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一章 英国公司代表
    “我们现在是做重现性实验,所以速度会快一点,蒋科长要是觉得不习惯,可以提出来。”杨锐的姿态放的挺低,背后藏着的却是满满的恶意。

    蒋德这种刚从象牙塔毕业的学生,哪里知道杨锐会有阴招,还意气风发的站在主位上,说:“你来指挥我来做,没问题的。我以前也经常做实验,还算熟练。”

    “想着也是,河东大学的化学系似乎是特别好的,蒋科长常做练习?”

    “还算不错,有几位教授讲的课非常不错,每次都有人站着听。你今年也要高考了吧,有机会的话,一定要尝试一下。河东大学的氛围和其他学校截然不同。”蒋德说起这种人生得意事,嘴角都忍不住的笑。

    在河东省,他的学历算是顶尖了,否则也不会轻松进入省教育局,又承担重任。

    “要是能破重点线,肯定要考虑的。”杨锐微笑,心里却想:就80年代的教学条件,你说会做实验我相信,你说熟练,可别小看研究室的黑暗训练啊。

    闲话两句,杨锐递了一个圆底烧瓶给蒋德,道:“现在先行移液150毫升的悬浊物,再加入0。76克的焦性没食子酸,然后是氢氧化钾2。58克,在旁边已经配好了……完成了吗?”

    “快了。”别看杨锐只说了几句话,蒋德照样忙的手忙脚乱。这些实验都是紧缺到毫升毫克的精确实验,因为最后的提取物重量也只有几克重,要是大大咧咧的撒出去一些,这实验也就不用做了。

    而且,没人帮手的情况下,一会用移液管,一会用机械分析天平,对于不做实验两三年的蒋德来说,还真是一个大考验。

    他刚开始实验的时候不参与,现在又参与,也是觉得自己回忆了起来。

    可现实是,生手无论如何都是拼不过熟手的。

    足足用了十几分钟,蒋德才完成了这部分工作。

    还没等来一个表扬,杨锐即道:“咱们继续,现在要加入甲醇7毫升,配55毫升的蒸馏水摇匀,90度水浴锅回流30分钟,先打开水浴锅吧,另外记得准备自来水,水浴结束就要快速冷却,倒入分液漏斗。能记住吗?”

    蒋德不笨,勉强点头,说:“记住了。”

    杨锐都不带停顿的,续道:“我接下来说,到了这一步,还要用石油醚,40毫升,剧烈震荡5分钟。咱们没有相应的仪器,就用手来震荡吧,做完这一步,就可以连续萃取,合并萃取液了。”

    得到了萃取液以后再怎么处理,杨锐没说,因为蒋德已经开始晕了,配蒸馏水的时候,不小心就多了一滴。

    杨锐立刻大喊:“多了。”

    蒋科长一个激灵,不由重复了一遍:“多了!”

    凡是有滴管的实验里,加溶液加多都是最讨厌的事了。加少了你再加就行了,加多了怎么办?如果是两种物质的混合液,或许还可以用偷懒的法子,加另一种物质,可大部分实验,就像他们现在做的,里面加的何止是两种物质,还有化合反应呢。

    杨锐瞅了一眼罐子,摇摇头,就抢过圆底烧瓶,一股脑倒了个干净,道:“再来吧。”

    “这……好吧。”蒋德没办法,只得听杨锐的。这种事儿就这么一个答案,甭管他是科长还是院长,也不能让多出来的一滴水完完整整的跑出来,水滴又不听他的。

    为了不给最后的答案背黑锅,蒋德唯有顺从的再做一次。

    这一遍,他的速度有所加快,说明基础确实很好,手感也有点回来了。

    杨锐却不会让他轻松的做下去,一个劲的催促,并不停的调整水浴锅的温度。

    到了蒋德去用水浴锅的时候,温度一个设定错误,又得重来。

    如此一来,别说蒋德了,丁亚琴的脸都变了。

    再来两次,天都黑了,还能不能愉快的做采访了?

    杨锐猜得到他们的心情,咳嗽一声道:“咱们一起来吧,两个人互相提醒着,不容易出错。”

    蒋德闷闷的点头说好。

    于是杨锐飞快上阵,站在蒋德对面,开始操作各种器具。不说他读研期间的训练,就是最近一段时间,他做的实验也比蒋德多多了,何况独立做过数次相同的提取辅酶的实验。

    论速度,杨锐比蒋德快了一倍都不止,所谓的互相提醒,迅速变成了蒋德的死命追赶。

    他现在也不好意思说杨锐为难自己了,虽然杨锐的确在为难他。

    杨锐神情不变,心里早笑开了。

    他所知的实验室欺负新人的法子太多了,最简单的一种,你催他啊。

    催的越多错的越多,错的越多返工越多,返工越多速度越慢,速度越慢越有理由催促。

    实验属于少数勤能补拙的学术工作。通常来说,聪明人才适合研究纯理论,只动自己的脑筋,别管其他的。数学和理论物理到了21世纪,都有超脱的玄学之感了。到了中学的时候,学生如果还没找到鹤立鸡群的无上牛掰之感,差不多就应该明白自己不是学数学和理论物理的料。实验物理的难度就低许多了,稍微有点创意性,基础又打的不错,就可以尝试。

