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零四章 再来一遭
    巫尘远是有底气的,他的背后可是一家央企的支持,虽然不是全部全体全心全意的支持,但要说起来,怎么都是一家大单位啊。

    足足酝酿了三秒钟的气势,巫尘远将手缓缓的落在桌上,朗声道:“杨锐,我调查过你,令人吃惊啊!”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巫尘远突然觉得好爽,要不是需要保持谈判的姿态,他现在就想吼一句:我想对你说这句话好久了!

    这就像是便秘十几天的人,突然肠胃畅通了。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快乐?给2o个美女都不换!

    巫尘远像是鹰一样的盯着杨锐的眼睛,似乎想把他看成兔子。

    杨锐低着头,咕噜噜的喝着小香槟,像是没听到似的说:“别看也是碳酸饮料,味道调的真好,就是名字起的浪费了,急功近利。要是能坚持下去,中国说不定也能有自己的碳酸饮料,可口可乐进来的太早了。”

    巫尘远不管他胡说八道的部分,用手掌压了压桌子,又松开了,笑着点点杨锐,道:“你这个年轻人,还以为自己的小秘密能藏得住?我先说一点,新概念英语,是你印刷的吧。”

    杨锐脑门上的青筋微跳,转瞬笑了一下,不做回答。

    新概念英语的印刷的确是他的软肋,但要构成威胁,巫尘远得组织一个专案组抓人才行。

    不过,巫尘远明显不是那种讲证据的公检法,笑呵呵的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解放印刷厂,还有代销点,我都问过了,笔录也有,你有什么要说的?”

    “解放印刷厂和代销点,和我有什么关系?”杨锐不会回答是否印刷了新概念英语的问题,但问代销点和解放印刷厂就没事了。

    在做新概念英语的时候,杨锐就非常的小心,本人只是以幕后的身份参与,即使一条线上的人都招供,他也照样可以抵赖。

    像是这种案件,除非上纲上线到了省厅,否则,杨锐在南湖地区都不可能遇到如此较真的家伙。

    即使是严打,主要目标也是刑事案件,杨锐身后有人作保,不见得比巫尘远单薄。

    归根结底,巫尘远还是在用他的强势思维在入侵,打的是让杨锐屈服的主意继续诈道:“我既然查到了,自然能联系到你,你这时候狡辩有什么意思?”

    “我和解放印刷厂,以及你说所的代销点没关系。巫总今天要是谈此事的话,我们就不用继续了。”杨锐正好喝完桌上的小香槟,一副摊手送客的模样。

    巫尘远有准备,他也有准备,肯定是不会这么承认的。

    “不见棺材不掉泪。你私下印刷新概念英语,是违法行为,你明白吗?”巫尘远心里暗念:普法工作非常重啊!

    杨锐点头又摇头,道:“私下印刷新概念英语也许是违法行为,但和我没关系,你能明白吗?”

    海处长咳嗽两声,道:“杨锐,有人证明你参与了。”

    “那官司可就有的打了。”杨锐微笑,道:“我看,你们最好从京城找些警察来,否则,南湖地区的公安,不一定受理。”

    巫尘远的气势顿时弱了下来。

    他身边就是两名省厅的公安,还是抽调出来的精锐干警呢,但是,巫尘远绝对不会说“你们把人抓起来”的话,说到底,人家并不是他的下属。

    所谓强龙不压地头蛇的道理,巫尘远也是懂得的,可他没想到,杨锐这么小,难道就成龙了?

    你就没有幼年期?

    “现在,不光是你印刷盗版书的问题。”巫尘远没有在一个问题上纠结,继而道:“你在学校搞的学生组织,我看也大有问题……”

    “我要是把技术公布出去,你准备怎么办?”杨锐再次打断了巫尘远的话,说到了要害。

    巫尘远一愣,笑道:“这个问题咱们刚才说过了,公布技术对你没好处。”

    “不能求利则求名,很干脆的决定啊。”杨锐玩弄着啤酒瓶似的小香槟,道:“不管我人在哪里,公布技术都是最简单的,问题是,公布技术,对你们有什么影响?”

