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九章 自谈自话
    <>一秒记住【爱去小说网.】,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谈判是一件耗时耗力的工作,尤其是要两家大型公司要签订合同的时候,以前所说的每句话,每个字都会被抠出来。

    若是遇到说话不够严谨的谈判者,再一次的对话也许会更辛苦,更复杂,也会牵扯到更多的情感因素。

    巫尘远全身心的投入其中。

    他要让同事,河东省政府,河东省经贸委以及西堡肉联厂等地方政府的家伙们看明白,国医外贸就是做这行的!

    对外贸易,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

    而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调集了国医外贸在临近两省的所有力量,组织了一支大车队,将所有相关人等,以最快的速度,从西堡镇运送到平江。

    国医外贸在平江的办事处,又包下了一家招待所,将来自伦敦的老外,京城的老中,和平江的老土,通通塞了进去,以隔绝其他更多的单位人员参与其中。

    捷利康公司的谈判代表也不甘示弱,他们也是专做这行的!

    双方你来我往,将条件卡的极紧。

    英文,中文,再英文,再中文,在招待所的会议室里你来我往,斗的不亦乐乎。

    仅仅是第一天时间,双方就有十几人忙碌于此,又是二三十人服务于此,直到晚上七点,才稍做休息。

    轮流休息的数名翻译都累惨了。即使如此,他们也就拿出了一个大纲罢了。

    除了捷利康公司、肉联厂和国医外贸三家以外,其他单位亦有各种各样的心思。省政府和经贸委希望制造工厂落户本省,他们甚至希望外贸公司也能与本地扯上关系……

    教育局也不甘落后,西堡实验室怎么说也是在西堡中学名下的,虽然没什么权属关系,但官员们只是要一个理由分杯羹罢了——即使没有现金,出国旅行之类的机会,总要分配几个吧。

    不止国医外贸的家伙打着杨锐的主意,但是,正因为杨锐没有第一时间参与进来,其他人也不好提出此事,他们就先躲在省政府的阴影里,观察着谈判的进城。

    谈判桌上的勾心斗角令人疲惫不堪,唯一高兴的也许就是重新归来的蒋德,他只远远的看到了丁亚琴,然后打了一个远远的招呼,但这就让他足够乐呵了。

    无论如何,这都是一次难得的见面吧。

    离开谈判桌,巫尘远才活动了一下肩膀,喝了一口淡而无味的茶水,露出的笑容,道:“咱们今天先到这里,吃点饭,休息休息,明天早上9点钟继续如何?”

    老外也纷纷点头,一边收拾桌面上的文件,一边擦拭脸上的汗珠。秋老虎凶猛的季节,招待所里照样是没有空调的。

    弗兰奇将自己的肥屁股从宽大的老板椅上挪下来,摇摇晃晃的擦汗,然后道:“怎么没有见到我们的技术所有人?杨锐,没有来吗?”

    “他还留在学校,西堡中学里。商业谈判,应该暂时不用他来参与吧。”巫尘远认为海处长等人带着弗兰奇与杨锐见面是一次错误,现在,他要纠正这个错误,将两者分割开来,是一个正确的选择,就像是大多数行业中介所做的那样。

    弗兰奇说不清中国的商业形式,摸摸下巴,道:“你觉得可以就可以,但我得提醒你,我们的协议是建立在这项技术之上的。”

    “当然,我非常明白。”巫尘远接着用很公式化的语言道:“今天晚上,我就回去确定。”

    “希望我们能有一个良好的开始。”弗兰奇想让自己的分量加重一点,于是又道:“你知道的,我们在北*京、天*津和武*汉都有人在考察,我们是目前最快开始谈判的,我想,我们的谈判结果,会对以后的谈判产生正向影响,我认为,一个标.77Nt/23488/杆性的谈判,不应该掺杂太多额外的因素。”

    “不会有意外惊喜的。”巫尘远再次振奋的保证。这种业务标杆可不是改革标杆,绝对是升官发财的好媒介。

    出了门,巫尘远就向手下人吩咐了两句,让他们了解其他城市的团队谈判进度。

    至于他自己,则要忙着招待捷利康公司的代表,以及数量众多的本地干部。

    经过一天时间的酝酿,平江的机关大院里都在流传国医外贸的大手笔投入,来打秋风的人也不再少数。

    招待所的餐厅里,二楼坐着外国代表和省政府等部门的官员,一楼却少不了市委、市政府、区委、区政府以及的卫生厅等部门的干部,就连街道办的办事人员,到了酒席参半的时候,也混了进来,拿起桌面上的白酒就喝。

    楼上的官员聊天谈事,楼下的官员也聊天谈事,只是各谈各的事。

    这年月,明目张胆的贪污受贿并非常态,但骗吃骗喝几乎是公务人员的工作之一。

    在此特殊的结点上,中国的官场有点像是后世的日本职场——在政府工作的男人,要是每天中午晚上都按时回家,不能到外面去海吃海喝,实在是有点掉份了,家里的女人都会觉得不好意思。