    当然,如果实验物理都搞不定,还想做学术,那就学生物好了,在这个行当混的久了,总能发挥点作用。

    国内的研究生读到研二,差不多都有一年左右的实验室经验,做的好的能有两年,这时候对新人,无论是速度还是其他,都是纯纯的完爆,在实验台上,想怎么欺负就怎么欺负。

    要说哪个本科生刚进实验室就能逆袭的,这种情况实在是少之又少。越好的实验室,越是如此,对本科生来说,仪器都认不全,又有什么资格去逆袭。

    国内的实验室竞争虽然激烈,终究不算残酷,放在日本韩国的实验室,被欺凌的受不了的小新人跳楼的都有,和中学小学不同,他们遇到的,多数都不是暴力攻击。

    做实验没有别人的快,得数据没别人的准确,实验设计没别人的创意好,返工次数多,浪费的材料多,经费超支,进度落后,论文不能通过,拿不到毕业证,没朋友长的丑不受导师待见……越是自信和自卑的,信念被摧毁的就越快。

    短短十几分钟,杨锐就将流程走了一遍,然后开口道:“萃取液用蒸馏水洗涤萃取液到中性,按比例增加无水硫酸钠,这里有个公式要算一下了,你一会到了我们再讨论……”

    蒋德满头大汗,哪里顾得上再看杨锐是怎么弄的。

    他的脑袋都恨不得藏在实验桌下面去。

    堂堂河东大学重点专业毕业生,做实验竟然做不过一名高中生,无论有多少客观理由,骄傲的蒋德都不会原谅自己的。

    丁亚琴等人也看的瞠目结舌。

    前面,杨锐自己做实验的时候,虽然流畅,大家也不觉得有什么了不起的,以为正常的实验就该如此。

    等到蒋德上阵,有了对比以后,几个人才发现了杨锐的快速准确。

    丁亚琴不知道该如何形容眼下诡异的气氛,但要说西堡中学的“通讯”造假,似乎是不太正确了。

    就在其他人纠结的时候,杨锐迅速完成了最重要的皂化步骤,然后趴在桌面上开始绘制辅酶q10的得率曲线。

    到了这部分,没有杨锐的讲解,已是极偏专业的内容了。

    蒋德好容易玩清楚了圆底烧瓶,杨锐的得率曲线都算完了。

    他偷眼看了两下,没好意思去问杨锐怎么算的。他已经觉得够丢人了。

    “差不多就是这样吧,蒋科长检查一下。”杨锐没说让蒋德继续做实验的话,后者估计也不想做了。

    另一方面,杨锐这次尽量挑选了生僻复杂的公式来计算辅酶q10的产量,更是把蒋德看的难受无比。

    他是学化学的,头三年时间,也就是无机化学比较沾生物的边,看简明易懂的公式也还行,看杨锐故意搞复杂的公式就抓瞎了。

    其实,他要是把实验步骤全重复一边,倒也能摩挲出一点东西来,偏偏杨锐不给他机会。

    蒋科长拧着头发,将杨锐的答案看了一遍,还是没什么心得。

    杨锐又叫人进来,开始清洗,过了一会,才道:“蒋科长要是有兴趣的话,要不测一下辅酶q10的实际产量,和悬浊液的含量比较一下,也能直观的看出产率提高了没有。”

    “对,没错。”蒋德又去用紫外分光光度法测含量,倒是熟练的很。

    熟悉的石油醚的煤油味在空中飘起,丁亚琴无奈的扣上笔记本。

    “600毫升悬浊液,提取到了82克的辅酶q10晶体,差不多是蒋德算出了数字,习惯的喊了一句,他已经有点被杨锐的实验室纪律给同化了。

    在狭小而紧张的环境里,这是最常见的。

    “thirteenpoint……”有点河东味的英文发音,重复了蒋德的数字。

    包括杨锐在内,所有人一律扭头,看向门口。

    只见一名圆圆的白人胖子,正伸着脖子往实验台看,另一名矮矮的中国翻译,正在努力向前挤。

    “两位是?”蒋德抖了抖外套,拿出了干部的威严。

    “这位是英国捷利康公司的弗兰奇先生,正在河东省考察。鄙人是中国医药对外贸易公司的陆成才,目前担任弗兰奇先生的翻译和联络人,这是我的工作证。”矮矮的翻译熟练的拿出了一只红皮本子。

    蒋德装模作样的检查了一下。

    丁亚琴的眼神却如狐狸般亮起,轻声问:“英国捷利康公司的弗兰奇先生吗?你们到西堡中学的目的是什么?”

    陆成才叽里咕噜的给翻译了。

    弗兰奇又叽里咕噜的说回来,再听翻译道:“弗兰奇先生在考察医药合作的事项,在通讯录上,有一篇论文的联络地址就是此处,杨锐先生,是贵单位的吗?”

    “杨锐?”

    “杨锐!”

    “这外国人是来找杨锐的!”

    好几个人,都忍不住把名字给读了出来。

    虽然有人猜到了原因,但实验室里的大部分中国的表情,依然生动而离奇,像是一尊尊细心雕琢的蜡像似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