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零五章 您真是领导
    <>一秒记住【爱去小说网.】,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写个报告,向上面申请,再次组建谈判代表团吧。”巫尘远一个人坐在干休所的餐厅里,喝了两瓶啤酒,抽了半盒子香烟,才在人家鄙视的眼神里,走了出来,碰到海处长的第一句话,就是如此。

    海处长有点小兴奋:“技术拿到了?”

    巫尘远“嗤”的一声,道:“我以为是只兔子,没想到人家是驯鹰的。他要四方谈判。”

    “让他以私人身份加入谈判?那怎么行!”海处长脱口而出,犹豫了一下,接着说:“这可是原则错误。别说让他加入谈判了,地方的肉联厂加入,咱们都是立了军令状的,好歹是老总没追究。”

    “加入不加入谈判,以后再说,我想过了,不管怎么样,咱们和捷利康的谈判得继续下去,要不然,好处都让天*津那边拿走了,我听说,老刘他们搞的很轰动,要自主投资3000万人民币?”

    “也就是说一说罢了,一个手术器械厂就要3000万怎么可能,国内的材料也不过关,还得搞国外进口原料,国内加工的活,批不下来。”

    “这是一个趋势,他只要把口号喊出来了,就可以要人要物,要走了,再想要回来就难了。”巫尘远疲惫的揉揉眼睛,摇头道:“就没有一个省心的,我考虑着,咱们首先重启谈判,要几个翻译过来,再从各个部门精选七八个人,再多要几个大学生,整些材料,把天*津的压力顶住。要不然,他们那边假戏成真了怎么办?”

    海处长一想也是,默默点头,又道:“捷利康对这项技术是确实有兴趣,咱们上次谈到了80万美元的投资,他们也都应承了下来,不过,咱们再大张旗鼓的组建谈判团,要是徒劳无功,可就被动了。”

    “比现在还被动?”巫尘远反问一句,海处长无言以对。

    商量已定,巫尘远和海处长也就行动了起来。

    因为是四方谈判,会场依旧要设置在平江,一方面是满足西堡肉联厂的要求,另一方面,也是为了避免与国医外贸的其他部门势力重叠。

    如此一来,新选入谈判团的人,又得从京沪天*津和上*海等地调进来,好在基层工作人员不在乎圈子,只要有外贸谈判的机会,都是尽可能的要求的,减少了巫尘远和海处长的不少麻烦。

    但是,也就仅此而已了。

    更多的劳累,紧随着他们的报告,扑面而来。

    因着“外交无小事”这句话,国内80年代的外事工作是极难做的。尤其是商务谈判,既要让老外“宾至如归”有“上帝”的感觉,又要不卑不亢不辱使命,最后还得不忘赚回外汇,再加上双方语言习俗不同,难度可想而知。

    上一次,国医外贸与捷利康公司的谈判,就让巫尘远蜕了一层皮都不止,此次更难,他不仅要考虑捷利康公司的情绪,还要考虑集团内的情绪。

    如此折腾了一个星期,新的国医外贸的团队,方才重新出现在平江市。

    在此期间,巫尘远和海处长也不止一次的拜访杨锐,想要将他手里的技术拿过来,但是,在没什么强力手段的前提下,两人要进西堡中学都不容易,来回两次,也都丧失了兴趣,只能默默的筹备谈判。

    杨锐却是按照自己的流程,继续完善实验的同时,加紧对锐学组的训练,像是完全不知外间的风起云涌似的。

    这种手握技术的安定之感,最羡慕的是丁亚琴。

    作为一名记者,她原本有种拿住大新闻的兴奋,然而,事态的发展远远超出了丁亚琴的预计,现在,别说是大新闻了,之前的新闻都要变成旧文了。

    丁亚琴又不能说放弃就放弃,只好跟进着国医外贸的新闻,心里想着,实在不行,就用这个新闻找别的记者交换.77Nt/23488/。

    她是《中国教育报》的记者,报导外贸和医疗,确实是超出范畴了。

    相比之下,最无语的是赵校长。他好不容易动用了资源,准备将杨锐这个典型打出去,他甚至有了一些后续的简要安排。

    然而,计划第一步的转载就落空,实在出乎赵校长的意料,为了“保护”杨锐和西堡中学的成果,他也不能不管不顾的推行自己的计划,唯有耐心的等待。

    好在,赵丹年校长是个有足够耐心的男人,他这一辈子,用于等待的时间够多,回报也够多。

    新一周的周三,四方谈判重启。

    弗兰奇看起来比以前更胖了,气势却是更足了,他的团队与更多的中国企业和地方政府接触,从而了解到了更多的情况,也有了更多的选择。

    当然,就技术而言,杨锐的碱皂化法依旧是上上之选,这也是他们愿意重新坐下来的基础。

    而从巫尘远等人的角度来看,谈判变的更困难了。

    仅仅为了出席谈判的顺序,就用了三天时间。

    于是,到了再一个星期的周一,杨锐才出现在谈判桌上。

    此时,桌面上的日历,已然撕到了11月。

    在走入谈判室之前,巫尘远更是向杨锐确定了谈判的细节,并严格的道:“议题是确定的,我们必须在议题的框架内谈判。河东省的外事部门也会参会,所以,不要谈论议题以外的内容,就算你谈,我们也不会跟着谈,只会提前结束谈判。”