    巫尘远忙着搞接待,手下继续将工作下放,最后落到了陆成才身上。

    陆成才为此打了两个多小时的电话,大部分时间是因为线路堵塞在等待时间,终于了解到相关情况,再回来报告的时候,酒席已至残局。

    餐厅中央喝的东倒西歪的官员们正在吹嘘自己的丰功伟绩,餐厅边缘的小公务员们开始打包剩菜。

    即使是物资匮乏的年月,公务招待的食物也总是充裕的,而且是较好的。在一些好酒的桌子上,过剩的菜肴根本消耗不完,某些人口众多的家庭,总会想办法带一些回去。

    陆成才不管他们,抢着吃了几口菜,填了填肚子,就快步上了楼去。

    “巫总接待人呢。”海处长把陆成才给拦住了。

    “我是去确定天*津和武*汉的谈判,刚收到消息。”陆成才见楼上的老外也兴致昂扬的,干脆站在了楼梯口,道:“巫总想知道其他几个地方谈的怎么样了,我问了一下,京城还在和三厂谈合作,天津的研究所也在积极推进,捷利康看上了他们的几样血液制品,要求比较苛刻,总额比较小。除了各单位的谈判,天*津也有一位下海经商的研究员做的项目,就是那个叫许信的。”

    “许信,是不是那个做胰酶的?”海处长对此有点印象,胰酶是销售量极大的生物制药产品,同样在快速的发展中。

    陆成才点头,说:“他的方法比较先进的地方是能用冰冻胰脏,大约95%的冰冻胰脏配5%的新鲜胰脏,据说生产过程不排渣,也不用加稀释剂。英国人对此比较有兴趣,开价2000英镑。”

    “2000英镑?”刚刚经历了一天百万美元规模的谈判的海处长很看不上,道:“捷利康又开这么低的价格。”

    “听他们的意思,好像已经提高了一次价格了,主要是咱们国内不怎么用得上这种技术。国内也不储存冰冻胰脏。”

    “英国人要去做什么?”

    “大概是外购胰脏,然后本国提取吧。”陆成才想知道他想问什么,摇头道:“这个技术,他们不会搞投资了,肯定是拿回去用。最后,能不能用也不一定。”

    海处长“咦”的一声问:“为什么?”

    “好像日本的投产规模更大,产量更高,英国人有点竞争不过。”

    “对,日本每年好像有进口不少的胰脏。”海处长回忆着,颔首道:“行了,情况我知道了,你回去吧。”

    “好……”陆成才挺想到巫总跟前报告一下的,但还是踟躇的走了。

    海处长却是没当回事,抽空给喝大了的巫尘远说了一声。

    后者“嗯”了一声,觉得另外几处的谈判不构成威胁,也就放心了下来。

    国医外贸的谈判持续了一个多星期,总算形成了一个雏形。

    对于一场国际谈判来说,这么点时间并不算多,若是以80年代的国企效率来说,简直是快节奏了。

    劳累自然是不可避免的。

    巫尘远却是表现的任劳任怨,颇有三过家门而不入之心态。

    十月二十五日,抢在一个月行将结束的时间里,国医外贸决定与捷利康公司签订正式协议。

    巫尘远早早的来到了会场。他穿了一件条纹西装,是去年出国的时候,外交部给帮忙定做的,烫的极妥贴,巫尘远只在很少的重要场合,才穿它。

    海处长等人也是仪表堂堂的端坐在红桌布的谈判桌后面。

    平日里的谈判桌自然不是这样的,但在今天,一切都应该充满着喜庆。

    “准点10点30分签约,对吗?他们10点27分进场?”巫尘远微微偏了一下脑袋问海处长。大厅里,还有更多观礼的人呢。

    海处长微笑着点头,道:“捷利康公司派了一名执行总裁,他们准10点27分进厂,和我们聊几句,然后签约,握手,拍照。”

    巫尘远不易察觉的看了看手腕,微微闭眼等待。

    5分钟后,巫尘远猛的睁开眼,问:“时间到了吗?”

    “10点26。”

    “再一分钟。”

    “嗯。”

    一分钟后,会议厅依旧安静如斯。

    巫尘远心里腹诽:不是都说老外最讲究时间观念?

    眼巴巴的又等了一分钟,眼看指针超过了28分,巫尘远不禁道:“外面安排的是谁?捷利康的人不懂事,他们也不懂事?”

    “要不然,我去看一看?”海处长用手挡着嘴,轻声说。

    “有记者,还有其他单位的,再等几分钟。”巫尘远心怀侥幸,尽管他也知道,外面的工作人员不可能如此不懂事。

    10点30分如期而至,来的比巫尘远预想的还要快。

    大门,突然被打开。

    正等的心焦的诸人,立刻向右行注目礼,巫尘远等人也全都站了起来。

    然而,进来的却是陆成才。

    “去看看怎么回事。”巫尘远脸色重的像是挂了漆。

    手机用户请浏览w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