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三章 不平等合同
    从赵丹年的校长室出来,夏侯欢浑身透着凉劲儿,像是大热天被井水浇透的感觉。

    学校的实验室是杨锐自己建的,仪器、容器和材料是杨锐买的,连房子都是杨锐自己起的。

    随便算算,这不就要几千块钱?

    夏侯欢没问到更多的信息,赵校长也不会把锐学组和杨锐本人赚钱的事告诉他,可就是几千块钱,也把夏侯欢给惊住了。

    他在生物研究所里的时候,每个月的工资带奖金拿下来,统共是43块5毛钱,多一分都没有。

    因为家里三个孩子渐渐大了,夏侯欢也有了沉重的经济压力,加上不喜欢研究岗位,又掌握了一定的门路,于是毅然下海经商。

    一年多的中介做下来,夏侯欢最富的一个月能赚两千多块,去掉来来往往的车费、红包和请客吃饭,落到手的有一千五元,少的时候,也有四五百的利润。

    如此积累下来,夏侯欢的存款多达一万五千块,是真真正正的隐形富豪。这也是他敢承包研究所工厂的主要砝码。就算自己一毛钱都不赚,这笔钱也能给他支撑一年时间。

    可以说,赚到了同事30年工资的夏侯欢,既感慨命运之奇妙,也自傲于本人的能力与实力。乍听校长说杨锐自建实验室,夏侯欢第一个反应是不信,第二个反应是“糟糕”。

    能花几千块钱自建实验室的人,那还真看不上一个月几十块的奖金。

    夏侯欢的脸有点发烧,更多的却是焦虑。

    不用说,杨锐要一台紫外分光光度计,绝对不是开玩笑了。

    习惯了给职员一个月35块工资的夏侯欢,对杨锐的要价,实在是难以适应。

    一万多的仪器,就是淘换二手,也得五六千吧,就这还得搭个人情上去。

    用这么大的价钱,换一张图纸?值不值?算成本收益,自然是值的,可夏侯欢的心里,怎么都拧不过这个弯。

    这可是五六千块钱,比他翻新厂子花的钱还多。就这么轻飘飘的送给一个高中生,哪怕是能自己赚到几千块的高中生,夏侯欢心里总是有点膈应,让他觉得对方赚的比自己赚的还多,还轻松。

    可要说不同意,夏侯欢手里又没有别的好项目,像这种技术难度高,制造难度低的仪器,他其实一直有观察,都没有适合的。

    “得让老刘他们再算一遍。”夏侯欢没有立刻做决定。他在平江混的人头熟,随便找一名副研究员帮忙两三天,包一张十元红包,再包两天的烟酒茶水就算待遇优厚了。

    夏侯欢吝啬的时候,请人家加了一个月的班,也就给25块钱。

    现在想想,这些研究员和杨锐比起来,各个都是活雷锋。

    “现在的年轻人,了不得啊。”夏侯欢沉闷的颠回平江,再次聚拢人员,然后开出了四百元的奖励,希望他们能破解了结晶器的图纸。

    结果,四百块钱也没花出去。

    两鬓白发的刘研究员说了:“你要算,我们也是能算的,但多久能算出来,真不好说。”

    “今年肯定是算不出来了。”和他一起来的李研究员好心的给出了时间。

    刘研究员赞成的道:“明年说不定有什么讲座,再算上放假的时间,能不能算出来,也难讲。”

    “还得再请几十个大学生来帮忙算,要不就找几十个计算机时。”

    “我哪里能找到计算机时,那东西排一个月的队,也就能用两个小时。”夏侯欢腆着脸问:“再能想想别的办法不?就这么一张图纸,咱们把它解出来,怎么还要一年两年的……”

    “这要是国家任务,调集几十名精兵强将,配合各种先进器材做逆向研究,几个月拿出成果是没问题,否则嘛,呵呵……”两鬓发白的研究员点起一根大雁塔,吐出两个小烟圈,他就是来帮忙的,自然一点都不着急。

    夏侯欢急的抓耳挠腮,把一群打零工的研究员送走了,又去找西堡肉联厂的贺海川。

    贺海川自然也做不出蒸发结晶器,他本就是因为看不懂图纸和原理,才回头去找的杨锐。

    于是,夏侯欢转了一圈,不得不第三次回到西堡中学。

    夏侯欢都为自己三顾茅庐给感动了。

    可惜,杨锐一点都不感动,见到夏侯欢的第一句话就是:“紫外分光光度计拿来,否则就请回吧。”

    夏侯欢苦笑:“我这还没见到东西呢,就得花万多块买仪器,我也没那么多钱啊。你看这样如何,让我把蒸发结晶器先生产出来,有了回款,我再给你买紫外分光光度计。”

    “你要是倒闭了呢?”

    “啊?”