    杨锐对巫尘远的要求不置可否,后者也无可奈何。

    准备多日的谈判,总不能就此终止。

    “杨锐同学,好久不见。”弗兰奇见到杨锐是挺高兴的,他想要的是技术,不是其他的繁文缛节,从他的角度来说,见到了杨锐,至少是见到了技术的影子。

    杨锐也笑呵呵的与他握手,打了个招呼。

    巫尘远就在旁边守着,等两人寒暄过后,立刻插上来,笑道:“咱们就开始今天的日程吧。”

    弗兰奇习惯了中国官员的做法,从善如流的笑笑,坐了下来。

    杨锐却没有,摇摇头,用英语道:“既然大家都在,我有一个提议。”

    “什么提议?”弗兰奇顺口问了一句。

    “杨锐同学,议题是已经确定的了。”巫尘远不知杨锐想说什么,他是不想杨锐说的。

    杨锐摇摇头:“那是你们的议题,我说的是我的。我不参与制造工厂的股份,所以,我会主动退出制造工厂的谈判。另外,销售公司的谈判,我希望进行单独签约,与捷利康公司。”

    “你不能以私人身份与外国公司签约!我们谈过这个问题的,对吧!”巫尘远确实急眼了,道:“你超出议程内容了!”

    杨锐摊开手,说:“是你们议程内容包含的不够广泛,如果超出了,你们就改议程。”

    在会场伺候的老李听的眼睛都要掉下来,奚落道:“年轻人,你真当自己是领导啊。”

    杨锐看都不看他一眼,用英文向弗兰奇重复了一遍,道;“现在看来,要想尽快推动谈判进行,这个要求应该由你们来提出。”

    弗兰奇微笑:“我不觉得干扰你们的内部谈判是好事。”

    “我来解释一下,你不干扰我们的内部谈判的结果。”杨锐换回了中文来说,以表述的更清楚:“国医外贸会拒绝我的提案,接下来,你们会继续谈判,也许三天,也许一个星期,然后,国医外贸拿不到我的授权,而我的新论文会在期刊发表。接下来,你们得在此基础上重新谈判,并将我的要求考虑进去,但是,国医外贸不会真正的更改谈判框架,我也不会更改我的提案,你们会来来往往的浪费一两个月的时间,直到另一个新的公司加入其中,催促你们中的一方做出改变,或者,有新的技术发表,使得现有的技术缺乏价值,从而令双方徒劳无功的结束谈判。巫总经理看得到这一切,但他无力改变,弗兰奇先生,如果你不做出决定,最终的谈判结果,是可以预料到的。”

    随着翻译的话,弗兰奇不由的看向巫尘远。

    巫尘远皱着眉,勉强道:“不尽然。”

    他自然是期待有一个其他的结局,比如,继续说服杨锐——随着国医外贸的谈判深入,投入的资源增多,他能掌握的力量自然更强,而杨锐,总归不能始终硬下去。

    弗兰奇看出了巫尘远的虚弱,不由陷入了沉思,一会儿问道:“你要与捷利康公司单独签约,也就是说,技术单独授权给捷利康公司?”

    “技术单独授权给捷利康的合资销售公司,然后由合资销售公司,授权给制造公司。”杨锐说的清楚明白,道:“另外,我要提高份额。”

    “哦?”

    “我要20%销售公司的股份,全部以外汇结算。除此以外,制造公司应该一次性付一笔现金,比如,两万美元的现款,以及价值3万美元的仪器。”杨锐说到这里,外国人没怎么样,中国人都听傻了。

    巫尘远喃喃自语:“你知道这是多少钱吗?”

    “5万美元的现金和每年数万美元的分红而已,你们如果不想给分红,直接折现给我也可以。”杨锐说着一笑:“就怕捷利康公司不同意折现。”

    近百万美元的投资是建立在他的技术之上的,若是不分红而折现的话,捷利康自然会有忧虑。

    但是,就总数来说,杨锐拿了不到30%的股份,并不多。

    倒是海处长突然心有所感,问:“你要20%的销售公司的股份,其他三家怎么分?”

    “捷利康公司同意我的分配方案,你们就继续谈,你们爱怎么分我不管。捷利康公司如果不同意,我转身就走,你们每人分100%的股份,我都不管。”杨锐要是一个月前,或者两个月前这样说,根本没人会理他。

    可是,经历了一次谈判破裂,再次重启参与谈判的诸人,却明显的感觉到了杨锐话里的分量。

    “我明白了,捷利康公司愿意推动谈判。”弗兰奇在其他人开口前,缓缓的点头。

    他早就不愿意谈判拖延了。

    伺候了一半茶水的老李,手一抖,将暖壶的水全给倒地上了,再看杨锐,满眼的惊诧:您真是领导啊!

    ……

    手机用户请浏览w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