想用硬条件淘汰太难了,抽奖一般的概率,不知道之后还会出什么乱子。

    “还好不是我组织的。”杨锐当日听说管慎在报纸上刊登招聘广告,也没有当一回事。却没有想到,中外合资的企业对于如今无数的待业青年来说,是何等的魅力。

    厂内,西堡肉联厂的管理层也都疯狂了。

    他们来不及责怪香港经理,先是召集人员,设立条条框框。对此,习惯了各种排名和特权的官员们倒是擅长的。

    差不多到了中午的时候,才有一名干部拿着大喇叭出来,道:“各位,因为前来应聘的人员超出了预计,厂里决定设定几个条件,请大家注意听。第一,制药厂的工人需要懂基本的化学和生物,因此要求高中以上学历。第二,必须是本市的非农业户口。第三,因为车间闷热,上下班要换衣服,目前只招聘男性。第四,年龄在25周岁以下,20周岁以上……”

    在杨锐听来,西堡肉联厂的要求,是很有歧视的嫌疑的,例如第二条的城市户口,在后世的招聘会是不可能看到的,以需要换衣为原因而只招聘男性也不公允。

    但是,80年代自有80年代的规矩,被条件卡在了门外的人并没有冲上来理论的,多数是默默离开,也有人骂上几句才走。

    没用多长时间,门前的人群也几乎被清空了,只留下百人左右的规模。这些条件里面,高中学历是最难的,能留下这几十号人,也是中外合资的企业太有吸引力的缘故。

    西堡肉联厂的大门此时方才打开,杨锐也顺着人群挤了进去。

    拿着话筒的干部看到了杨锐,立刻冲了过来,扶额道:“我的爷啊,总算看到您了,咱快点去办公楼吧。”

    “要我做什么?”

    “出题呀。这么多人,总不能点谁就是谁吧。香港的代表也说了,要笔试。”拿着话筒的干部急匆匆的说话。

    杨锐不解:“笔试?考什么?”

    “化学,生物,随便您想考什么就考什么,能挑十个人出来就行了。”

    “唉……好吧。”杨锐也没有遴选人员的好办法了,快步前往办公区。

    杨锐并没有注意到,在自己身后不远处,就有多名西堡中学回炉班的学生,神色难明的看着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