    “你要生产蒸发结晶器,需要我付出劳动,我付出了劳动,你要给我报酬,至于蒸发结晶器卖不卖得出去,和我有什么关系?”杨锐现在的态度,妥妥的是大学期间的导师真传,只听他声音悠扬的道:“我知道你们做生意的都喜欢拖欠,制造商拖欠原材料商的,销售商拖欠制造商,我不是商人,我就是个做研究的,你不给我紫外分光光度计,那就一边玩去,对了,显微镜我没动,你随时可以拿走。”

    夏侯欢听傻了,心道:你也太不客气了。

    要说有一丁点选择,他现在都是转身就走。

    但他都来三次了,说明是一丁点选择都没有了。

    其实,只要蒸发结晶器做出来,前景还是很不错的。夏侯欢如此安慰着自己,咬牙道:“这样吧,你保证让我独家生产这款蒸发结晶器,再帮我解决所有的技术问题,我就弄一台紫外分光光度计给你。”

    “第一,我只解决图纸上的问题,并保证图纸上的蒸发结晶器是可生产的,至于生产中的问题,我不懂,你得再找人处理。其次,不是随便一台紫外分光光度计就可以的,最起码是国际主流水平,也就是你们生研所现在用的那种型号,或者更好的。另外,我不知道你们和西堡肉联厂怎么谈的,我另外还要一台结晶器,是恒温结晶器,和这款有区别,你得找人给我敲一个出来。”杨锐不在乎这个蒸发结晶器的图纸,在国际市场上,这款产品已经没有技术优势了,在基本功能上和西堡肉联厂准备购买的德国货,机电方面还有缺憾,也就是结构比较成熟,在国内还有利用价值。

    但是,一来国内目前还不能申请专利,二来,杨锐拿出的蒸发结晶器的图纸是国内90年代末做的,本身就有侵犯国外的专利,去外国申请也没意义。

    正因为该图纸价值有限,杨锐才白塞给了贺海川。

    不过,白给贺海川是因为大舅在西堡肉联厂,又与韩森不对付,白给夏侯欢是不可能的。

    搞学术研究的人都知道,一个人的研究成果是有价的,究竟多高的价值,既与成果的价值有关,又与研究者有关。一个博士生主持研究出一套抗癌靶向药,打包出售兴许只要几十万,换成一个大犇,同样的东西人家都不好意思开价百万。

    杨锐今天要是把图纸给便宜卖了,明天就有人敢开更低的价格。

    相反,他现在开价几千块,日后再有人要价几百块的时候,总得配个厚脸皮才行吧。

    夏侯欢对再敲一个恒温结晶器没意见,心里还想着买一送一的好事,浑不知杨锐有无数种技术保密的法子,点头道:“那咱们签个书面合同?”

    “不签,签了有什么用?”杨锐不想这个使用了国外专利的图纸交易细节落在纸面上。

    夏侯欢意外的道:“您得保证独家授权给我啊。”

    “我独家给你,但我不签字。”

    “为啥?”

    “不愿意。你想要就要,不想要就不要,下次来,请带仪器过来,否则就别来了。”杨锐再次让人把夏侯欢给架了出去。

    “我怎么知道你不会卖给另一人?”

    “我说不会就不会,要不是怕麻烦,我自己建厂都生产了。”杨锐挥挥手,算作告别。

    夏侯欢没爆发,默默的忍受了杨锐的不平等合同。

    在80年代的中国做生意,你就得忍受各种奇怪的人和事。

    可以说,80年代的生意人,除了赚到钱以外,收获的快乐和幸福并不多。因此,许多商人赚到了钱以后,都想尽办法的转行了,不少富二代选择做官和移民,也往往来自于父辈的熏陶。

    夏侯欢见过比杨锐更苛刻的客户和官员,在确定自己处于劣势以后,他总算摆正了自己的位置。

    再怎么说,这都是一个百万级的市场,只要前期付出一两万的成本,再过三五年,就有可能变成百万富翁。

    这种诱惑,夏侯欢是无法拒绝的。

    接下来的一周,夏侯欢使出浑身解数,终于从平江金属研究所,给杨锐弄了一台八成新的日本产紫外分光光度计,一共花了六千八百元,外带400元的红包。

    接着,他又找了一名相熟的研究员,和厂里的技术员一起,去听杨锐讲解图纸。

    杨锐却没有立刻给他们讲解,让三人先在西堡镇住下来,说自己要算一段时间,才能整理出东西来。

    其实东西是在脑子里呢,他却不愿意立刻说出来,免得对方觉得亏本。

    而在夏侯欢着急上火的日子里,杨锐认认真真的把这台紫外分光光度计安置在了实验室的东南角,然后兴致勃勃的拿出早已准备好的几个实验,做了起来。

    三天后,他的“整理”工作尚未完成,期刊《生物化学系统生态》的样书却寄了回来。

    出乎杨锐意料的是,这本来自外国,写着英文字母的信封,却在整个西堡镇引起了轰动。。.。