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零六章 自己争取
    国医外贸所求的太多了,而他们除了手里的公共权力,掌握的其实并不多。尤其是遇到杨锐这种不按其想法做事的主儿,他们的中介地位就暴露无遗了。

    相比之下,捷利康公司掌握的资源实在太多,他们不仅是国医外贸巴望着的合作伙伴,他们还有可能选择国内的其他企业合作,仅此一点自由度,就让巫尘远生不起反抗之心。

    弗兰奇给了杨锐一个回答,也不再多说,自己从文件袋里拿出了一份英文的合约,道:“既然杨锐同学不参与制造公司的股份分配,我们就先来三方谈判,决定制造公司的各项事务吧。”

    巫尘远等人明知道他是被杨锐说服了,现在只能装不知道。制造公司的股份讨论总是要进行的,总不能因为先讨论这个,就不谈了。

    杨锐大度的向几个人点点头,直接退席出门。哪怕是一个制造公司的谈判,估计也要不少的时间。

    海处长稍等了两秒钟,按捺不住,也跟着杨锐出去了。

    “杨同学,请等一下。”走廊的尽头,海处长将杨锐给叫住了,换了一脸的笑容,说:“去哪里,我送你吧。”

    “我约了煤科院的人,正好去做两个实验,你有车吗?”杨锐大方的让海处长吃惊。

    “我叫一辆车好了,等三分钟。”海处长像是给领导办事似的,小跑着去要了一辆车,正是他们从计委借来的上海轿车,在桑坦钠全面换装以前,这差不多就是国内官场最有派头的轿车了。

    杨锐乐得轻松,将自己寄存起来的箱子取出,上专车放稳,就开始指挥方向。

    海处长闷头开车,他没要司机,免得说话不方便。不过,坐上了车,再看杨锐现在的样子,他发现说话还是不方便,有太多想说的内容了,杨锐的表现却大大出乎他的意料。

    快开到了煤科院,海处长才整理了一个差不多的思绪,道:“杨锐,你从自己的角度提出了谈判意见,这点很好,但是,你就不怕自己的技术被外国利用了?”

    “您要是觉得将技术卖给外国就是卖国,国医外贸才是最大的卖国贼吧。”杨锐的话冲口而出,都不用多做考虑。

    海处长一脚就踩在刹车上了,嘴唇一个哆嗦,再重新起步,脸色一正,道:“杨同学,你这么说,我得好好给你解释一下,咱们国医外贸是国家规定的外贸创汇的企业,我们每年的任务也是非常重的。你们年轻人,大概还不能理解外汇的重要性,咱们国家许多工业品都不能自产,要继续发展,就需要外汇来购买,应该说,没有外汇就没有国家的繁荣富强,而在这个特殊时间段,我们必须尽可能集中的使用外汇,把好钢用在刀尖上。的确,作为个人,你也许会吃一些亏,但你漫天还钱也太厉害了……”

    “弗兰奇好像没有觉得我漫天要价。”杨锐笑着舒展了一下手脚。

    海处长摇头:“本来就不该做三方或者四方谈判的。如果是双边谈判,一方是咱们国内,一方面是捷利康公司,他们肯定得多考虑咱们国内企业的感受。但是,现在变成了三方和四方,你与捷利康公司联合起来,咱们国内企业的生存空间不就变小了?”

    他望着杨锐,道:“你这样做,是亲者痛,仇者快。”

    不得不说,海处长说这些话的时候,语气是有点诚恳和郑重的。

    然而,他的思维模式与杨锐已经不在同一个维度了,因此并未等来杨锐恍然大悟的击节赞叹,得到的却是淡淡的“哦”,接着就听杨锐问:“照你这样说,什么样是仇者痛,亲者快的?”

    “当然还是要将国内力量统合起来,首先与外国公司共同谈判,得到尽可能好的结果。”海处长紧紧握着方向盘,眼睛有一半时间看着后视镜。

    “那我们内部怎么分配利益?”

    海处长大义凛然道:“技术转让不能纯粹以利益分配来考虑。”

    杨锐呵呵一笑,道:“您要是想靠着大道理,换走5万美元和20%的股份,我就只能说天真了。”

    海处长的脸“唰”的就红了。

    如今才是82年,能练出厚脸皮的,多数还在混个体户呢。如海处长这种央企的精英,多少是有点面皮的。

    等了几秒钟,海处长戚戚的道:“捷利康公司不可能答应你这么高的要求的,5万美元和20%的股份只是他竖起来的红萝卜,你想想看,他们的投资额最少要七八十万美元,20%的股份就是15万美元的投资额了,有那么容易吗?”

