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一十章 太大了
    在最后的实验阶段,巫尘远和他的精英团队迸发出了久违的激情,翻译了大量的国外资料引经据典,与捷利康公司据理力争。

    弗兰奇一度采取了各种偏门方式,包括贿赂谈判团成员,借用卫生部的高级干部施压,都被巫尘远顶了回去。

    冷眼旁观的杨锐,此时也不由的升起些佩服。仔细想想,巫尘远等人顶住的压力着实不小,其中有来自上层的,有来自同僚的,有来自谈判对手的,也有来自他这种合作伙伴的,换一批人,还真不一定能做到这一步。

    光是杨锐的步步紧逼,就不是每个谈判团队都能忍受的。忍不住,就不免有一拍两散的可能。

    如此算来,却是巫尘远团队的坚强,促成了谈判的最终达成,也维护了杨锐的利益,否则,让杨锐和捷利康公司直接谈判,结局实难预料。

    另一方面,巫尘远除了骚动的官瘾,自己收获的东西其实并不多。准确的说,巫尘远并不是为了私人利益而谈判,而是真正的在履行自己的责任。

    能做到这一点的官员,也着实不易。

    相比之下,弗兰奇等人的商人劣势在接下来的谈判中暴露无遗,他们的谈判团人员虽多,能一天到晚坚持参与谈判的却不多,能持久保持精力的更少,翻译的敬业水平且不去说,谈判桌上的坚持又远远不能与中方相比。

    简单来说,他们卖节操的时候,没有中方卖的便宜,当他们要立牌坊的时候,立的没有中方高。

    一周后。

    协议谈判渐渐明朗。

    弗兰奇的代表团成员,又邀请杨锐做重现性实验,这一次,他们送来了更多的设备,直接架设了西堡肉联厂的脏器生化车间。

    西堡肉联厂上下亦是如临大敌,整整准备了3吨重的干猪心。

    假如工厂化的重现实验能够成功,签约也就是板上钉钉了。

    为了准备这次工厂化实验,捷利康公司提前购买了价值20万美元的设备,自天津港直接送到了西堡镇。

    假如谈判不成,这些设备自然是要送回去的。但是,提前投入也是一种态度,重现工厂化的实验,与其说是考察,不如说是证实。

    捷利康的英国总部为此将他们此行的首席技术官也从天*津调到了西堡镇,这位名叫特拉普的谢菲尔德大学的前教授,和许多生物专业的研究者一样,做到了学界顶端,然后选择了收入更高的公司。

    很多做基础研究的教授,人到中年都会遇到严重的经济危机,他们的年收入往往和年轻自己10岁的蓝领工人一样,为了摆脱经济危机,更多的是为了解决日益严重的家庭经济问题,有机会转行的生物学教授,很多都会选择进入制药公司。

    以纯收入论,制药公司的高级技术官员拿到的薪水是学校薪水的5倍以上,厉害的拿到十倍也不稀罕。

    不过,进入制药公司通常意味着不再继续基础性研究,对于做了半辈子类似项目的教授们来说,这并不一定是令他们高兴的决定。

    80年代以前,大部分的欧美研究者是安贫乐道的,正如中国的研究者一样。然而,里根时代的美国和欧洲,却慢慢变的功利化和金钱化。社会评价成功者的原则也变成了能否赚到钱,而非社会贡献。

    可以说,自80年代以来,发生在中国的社会价值观庸俗化并不是中国独有的,而是世界性的。

    60年代或者70年代,若是有国际生物研究会议,与会的老朋友会谈自己的实验和理论,并不多谈实验室条件和收入薪金,但到了80年代,情况颠倒了过来,老朋友们总是在谈论实验室条件和薪金,它们似乎也比实验和理论更能证明成功,或者说,实验室条件和薪金的重要性,在慢慢的超过纯理论的价值。

    特拉普首席技术官依旧保持着做教授时的严谨,看过了杨锐的实验准备与实验设计,又检查了他安装的设备,才退出脏器生化车间,让杨锐和他的实验助手自己操作。

    近百页的翻译文献,看起来也不轻松,特拉普也算得上尽职尽责了。

    而更让他感兴趣的显然是杨锐本人。一名中学生,能够撰写学术文章,在世界范围内不能说稀罕,每个国家都有不少的早熟少年,可是,能看了说明书,就帮工程人员安装先进设备的少年,显然是非常少见的。因为这更多的是经验问题。

    特拉普因此问了好些个问题,得到了相对满意,却不是真正满意的答案。

    想来,也只有这种时候,特拉普才能重新找回教授的幸福感。

    西堡肉联厂的贺海川和宁民也进了脏器生化车间,帮杨锐操纵数量众多的大型设备。当然,说是大型,最多也就是几十升容量的装置罢了,80年代的生物制药公司,处理能力普遍不高。