    巫尘远勉强一笑:“除了碱皂化,我们也有其他的技术跟进。”

    “我敢说没有一个能比得上碱皂化生产辅酶q1o的技术,这么长时间,英国人还有其他建厂的意向吗?”杨锐自傲的一笑,这项技术已经不完全是照抄了,还是他根据目前的科学水平有限修改过的,绝对是富有生命力的技术,这一点,他在阅读了最近两年的相关期刊以后,更加确定了。

    威胁失效,巫尘远目光一凝,语气更重,道:“你总归还是一名学生,以后有的是机会明新技术,明新产品,你现在锱铢必较的,我担心影响你以后的前途。”

    海处长暗叹一声:这是要上刺刀了吧。

    他扭头拍了拍6成才和老李,道:“你们带刘队和金队转一圈,都闷着干什么。”

    6成才和老李如梦初醒,忙不迟疑的拉着两名看戏状态的公安去外面抽烟了。单位的两名大佬逼一名中学生交技术,这种故事,还是不要知道细节的好。

    海处长看着他们出了餐厅,又起身到柜台拿了一瓶小香槟,放在杨锐面前打开,面向和蔼的道:“杨锐,你今年要参加高考吧,对学生来说,这是一辈子的大事了,你最好仔细考虑一下,不要耽搁了自己的前程。”

    “你是唱红脸的。”

    “什么?”

    “两个人对付一个人,一方要做黑脸,一个人要做红脸……”杨锐解释了一下自己从影视剧里得到的信息。

    海处长哪里听过这个,脸都黑了,道:“你都从哪里听来的故事,没有什么红脸黑脸。”

    接着,海处长只能掩饰的点起一根烟,郁郁的抽了起来。

    巫尘远接过话,道:“我们不闹那种虚头虚脑的事,我明说吧,你现在做的事,也许够不上刑事情节,但要被学校处分不奇怪吧,学生的档案里一旦夹上这些东西,你再参加高考,以后分配工作,都不容易。你现在还年轻,不懂档案的重要……”

    “真要是到了那个地步,就只好出国留学了,是吗?”

    海处长正吸烟呢,一口气岔住,咳咳的捂起了嘴。

    巫尘远也被挤的说不出话来了。现在的出国留学比国内大学不知要帅多少,杨锐能在国外表文章,要说出国留学,最难的语言关似乎也是过去了,至于其他的要求,有捷利康公司帮忙,似乎亦有可能。

    杨锐的脸上也没了笑意。他当然不会出国留学,对现在的杨锐来说,国内的机会才是最好的,但是,用来做说辞的话,出国留学更好用。

    为了打消两人的念头,杨锐再次拍了拍公文包,道:“假如确实不能顺利谈判的话,我大概会在几天内做出决定,要么公布技术,要么写信给其他国家的制药公司,简单来说,我们大概没什么好谈的了。”

    说完,杨锐就要离开了。

    巫尘远气的鼻子都要冒烟了,心理却一下子有了变化,不由自主的拉住杨锐,道:“请等一下。”

    这个“请”字,自肺腑,要读出来,是不容易的。

    杨锐站住了。

    “巫总,我先去外面抽根烟,烟瘾犯了,难受的很。”海处长也不想看巫尘远的丑了,逃也似的走了。

    巫尘远暗叹一声,拉着杨锐再次坐下来,道:“这项技术,具体来说,你想换什么?”

    杨锐也叹一口气:总算是回到了正常的流程。

    要出售碱皂化的技术,国医外贸确实是最理想的中介,何况,他们手边目前就有一个捷利康准备接盘。如果换一家制药公司,虽然杨锐肯定秃鹫们会源源不断,但这并不是说,秃鹫就是善良的。

    他们只是没来得及表现出自己的贪婪和血腥而已。

    而从另一方面来看,现在的国医外贸和巫总,也仅仅是没学会披上文明的外套。

    “我要一笔现金,一批仪器,另外,分成的比例要提高。”杨锐没有说具体内容,免得一下子吓坏了巫尘远。

    被折腾了半个月的巫尘远也确实是无力折腾了,但这并不是说他就会简单的顺从杨锐,此时,他只不过是将威逼利诱进行到了第三步,点点头,道:“我原则上同意,具体数额,我们一项项讨论。”

    “我觉得,原则上同意就够了。”杨锐出人意料的结束了巫尘远的表演,道:“既然是四方协议,自然要请四方一起来谈,请巫总再组织一次谈判吧。”

    巫尘远连连摇头:“用不着这么麻烦……”

    “还是麻烦一点的好,咱们下次见面,最好请弗兰奇先生也出现,我信不过您。”杨锐说的实诚无比。

    巫尘远面露尴尬,却不得不再道:“外事谈判是非常复杂的工作,前期准备很多,谈判过程中的麻烦也很多,我的意见是咱们先谈,然后,由国医外贸出面,这样也有一个名义,对不对?”

    “巫总,再见。”杨锐摆摆手,头也不回的离开了餐厅。

    巫尘远看着杨锐的背影,真想大喝一声:给我拿下!

    可再看看左右,却是一个人都没有了。

    ……提示:如何快搜自己要找的书籍

    《》即可快直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