    “总额30%的技术入股,我没觉得很多。”杨锐语气平静。他做研究生的时候,别说30%的技术入股了,50%的技术入股都不鲜见,生物制药行业是一个高投入高产出的行业,其中除了高资金量的要求以外,高技术的门槛也不是开玩笑的,一栋楼耗费几百名研究生,几十名博士生的生命,在生物行业司空见惯。

    海处长恨不得用手指敲敲杨锐的脑袋,气道:“赚钱哪里有这么容易的,你知道一家制造工厂要多少人?要多少人才能生产辅酶q10?钱都拿给你了,别人喝西北风啊?怎么可能。”

    “十个人。”

    “什么?”

    “你说一家制造工厂要多少人,如果按照目前的国际技术标准,十个人就够了。”杨锐像是回答了海处长一个问题,却是再次在他心里掀起了惊涛骇浪。

    “这可是月产30公斤的工厂!”海处长毫无疑问的认真。

    杨锐点头,道:“工厂和实验室总归是有不同的,就我所知,日本的好些工厂,在70年代末,就能达到这个生产效率了,英国的大概也差不多,就是成本稍微高一点。要是每名工人的平均月产量连3公斤辅酶都达不到,建一个新的工厂也没意义,你说对不对?”

    “啊……啊,对!”海处长显然知道国内的生化制药工厂的水平,别说是十个人的工厂了,100个人的工厂能生产30公斤的辅酶q10,国医外贸都要高兴疯了。

    哪怕他不懂得工厂管理,心里也清楚,10人工厂是比百人工厂远远有潜力的多。

    首先一点,扩产都变的很容易了,10人工厂要变成20人工厂,可比100人工厂变成200人工厂轻松太多。

    “你是从哪里学来的这些。”海处长的眼神一变再变。

    “咱们好像说股份的问题呢。”杨锐目视前方,笑了笑。

    “对,对!”海处长又是点头,座下的上*海轿车开的歪歪斜斜。一会儿,他突然问:“咱们谈到哪了?”

    “一致对外,对老外。”杨锐提了一句出来,摸着手腕,表情略有认真。

    海处长没发现杨锐的变化,还连声点头:“对,一致对外。”

    “一致对外有一个问题比较难解决,内部利益分配。”

    “这个……有耐心的话,总是有办法的,世上无难事嘛。”

    “其实我是赞成一致对外。”杨锐又是一句,开始主导话题的进程,说:“咱们今天的表现,肯定会让捷利康公司得寸进尺,他们说不定会竭力压迫国医外贸的股份,制造公司中且不说,销售公司里,国医外贸的股份,说不定会被压迫到10%以下,这样,计算总利润的时候,国医外贸赚的就很少了。”

    海处长心想:还不是你让外国人推动谈判搞的我们这么被动。

    按照他们开始时的计划,捷利康公司得到70%到80%的销售公司的股份,国医外贸得到10%到20%,留个位数的零头给西堡肉联厂,就算是分赃均匀了。

    如今,杨锐强力插进来,首先将自己的股份从10%提到了20%,还得到了捷利康公司的初步赞同,即使西堡肉联厂的股份很少,国医外贸的利润也要被挤光了,这样的结局,无论是海处长还是巫尘远,都是难以接受的。

    只不过,目前尚未谈到具体的销售公司的股份,以及销售公司的截留,问题尚未爆发罢了。

    杨锐也考虑到了此隐忧,不在乎海处长的眼神,却道:“其实,海处长今天不来找我,我过几天也要找您的。”

    “哦?”

    “我有一个提议。”

    “提议?”海处长连续重复杨锐的话,有很不好的预感。

    杨锐眼睛看着前方,道:“接下来的谈判,我希望国医外贸能够将捷利康的股份打到50%左右。这样,我得到25%左右的股份,国医外贸还能剩下20%左右的股份,就公司的股权分配来说,也比较健康。”

    “你还想提到25%?”海处长这次是把刹车踩到底了,好在杨锐寄了安全带,才没有瞬间扑倒。

    缓了口气,杨锐摆摆手,道:“关注重点,这样一来,你们的股份不是也提高了?”

    “国医外贸本来就有20%左右的股份。”海处长的声音高了八度。

    “现在,你们要自己争取这份股份了。别尽等着人喂到自己嘴里,还懒得嚼一嚼。”杨锐的声音严肃,眼神更是丝毫不让的道:“我拿了技术出来,捷利康拿了现金和渠道出来,国医外贸除了公共资源,就不准备自己投入点什么?要只是公共资源的话,制造公司的股份都算是白给你的。”

    海处长面色苍白:“你这个条件太苛刻了,英国佬不会同意的。”

    “你们把英国佬的股份压下来,才有资格自己拿股份。”杨锐说着一笑:“别指望着在制造公司那里捞到足额利润,两家公司之间的协议不符合我的要求,我是不会签的,别浪费自己时间。”

    海处长一凛,心里顿时像是长了草似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