    他们听杨锐和特拉普的对话,基本是听天书的感觉,有翻译帮忙也是一样,到了实验开始,二人还是没有搞明白整个循环运转的体系,只能像是何成和姚尺一样,做某个局部的工作。

    杨锐设计的辅酶q10的生产线需要10名工人,现在算上他自己有5个,虽然仅有总数的一半,勉强却也够用。

    这种运行效率也正是英国人所看重的,他们都不耐烦管理大量的工人,十名工人加一名脱产干部的组合,非常符合其预期。

    西堡肉联厂方面比较无所谓,从内心里,他们其实是希望增加工人数量的,这样也就有了更多的编制。但从另一方面讲,他们承担着制药工厂的工人培训和工人管理的任务,越多的工人数量,也就是越多的压力。

    原来的西堡肉联厂脏器生化车间就是一个班组二十多人的编制,现在划10个人出来,倒是不用他们费什么事。

    如此一来,等于西堡肉联厂白得了制药工厂的股份,管理层倒也挺高兴的。

    至于地皮和厂房,对于一家副厅级规模的工厂来说,也就等于没有付出了。偌大的西堡镇,有此规模的工厂一个都无,现在的土地又都是划拨性质的,除了些砖瓦人工,他们想要多少厂房就有多少厂房。

    倒是全新的生物制药工厂,对西堡肉联厂来说颇为新鲜,也有不少人围在原来的生化制药车间外面,大眼瞪小眼的参观。

    两天后,3吨重的干猪心被消耗的一干二净。

    将近1公斤的辅酶q10,也以大颗粒的结晶呈现在众人面前。

    “称量了吗?”弗兰奇搓着手问。

    “980克,接近一公斤了。”杨锐将口罩解了下来,在助手的帮助下脱防护服。

    弗兰奇默默心算,连连点头,道:“产率果然很高,特拉普先生,特拉普教授?”

    特拉普低着头看结晶,像是完全没有听到弗兰奇说什么似的。

    弗兰奇不得不轻轻的拍了他一下。

    特拉普“啊”的喘了一口气,用手掸掸肩膀,脑袋却转向杨锐,问:“你确定这是辅酶q10?”

    “高纯度结晶,非常确定。”杨锐疑惑的看向特拉普。

    特拉普“哦”的一声,缓缓的戴上手套,接着用镊子夹起一颗辅酶q10的颗粒,放在脸大的放大镜下,翻来覆去的观察。

    杨锐低头看向托盘,辅酶q10的结晶颗粒相对均匀,大小与二三十分的钻石差不多,整体呈现橙黄色,有微微的光泽。

    “应该没问题啊?”杨锐对特拉普的动作颇为不解。

    后者却没时间解释,一边观察结晶体,一边在纸面上画图,做完了这些,竟是当场将细粒溶解,开始用紫外分光光度计测算辅酶q10的含量。

    众人只好耐心的等待,毕竟,特拉普才是目前最有权威的家伙。

    在新仪器的帮助下,最终的结果很快显现。

    辅酶q10的浓度竟是比实验前的预计还要高。

    看到这个答案,巫尘远首先有了底气,代替杨锐义正严词的问道:“特拉普先生,我们的辅酶q10,没有问题吧。”

    “没有,没有,只是……”在翻译的帮助下,特拉普想了半天,说:“它……太大了!”

    “太大了?”巫尘远完全不理解。

    特拉普却是两眼冒光的看着桌面上的托盘,道:“我从来没有见过,从来没有,见过,长的如此漂亮的q10晶体……太……令人难以置信了,这就是新工艺吧?太值得了,太值得了。”

    弗兰奇又是高兴,又是郁闷:你这样说,我们接下来还怎么谈。

    巫尘远等翻译说了一遍,又问了一遍,才知道特拉普在说什么,惊喜莫名的看了杨锐一眼,不失时机的问:“特拉普先生,请详细解说一下,这个晶体有什么特殊的吗?”

    “以目前的工艺条件,我们做出的辅酶q10结晶,应该更接近粉末,通常来说,是黄色的板结性的粉末,也不会有这样漂亮的光泽,哦,这个结晶的光泽,真是太美妙了,像是宝石似的……”特拉普喋喋不休的说着,镊子夹着一颗辅酶q10的结晶,翻来覆去的看。

    杨锐听了他的说明,才意识到,自己虽然只采取了先进几年的技术,但这种全面性的技术超越,提升的不仅是产率,也是品质,而且是全方面的提升。

    这个时代的生物技术,实在发展的太快了。

    “等以后有了自己的公司,估计得用80年代末的技术,才能产生压倒性的技术优势了。”杨锐这么想着,心里也稍有些得意,以他掌握的技术,要是再厉害一些,怕是能吓死特拉普。

    也只有行业内的人士,才知道先进技术的难得了。

    杨锐想到此处,说道:“我做了一些处理,让晶核有时间生长,等到签约以后,您应该能看到相关的技术说明。”

    一句话,就让特拉普将注意力集中在了弗兰奇身上。

    “弗兰奇先生,咱们接着谈吧。”巫尘远伸出手来,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弗兰奇苦笑的看看杨锐,翘起了大拇指。

    特拉普不管他们,等谈判团的人走了,干脆搬了个凳子坐在托盘面前,就一个接一个的夹着辅酶q10的结晶,将它们按照从大到小的顺序排列。

    满满1公斤的辅酶q10,足以证明此项工作的繁琐,特拉普却是乐此不疲,每找到一个大点的晶体,就像是找到了大宝石似的,放在放大镜下仔细观察。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